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兄弟(六)

作者:樾少 字数:402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帮会领地,三人面面而立。

北冥雪看着一样神色凝重的孤壑舒彧和逍遥公子说道:“那个夏莹莹好奇怪,好像很恨我们似的,但是我完全不记得这个人的存在。”

“先不管他了,我们还是讨论下接下来该如何?”孤壑舒彧说道。

逍遥公子揉了揉额头,眉头深锁:“和醉玉阁打,我是不怕的,只是醉玉阁的实力我们是不知的,还是得以防万一。”

孤壑舒彧点点头:“这是自然,明天我去找尘枭,那家伙其实早就想打了,只是碍于实力有些悬殊,至于连城那边,我看是左右观望的。”

“连城那边我去处理。”北冥雪开口道。

孤壑舒彧笑了笑:“自然得你去出面了,我和逍遥的面子是不够的。”

逍遥公子听了这话也由不得笑了,一直连城的帮主就对北冥雪有些意思,只是她从来不上心这些,当初这帮会联盟也是看着她的面子上,如今自然也得她去走一遭了。

“去!”北冥雪没好气地说:“我这叫牺牲,你们俩还敢取笑我?”突然她对着孤壑舒彧笑了,只是那笑容太过暧昧:“我去找连城就是我有问题,那这里谁不知道月染的叶尘枭就对你孤壑舒彧感兴趣,你们是不是好基友啊?”

逍遥公子噗地笑了出来:“绝对是好基友。”

叶尘枭最初和他们也是打得头破血流,谁知有一次尘枭落单了,被其它敌对帮会追杀,也是那段时间孤壑因为陌血薇的离去情绪不好,头脑一热便上前帮了叶尘枭,两人直接被打成装备为零,全身无一处完好。

所谓不打不相识,经此一役,叶尘枭便和他们站在了同一阵营,还一直和他们在各个服浪。只是那家伙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遇上一个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孤壑舒彧,心情是比较复杂的,恐怕这世上也只有孤壑舒彧能让他甘心同盟了。

“哼!”孤壑舒彧冷哼一声,算是回答了他俩的讥笑。

看着他那样了,他俩又是一阵笑。

“好了!”北冥雪笑着挥挥手:“别以为联络到这两个帮会就完事具备了,要知道醉玉阁也是有联盟的,而且实力也不比我们这边弱,我们现在是排名第一,自然很多帮会是不服气,若他联络到更多的帮会,那我们的形式也不容乐观。”

“这个我想到了,你放心,这几日我会联络各大排名公会,游说他们,不求共战,但求别给我们下套。”逍遥公子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孤壑舒彧看着好友,心里稍稍放心了,他是知道逍遥的,这点本事他还是有的,这也是他最佩服他的地方。

“另外还有一事。”北冥雪看着逍遥公子:“风清你打算如何给帮里交待。”

逍遥公子叹了口气,这也是他头疼的问题,当初绾风清离开了倒也没事,可如今她回来了,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回来的,今日又因她开了帮战,只怕帮里不好交待。

“你们不觉得帮里最近有些动荡吗?”北冥雪说道:“前些日子三团为一件装备而吵闹的事情,帮会菜地争种,还有风清回帮的时候,有帮众颇有微词。”

“这些事情看起来都很零碎,但是却不像咱们剑雨一向的风气。”孤壑舒彧接过她的话。

逍遥公子看着他俩,两手交握在一起:“的确!”

孤壑舒彧拍着他的肩说道:“先观望,再想对策。”

“嗯!”逍遥公子点点头:“对了,孤壑,你最近要多留意你徒弟。”

“汀澜?”

“嗯,上次你在论剑台上大出风头,我看醉玉阁已经回过神来,今日你是不在场,醉看枫烟扼住汀澜的脖子要她承认当日你们胜之不武。”

“什么?”孤壑舒彧听了这话也是一惊,不难想象当时的情景,下意识捏起了拳头。

“那丫头也是机灵,竟然临危不乱还字字反驳得醉看枫烟没了说辞,刚才在战场,他们帮的人也是故意刁难汀澜,我看是气不过你赢了比试,拿你没办法,便专挑汀澜下手。”

“我会保护好她的。”孤壑舒彧看着他,坚定地说。是的,她是他的徒弟,打她就等于打他,醉玉阁那些下作之人自然是干得出来的。她一个治疗,根本只有被虐的份儿。看来以后野外她一个人是去不得了。

“你……”逍遥公子欲言又止。

多年的好友,看着他的迟疑,孤壑舒彧哪有不明所以的?于是先开口:“那日我是冲动了。好了,我先去看汀澜。”当日他心情确有波动,而看见了小煜的处境,所以他才动手了,还下了战帖,不管当时有何种理由,但确也有不妥之处。

他转身欲走,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这么多年了,你还是……”

逍遥未说完的话,他自然懂,忍不住背一直,未回头,只是看向远方说道:“旧事何必再提?”说完便径直走了出去。

逍遥公子看着那熟悉的背影,眼中满是担忧与愧疚。直到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他才回头看着身旁的北冥雪。

“你放心,孤壑会走出来的。或是他其实已经不似从前那般执着了,只是他自己还未发现罢了。”

他勉强挤出微笑,自然明白北冥雪话中所指,再次看向那已空无一人的地方,无奈地说:“希望吧!”

