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表白(二)

作者:樾少 字数:496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陌茈汀澜站在昨天下线的地方已经两分钟了,看着一上线逍遥公子和胭舞蝶发来的密语,让她速度滚回帮会家园,可是她就是一动不动,任由密语不断复制,任由身边的人来来往往。

本来想着一周不上,整理下自己的思绪,可是为了陪粟悦,她今天还是上了,人虽然上了,并不表示她就把自己捯饬清楚了,因为她分明看见孤壑舒彧也在线,而且他并没有搭理她,当然她也没像往常一般一出现就乖乖叫一声:“师傅大人好!”

队伍里,绾风清看着神游太虚的她说道:“汀澜,你干嘛?”

“没,帮主让我回家园。”

“那你去吧,你是管理,估计找你有事,那我去做日常了。”

“好吧!”说完,绾风清便离了队伍,想到上来本就是为了陪她的,陌茈汀澜又加了一句:“等会儿我来找你,我们去紫清密道。”

“好(^_^)!”

看着离开的绾风清,她叹了口气,回到了帮会家园。

一进去,胭舞蝶便劈头盖脸地一阵凶:“你干嘛呀,喊你半天才来。”

“额!……嗯……那个……”陌茈汀澜支支吾吾地,思考着怎么回答。

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她不正常,于是胭舞蝶说道:“别嗯嗯啊啊了,你昨天怎么突然就下线了?”

“和风清约会去了。”

胭舞蝶眉头微微一皱,不温不火地说:“说重点。”

“……”知道瞒不过她,于是她还是乖乖招了:“昨天,我追出去想问师傅到底什么情况,谁知道白双儿突然出现了,让师傅陪她去副本,没想到师傅竟然一口就答应了。”说道最后她越想越气,不自觉地小嘴嘟了起来。

瞧她那样,胭舞蝶忍不住噗嗤一笑,玩味地对着身旁的逍遥公子说道:“有没有觉得有一股酸酸的味道。”

“嗯……”逍遥公子微笑着点点头。

看着他俩别有深意地看着她,本来心里就堵得慌,心一横,就这么冲口而出:“是啊,我是酸啊,我就看不惯师傅对那个白双儿好,怎么地,你们咬我啊!”一口气说完,也懒得搭理他们,转过身气呼呼地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生气闷气来。

看着她的模样,两人也收起了笑容,逍遥公子向胭舞蝶使了个眼色,她点点头,会意地走了过去:“汀澜,你……”她迟疑了一下,看着她。

“我怎么?”她扬起小脸看着她:“你是不是想问我是否喜欢上了我师傅?”

见好友不说话,她继续说道:“对啊,我就是喜欢上我师傅了,怎么地?就许你喜欢他……”说着她伸手指向不远处杵着的逍遥公子:“我就不能喜欢上我师傅?”

胭舞蝶噗嗤一笑:“你喜欢就喜欢呗,生什么气啊,说得像我要抢你师傅似的。”

“哼!你是不抢,可这近了有白双儿,远了还有个陌血薇。”一想到白双儿还有可能是陌血薇,她就突然想泄了气的皮球,悻悻地说:“只怕,如果白双儿真是陌血薇,师傅会立马像丢小狗似的把我丢掉。”

“不会的。”一直没说话的逍遥公子走近她俩说道:“也许孤壑现在对陌雪薇已经没有当初那般深情了。”

陌茈汀澜斜眼看着他,无精打采地说:“未必!”随后又摇了摇头:“算了,别管这些了,你们火急火燎地找我到底是作甚?”

胭舞蝶看着她那样,又看了看一旁的逍遥公子,勉强挤出微笑,轻声说道:“说了你别生气。”

陌茈汀澜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现在还有何事能让我生……”“气”字未出,她突然收了口,像明白了什么急急地说道:“不会是他俩今天又在一起的吧?”

胭舞蝶看了看她,点了点头:“昨天你走后,我和逍遥就发现他俩一直在一起,今天上线后他们又是一起的?”

听她这么一说,陌茈汀澜的心忍不住一沉,脸色越发不好了:“你们怎么确定他们就一起的?”

“开始我们只是发现他们地图显示是一起的,今天逍遥还专门进组了,果然他俩组队来着。”

陌茈汀澜思考着她说的话,想着这个情况是不太对的。若说昨天是白双儿主动邀约,那今天为何又呆在一块儿?

