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表白(三)

作者:樾少 字数:344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走进密道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两人,却也是极配的,只是自己的心莫名地抽痛了一下,那么清晰,竟不似以前那么轻微了。

若白双儿真是陌血薇,那她的目标又怎会是孤壑舒彧,只怕到时候师傅不过是她报复的棋子罢了。如此,她更不会让孤壑舒彧就这么着了她的道。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深吸一口气,对着不远处站定的几人,微微一笑,便跑了过去。

孤壑舒彧看着她,眼神颇为复杂:“你都毕业了,还来这里作甚?”

她在心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师傅,我要笛子啊!”上次笛子被白双儿R走了,师傅他老人家答应第二天给她。是,第二天是给她买了笛子挂件的石头,可是一直没陪她来打,总是因为各种事情给耽误了,她记得,但显然他已经忘了。

经她这么一说,他了然地点点头。

一行五人走在副本里,一路上倒是安静得可以,除了和小怪厮杀的声音,竟没人说一句话。

陌茈汀澜的心里乱七八糟的,也不知从何说起。

孤壑舒彧素来话少,今日也不知在想什么,完全不在状态,频频出错,打怪中根本不注意仇恨,好几次险些被怪群殴,好在逍遥公子神T级人物,总是能化险为夷。就如同现在,BOSS面前,本来逍遥公子拉得挺好,可是孤壑舒彧一直猛打,逍遥公子忍不住说道:“孤壑,你的仇恨放一放,先停手别打。”

“啊?好!”孤壑舒彧这才恍然大悟。

“师傅,你今天怎么不在状态啊?”

他转过头看着她,但眼神几乎没有焦距,只是应了一声:“啊?是吗?”说完又痴痴地转了过去。刚刚说要停手的他,却突然朝BOSS一阵暴击。

“孤壑……”突然逍遥公子大吼:“你的仇恨……”

话音未落,只见BOSS立刻转了方向,朝着孤壑舒彧瞬间漂移过来。正遇BOSS放大招,两招下去,孤壑舒彧便就只剩血皮了。

陌茈汀澜如今的操作早就十分娴熟了,眼看他血量危险,想也没想便赶紧为他疗伤。这疗伤技能一出,BOSS便毫不犹豫地朝她而来,一掌劈了下去。

而就在此时,好死不死就出了地刺,正好就满满扎进了她的身体,硬生生的,只听一声凄惨的叫声“啊!”汀澜妹纸就这么应声倒地。

“脱!”逍遥公子说了一声,其余的人立刻跑出BOSS攻击范围,成功脱离战斗。

副本里别人死了,治疗能原地救起。可这治疗死了就只有自己从副本门口跑过来。

陌茈汀澜躺在地上抱怨着:“师傅啊,你害死我了!”

“……”看着躺在血泊中的陌茈汀澜,孤壑舒彧忍不住眉头皱得更紧了。

“孤壑,你今日是怎么了?”胭舞蝶问道。

“没什么,有点不在状态,不好意思,我等会儿好好打!”

逍遥公子看着他,觉得他越发奇怪了,这话可不是他孤壑舒彧习惯说的。

陌茈汀澜叹了口气,重伤回到了副本门口。看着长长的路,多难跑啊,老一离门口很远的。明明是为了救他才死的,他竟然没有丝毫安慰的话,真是让她难过。

起身往他们几人那边跑去,刚跑了两步便听见白双儿的声音在副本里响起:“咦?汀澜妹妹怎么回去了,我可以救你起来啊,虽然我现在是输出,可以切换内功嘛!”

她这么一说,所有人才想起白双儿也是舞秀阁弟子,差点忘了。

“没事,你们稍微等等。”陌茈汀澜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嘀咕,现在说,早干嘛去了?还没等她理顺心里这股无名火,又听见了白双儿悦耳的声音响起:

“舒彧也是,害死你徒弟,也不去接接她,真是可怜!”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冷了一下。为何这话竟然有些半娇半嗔的味道?这哪里是在帮陌茈汀澜,这分明是在告诉大家,孤壑舒彧放着徒儿不管,更甚者是在告诉陌茈汀澜,你死命保护的师傅,根本不理你的死活。

陌茈汀澜由不得一站,心,竟然因为她的这句话而寒到了深处。她看着队伍里那个默不作声的名字,心里想着,师傅,你,真是如此吗?

孤壑舒彧看了看身旁的白双儿,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地说:“她知道路,何须我接?”此话就这么轻飘飘的传来,听不出其中的情绪。是对白双儿这话的不以为然,还是对陌茈汀澜的冷漠?恐怕只有他孤壑舒彧自己最清楚了。

为何仅仅一天,师傅竟然变了一个人?是她做错了什么?还是白双儿让他想起了那人?

