正文 第九章 表白(四)

作者:樾少 字数:366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副本仍在继续,一路上陌茈汀澜看着那红衣倩影,又看了看身旁的两人,三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她懂,他俩是希望她再加一把劲儿。她没好气地瞪了他俩一眼,两口子完全把她当枪使,真真是烦人,等会儿出去不敲他们一笔竹杠,她就不姓陌。

当然,竹杠是后话,眼下正事儿要紧。她思索着要如何才能更加一把火呢?她突然想到了自己包里孤壑舒彧买下的那个石头,脸上便露出了一抹微笑。

“师傅……”她故意撒娇拉长了尾音叫他。

孤壑舒彧由不得停下来看她:“作甚?”

她一蹦一跳跑到了孤壑舒彧的面前,扬起她可爱的小@脸儿:“师傅,你送了我石头,一直没陪人家拿,你要补偿徒儿我受伤的心?”说着一副西施捧心状。

孤壑舒彧的神色虽然较先前缓和了一些,但或是心中有事,始终没有前些日子的模样,一下子倒回到了最初冷冷清清的样子,继续惜字如金:“傻!”

陌茈汀澜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的心境不似最初,当初他如此这般清冷,她都能继续一人傻傻逗他,可是如今自己的心都乱七八糟,他再这副模样,她真不知如何才能唱完这场独角戏。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就和往日一样:“师傅,这石头多少钱啊?”

“真是越发没规矩了,哪有问送礼人价格的?”孤壑舒彧说道。

她暗暗吐了吐石头,继续说道:“我只是好奇,师傅花大价钱……”说着她两只小胳膊夸张地在胸前划了一个半弧形,正好那爪子在白双儿眼前晃了一晃,接着说道:“给我买了孔雀坐骑,这会子又花钱给我买石头,师傅对我真真是好,小徒弟我真是无以为报。”说着她拉着他的手,小@脸儿在他衣袖上来回蹭着。

不知为何,以前此动作不过是在他面前卖卖萌,但今日这样拉着他的手,感受手里传来的暖暖温度,心竟然就这么迷醉了,好想永远这么牵着,牵着,不再松开,该有多好……

“就你说了一句话,孤壑和我家相公都给你买了挂件石头。”这话从胭舞蝶的嘴里说出来没有半分埋怨,反而平添了几分撒娇之意,她媚眼一笑看着逍遥公子:“相公,你看人家孤壑不过是师傅,都买了这么贵的坐骑,那可是孔雀啊,那天汀澜丫头带我飞了一下,真心是不错的……”

陌茈汀澜看着他俩,要知道胭舞蝶一般情况是不会叫“相公”,这一声称呼不过是故意秀恩爱,而孔雀她也不是真心想要,她和她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刺@激白双儿。

显然这样的刺@激收到了效果,人,除非无心,否则心妄动则是必然。只见此时白双儿的脸色略略发白,下意识轻@咬了上唇,仿佛在极力地忍着什么。逍遥公子一见她这个动作,脸色也为之一沉,心中便有了计较。

“行,只要你喜欢。”逍遥公子一字一句说得很清楚,不带半点怀疑。

此时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帮主大人和夫人真是伉俪情深,真真是羡煞旁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双儿。

果然还是忍不住了,陌茈汀澜暗忖。接过她的话说道:“双儿姐,他们一贯如此,我都习惯了,这电灯泡当着当着就习惯了。”

“还好意思说我们?”胭舞蝶走过去扯了扯陌茈汀澜的耳朵:“你和你师傅能好到哪里去……”这出口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孤壑舒彧黑着一张脸把陌茈汀澜一拉,那动作分明是对胭舞蝶扯耳朵的动作不太满意。这厢胭舞蝶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地说:“看看,这犊子护的。那天对小雪也是如此╮(╯▽╰)╭。”

经她这么一说,陌茈汀澜才后知后觉。看来他还是关心她的不是吗?这么想着,脸不自觉的红了。却也在同时,她突然感到身旁一道凌厉的目光向她投来。她没有转头也知道此目光来自何处。淡淡一笑,没有做声。

“帮主对夫人如此好,舒彧对汀澜妹妹也好,虽然这好是不同的,不过也让我这样的孤家寡人羡慕不已了。”白双儿说完,眼里起了一层薄雾,看起来竟然那般楚楚可怜,那哀愁之色恰到好处,似乎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

陌茈汀澜看着她,心里想着,这般可怜,不知道能触动多少男人的心,于是嘴上想也没想便说:“那我给双儿姐姐物色个不错的汉纸,给你当情缘如何?”

话音刚落,只听孤壑舒彧呵道:“胡说什么?”