“前两天你不是还说他们挺正常吗,怎么突然就热络了?”胭舞蝶问着。

陌茈汀澜微微蹙眉:“是啊,我天天和他一起,真是没发现端倪,也就昨天师傅的表现有些奇怪……难道……”她突然想到什么,惊地跳了起来,看着身旁的逍遥公子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师傅这么奇怪,我确实想不到其它原因,除非……”她顿了顿。

逍遥公子接过她的话:“你是想说,除非白双儿就是陌血薇?”

她想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可是,以师傅对陌血薇的心,如果真是她回来了,师傅今天的表现应该更奇怪才对。”

逍遥公子看着她,听着她的分析,眼前倒是一亮:“我们这样瞎猜也不是办法,如果白双儿真是陌血薇,她不露底,我们是怎么也得不到真相,与其放任他俩单独一起,不如我们仨进组盯着。”

一听说进组,陌茈汀澜瞬间蔫了,这她还没理清自己的思绪,进组看见他们要是卿卿我我,那还真是生不如死……额,她眼珠子转了转,这词好像用得不对。

“我不去,你们去吧!”她冲口而出。一抬头看着他俩危险的目光,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一靠,戒备地看着他俩:“有你们就够……”“了”字还未出口,胭舞蝶插进话来:“你敢再说一次?”

“……你们……”她指着他俩:“你们这是恐吓、是威胁、是以权谋私,不对,是以权压人……喂喂喂,你们放我下来……”陌茈汀澜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彻底消失在帮会大厅,只依稀可见那悬在半空中的小脚还在那儿拼命晃荡,想早早落地……

紫清密道前,倏地出现了三个身影,一男一女立于旁边,中间站着一萝莉,迎着那纷乱的雪花,就这么魏然而立,一副大义凛然地盯着密道口。

看着紫清密道,她想,她或许是该为自己做些什么了。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那又怎不为这个心做些应该做的事呢?逃避,不是她的风格!

正想着,突然密道口出现了两人,而那白发翩翩的人影,让她忍不住一笑。

或许是没料到他们也在,一出口,看见了眼前定定站着的三人,孤壑舒彧也是一愣,而一旁的白双儿看了眼前的几人微微一笑。

陌茈汀澜突然伸直了脊梁,伸出自己的右手,在自己脸上这么一抓,似乎抓紧了什么,随后手这么一挥,把抓住的不明物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只听口里甜甜一声:“师傅……”说着便豹一般的速度冲向了孤壑舒彧。

“她这是干嘛?”逍遥公子不明所以地看着胭舞蝶问道。

这厢胭舞蝶笑道:“她的意思是:脸不要了。”

“啥?”逍遥公子一时未会过意,想想刚才陌茈汀澜的动作,再想了想胭舞蝶的话,一下明白过来。那动作不就是佯装把脸揣进兜里的意思?他无奈地摇头笑着。在心里感叹道,恐怕也只有她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做这些脑残的动作了。

“师傅!”陌茈汀澜顾不得其他人的眼光,一把拽住孤壑舒彧的衣袖,扬起小脸委屈地说:“师傅,你都不陪我玩了。”

孤壑舒彧眉头一皱,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若是平日,她是不会在意的,可眼下的情形,由不得心里七上八下,但也顾不得许多,箭已离弦,哪容她收回?

她继续卖萌撒娇道:“师傅昨天把我丢下,我今天都上线好一会儿了,师傅也不理不睬。”说完撇了撇嘴,说话间眼泪似乎就要往下掉的模样。

逍遥公子由不得一惊,微微倾身附在胭舞蝶耳旁说道:“汀澜学过演戏?”

“噗!”胭舞蝶嗤笑一声:“绝对实力演技派。”

逍遥公子嘴角轻轻上扬:“原来如此,看戏,看戏!”说完,笑意更深了。

陌茈汀澜拉住孤壑舒彧的衣袖眼泪鼻涕一把擦。孤壑舒彧的眉头更紧了,腾出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对着正拽着自己的小鼻涕虫,一戳,直接顶起了她的小脑袋,让她仰头看着自己:“干啥?”

陌茈汀澜双手依旧拽着他的衣袖,头被他顶着,只能睁着自己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满眼委屈:“人家要师傅陪人家去紫清密道嘛~~~~”

孤壑舒彧看着眼前的小屁孩儿,又看了看站在一旁正笑脸盈盈的逍遥两口子,冷冷地说:“你们俩没空?”

