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表白(一)

作者:樾少 字数:538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孤壑舒彧查看着陌茈汀澜的位置,知道她还在主城,便放了心,其实他也并不是真的想丢下她,只是……

他反复看着她说的话,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一个副本打不了多久,你先呆着就好,或者去做点其它安全的任务。”

突然收到师傅的密语,她的心又是一惊,眼下有点乱,也没功夫去理会那个白双儿,于是她说道:“师傅,我下了,你打吧。”

说完便瞬间消失了。

孤壑舒彧看着那排下线提示,久久不再说话。

墨筱苒看着已经关闭的电脑发呆,还没从刚才的认识中回过神来。这是何时发生的?她是何时喜欢上他的?她喜欢的人不一直是逍遥公子吗?当初意识到自己喜欢逍遥公子的时候,她并不如此心慌意乱。可是如今面对的人是孤壑舒彧,是她的师傅,她由不得六神无主。

和逍遥不同,孤壑舒彧心里一直有深爱的人,而且他是她师傅,他怎么会喜欢上自己这个小丫头?她又怎么和他心里那人相提并论?她从来都知道,离去的人才是心里最牵挂的人,没有之一。因为不曾拥有,所以无法取代,便这么在心里扎了根,无法抹去,即便重新遇上了什么人,但这个人也会一直在心里,一直这么在着。

她何尝不知,初初他对她好,是因为她和陌血薇像极了。可是走到今日,她不认为他如此待她,仅仅因为那份相似,毕竟她并不是陌血薇,所以她就这么放松警惕地全然交了心,而不自知,沉溺于那份宠爱,那份呵护之中?

从今往后她该如何面对他?有了这层认识,她怎么也不可能再像以往那样随心所欲了,而恐怕如今日一般的不高兴还会发生,毕竟他并不如她一般的动了感情,不是吗?

她瘫坐在椅子上,耷拉着双手,无神地盯着屋顶:“完了,我完蛋了,我该怎么办?”

要不要暂A一段时间,让自己冷静一下,否则真的就这么沦陷了可如何是好?而且眼下的她也不知该如何面对。

对!暂时不上线了!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她给自己的期限,一个星期后她一定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于是收拾好自己,约了粟悦出门逛街去。自从开始玩游戏后,她都已经好久没逛过街了,她都快宅出霉菌了。

半小时后,给自己画了一个美美的淡妆,穿上了一条连衣羊毛裙,外面套了件棕色修身大衣,一头乌黑的秀发柔顺地披在肩上,配上一个精美的发夹,看着镜子里难得见的淑女样儿,她满意地笑了。

走出屋子,父母回头一见她也是一愣,母亲痴痴地说:“你要干嘛去?”

“玩啊,和粟悦。”很满意父母见到她时惊艳的表情,虽然她不是什么国色天香,不过邻家小妹的气质,她还是有的。偶尔捯饬捯饬,也能出得了厅堂的。

“你打扮得这么漂亮,我以为你要去相亲呢。”父亲突然说道。

“爸!”她瞪了一眼父亲:“哪有你这么说你女儿的。”

“你这么大了,都工作了,交个男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事?”母亲一边帮她捋了捋头发,一边说道。

说到男友,不经意地她的眼里出现了一个白发身影,忍不住一愣,随即甩了甩头,真是脑子撞猪上了,怎么会想到他?他和她是绝对不可能的,绝对!她心里这般想着。

“不过……”父亲喝了一口茶,慢悠悠地说道:“虽然你到了交男友的年龄,可是别乱交。昨天我和你妈去参加了老王女儿的婚礼,哎,老王老两口老泪纵横!”

王叔叔?那是他父亲的同事:“因为女儿嫁了,要哭嫁?”

“胡说什么?”母亲突然敲了一下她的头:“你王伯伯的女儿结了婚就要到苏南去了,男方是外地人。”

“啊?苏南,离我们这儿这么远,那王伯伯他们也过去?”

“当然不是,你王伯伯亲戚朋友都在这边,怎么可能过去,再说那边也没房子让他们住,总不能把这边的房子卖了过去吧。”母亲坐在了沙发上,削起了苹果。

父亲接着母亲的话说道:“人老了,总是要落叶归根,老了老了,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谁愿意?”

也是,父亲这一辈的人都这个想法,巴不得子女都在身边围着,远嫁,对他们来说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就一个孩子,离得这么远,无论是家里老人,还是远方的孩子,有个头疼脑热的,总不在身边,看着别人子孙在旁,而自己的子女难得见上一面,总免不了寂寞孤独。

“王伯伯的女儿工作不要了?”

