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兄弟(一)

作者:樾少 字数:232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没了?”

“没了!”

“你看清楚了没?”

“我两只眼睛都看清楚了,他们真的没什么。”

帮会领地中一间小密室里,传出三个声音,只见三个人影在密室的最深处商量着什么。此三人不是别人,正是逍遥公子、胭舞蝶、陌茈汀澜。而此时陌茈汀澜正在给逍遥公子汇报这段时日她师傅和白双儿的近况。

“你是不是想多了?”胭舞蝶问道。

“是啊,我感觉我师傅对白双儿很正常,白双儿这边对我师傅也很正常,其实她很少和我们一起,就算一起副本,也很少说话,人也蛮随和的,你到底在担心什么?”陌茈汀澜看着他,实在不解。

“难道真是我想多了?”逍遥公子不死心地问:“你确定你师傅和她没有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师傅一上线都和我一起,这两天我因为要盯着他,所以都他先下线,我再下线的,你有看见过他偷偷上线吗?”

两人对视一眼,都纷纷摇头。

陌茈汀澜叹了口气:“就是嘛,这样怎么可能单独一起啊,除非师傅有个我们不知道的小号。”

逍遥公子摇摇头:“不会,他练小号我肯定知道的。”

胭舞蝶看着他紧锁的眉头:“你有疑问,为何不直接找他说明。”

“那是他的心病,我并不确定这么多年了,她是不是还在孤壑的心里,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去碰。如果白双儿不是她,我又何必去勾起那段伤心事。”

陌茈汀澜突然听出了端倪,一直逍遥公子都不肯明说他为何要让她盯着孤壑舒彧:“她是谁?难道你们说的是陌血薇?”

两人诧异地回头看她:“你知道?”

陌茈汀澜点点头:“是啊,师傅和雪姐都给我说过,怎么你怀疑白双儿就是陌血薇?”

逍遥公子点点头。

“何以?”

“本来不打算告诉你,既然你知道了,说给你听也无妨。血薇性子傲,我当年那样拒绝她,她心里其实是挺恨我的,可能我是她人生中第一个拒绝她的人。她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封信若有一天我在游戏里和谁情缘了,她必定出现。”

也是,白双儿可不就是在他成亲后就突然出现的:“可是,这也不能说明她就是陌血薇啊。”

逍遥公子皱了皱眉头:“当年我和她曾开过玩笑说,如果我练小号我就叫走肖,她便说,她的小号就叫双耳白。”

陌茈汀澜思索着他的话,走肖就是逍遥的“逍”,双耳白不就是“陌”。她嘴里念叨着:“双耳白,双耳白,多难听啊……”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双耳白,白双儿?”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逍遥,这只是你的猜测,白双儿这个名字也太普通了。”胭舞蝶说道。

“所以我也不敢确定。”

陌茈汀澜将所有事联系在一起,想了想说道:“可能性好小。第一,如果是陌血薇,她回来也应该找你,为啥找我师傅。第二,白双儿开始是醉玉阁的人,还被追杀,显然不可能是你成亲后才建的号啊。你是不是多虑了?”

“到底你为何这么怕这个陌血薇。”胭舞蝶问道。其实他和陌血薇之间的事情她是知道的,所以她并不那么在意:“就因为那封信?”

逍遥公子叹了口气说道:“血薇的信里说了,如果我找了情缘就是背叛她,那么她会夺走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

陌茈汀澜觉得这姑娘心性未免也太傲娇了,难道因为逍遥拒绝了她,这辈子他都不能再喜欢别人了?这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思想:“那她应该找小蝶啊,怎么你反而担心我师傅?”

“你不懂,她了解我,我如果认定的人和事,很少会因外力让我变动,也就是说,她想分开我和小蝶相对比较难。但是,我还看中一人,就是你师傅,孤壑。当年我带的帮会被人使用离间计,成员纷纷退帮的时候,是孤壑带着一帮子亲友一直留在帮里陪我打完一场又一场的帮战。这份情谊你们也许不明白,我只能说在我心里,他是我的生死弟兄,并不比现实里的兄弟感情少一丝一毫。而血薇在你师傅的心里极重,当年的事也一直横在你师傅和我之间,只是我们都不说破。我怕如果她真的回来,想用当年的事情挑拨我和孤壑,那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事。”

“噗!”陌茈汀澜非常不合时宜地笑了出来:“我怎么觉得你和师傅满满都是基情啊。哎哟!”刚说完,就被胭舞蝶敲了下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胭舞蝶瞪了她一眼。

她揉这被她敲疼的头:“我知道我师傅对陌血薇的好,我也知道公子的担心不无道理,可是会不会太敏感了,别说白双儿是陌血薇的可能性极小,就算是,我也没看出来她有什么异常啊。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时过境迁了,谁还能恨谁一辈子?再说公子你当年怎么能算负她呢?”

“我觉得汀澜说的有理,不管如何我们在明,也只能见招拆招了,说不定不是她呢。”胭舞蝶安慰道。

“哎!”逍遥公子叹口气道:“希望吧。”

“其实我还有一个办法,就算陌血薇回来了也不能左右孤壑。”胭舞蝶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

“什么办法?”逍遥公子一把拉着她的手,急切地问道。

胭舞蝶笑了笑说:“让他爱上别人。”

“爱上别人?”

“爱上别人?”陌茈汀澜看着好友的笑容,如呓语般重复着这惊天的话,一下子心里五味俱全。

爱上别人?让师傅爱上别人?让她多个师娘?从此师傅的好,师傅的笑容只为那个他爱上的人?不再为其它!师傅……突然孤壑舒彧的模样就这么不经意地出现在她眼前,而她的心因这样的想法,竟然疼了一下!那么清晰,那么深刻!突然,她睁大了双眼,空洞地看着某处,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疼的地方,难道?难道自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