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心动(九)

作者:樾少 字数:536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晚上,一上线,就看见帮会孤壑舒彧和逍遥公子几人都在帮会领地,陌茈汀澜一进帮会大堂便看见了她师傅,以及安静地呆着她师傅身边的那红衣女子。明眸皓齿,顾盼生姿,和孤壑舒彧站在一起,竟然是那么般配,倒是她自己每次和师傅站一起,就像爹和女儿一般,远远没有这样的美景。她看着了那姑娘的名字——白双儿。

“汀澜!”远远的,孤壑舒彧看见了她,叫着她的名字。

所有人都看向了她,自然也包括那个新进的姑娘。她对她盈盈一笑,只是她心里却不怎么受用,正嘀咕着,怎么就和她师傅站这么近啊,好像自己突然就多了个师娘似的,这么想起一张小脸儿便气鼓鼓地了。

“哟,谁惹这小妮子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是不是还在遗憾那个牌子被你雪姐拿了?”北冥雪笑着说道,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粉嫩的小脸颊。

她捂着自己的脸蛋儿说:“雪姐,疼……”

孤壑舒彧一把把陌茈汀澜拉到身边,审视着她红红的脸,正要说什么,却听见北冥雪的声音响起:“孤壑,我还真能把你心爱的小徒弟弄疼了不成,瞧你紧张的。”

看着孤壑舒彧关心的模样,陌茈汀澜心里一乐,对他一个大大的微笑,乖巧地说:“师傅,不疼,雪姐逗我玩儿呢。”

“她手上没个轻重的。”孤壑舒彧小声地说:“没事儿就好。”

看着师傅如此关心她,心里泛起了丝丝甜意,也为自己刚才的小心眼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本来嘛,不就是靠得近了点儿,怎么她心里就不乐意?奇怪!

正想着,突然听见从孤壑舒彧的身后传来柔柔的一个声音:“副帮主,这小姑娘是谁?”

陌茈汀澜循声望去,却撞进了一双妩媚的眼中:“汀澜,这是白双儿,才进我们帮的。”

“我记得,就是昨晚M你的那人是吗?”

孤壑舒彧一想起昨晚的事情,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还说,还不是因为你,白双儿M我加了我好友,今天我采药的时候,正好看见她被醉玉阁的人追杀,也就顺手救了她。”

听了这话由不得把他拉倒一旁,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他侧下身子。谁叫她太矮,只能如此才能附在他耳边说话:“师傅,你别招惹醉玉阁了,这都快打起来了。”

“不是我要招惹,本来为师也不想管,都打算走开了,可是白双儿看见我了,密聊让我帮帮她,虽然不认识,但都在好友栏里,所以我也不好拒绝。”

想想也是,一个姑娘被追杀,也不能见死不救的:“她怎么就被追杀了。”

“说是本来也是醉玉阁的人,得罪了帮里的管理,退了帮,就被追杀了。”

“所以你就把她捡回来了?师傅啊,你帮她就算了还拉进帮,还是你拉的、你救的,你就不怕醉玉阁打上门来?”

孤壑舒彧看着一脸担忧的小徒弟,笑了笑:“怕啥,迟早要打的,你怕为师保护不了你?”

陌茈汀澜翻了翻白眼,怎么师傅就没逍遥公子那般心思缜密呢,果然不是当帮主的料:“算了,打就打吧,反正也是迟早的事情。”要说也怪她,要不是昨日让师傅刷猪,也不会认识这个什么白双儿。能怪谁?

她越过孤壑舒彧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笑脸盈盈的白双儿,心里琢磨着,算了,一个如此这般楚楚可怜的姑娘,要是真被杀到退服,也是可怜得紧。

正想着,突然听见白双儿开口道:“那个,我身上装备不行,有没有谁有空带我刷刷装备?”

“行啊,我带你吧。”北冥雪可没陌茈汀澜那么多心思,于是仗义地开口,毕竟是新人,有义务带带:“孤壑、小煜、汀澜一起?”

“行!”迂于与煜开口问道。

“汀澜,去吗?”孤壑舒彧突然开口问她。

“啊?啊!”她愣愣地说:“好!”

“走吧!”北冥雪笑着拉着白双儿便走了出去:“既然进了我们帮,以后就是一家人,如果有人欺负你,告诉我们。”

白双儿笑着感谢道:“谢谢,北北。”

北冥雪一愣,看了她一眼……白双儿却是依旧如此看着她,神色如常。北冥雪随即笑笑,恢复了正常。

陌茈汀澜也跟着,突然手肘被逍遥公子拉住了,她诧异地回头看他:“干啥?”

