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兄弟(十)

作者:樾少 字数:243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嗯”她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继续说道:“今天白双儿也在,而且是和驿站老板一起去的,也就是说事情她也要负一半的责任。我突然就想起那日你说她的名字让你想起了陌血薇。”

他一惊,警惕地说:“你是说她果真就是血薇?”

“不是,我眼下并没有找到她就是陌血薇的证据。我想说的是,你的那话让我对她起了疑心,想到她也是醉玉阁过来的,所以刚才师傅不在的时候我去查了一下,你曾说过三团为了装备发生了矛盾,而我刚刚了解到,她也在三团,驿站老板那几人也在三团。你说会不会这么巧?当然也有可能当初她在醉玉阁的时候和驿站老板几人走得近,所以这些也确实是巧合也说不定。”她分析着各种可能性。

逍遥公子看着她,思考这她话中的信息。

她继续说道:“不过就算白双儿是个巧合,但是驿站老板那几人绝对不是巧合。”

他点点头:“是,这几人既然今天已经暴露,倒也不难对付。至于白双儿,她要嘛就是清白的,要嘛就是隐藏得太深,不过也不怕,如果她也是奸细,剩她一人在帮里掀不起什么大浪,反而可以利用。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她转着眼珠子,想想,还是逍遥公子思考周全,眼下这样也好。只是觉得,这样的宫心计会不会太累?

“不过白双儿如果是血薇,那就难办了。”逍遥公子突然说道。

她自然也知道他所指,如果白双儿既是陌血薇又是醉玉阁的奸细,那她进帮的目的可就不单是帮醉看枫烟了。也因此她才把他拉到一旁小声议论,实在不想让孤壑舒彧听到这个名字。

正当两人心中各自担心时,孤壑舒彧早已魂兮归来。他看见陌茈汀澜一手拽着逍遥公子,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一个人向帮会大门走去。而这一动,自然落尽了逍遥公子的眼里,他低头看了看那还拉着他的小手,又看了看那移动的背影,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站了起来,对着那还一脸傻懵的丫头说道:“你师傅回来了。”

“咦?”她这才后知后觉地看向那已空无一人的地方。

“师傅!”她追了上去,一手拉住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孤壑舒彧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看着她那拽住他的小手,又看了看不远处同样看着他的逍遥公子,说了一句:“刚回来。”

她意识到孤壑舒彧突然变冷漠了,虽然不是那么明显。要知道他不过离开了一刻钟而已,一刻钟前他还是她温柔的师傅。难道?她突然想到,莫非是听见她和逍遥公子的谈话,知道了白双儿可能是陌血薇。这么一想,由不得她一惊,竟然就松开了他的手。

孤壑舒彧看着她因他那话而松开的手,眼神更加冰冷,径直走了出去。

“师傅!”她对着已经消失的背影,呆呆地喊了一声。

“你还不去看看你师傅?”逍遥公子不知何时也走到了她身旁,提醒道。

如梦初醒般,她立刻追了上去。

逍遥公子看着他俩,不自觉地笑了。看来,他是不是可以不用那么担心陌血薇了?

“师傅!”一口气冲出了帮会大门,在城里找到了他,走得真快,害得她一路追来,竟然气喘吁吁:“师傅……你……”她一时没调整过来气息,语不成句。

孤壑舒彧停了下来,看着她跑得红扑扑的小脸儿,正要说什么,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副帮主,汀澜妹妹,这么巧?”正在此时,白双儿突然出现在他俩面前,柔声地说。

陌茈汀澜还没从刚才的猜测中恢复过来,对白双儿也是诸多怀疑,因此脸上便没了以往的和善,反而多了些冷淡,只是应付着:“双儿姐姐好。”

白双儿对她微微一笑,转而看向孤壑舒彧:“副帮主和汀澜妹妹有空没,陪我去趟兵戎阁可好?”

此话虽然是对他俩说的,可明显的白双儿的眼里只有她师傅,她心里越发不待见了,于是说道:“不好意思,双儿姐姐,眼下没空。”说话她还要问问她师傅是怎么了。

她此话一出,却几乎同时听见,孤壑舒彧开口道:“行,走!”

短短两字,在陌茈汀澜的耳里诧异得说不出话来,而这厢白双儿确是笑得越发明媚了。

“师傅你……”

“汀澜没空,那我们走吧。”说完,孤壑舒彧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双儿紧跟其后,对着陌茈汀澜淡淡一笑,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何,那一眼让陌茈汀澜的心由不得一惊。他俩就这样华丽丽地把她留在了人群中,径直离开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师傅突然就变了一个人?真的只是过了一刻钟而不是无数个一刻钟?

这么想着,她千里传音道:“师傅你撞猪上了?”

孤壑舒彧正在喝水,一口喷了出来:“胡说什么?”

“那你怎么突然就冷冰冰的?”

半天不见孤壑舒彧说话,她也不打算就这么算了,于是继续说:“师傅,说话!”为了表达自己的焦急之心,她开启复读机模式:

师傅,说话!

师傅,说话!

师傅,说话!

师傅,说话!

“……”孤壑舒彧一脸无奈的表情:“没事!”

知道他又不愿意多说:“可是师傅,你冷冰冰的,难道我感觉不到吗?还这么好心陪白双儿打副本,丢下我一人,你就不怕我被醉玉阁的人杀了?”

“你好好呆在主城,他们怎么杀你?”

“难道我就要呆在主城等你陪那个白双儿打完才能动?”说到最后她有些生气了,干嘛突然对那个白双儿这么好,干嘛丢下她一个人?她不喜欢师傅对别人好,哪怕这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好,总之她就是不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一道光在脑中闪过,她一愣!

不喜欢?喜欢?她的心里就这么不经意的有什么划过,那么清晰明了。她看着那个名字——孤壑舒彧,倏地一惊!她不傻,从来都不傻,不是吗?

师傅!她痴痴地在心里喊着,一只手由不得摸到自己的心口,缓缓捏成了拳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