“工作还是其次,她反正也没有正式工作,过去再找就是了,关键是你王伯伯他们就可怜了,哎!”母亲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她:“吃了再走,你就不喜欢吃苹果,苹果吃了好,不知道?”

“妈!”她勉强接过,要是她敢拒绝,绝对会被妈叨叨死。看了下墙上的钟,和粟悦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于是说道:“我走了,不回来吃午饭。”

“路上小心!”母亲在身后说道。

“知道了!”一边答应着,一边跑了出去。

父母的闲聊并没有太进她的心,眼下谈婚嫁,对她来说真是太早了。知道父母是最不愿意她离开他们身边的,想当初她想报考另一所大学,因为在别的城市,她父母都不同意,于是只得在本城读了。

不过她无所谓,她本来就不想离开父母多远,而且从来她都不会太忤逆父母,父母也尊重她的意见,他们就是在这样的彼此尊重中生活。

这世上谁都可能伤害你,离开你,有条件对你好,唯独父母,是真心真意无条件不求回报爱你的人,纵然他们偶尔的方式不对,但心,总是好的。她爱她的父母,如同他们也爱着她一样。

走在大街上,看着已经落完叶子的树枝,瑟瑟寒风,让她感受到了深冬的寒意。好久没约粟悦出来了,自从她跟了醉看枫烟之后,她真是比她还忙。她今天故意没喊冉梓翎和沈琦薇,就是想单独和粟悦聊聊。

自醉看枫烟那件事后,她一直没来得及细问她,也许旁人觉得此时不是说这事儿的时候,但她了解好友,憋在心里是最难受的。

她和粟悦的家相隔不远,步行也就半小时,平时她都是坐车去,今日她们约在了离墨筱苒家最近的甜品屋,所以步行就好。

没一会儿她便已经坐在了甜品店里,点了最喜欢的仙草芋圆,也给粟悦点了最喜欢的双皮奶。这样的季节,她是断不会去吃冰冷的东西,也只有粟悦不分四季,冰冷超爱。

等她的这会儿,她看了看最新的新闻,竟然发现报纸上有林涛的照片,于是瞟了几眼。

“看什么呢?”一个身影站定在她面前,她抬头一看,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脸出现在她眼前。

“哟!”粟悦一把抓过她手里的报纸,眼神瞬间变得暧昧不清:“怎么现在还在关心他?”说着她摇了摇手里的报纸,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白了她一眼:“关心是因为朋友,你笑得如此暧昧我也心不惊。”

“呵呵!”粟悦笑了起来:“你对他是不惊,你对你师傅才是心惊呢。”

倏地收起了那份笑容,下意识地将头发挽到了耳后,吞吞吐吐地说:“胡说什么?”

粟悦尝了一口双皮奶果然就是好吃:“我有胡说吗?你敢说你不是喜欢你师傅?”

她眼神左右顾盼,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看着好友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突然觉得自己囧得可以:“有这么明显吗?”

粟悦点点头,一副肯定地模样。

完蛋了,她瘫靠在椅子上,怎么她今日才意识到,而好友却早就看出来了,那是不是大家都看出来了?难道师傅也看出来了?所以今日才故意丢下她?这么想着,脸上便变了颜色!

看着墨筱苒变化不断的脸,粟悦肯定她又再胡思乱想了,于是开口道:“你是不是怕很多人都知道了?包括你师傅?”

她嘟了嘟嘴,点头道:“是啊,连你都看出来了,何况他们。”

“我是你闺蜜,自然比一般人了解你,你的一举一动我怎么会不知。但其他人未必看出了,你表现得也不算明显,不过肯定是逃不出琦薇和梓翎的眼睛的。只是大家都没说破,让你自己发现罢了。”

“那你又说?”

“顺口就说了呗。这个不是重点,关键是你师傅那边,对你,你有底吗?”

一提起孤壑舒彧,她就更加气馁了,就是没底她才如此郁闷。不过就算有底又如何,他们还能真的情缘?且不说现实种种,就是游戏里他们也是不能成亲的,谁叫他们是终师徒。

“没底是吗?如果没底就别让自己陷得太深,别像我似的……”说到最后粟悦的眼里也暗了下去。

墨筱苒看着她,突然发现粟悦变了。经此一役,她似乎成熟了不少,眉眼间多了些愁思。粟悦的性子一向好,不爱计较,所以很少有什么事能上了她的心,可如今看来,那醉看枫烟伤她不轻啊。

“小悦,你……”她有些迟疑不知道如何开口。

粟悦看着她,勉强笑了笑:“并不是所有的伤都能好得那么快,只是我不说罢了。”

“你平时也是最藏不住心事的,怎么如今……”

“哎!”粟悦叹了口气:“有时候说得出来的悲伤,其实不是真的悲伤……”

墨筱苒接过她未说完的话:“所有真正的悲伤都只能留在心里?”