逍遥公子附在她耳边说道:“你看着点你师傅。”

怎么像做贼似的,她莫名地看着他:“我师傅怎么了?”

“看看你师傅对白双儿的反应,然后回来给我汇报。”

她越发诧异了,歪着脑袋看着他。今天逍遥公子是撞猪上了?怎么奇奇怪怪的,师傅对白双儿?师傅能对白双儿做什么,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

看着她痴呆的模样,逍遥公子摇了摇头:“让你看着就看着,想这么多干嘛?”

“你!”她诧异地长大嘴巴,指着他:“你是我肚子里的虫子?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逍遥公子看着她这样,戳了下她的脑袋,笑着说:“一脸懵逼样儿,谁还猜不出。”

“你……”她抽回被他拉住的手,双手叉腰:“哼,姑奶奶就不看着。”

他回头看了一旁的胭舞蝶,给她使了个眼色,只见胭舞蝶走近他们,低声说着:“不看也行,小心你师傅被白双儿拐走不要你了。”

说完,陌茈汀澜一愣,然后看着他们夫妻俩的神色,脸一红,一把推开了逍遥公子:“你们……讨厌……”说着便想走出去,却在一抬头看见了孤壑舒彧正好看向她,背着阳光,看不清他的神色,但她却突然意识到,刚刚的那一幕,显得她和逍遥公子是有些暧昧不清的。

孤壑舒彧没有停留,自然她也快步跟了上去。

副本里一如既往地,陌茈汀澜和迂于与煜互掐,时不时的北冥雪也插两句,当然不过是帮着陌茈汀澜一起奚落迂于与煜,一路上倒也有说有笑。孤壑舒彧看着他们,脸上却没有任何神色。

“他们关系挺好的。”身旁的白双儿突然说道,不带任何表情地看着那边还在打闹的几人。

“是的。我徒弟汀澜就是个没长大的丫头,而小煜就是那样了。”

“副帮主,我和你徒弟都是舞秀阁的弟子,等会儿出了她要的装备让她先拿吧。”白双儿轻轻地说。

“不用,你先拿,她有装备。”说着对着正在打闹的几个人喊道:“你们几个,快点过来。”

听见孤壑舒彧的喊声,陌茈汀澜赶紧跑了上来,气喘吁吁地看着他:“师傅,来了!”而后对着他甜甜一笑。

孤壑舒彧看着她的模样,或是刚才跑得太快,亦或是打闹得太厉害,额前的秀发都乱了。他略略低下身子,下意识地伸出手,来到她额前,为她轻轻地捋了捋额前的秀发,满眼宠溺地说:“瞧你,头发都散了。”

感受到师傅温暖的手,轻柔地拂过她的额前,不知为何,她的心像被撞了似的,一个劲儿的乱跳,越发喘不过气来了,只能呆呆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一片落叶从树枝落下,在空中划出了一条美丽的弧线。

“师傅!”她如呓语般叫着他。

这丫头对着他一副垂涎欲滴地模样,倒也把他逗乐了,他喜欢她这个傻乎乎的样子,所以每每总是忍不住对她关心,却也不太像以往的自己了:“汀澜,等会儿如果出了舞秀阁的装备,都给白双儿吧。”

“嗯!那是自然的,师傅放心!”

“汀澜妹妹,没事儿,如果你要你拿就是了,我没关系的。”白双儿微微一笑,如盛开的桃花,美得让人心醉。

“今天本来就是带你刷本的,自然装备都是你的了。”说完跑到孤壑舒彧身边,仰着小脸儿朝着他嘻嘻傻笑。

孤壑舒彧对她温柔地一笑。她突然觉得师傅的笑容,真好看啊!于是便这么痴痴地看着他,不自觉地傻傻地笑着!

