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兄弟(七)

作者:樾少 字数:385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自从多日前开了帮战,这剑雨前尘和醉玉阁的仗也越打越烈,野外除非不遇见,遇见必定是一场厮杀,逍遥公子多次召开帮会大会,要求各管理要多照顾帮里的人,也告诫帮众尽量少单独去野外,如果被醉玉阁的杀了,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帮会,帮会的老人和管理无论在做什么,必须第一时间赶到救援。

月染衣烬和连城两个帮会也加入了战争,那边醉玉阁也找了一个烈焰苍狼,不过实力还是有些悬殊的,所以几场下来剑雨前尘还是略略占了上风。

今日正逢周六,通常周五放纵后,周六的早上,小伙伴儿们都在沉睡,难得陌茈汀澜竟然没睡懒觉,于是早早爬进了剑花雪祭。

一进去,就立刻收到了伍旭尧和花语翎的密语,她正奇怪,花语翎一向是懒猫怎么今日这么早就在了。不过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她思考这个,因为他们的话让她一惊。

“汀澜,快来桃花坳,打起来了。”花语翎千里传音道。

打起来了?她点开帮会一看,在线的十多个人都在桃花坳,难道是和醉玉阁的人:“和谁?醉玉阁?”

花语翎着急地说:“不是,是和月染衣烬。”

“什么?”陌茈汀澜由不得一惊,这可是同盟帮会啊,怎么打起来:“什么情况?”

伍旭尧说道:“你快来吧,现在帮会管理就你一个在,月染的帮主都出动了。”

“好!”没有停留,她立刻“飞身”前往。

桃花坳是剑花雪祭最浪漫的地方之一,满地桃花错落而立,花瓣零星飘落,落英缤纷的美景常常是恋人定情之处。

可是今日她陌茈汀澜可没功夫看什么美景,她一踏进桃花坳,只见两帮人早就杀红了眼,月染有一个团的人在,和剑雨的人正厮杀一处,与这柔情景致是格格不入的。

月染衣烬的帮主叶尘枭却未加入战争,只是一旁冷眼旁观,倒也有些奇怪。

没有太多迟疑,陌茈汀澜深吸一口气,使出浑身解数对着拼杀的所有人大喊了一声:“住——手——!”声音在山坳中回响,却也成功地让所有人在那一秒停了下来,纷纷看向她……

突然被所有人盯着,她一愣,有些不知所措。但只是一秒,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现在不是胆怯的时候,因为逍遥公子不在,孤壑舒彧不在,她身为剑雨的尘堂主,怎么也得对得起这个称号,虽然她一直只是躲在她师傅身后的小丫头。

“你们在做什么?谁告诉我?”

叶尘枭看向她,突然一笑,眯起一双眼睛打量着她,轻描淡写地说道:“终于你们剑雨有个管理了。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是孤壑那家伙的终徒,也是你们帮会的尘堂主。”

陌茈汀澜深吸一口气,她自然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叶尘枭,此人一直让她看不清,因为他的脸上随时都挂着一种高深莫测地笑容:“是,我是剑雨的尘堂主。”

“你说话管用吗?”

她挺了挺背,迎上他别有深意的目光:“自然。”

“啪啪!”他突然对着她鼓起掌来,笑意更深了:“好!”

说着他双手交握于身后,在原地来回踱着步子,像说着一件无关痛痒的事:“今天你们帮会的人到桃花坳来采集,然后和我们帮会正在采集的帮众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还叫了你们帮里的人,把我们帮会的人打得落花流水,若不是我上线了……”他突然收起了笑容,一副危险的神情看着她:“那今日你们是不是要血洗我月染?”

她由不得一惊!

桃花坳,她自然知道,这一直以来都是剑雨前尘攻下的采集地。在剑花雪祭,每个帮会都可以占领野外采集地图,两周更新一次地图所有权,而这个所有权自然是由武力来说话。

被占领的地图,除了该帮会成员可以采集外,其他人进入地图将自动成为红名,该帮会成员可以直接虐杀。何以称为虐杀,是因为该帮会成员将是正常的三倍血量和攻击力。而剑雨为了拉拢月染已经将地图送给了他们。

所谓的送就是命令剑雨所有人都不许攻击月染帮会进入地图的人,何以今日竟然打了起来?她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在该地图里月染就是被虐的对象,除非人数上超过剑雨三倍以上,否则根本没可能打赢。这一战将会被月染当作剑雨单方面撕毁合约,那同盟一说也就荡然无存了。怎么办,帮主和师傅都不在,如何是好?

虽然心里百转千回,但脸上依旧神色如常:“我们既然是同盟,自然不会做出月染帮主您说的那些事,我也是刚来,可否让我了解下事情始末?”她笑着说道。

还未等叶尘枭开口,剑雨的人倒先说了:“尘堂主,这桃花坳本来就是我们帮会的,月染凭什么进来,难道不该被打?”

