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兄弟(八)

作者:樾少 字数:346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陌茈汀澜嘴角似有若无地一笑,果然没错。当日逍遥公子说剑雨可能混进了醉玉阁的奸细,于是她用心记下了从醉玉阁过来的几人,所以刚刚一看驿站老板几人的反应,她心里便有了计较。而一旁冷眼旁观的叶尘枭,看着那小小的身影,由不得一笑!

“其二,醉玉阁一直在联络各大帮会,他们又岂会甘于人下?剑雨前尘既然是剑花盟第一大帮,你们既然做了这第一大帮的成员,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那就是剑雨前尘随时有可能和任何一个帮会开战,任何一个帮会也随时可能向剑雨前尘挑战,如果没有这层认识,何必来我们剑雨,亲友小帮多的是。”

她走上了一个小山丘,冷眼看着众人,一挥衣袖,不紧不慢地说:“你们说这桃花坳是我们的,是,它是我们的。你们说这不是帮主一人的功劳,是,这不是他一个人就能拿下的,是我们所有兄弟拿下的。可是我想说,没有帮主,你们谁能拿下?”她突然指向人群中的几人,提高了声音,不容置疑地说:“是你?”她手指方向一换:“是你?”最后她冷笑着指向驿站老板:“还是你?”说到最后她眼色越发犀利,那声势和气魄竟把所有人都怔住了,个个不再吱声。

看着众人一愣,她知道就是此时了,不能给他们更多的反应时间,很多时候占的便是这个先机。

在所有人都没言语之前,她突然转而柔声道:“帮会不是谁一个人,每一个人的付出才有了我们剑雨的今天。可是如今醉玉阁开战,我们不能输,只要是真心想剑雨好的人,也不会想我们剑雨输。醉玉阁是我们的敌对,不能否认它的实力不容小觑,你们是不是想帮会被打散?双儿姐姐你说?”她突然又毫无征兆地喊了一声白双儿。白双儿由不得又是一惊,呆呆回到:“当然不是。”

“好!我相信只要不是居心叵测的人,自然是不想我们剑雨被打散的。你们说是不是?”陌茈汀澜说道。

“陌堂主,我们怎么会希望帮会被打散呢?”

“是啊!”

刚才附和驿站老板的其中一人,虽然没有驿站老板那么咄咄逼人,可语气还是不算友善:“我们自然不想帮会输,可是把兄弟们辛苦打下来的地图,拱手让人又怎么说?”

陌茈汀澜看着他们,由不得心里一笑。还是说到这点上了,料到这些人会揪着这个不放。看了看一旁已经不再吭声的驿站老板,果然他是带头的,智商也比别人要高。她都已经挑明了他们几个的身份,这时候还跳出来,不就证明自己居心叵测,故意挑起事端?真是笨得可以。

不动声色,她继续说道:“这就是其三,我们既然不想被挨打,就要做好同盟。月染衣烬是我师傅孤壑舒彧好不容易拉过来的同盟,你们今日和他们开战,可曾想过同盟之意?我们剑雨的人丢得了地图,丢得了性命,如何丢得了信誉?我们也曾做过别人的同盟,也曾从别的帮会接手过各种谢礼,如同曾经的百草园和镜湖。帮里的老人都应该记得,那时候我们去他人帮会地图采集的时候怎么不见有人有异@议?怎么?难道我们只能同富贵不能共甘苦了吗?”

同盟之间与其说是互相扶持,不如说是各取利弊,这没有好处的东西,别人为何要帮你?这个世人皆懂!

“不是的,堂主,我们今天只是看到驿站老板和白双儿在地图喊,我们就过来了,只知道因为采集而发生了矛盾,并不是要故意撕毁和月染的合约,我们也没想过要背信弃义,更不会做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人。”人群中一个天策突然说道。陌茈汀澜看向此人,只为糖果,她记住他的名字了。

“什么就大难临头了,现在是醉玉阁大难临头才对,都打不过我们。”一个名唤西门依北的和尚嬉笑着说。

“好!”陌茈汀澜看向一旁的白双儿:“双儿姐姐,可否告知今日之事?”

白双儿淡淡一笑,从容不迫地说道:“今日我和驿站老板来桃花坳采药,突然看见红名出现了,于是驿站老板以为是外来入侵者就过去把他杀了,那人便叫了十来个人过来,把我和驿站都杀了,于是就这么吵起来了,实在抱歉,我们都忘了这个地图已经送给了月染,后来月染的帮主来了,我们才想起这事儿,可是那时候已经杀红眼了,所以……”说着她轻@咬下唇,楚楚可怜地看着她:“真的对不起汀澜妹妹,我们……”

陌茈汀澜听着她的一字一句,笑着说:“没事儿,既然是误会,说清楚便行。现在大家都把武器收起来,我们的刀是对着敌人用的,可明白?”