逍遥公子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我们俩是要陪她去的,可是人不够。”

“可是我和舒彧刚刚打完紫清密道,这不是有CD了吗?要不你们喊野人吧,我们刚才也是组了三个野人。”一直未开口的白双儿突然柔柔地说到,而后看了一眼一旁的陌茈汀澜,轻轻拉开了那一直留在孤壑身上的爪子,将它们轻握手中,温柔地一笑:

“汀澜妹妹,真是抱歉,早知道你也要打紫清密道,我们就带上你了,刚才看你在线,我还问你师傅要不要叫上你,他说你不打,谁知……”

陌茈汀澜看着白双儿那双柔柔的白皙柔荑,再对上那双妩媚的眼睛,听着她的温言软语。

她的话有三层意思,她听懂了。一是师傅不能和她去紫清密道了,因为有副本记录。二是师傅根本不想带她打副本。三是他和师傅的关系一般,因为那声“舒彧”。

白双儿的话意不仅陌茈汀澜听懂了,逍遥两口子也听明白了,一声“舒彧”已经惊得他们说不出话来。何时,他俩竟然走得这么近了?只是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白双儿的身上,没发现她的那声“舒彧”一出,有人的背不禁一僵……

陌茈汀澜看了看白双儿,又看了看身旁默不作声地孤壑舒彧,随即一笑,仿佛那些话根本没进她的心:

“双儿姐姐,不怕的,你看……”说着她从背包里拿出两个“补心丹”,这是专门清CD的药,对着她露出甜甜微笑:“我正好包里有这个,你和师傅都吃了吧,这样不就可以陪我了吗?”

说着用同样的方法拽着白双儿的手,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双儿姐姐一直对我最好了,你一定不会拒绝我的对吧,想当初……”她欲言又止,话意却是明白的,不过是想提醒白双儿,当初她初来帮会,陌茈汀澜和孤壑舒彧也有陪她打过各种副本,帮她拿装备,如果眼下白双儿真不去,倒也就不好了。可这话说到这儿就够了,再多就显得她故意旧事重提,倒有逼迫白双儿的意思了。

“既然有这个,我自然可以陪汀澜妹妹了。”白双儿也答应得爽快,陌茈汀澜还没来得及心中窃喜,白双儿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她怎也高兴不起来。

只听白双儿对着身旁的孤壑舒彧软软地说了一声:“舒彧,你也去吧,陪陪汀澜妹妹。”说完对着他轻柔一笑,那笑容似乎足以融化这漫天飞雪。

陌茈汀澜看着孤壑舒彧,只见他深深地看了白双儿一眼,但或是太深沉,她看不清那眼中究竟是什么,只听他半晌才说道:“走吧!”说着接过陌茈汀澜递过来的“补心丹”径直重新走了进去,而白双儿自然紧跟其后。

看着消失的背影,陌茈汀澜收起了刚才所有的傻笑,深深吐了一口气,有些呆地看着某处,眼神却没有任何交集。

胭舞蝶走上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人都走了,还看?话说你还真想得周到,竟然准备了‘补心丹’。”

“不然呢,一天一次的副本,没有这个怎么让他们进去。”来紫清密道门口就是为了制造巧遇的假象,才能混进他们的队伍,有什么任务能比副本花的时间多,还必须组队才能完成?自然这才是观察他们的最好方式。

“别纠结这个了,不觉得他们突然走近了?”陌茈汀澜看着身旁的逍遥公子:“她直接叫师傅名字,师傅也没反对,昨天还是副帮主,今天就……”

显然逍遥公子也是如此作想,只是他想得远比陌茈汀澜要多,他愣愣地看着已然消失的两道身影,喃喃地说:“我们一般都叫你师傅‘孤壑’,玩了这么久,只有一个人喜欢叫他‘舒彧’。”

“谁?”胭舞蝶问道。

突然明白了逍遥公子的话中之意,陌茈汀澜冷冷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陌—雪—薇?!”

胭舞蝶由不得一惊……

“如果曾经我是怀疑白双儿就是陌血薇,那今日我有80%的肯定她就是陌血薇。”逍遥公子眉头深锁:“看来,未来的日子注定不能平静了。”说完他率先走向了密道。

“汀澜……”胭舞蝶担忧地看着好友。

知道胭舞蝶的担心,她勉强挤出一笑:“放心,我自由分寸,走吧!”说完走向了密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