“到底当年血薇给你留的信里说了什么?”

知道北冥雪和陌血薇的关系是非比寻常的,所以他并不打算说得太多:“也没什么,不过是一起恼怒的话。”他想到了一些事,于是问道:“你知道血薇的下落吗?

提起昔日好友,北冥雪心里也是一阵酸楚:“不知。两年了,当年她离开后,正逢毕业,后来她回了老家,开始还会和我有些联系,到后来就彻底断了,我也给她打过电话,可是,号码都换了。我感觉那次之后,她是彻底把我们都抛下了。”她突然目不转睛地看着逍遥公子:“逍遥,我后来才意识到,血薇不仅仅只是喜欢你而已,你可曾明白?”

逍遥公子闭上双眼,想把那同样一直在他内心某处的脆弱治愈:“当时不明白,直到看了她的信。”他睁开眼看着她:“可是小雪,我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因为那时候孤壑远比她在我心里重要。就算让我再选一次,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只是我当年的处理方式确实不妥。”

“哎!”北冥雪摇摇头,果然感情是不可强求的。其实如果真的当初答应了血薇,那今日不见的人,可能就是孤壑了。终究熊掌与鱼岂可兼得?人生若只如初见!可是人生又怎能只如初见?所以这些分离便成了注定的伤。

孤壑舒彧走出帮会大门,看了看大门口赫然屹立的“剑雨前尘”几个大字,仿佛帮会创立也就不过昨天的事。点开师徒频道,却看见陌茈汀澜竟然在野外采药,想起刚才逍遥说的那些话,于是他立刻“飞身”前往,这丫头,真是半点记性都没有。

而另一边,陌茈汀澜一边采着草药,一边哼着小曲儿,显然心情不错。知道她师傅和逍遥他们有事要商量,所以和胭舞蝶她们便自个儿找事做去,只是风清心情不好,所以早早下了,胭舞蝶是个早睡的好宝宝,自然也不能玩太久,而花语翎被伍旭尧叫走了,这妮子这段时间和那伍旭尧倒是走得颇近。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看到师傅点她进组,由不得一乐。一抬头便看见一个墨绿色身影站在了自己面前。她立刻开心地跳了起来,仰着笑脸儿,甜甜地叫了一声:“师傅!”

本来是要训她两句的,眼下危机四伏竟然全无自我防范的意识,可是看到那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他又怎么也生不起气来,于是无奈地摇摇头:“你一个人跑来这边,不怕被人杀吗?”

“咦?”她颇为一惊,环顾四周后将目光看向了孤壑舒彧:“谁会杀我?”

“哎!”他伸出头戳了一下她圆乎乎的脑袋:“醉玉阁的人完全可以对你开屠杀,傻瓜。”

“啊!”她惊讶地退了一步。是啊,她怎么完全没想到,醉玉阁的人可是恨死她了,于是她突地往前一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到了她师傅背后,探出一个小脑袋,警戒地看着四周,喊了一声:“师傅!”

看着她那傻样儿,他笑着摇了摇头,他这个徒弟啊,看来未来一段时日他真的把她看紧点儿了:“现在没事儿,我是想说,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不许单独到野外地图去,要和逍遥小雪他们一起,我在的时候自然不用多说,你得随时跟着我。”

她歪着脑袋,跳到他面前,咧着小嘴儿笑道:“师傅,你真要我随时跟着你?”

“嗯!”

“你不会烦我?”

白了她一眼:“不会!”

“那我不成您老人家的小尾巴?”说着,她笑得更开了。

小尾巴?听着她这词,他的脑中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骑着一匹小马屁颠屁颠儿地跟在他身后……这情景,突然觉得很受用,于是笑道:“那就小尾巴吧!”

“师傅,那你可就再也甩不掉我了!”

“傻!”

陌茈汀澜正要说什么,一个声音却突然响起……

“你们怎么也在啊?”

陌茈汀澜循声望去,不远处一个粉红身影站立在绿荫丛中,正是白双儿。

虽然有些吃惊,但还是没表现得太过,她轻轻唤道:“双儿姐,你怎么也在?”

白双儿微笑着看了看不远处的孤壑舒彧,然后把目光转到了陌茈汀澜身上,眼睛里满满皆是柔光:“我过来采集,突然就看见你们了。对了,我开始不在,一上线就看见帮里有人说我们今天和醉玉阁开战了。”说着她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孤壑舒彧。

“嗯,双儿姐姐以后也要小心了,你是从醉玉阁出来的,现在我们又开战了,如果你落单了,醉玉阁的人肯定会阴你的。”

白双儿收起了微笑,眼神低了下去,幽幽地说:“可是我在帮里除了你和副帮主稍微熟悉点外,其他人都不算太熟。”

“那以后,你就多和汀澜一起,彼此有个照应。”孤壑舒彧说道。

白双儿抬头看向孤壑舒彧,眼中有着惊喜和感激,对他微微一笑:“多谢副帮主。”

陌茈汀澜看着他俩,突然心里有些小小的异样,她就这么突然地不喜欢师傅对其他人展现关心,特别是对方还是个美丽的女子。不过这样的情绪并没有那么赤裸裸地展现出来,只是悄悄地钻进了她的心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