众人纷纷对看一眼,驿站老板对着其中几人使了使眼色,便都不再吭声

见帮里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于是她转向叶尘枭正要开口,却被他先截去了话:“虽然是误会,可是我们帮里这么多人死在了你们剑雨的手下,可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完了的。”

陌茈汀澜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她就知道,此人不会这么好摆平的,也有些佩服孤壑舒彧竟然能请动这样的人,要知道,他所带的帮会虽然排名第六,但他目空一切以及非常的手段确是整个江湖都知道的。

“您想怎样?”

他笑了笑,却未见丝毫笑意:“你是堂主,应该有收人和踢人的权力。”

她一下睁大了双眼,果然此人不好对付,也自然明白他话中所指,于是不卑不亢地说:“我不会T人,虽然我有这个权力。他们虽然是不该动手,我也不能说他们是情有可原。但,剑雨的规矩,除非犯帮规,否则绝不随便T人,我不能破例。”

“好!”他突然怕手道:“那我们就没什么可谈的,同盟就此解约,不过可不是我们月染先毁约的,你!”他指着她:“可要记住。”

她料到他会如此说,不过如果今日解约了,那她在这里说了这么多话就是白说了:“等等!”

“说!”

“虽然他们没犯帮规,但毕竟是我们帮理亏,我既然身为帮会管理,应该为帮会成员的所作所为负责,这也是帮会管理存在的意义,不是吗?”她毫不怯懦地看向他,迎上了他的目光。

他看了她几秒,笑了:“好,好个剑雨的尘堂主,我原以为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虽然刚看你解决帮会事物有礼有节,但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有胆识。你要为这些人……”说着指向她身后的众人:“为他们背锅,我怎么也得成全你了。他们不退,你退帮吧。”

听了他这话,她,笑了!他却莫名其妙,不明白怎么此时她还有心情笑?

“叶帮主说笑了,我退帮,去哪里?显然不可能去你们帮,你们也不会要一个‘人在操营心在汉’的人。而且我退了,对你没有任何意义,我师傅还会不高兴,或者会迁怒于您,同盟之意也荡然无存。我自然知道,帮主您这么有本事,从来不把任何帮会放在眼里,自然也不会那么在意我们剑雨前尘和你们是不是同盟,毕竟现在是我们有求于您。但既然您已经选择和剑雨同盟,或者说您选择了和我师傅站在一条战线上,说明您还是会顾虑我师傅的,又怎么会逼他的徒弟,唯一的徒弟,我,退帮呢。而且就算我大号退了,我小号呢,我的心,仍然在剑雨前尘,我退与不退又有何分别?”

说完她笑得更开了:“您真要我退,我这就退便是,只要您不撕毁合约。”陌茈汀澜这次是真的成竹在胸了,早从北冥雪那里听过师傅和叶尘枭的往事,自然知道他们之间那种离奇的感情,只是向来这人是阴晴不定的,所以起初她并不十分肯定他是不是真要因此撕毁合约,毕竟这边是真的打起来了,而非玩笑。不过他提出要她退帮的时候,她心里便有了计较,无论他是否真想让她退帮,她都相信她能说服他。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将她眼里的笃定和戏谑看着眼里。他有些怀疑那真是一个没长大的还忽闪着稚@嫩双眼的小姑娘?这妮子竟然比他那个冷面师傅还难对付。

“你太高看你师傅了,我并没有什么要顾及他的。”他一笑。

“好!就算您不顾及我师傅,可是这样不利己的事情,您做来何用?”

他一字不言,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看似天真的笑容。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和她都不再说话,只是这么打量着对方,衡量着彼此话中的真与伪,好与坏!

“好个孤壑的徒弟,好个剑雨的尘堂主,好个小丫头片子,果然是伶牙俐齿,我听说你把醉看枫烟都唬住了,今日一会,还果然名不虚传。”

她竟然不知何时她这么有名了,那日和醉看枫烟的一席话,在场的人不多,多半是胭舞蝶给逍遥公子说了,逍遥公子给孤壑舒彧说了,就这么一传十,传到了眼前这位叶尘枭的耳里。

如此一来,她更加笃定他和她师傅的关系非比寻常了。想来也是了,他当年被追杀,她师傅与其共战,这份情谊怎么也不可能轻描淡写的。想到这里,她的心也算定了不少。正想回他一句两句,却突然从身后传来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谁要我徒弟退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