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兄弟(九)

作者:樾少 字数:255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声音传到了陌茈汀澜的耳里,由不得心里瞬间开了花,转过头看着声音的主人,甜甜地喊了一声:“师傅!”便蹦跶着扑向了孤壑舒彧。

叶尘枭看着孤壑舒彧,笑看着那冰人在见到其徒弟之时,露出了难得的温柔之色,于是笑意更浓了。

孤壑舒彧揉了揉她的头,这几乎成了他看见她时的习惯动作:“你真行!”

“咦?师傅何以?”

他看着她,有些赞许:“我上线尘枭告诉我这边出事了,我赶过来之时正好听见你在慷慨呈辞,所以我也没现身,想看看我这傻徒弟如何处理。”

原来孤壑舒彧早就来了,想来是她太过专注,竟然没看见师傅他老人家上线。听见他如此夸她,她心里十分受用,于是乖巧地对他作揖:“都是师傅教导得好。”

“贫!”他含笑轻斥道。

她朝他甜甜一笑。

“你们师徒能不能不要如此旁若无人?”不知何时叶尘枭走到了他俩身旁,眯着眼笑看着他们,别有深意。

孤壑舒彧看向地图的众人,说了一句:“剑雨的人听好,桃花坳已经送给了月染,以后如若再有人对月染动刀,那就别怪我要清理门户了。”

在场人面面相觑,向来知道孤壑舒彧冷峻异常,竟比帮主逍遥公子还严厉,因此也不再作声。

“行了,都散了吧!”

剑雨前尘的人听见他发话了,便陆续离开,不再停留。陌茈汀澜看着白双儿离开的背影,思考着各种可能性。

而月染衣烬的人也陆续离开,只留下了帮主叶尘枭。

孤壑轻哼了一声,瞥了他一眼:“你还真会为难我徒弟。”

“哈哈哈!”叶尘枭一改他刚才的高深莫测,竟然笑得十分爽朗:“你徒弟有勇有谋,我哪里为难得了她?”

“你既然都在场,何以不阻止。”

叶尘枭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副豪不正经的样子说道:“我是在为你找出奸细。”

孤壑舒彧看着他,知道他所言非虚。都正式宣布送出的地图,在这时候和同盟帮会闹腾,不是居心叵测还能是何?醉玉阁也真是笨得可以,就算要使离间计,也不应该这么明显。

他看了看如今帮会在线的人,突然脑中一转,想到其实也不是醉玉阁太笨,选择在周六早上,趁管理不在之时挑事,恰恰也是时机。因为不管管理事后如何调停,这嫌隙已有便很难复原了。

只是醉玉阁千算万算,没算到他和叶尘枭的关系又岂是这些小事能挑拨的?更没算到陌茈汀澜能平息此事,看来以后汀澜更危险了,他必须得寸步不离她身边。

“你们帮会恐怕也要留意了。”孤壑舒彧看着他说道。

他点了点头,一改刚才的吊儿郎当:“看来醉玉阁的手已经伸到了我们帮会了。”这挑拨之事能成,必定要遥相呼应,选择了这个时候避开剑雨前尘的管理,和同盟帮会发生摩擦,也必须要对方帮会的人正好在,这如若不千算万算,戏如何能唱的成?

叶尘枭看着孤壑舒彧身旁站着的小小身影,笑了一下,突然蹲下身子,准备将手伸向她。但比他更快的是,孤壑舒彧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后,危险地看着他。

叶尘枭笑意更深,拍了拍手,站起身来,看着一脸不悦的孤壑舒彧说道:“啧啧啧,我又不会吃了你徒弟,你这么紧张作甚?”

“走了!”他也不正面回答他,拉起陌茈汀澜的手准备离开。

这厢叶尘枭也不生气,只是轻轻地来了一句:“你这么护着一个人,本少爷还是第一次看见,以后看你不顺眼时欺负你徒弟就好了。”

由不得孤壑舒彧停下了已经迈开的步子,冷冷地说了一句:“敢!”

陌茈汀澜听见他的话,虽然已经习惯了他对她好,但是每每见他那么紧张自己,心里就止不住泛起丝丝甜意。

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地说道:“师傅,叶帮主是在欺负你呢,他故意这么说就想看你生气的样子,他就越会开心的。”

孤壑舒彧惊讶地看着及腰的小丫头,看了一眼不远处仍然一副笑意颇深的叶尘枭,冷哼了一声,带着陌茈汀澜离开了桃花坳。

桃花树下,瞬间只剩叶尘枭还在原地,笑看着那一对已经消失的背影,默默说了一句:“好玩!有的玩了!”

有孤壑舒彧陪着,她很快完成了今日的日常。他突然说要离开一会儿,特别嘱咐她不要乱跑。虽然对师傅所用的“乱跑”一词颇有微词,她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就乱跑了,不过也知道他是怕她落单,所以在帮会里找了几个帮众聊了几句,便回到了帮会家园,看着孤壑舒彧仍傻傻地站在帮会大厅,一副人在魂不在的样子,她便突然有了调戏他之心。

一蹦一跳地跑到了他的面前,仔细欣赏了下,她师傅就是这么俊朗不凡。虽然孤壑舒彧护她疼她,可是毕竟平时的他冷峻非常,她也不能表现得太过,眼下正好他不在,可以好好戏弄下。

这么想着,也是就这么做了。对着孤壑舒彧使用各种表情,一会儿弹他脑门,一会儿踢他屁股,一会儿一把推倒了他……总之,各种调戏的表情动作都来了一遍,玩得也是不亦乐乎。

看着自己对着孤壑舒彧做得各种表情动作,她捧着肚子,呵呵笑个不停。谁知余光不经意一瞟,突然发现离她不远处,有这么一个人正双手交叉于胸前,笑看着她,不是别人,正是逍遥公子。

“你!”她一手捂着自己的嘴,一手指着他:“你什么时候来的?”

“很早了!”逍遥公子笑着说,慢慢走近她:“你师傅要是魂归来,会不会敲你脑袋?”

她双手叉腰,一副凶悍地表情:“不许说!”

他笑着摇摇头:“真是个小丫头。”

“你怎么知道我师傅不在?”

“废话,他在能让你这么戏弄?”

她点点头,逍遥公子真是孤壑舒彧的好基友,这么了解他。突然想到了今日之事,于是上前拉住他胳膊,将他拽到一边:“过来!”

逍遥公子看着这个前一秒和后一秒变化如此之大的丫头片子,一时不明所以:“作甚?”

她想附在他耳边,谁知个子问题,他也只有将就她半蹲着,看她神神秘秘的,好像还要故意避开她师傅似的,他更好奇了。

她把今日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逍遥公子显然还不知情,于是十分惊讶,不过可能是有些心理准备,所以很快恢复了往昔:“既然事情已经平息了,你想说的肯定也不是这些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