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兄弟(四)

作者:樾少 字数:317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月老庙,那本应该充满喜色的地方,此时已经被刀光剑影所覆盖,两边的人或是空中对决,或是在林中打斗,或是三五个围了一人追杀,总之在场的人都杀红了眼。

从来帮战就是见红名就上,虽然逍遥公子和醉看枫烟都指挥着帮里的人。渐渐地,陌茈汀澜发现逍遥公子有些应接不暇,因为醉玉阁好几个人都围着他,醉看枫烟也在其中,战事激烈,胭舞蝶是寸步都不敢离开他。

最初绾风清并没有加入战斗,醉玉阁的人也没有动她,想必她在醉玉阁人缘不错,也知道此时虽因她而起,但错不在她。只是随着战事愈演愈烈,她也由不得帮着。陌茈汀澜是治疗,她的任务就是负责奶好所有剑雨的人的血,以及自己的血。期间她多次被送回了复活点,来不及回满自己的血,又冲了出去。

师傅……她心里突然喊着他的名字。你究竟何时才回来,师傅……

她看着在战斗中的剑雨前尘的人,无不是在死后又爬起来继续,好多人平时在帮会根本不说话,她都没关注过他们的存在,却在这场战斗中记住了他们的名字。想到了这儿,她突然心一横,大不了一死,用命堆,总能把醉玉阁杀回去的。这么想着又冲进了红名堆……

正在她又一次死了打算爬起来再冲到人群的时候,突然被人拧了起来,她诧异地回头一看,却看见拧着她飞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雪落宫弟子夏莹莹。

“放我下来!”她在半空中挣扎。

“行啊!”说着夏莹莹突然一松手,陌茈汀澜只觉得顿时失去了支柱,身子从高空失重落下,重重地撞在了地上,一时尘土飞扬,胸口一疼,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却也没死。

她抹掉了自己口中的血迹,蹒跚着爬了起来,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的女子:“你这是干嘛?”

“哼!”她冷笑一声说道:“我不会摔死你,我要玩死你。”

“有病!”说着,就要越过夏莹莹朝不远处的人群跑去。却在越过她的一瞬间,被她拉了回来,随即被她一个“推手”技能,甩了出去,再一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头还磕在了旁边的石头上,一时耳中嗡嗡作响,头也晕眩过来。

模糊中,她看见夏莹莹正一步步朝她逼近,蹲下身子,一把捏住她的下颌,将她的脸硬生生抬起,逼近了她:“一副狐媚样子,难怪这么能勾引人?”

陌茈汀澜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为何夏莹莹的眼里竟然有种想把她生吞活剥了的仇恨:“我勾引谁了,我对你家那个渣男不感兴趣。”

夏莹莹冷眼看着她,随即手一甩,放开了她的下颌,也因为那力道,陌茈汀澜身子一晃,又摔了下去。她挣扎着缓缓起身,却还未站稳,便只见一道墨绿色的光闪过,她还来不及躲闪,只觉得那光穿过了自己的身体,然后一道灼热之感立刻传遍全身,她应声倒地。

眼前的一切事物转动得更加厉害,而自己所倒下的地方,殷红的血正不断渗出,染红了那一小块土地。突然一双脚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勉强抬起头,看到夏莹莹正居高临下地俯视这她,一抹笑意在她唇边不曾隐去。

“你……究竟想要……作甚”她气若游丝地说道,这女人是疯了?为何找她的麻烦?

“作甚?我要送你去死!”说着倏地,一只笛子击中了陌茈汀澜,她应声倒地,只剩一滴血……

等再次醒来,她回到了复活点,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理会那个疯女人,她必须加入到剑雨的队伍里。于是她爬了起来,冲到了人群,几十秒后又被送回了复活点,爬起来又冲了出去……

整个战场里的人皆是如此,不理会生死,不理会是不是残血,那一刻他们是一个整体,只为了一个目标,那就是把那些红名通通清回去。所以,她,陌茈汀澜又怎能怕死而躲在他人身后,她可是剑雨前尘的堂主。