陌茈汀澜回头看向说话的那人——驿站老板,然后在记忆中迅速搜索他的存在,突然脑中一闪:“桃花坳已经送给月染了,帮主在大会上是说过的。”

“哼!”驿站老板冷笑了一声,说道:“送给月染?凭什么帮主说送给谁就给谁?那也不是他逍遥公子一个人打下来的,没有我们这帮子兄弟,他能打下来,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的”人群中立刻有几个声音附和着。

陌茈汀澜迅速扫描了刚才附和的几人,她记住了其中两人的名字。

见她不吭声,驿站老板心里暗暗得意,想着,陌茈汀澜虽然是管理,不过是和逍遥公子、孤壑舒彧走得近,才得了这个名头,平时也很少见她有什么建树,想来不过是个丫头,于是继续说道:

“我们都清楚,这不过是因为和醉玉阁打起来了,才这样卖帮会。可为何会打起来,我们更清楚,都是因为绾风清这个曾经的醉玉阁副帮主逃来了我们剑雨。”

说着他看向刚刚和他一起打架的众人,一副正义凛然地模样:“兄弟们,你们都知道绾风清是谁?她就是我们帮主夫人的亲友,这不过是逍遥公子的私心,如果是普通帮众,今日我们剑雨还会和醉玉阁打吗?凭什么我们要为帮主的私心买单?这桃花坳可是我们兄弟用命堆的。”说到最后他越发慷慨激昂,仿佛不如此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愤慨之情。

“是的!”

“就是!”

“逍遥公子私心太重。”

……

人群中又是一阵附议,剑雨人的情绪也被他带到了一个高潮。陌茈汀澜何曾见过这样的场景,看着那面红耳赤的几人,不禁眉头紧锁。

叶尘枭嘴角露出微笑,心里估摸着这半大的小丫头怕是压不住这场面。

这是它剑雨前尘的家务事,他自然不会多言,不过伤他兄弟的事情,他不会不管:“陌堂主,看来你们剑雨内部的矛盾挺多的,他们服不服气你们帮主,我不管,但是你们帮主既然把桃花坳给了我,今日你们就得给我和我们帮众一个交待。”

他看着眼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心里不禁泛起丝丝笑意,此时他们帮会内部不定,他又在旁边煽风点火,似乎有点不厚道,不过他就是想看看孤壑舒彧的徒弟究竟是何人物,那冷如冰川的家伙,那日在论剑台上能如此护着她,他对她可就好奇了。

第一次,陌茈汀澜体会到何为内忧外患,她看着一脸笑意的叶尘枭和一脸怒火的众人,脑中迅速翻转着,想着如何应付今日之局面。

她对着他略略欠了欠身说道:“叶帮主稍安勿躁,我自然会给您一个答复。”说完微笑以对,而后看向身后的人:

“各位剑雨的兄弟,我只说三点,如果三点之后,你们还要和月染打,我自然不会阻拦。”说完她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白双儿,说道:“双儿姐姐,如此可好?”

或是没料到她会突然点自己的名字,于是白双儿稍愣了一下,勉强笑道:“好,汀澜妹妹你说。”

“嗯!”陌茈汀澜笑着点点头,从容不迫地说道:

“第一,绾风清是帮主夫人的好友,她也是我的好友,我们不仅是剑花血祭里的亲友,更是现实的闺蜜。当初风清因识人不清爱上了醉玉阁的醉看枫烟,把他错当良人,一直护他,为醉玉阁付出了很多,可谁曾想,那厮竟然渣到如此地步,和风清成亲后竟然朝三暮四,不仅找小三,还和小三一起逼迫风清。”

说着她走向其中几个妹纸,看着她们说道:“都是姑娘家,那些个男人不能体会,你们应该能体会,风清是何等伤心欲绝,我们身为她的亲友她现实闺蜜,在这时候不帮她一把,我们还是人吗?”

陌茈汀澜说得合情合理,几个姑娘纷纷点头。陌茈汀澜微微一笑继续说道:“那日你们不在场,醉看枫烟竟然扼住风清的脖子,一个自己曾经那么爱的人,今日竟然如此对她,叫她情何以堪?”说道最后,陌茈汀澜的眼里竟然泛起了泪光,说醉看枫烟扼住风清是她夸张了,可是她心里却真的很替好友难过,想到风清的伤心和付出,她真想一刀捅进了那男人的心窝方才解恨。

驿站老板环顾四周,见原剑雨的人不再说话,心里便有些急了,打了这么久,可不能因为这小丫头片子几句话就糊弄过去,于是说道:“就算醉看枫烟不是人,就算绾风清如何可怜,但剑雨收了她才有了这场帮战总是不争的事实,如果她不是帮主夫人的亲友,那逍遥公子还会如此照顾她?”

她将目光调到他身上,瞪了他一眼,没有迟疑,她继续说道:“收了风清就是私心?与其说帮主有私心,不如说他是有同情心,如同当初他收了你,你,还有你……”说着她突然话锋一转,眼神凌厉地看向人群,手臂一挥指向驿站老板和刚刚几个附和的人说道:

“别忘了你们几个也是从醉玉阁过来的,如果对风清帮主大人是私心,那对你们是什么心?”她看向几人,目不转睛,一览他们所有的神色,声音如此清晰响亮,久久回荡在山谷间,萦绕在所有人的耳旁。

驿站老板和几人皆是一惊!心里思索着她陌茈汀澜是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还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