师傅,她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多年过去,难道那人在你心里真的还是如此之重?重到经不起稍稍的一个碰触?如果真是如此,她势必在他左右,保护好他,竭尽所能不让陌血薇这个名字,再伤他分毫。

想到这里,她缓缓开口,尽量让自己是声音听起来是那么自然,虽然心里百折千回:“是啊,双儿姐姐,我认识路,我又不是小白。”

见两人皆如此说,白双儿只微微一笑,便不再做声。

很快她跑到了老一面前,看见孤壑舒彧远远地这么看着白双儿,藏得那么深,竟然是半点也瞧不出个所以。她悻悻地走了过去,只听逍遥公子一声令下:“开!”所有人皆加入了战斗。

这次倒也顺利,没有意外,很快他们就过了,出了舞秀阁的装备,她也是心不在焉就这么好死不死地R了。好嘛,她拿到了,心里想着等会儿可以卖给NPC换点钱,算是慰劳自己刚才的一次重伤。

“汀澜妹妹,你要这衣服何用?你不是有了?”正在她胡思乱想的当儿,白双儿突然委屈地说。

经她这么一提,陌茈汀澜才反应过来,是啊,她不要,可是白双儿要啊,怎么就忘记了?正要解释,却又听见白双儿略带胆怯的声音:“是不是妹妹还在生气我上次R掉你笛子的事情,我知道那是帮主大人给你买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陌茈汀澜看着白双儿那一脸委屈的模样,那么小心翼翼,好像生怕得罪了她似的。听着她说的一字一句,陌茈汀澜收起了平时傻乎乎的模样,学着白双儿的那抹微笑,嘴角微微上扬,双眸死死地盯着白双儿,嘴上却轻描淡写地说:

“双儿姐姐多虑了。”她笑看着她,那笑容绝对是那么真诚:“那笛子的事情,我早不放在心上了,如果这会子因那事故意R你装备,我便是小人了,若我是小人,公子和我师傅又怎会与我为伍?那笛子是帮主大人给我买的,那也不过是为了讨他夫人的开心,谁叫我是他夫人的闺蜜呢,他呀这是先做好@工@作,省的我们这些个闺蜜嚼舌根,他哪就这么好了,还专门送我这劳什子?这男人嘛为博心爱之美人一笑,什么方儿都会使的。”

看着白双儿因她的话脸色微微一变,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她还是没有遗漏。她越发笑得甜美了。看她脸上的神色变化不正是她今日来这番的目的?说着转过头对着孤壑舒彧一笑:“师傅,你说是也不是?”

不知为何,此时孤壑舒彧一直凝重的脸色似乎缓和了一些,只是还是寒得让人忍不住哆嗦:“逍遥这人,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对人这么上心,看来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了。”

胭舞蝶从来不是忸怩的女子,大大方方的一手挽住了自己的相公:“他就是为博我一笑才送了汀澜笛子的,还是我和他一起买的,没办法,我们就是这么恩爱。”说着更是对着逍遥公子妩媚一笑,眉眼间藏不住的柔情。这厢逍遥公子也是很受用的,深情地望着胭舞蝶。

“哎哟哟……闪瞎我的狗眼,真真是莫名其妙被喂了一嘴狗粮。”嘴上打趣着他们,眼睛却从未从白双儿的身上移开过。

只见白双儿眼底闪过一丝寒意,手不自觉地捏了捏,那复杂的神色,绝不是一个普通帮众会有的。

陌茈汀澜的心里更加肯定了逍遥公子的猜测。

这么巧,她白双儿被醉玉阁追杀就被孤壑舒彧碰上?这么巧,帮会每每出事她都在现场?这么巧,她就叫了这么多年谁都不会称呼的“舒彧”?这么巧,看见逍遥公子和胭舞蝶的恩爱她就眼露恨意?虽说无巧不成书,可,太多的巧合便一定不是巧合,而是套路!

不过白双儿那些神色不过都是稍纵即逝的,转眼又恢复了往日,仿佛刚才的那些情绪不过都是她陌茈汀澜眼花罢了:“汀澜妹妹这么一说,倒显得是我小人之心了。”那温柔得如水一般干净的声音,让人忍不住沉迷。

陌茈汀澜微笑着看着白双儿:“没事双儿姐,误会说开就好。”她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的一颦一笑。若眼前这位巧兮倩兮的女子真是陌血薇,师傅他怎么就眼瞎了喜欢上这么一个宫心计的女人?

这么想着,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孤壑舒彧,却发现,他正看着白双儿面带思索!究竟,师傅是在想什么?她不得而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