莫名其妙被他一吼,她诧异地看着他,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滞了滞,便不再多说什么,径直朝副本深处而去。

陌茈汀澜怔怔地看着那背影,那一声传递的意思,她懂!不过就那么一说,并非真的就介绍了谁,真的就值得他这么生气?只怕若那白双儿真是陌血薇,他那个疼她的师傅瞬间将她弃如敝履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一旁白双儿却笑脸盈盈地走来,附在她的耳旁小声说道:“汀澜妹妹,你师傅似乎不太高兴你给我找情缘呢,也不知是为何?”

她诧异地转头看着她,那笑容为何此时看起来如此让人厌恶,这是挑衅?如此赤@裸裸的。她心中五味俱全,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可能是我师傅喜欢你吧,如果真是如此,你好好努力,争取做我师娘可好?”说完莞尔一笑,跟着孤壑舒彧而去,只是在转过身的一瞬间,那笑容就此隐去。

白双儿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愣,看着那小小的背影,眼中有了深意。

这一趟来紫清密道,陌茈汀澜最终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她梦寐以求的笛子挂件,只是此时她的心却怎也高兴不起来。

本来今日种种不过是来试探白双儿,却不曾想似乎试探到了孤壑舒彧的心,他是真的对白双儿有意,还是觉得她让他忆起了旧人?那一声低喝,一直在她心里,久久挥之不去。

接下来的几日,对于陌茈汀澜来说是不好受的,因为从那日起,无论她和孤壑舒彧在哪里,白双儿总会适时出现,若不是巧合,就是各种可怜兮兮的拜托,总之就是和他们形影不离就对了。

可是自那日副本后,孤壑舒彧倒也恢复了往昔,对陌茈汀澜又和往常一样好了,只是对于白双儿的各种请求也是尽量满足。

从某个层面来讲,他对她俩都是一样的好。一时间,她反而看不清孤壑舒彧了。因为对她并无冷漠之意,她也不能蛮横不讲理地不许他对白双儿好,因此时常是自己生着闷气。

如同现在,他俩正好好的做日常,突然两人的队伍里又冒出了一人,她定眼一看,不是白双儿还能有谁?怎么就跟幽灵似的,还缠了身了?心一下子沉到了湖底。

白双儿一进组,看见他俩,柔柔地说:“打扰你们吗?”

按理说她陌茈汀澜就算心里再不高兴,也不会那么明显,毕竟这里面还有个孤壑舒彧。可是次数多了,心里烦了,嘴上就不想把门儿了。

她从来不是什么大度到世间万物都能忍的女子,也不是善良到明知对方居心叵测还宽容的女子,不是白莲花的胚子何必装白呢?于是冷冷地说道:“打扰了。”

白双儿一听这话,脸上的微笑一滞,垂下眼眸:“那……对不起汀澜妹妹……我……”

又是这幅模样,能换个招数吗?是不是这招对那些个男人是屡试不爽啊?因为她分明看见她那个师傅眉头一皱。怎么?心疼了?因为她的这句话?

心里想着,就更气了,于是说道:“双儿姐姐,我记得你在我们帮会也是有朋友的,上次不是为了那个驿站老板还和月染打起来了吗?怎么现在总喜欢找我师傅帮忙啊?”

这些话由不得让白双儿脸色一红一白,她忽闪着长长的睫毛,隐约可见盈盈水滴在闪动:“我和驿站老板也不熟,只是以前都在醉玉阁,所以那日……”说着她抬起水汪汪的双眸看着她:“驿站老板那日后没多久就离开了,说是被帮主清理了,是醉玉阁过来的奸细,如今想想,莫非汀澜妹妹也觉得我是奸细,所以才处处刁难我?”

“你……咳咳咳……”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时语塞,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一直咳个不停。

一旁的孤壑舒彧看着她俩,脸色越发冷清,伸出手拍了拍陌茈汀澜的背,帮她缓气,对着白双儿说道:“双儿你多虑了,汀澜这丫头从来都是有口无心,你不必放心上。”

双儿,双儿?陌茈汀澜看着他,叫得这么亲热干啥,讨厌!

“有口无心?”白双儿嘴角笑了笑:“也是,汀澜妹妹一向在帮里都是如此有口无心的,也难怪得到了逍遥、北……”她突然停了停:“我是说北冥雪,还有你……”她抬头看着他:“你们所有人的关心。”

像是没有留意她的迟滞,他说道:“诚以待人,自然别人便诚心待之,你进帮晚,日后多和大家相处,也会有人对你好的。”

她突然抬头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知是在看什么。

一旁的陌茈汀澜看着他,一时间怎么觉得师傅这分明是话里有话。难道这些日子,他发现了什么?还是确定了什么?但看他俩的神情又不像已经摊牌了似的。究竟这白双儿是不是陌血薇?究竟师傅有没有发现她的端倪?她想试探一下,话未开口,却听见白双儿抢先一步说:

“舒彧,你会对我好吗?”说完,一张俏@脸上,分明一红。

一阵风吹过,生生刮疼了陌茈汀澜那白@皙柔嫩的小@脸……

陌茈汀澜由不得一愣,这……这是在表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