“大家别杀这个陌茈汀澜,我们几个陪她玩玩儿。”突然醉玉阁里一个声音说道,此人正是当日在论剑台偷袭陌茈汀澜的家伙。

几个人会了意,便一边和剑雨前尘的人拼杀,一边将陌茈汀澜当球玩。所谓当球玩,就是不把对方杀死,而是分别用自己的抓人、推人技能将对方推来抓去,以此调戏对方。

她一会儿被抓到一个醉玉阁的人身边,还没站稳,又被旁边的一个人推离了几尺,立刻又被人击飞上天,随后又从天上被人抓了下来,踩在脚底。他们不是要她的命,是在羞辱于她,她很想爬起来,可是怎也站不稳,几个人算准了技能时间,也算准了距离,她根本无法逃出他们的掌心。她虽然不怕死,可并不表示她乐见自己被敌方如此对待,她唯一的念头就是:师傅,快来救我!

一旁的逍遥公子早发现这个情况,大声吼道:“知秋、屠苏去救汀澜。”

话音刚落,只见陌茈汀澜的身边突然一个墨绿色的身影飞过,在所有人都没看清之时,陌茈汀澜已被人拦腰抱起,在空中一个疾驰,掠过了所有人的头顶,被带离了红名堆。她惊讶地抬头看向身旁搂着她的人,一根银白色的发丝飘进了她的眼中,她的心竟然就这么漏跳了一拍,而不自知。

她稳稳地落在地上,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身旁的那人却带着怒气说道:“不会打架就给我乖乖回帮会去,一直冲红名你是找死吗?”

她没有过多理会此人不善的语气,反而一把拉住了他墨绿色的衣袖,惊喜地喊了一声:“师傅!”

孤壑舒彧看着她早已散乱的头发,脖子和脸上到处是伤,还不知道衣服下藏了多少伤口,心里的怒火就怎都止不住。

刚才他一飞到月老庙,看见整个混乱的场面,于是用目光四处寻找着她的影子,却看见在人群里一个粉红色的娇小身影就这么冲进了人群,然后立刻被送了回来,好不容爬了起来,不寻思着打坐回血,就这么又冲了过去。当时的他就想一把把她拽回来,好好训斥一通。

他本想立刻过去救她,却被几个醉玉阁的人拦下了,刚好收拾完这边,就看见她被醉玉阁的那帮兔崽子当球玩,刹那间,他觉得他整个人都要被点着了,所以想也没想立刻飞过去,一把把她拧起。

在陌茈汀澜还没来得及说出第二句话,就被孤壑舒彧一把拉到身后,说了一句她曾经也听过的话:“愣着做什么,躲到我身后!”

……

她的心由不得一荡……

他的一字一句落进了她的心里,这话,太过熟悉……

她记得,当日在殷家老宅,他也说过,那时候她还不算认识他,而如今他却成了她最好的护盾。看着面前为自己挡住了所有腥风血雨的墨绿身影,她突然整个心就这么静了,仿佛万事万物都消失在了她的眼前,只有那个白发男子停留了,停留在了她的眼中,心中,注定了今生今世挥之不去。

“傻愣着作甚?你要嘛下线别让我分心,要嘛给我奶血。”孤壑舒彧发现站在身后的傻丫头,竟然一动不动,忍不住说道。

被他一吼,她回过神来,立刻拿出自己的古琴,弹起了那些她熟悉的曲子,为他疗伤。

孤壑舒彧到了这边,醉看枫烟便不再和逍遥公子纠缠,反而来到了孤壑的面前。

“好啊,孤壑舒彧你终于出现了。”

孤壑舒彧将陌茈汀澜拉到身侧,以防有人偷袭,随即说道:“怎么,你要和我单挑?”

醉看枫叶笑了,摇摇头说:“天真,我今天帮会来了两个团,你们才30多个人,如何赢我,我早就胜券在握,何必单挑?”

“那就一起上好了,我们剑雨前尘何曾怕过你们?”

“好!”醉看枫烟说着,兄弟们给我上,收拾了这小子。

“我们不在一个队伍里,你要加好我的血,还有其它团员的血,明白吗?”孤壑舒彧半弯着身子,在陌茈汀澜耳边说道。她自然明白今天不能再用那招“师徒同心”了,否则真可能被醉看枫烟识破:“嗯!”

看着她的模样,他叹了口气说道:“别傻傻地只顾别人,先把自己加好。”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冲向了醉看枫烟。她先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大大笑容,便也跟了上去,虽然这时候她真的不该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