粟悦笑了,如零落枝头的花瓣,迎风而去。

“你,是喜欢?是爱?”墨筱苒小心地问着。

一手扶住了下颌,侧头看着玻璃窗外,眼神却没有任何聚集地:“是爱吧!”

虽然知道她可能已经爱上了醉看枫烟,可是亲口听她说了这话,还是忍不住心一沉:“才多久,你就确定你爱他,你爱他什么?”

粟悦转过头看着她,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定:“感情从来不是时间来衡量的。我和他相遇在一个副本,初初只是觉得他风趣幽默,时日长了我发现自己对他动了心,而恰巧他对我表白,所以一切的开始就这么顺理成章了。”

“后来呢?”

回忆起曾经的幸福点滴,粟悦的脸上露出了一种笑容,那是不自觉地微笑,若非心动,那笑又如何能爬上她的脸庞:“后来我们交换了手机,他会在清晨叫我起床,会在我生病时送上问候,我吃饭了,上班了,睡觉了,忙了,累了,都会第一时间给他说,我就这么陷进去了,直到发现了夏莹莹。”

“我不懂?就一个手机上的联系,就如此这般?”

“筱苒,你爱过谁吗?”

这话让墨筱苒由不得一愣!爱?好强烈的字眼,她是个天生冷淡的人,从小到大不是没对人有过心动,但最多也就如此了,再深的感情是没有的。她觉得自己恐怕很难产生“爱”这么强烈的情愫,从来感情收放自如,性子决定了。

见她不说话,粟悦继续说道:“没有是吧。对林涛充其量你不过是喜欢,或者喜欢都谈不上,所以你理解不了我的感情,不明白我为何会陷在这些细枝末节中,可是就是这些细微之处让我找到了一个东西……”

“你说的不会是‘幸福’吧!”

她笑着点点头:“就是幸福,觉得有他真好。起初我并不知道,直到后来出了小三,我们分手后,没了短信,没了电话,没了问候,没了他,什么都没了,我才发现自己早已习惯了这份幸福,才发现自己其实是爱他,而不是喜欢而已。”

粟悦眼睛模糊地笑着,雾气迷蒙。

墨筱苒看着粟悦,就这么看着,看着她的伤。第一次了解到好友的心痛,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她知道她伤心了,难过了,却不能感同身受,因为她没爱过,真的没爱过。

“痛彻心扉,我懂了,痛到无力的时候,我甚至卑微的希望,管它什么小三,管它是不是真心对我,只要他在我身边就好……只要他还在……”粟悦说到最后,忍不住抽噎起来。

墨筱苒觉得这还是她认识多年的好友吗?那个从来不恋爱,潇洒自如的好友,她冲口而出:“你傻吗?爱得如此卑微。”

“我是傻!”粟悦突然吼了出来。

墨筱苒着实吓了一跳,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她第一次深刻地了解到,快乐说出来所有人皆笑,而悲伤说出来却无法同哭。

人们常说,爱,会让人失去理智,爱会让人变得痴傻,果真不假。她还能说什么?还能劝什么?她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口,只能看着好友伤心难过。

她缓缓伸出手,附在了粟悦的手上,想给她一种温暖,给她一种安慰,但却觉得自己的力量好弱小,竟然起不了丝毫作用,只能傻傻地唤了一声:“小悦!”

“筱苒,记得几个月前我们说过的话?”

“什么?”

“我们说,如果有一天遇上一个自己爱的,却不爱自己的人,会如何?”

“嗯,记得!”

粟悦笑了,梨花带泪:“我那时说,就算遇上了也总比一辈子一个自己爱过的人也没遇上的强!”

墨筱苒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可如今,我觉得,如果一个人没有做好被‘爱’伤得体无完肤的准备,就不要轻尝,因为它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痛不欲生。”

墨筱苒随着她的一字一句渐渐睁大了双眼。

她从未从粟悦的嘴里听到过这样的论调,也从未见过这样的粟悦,她突然有种想要血洗醉玉阁的冲动。

怎样的男人可以这样去伤害一个爱着自己的女人,是无心?是冷血?是无情:“小悦,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不能将你的悲伤减轻分毫,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我只想你记住,无论如何,我,琦薇、梓翎都会在你身边。”她微笑着双手拉住她:“你,不是什么都没了。”

粟悦看着她,笑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