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兄弟(五)

作者:樾少 字数:262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逍遥公子也赶了过来,再怎么说他也断然不会让孤壑一人对战几个醉玉阁的高手,特别是还有醉看枫烟在场。

“一起!”逍遥公子拍了下孤壑舒彧的肩膀,笑着说。

“好!”孤壑一拳会在了逍遥的左肩上。

“上!”一声令下,醉玉阁所有人蜂拥而上。

逍遥公子和孤壑舒彧背靠着背,一个红衣天策,一个雪落宫弟子,一个英气勃发,一个温文儒雅,眼下正屏息凝视,齐心解决一个个冲上来的红名。

只见逍遥公子将长枪握于掌中,一个漂亮的转身,一刺,便毫不留情地刺中了一人,而孤壑舒彧也不闲着,收拢真气,聚气于笔上,突然双手一推,红光立刻以笔为中心,向周围散了出去,红光气劲打在了来人的身上,生生地把周围数人击出了三尺以外。醉玉阁四大高手纷纷跳起,击退了所有攻上来的剑雨前尘的帮众,倏地出现在他俩面前,一瞬间将他们团团围住。

以醉看枫烟为首的四人,纷纷使出自己的看门绝技,向孤壑舒彧他俩击来,一时电光火石,激起尘土飞扬。

“孤壑!”逍遥公子大喊一声,孤壑舒彧立刻会意,腾空而起,单脚立在了逍遥公子肩上,使出“夺命烽烟”,对着围着他们的人击去,四人纷纷躲避,于此同时逍遥公子在下方使出了“力战四方”,转身一圈,将右脚在地面画出一个大大的圆形,激起了地上的碎石,一时碎石四起,朝着四人打了过去。

四人哪里能躲过两人上下的攻击,纷纷被击中。但他们也并非等闲之辈,这小小的一击哪里就真能伤他们多少。于是四人互相使了个眼色,纷纷聚气于自己的头顶上方,在孤壑舒彧和逍遥公子的头顶形成了一个巨大光罩,光罩突然大放白光,耀眼的白光逼得所有人下意识地闭上双眼,一个光柱倏地从罩子中央快速伸下,一瞬间击向了逍遥和孤壑二人,所有人皆是一阵惊呼:

“逍遥……”

“孤壑……”

“师傅……”

未等惊呼声隐去,突然,地面一阵剧烈晃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地下破茧冲出,随后所有人只见从地底涌出了两个漩涡泥柱,飞快地向天空冲去,在场人皆是一惊。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冲天泥柱轰然倒塌,泥柱中竟然藏着两人,不是孤壑和逍遥还能有谁?在泥土飞扬的一瞬间,孤壑和逍遥双手相握,头靠着头,彼此给予支撑,与地面平行,一字排开借力旋转开去,双脚用力击向周围四人,四人未能及时反应,纷纷倒地不起。

醉看枫烟绝非浪得虚名,他被击落的一瞬间,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而后在空中一个翻身,右脚踏地借力朝空中飞了出去,而后一个漂亮的转身,一把折扇握于掌中,身体呈倒立状朝着孤壑舒彧刺去。

“师傅小心!”陌茈汀澜一句话音未落,却见孤壑舒彧一躲,却并未完全避开那夺命一击,那把折扇还是穿过了他的肩,血立刻喷了出来。

一旁的逍遥公子立刻反应过来,一把长枪对着醉看枫烟一刺,醉看由不得手一收,使出轻功退离了几尺。而见此情形的百里屠苏几人也迅速躲开醉玉阁帮众的攻击,都纷纷朝着醉看枫烟和几个醉玉阁的高手而去。

“孤壑!”逍遥公子一把扶着他。

“没事!”

说着便继续朝着他们一致的对手而去,自然逍遥公子也没拉下。

帮里的几个治疗也跟了上去,拼命用着技能,其它的也顾不上了。

陌茈汀澜一边为帮里的人疗伤,一边关注着场上的孤壑舒彧和逍遥公子,不得不说,他们配合真的十分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字,便能心领神会,并肩战斗的那种情谊,可能就是男人间的兄弟情了吧。记得那日逍遥也说过,孤壑曾陪着他打了一场一场的帮战,这样的情谊怕是很少有人能明白,也很少有人能撼动吧!

在月老庙前打斗了两个小时,开始剑雨的人少,可后来听说在打帮战,好多下线的人又纷纷想出各种办法上线救援,渐渐两边的人数也就差不多了,这毕竟是第一大帮会,装备技术都略高一筹,在人数上不占先机的醉玉阁也渐渐拜下阵来,醉看枫烟看见了这种情况,也知道久战不利的道理,于是说了句:“他们人数太多,我们撤,改日再战。走!”

一声令下,醉玉阁的人纷纷想办法脱战,不到两分钟,都撤离了战场。逍遥公子这边也下令:“穷寇莫追。”也知道这战一开,以后怕是不消停了。本来他是不怕打帮战的,再说这江湖第一的称号哪里就是这么好拿的?只是没想过要这么早开战,现在他们帮会的实力还不足以打前三帮会。

逍遥公子在散去的人群中找到了孤壑舒彧,他也正看向这边,两人对视了一下,皆微微一笑,又默契地竖起了大拇指。北冥雪看着他俩,一个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当所有的红名都离开的时候,剩下的那个红名就显得尤为突出了。所以还留着的剑雨前尘的人很快便发现了不远处的夏莹莹,她就这么直直地站在场子中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孤壑舒彧和逍遥公子也同时看向了她,只见她突然向他们走了过来,带着一种捉摸不透的笑容:“看来,我是低估你们了。”

“你是谁?”孤壑舒彧看着她问道。

夏莹莹淡淡一笑:“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想告诉你……”她转眼看着不远处的逍遥公子:“这只是一个开始……”她话未说完,却听见一声凄惨地叫声,夏莹莹就这么突然倒地了。

孤壑舒彧回头看向身后,只见百里屠苏抹了抹手中的武器,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装逼,先杀了再说。”

夏莹莹倒在地上,笑了:“我看谁笑到最后。”突然地上的人影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却在空中传来一个声音:“孤壑舒彧,我刚才把你徒弟虐爽了,以后千万别让她一个人单独到野外。哈哈哈……”一个惊悚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天际。

孤壑舒彧一把将陌茈汀澜拉到身边,审视着她:“刚才发生了什么?”

陌茈汀澜看着他脸上的怒火,有些害怕,她不明白师傅吼她做什么,好像她被虐了,是她的错似的,于是她小心翼翼地回答:“师傅,她是醉玉阁的,我又惹毛了醉看枫烟,她当然要替她那个渣男对付我了,也没什么,就把我杀了,我刚才不知道被多少人杀了呢。”

她故意小事化了!乖乖,看她师傅那样,如果知道她被虐成那样,是不是会把她吊着打啊!等等!可是,这又不是她的错啊?(┬_┬)

听她这么一说,他的气缓和了不少。

他其实只知道在打帮战,并不知道原因,如今看着不远处楚楚可怜的绾风清,他也算明白了个中原委。于是看向逍遥公子,两人眼神会意,是该合谋今日之后的事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