“师傅,等会儿打完了,带我去紫清密道,我想要那个可以吹的笛子挂件。”那个笛子她在胭舞蝶的身上看见过,是一个小玩意,可以吹出好听的曲子,吹奏时还有飘动的雪花,很好看,她一直想要。

“行!”孤壑舒彧答应道。

“谢谢师傅!”她笑着一把拉住了孤壑舒彧的手:“师傅对我真好。”说完,还将小脸儿贴在他师傅的衣袖上来回蹭了两下。

他宠溺地揉揉了她的头,真是个小丫头。

“孤壑哥哥,我也想要那个笛子。”不知何时,孤壑舒彧的左边突然出现了一只爪子,爪子的主人正是迂于与煜,他竟也学着陌茈汀澜的模样一脸娇态,为了造成和她一样的高度,还半蹲着前进,也真正是够了。

陌茈汀澜歪着脑袋看着正耍宝的迂于与煜说道:“四鱼,想要笛子可以啊,你做我师傅的挂件好了?”

“嗯???”迂于与煜一脸呆样。

“什么挂件?”北冥雪也是好奇。

陌茈汀澜捂着嘴笑了,那笑声如银铃般回荡在林中:“做我师傅的腿部挂件。”说完毫无淑女样的哈哈笑起来。一溜烟跑开了。

可想而知,迂于与煜在后面也是嬉笑追杀,一时间,笑声充斥着整个凤栖岛,久久回荡。

只是这笑声太过愉悦,以至于触动了那些无法开心的人们……

一个副本花不了太多时间,很快他们便来到了紫清密道,一路上陌茈汀澜并没有忘记逍遥公子吩咐她做的事情。不过她确实没发现师傅有啥异常。白双儿很温柔也很腼腆,师傅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他俩安静地可以,反正嬉闹声都是出自另外三个。

紫清密道前,几人站定,就听迂于与煜说道:“汀澜想那个笛子很久了,今天能不能如愿呢?”

“那个笛子很好吗?”白双儿笑着问。

北冥雪跟在他们身后说道:“是啊,能吹音乐,能飘雪花,不错的。”

“今天逍遥公子送了我挂件石头,笛子必出。”这是刚刚逍遥公子密聊她说是给她买了另、一个笛子瑰石,这瑰石在BOSS开打前对BOSS使用,BOSS时候必出笛子。

在来紫清密道前,她特别去信使那儿收的,说是感谢她帮他盯着孤壑。其实她知道,看着孤壑舒彧哪里需要如此大礼,不过是为了胭舞蝶讨好她的好友罢了。不过陌茈汀澜还是觉得很受用,于是笑得更开心了。

只是她没留意到,当话音刚落之时,有人的脸色冷了一下。

“逍遥就是偏心,这么贵的石头都能买给你,那天我让他给我买个宠物都不干。”迂于与煜抱怨着。

陌茈汀澜想开口解释来着,不过又不知道如何解释,所以对着他做了个鬼脸,也算回敬他了。

“开吧!”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陌茈汀澜看向孤壑舒彧,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起她这师傅竟然好像有点不高兴了。于是她走到他身边仰着头歪着脑袋左右看着她,其实以她的身高,看得最清楚的是他的肚子。

好像是被她盯得有点囧,于是孤壑舒彧往后退了一步,与她拉开了距离:“干嘛?”

“师傅,你好像不高兴哟?”

“咳咳!”孤壑舒彧理了理自己的衣袖,语气缓和了不少:“没有啊,快开,你要不要笛子了?”

她对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要!开!”说完蹦跳着跑到了自己的位置。

孤壑舒彧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忍不住脸露微微笑意。

没有悬疑,没有意外,老三出了笛子,虽然知道是必出,但陌茈汀澜还是各种开心,她想着以后没事儿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对着师傅吹吹,想想那浪漫的场景,一定很美!

就在她开心地手舞足蹈之时,却突然发现笛子没在她手里,意外地提示白双儿获得了。

“对不起,我不小心R了,怎么办,好像绑定了。”白双儿一副吃惊的样子:“我本来想点下面一个装备需求的,结果点错了,汀澜妹妹我马上出去给你买你那个石头,你别生气。”白双儿拉着她的手,一脸愧疚地看着她,那样子快要急哭了似的。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如果说刚才她是有点生气,但看见白双儿的样子,梨花带泪的,她就心软了。想来她确实不是故意的,人家是新人,才进帮,R走了管理的笛子,而且这笛子还是花钱买的石头,想来一定是急坏了。于是她赶紧拉着她:“双儿姐姐不用了,没事儿没事儿,一个笛子而已。”

“不不,我一定要买来还你,这是帮主给你买的,我真是该死。”

陌茈汀澜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没关系,我再给她买个就是了。”一旁的孤壑舒彧突然心情大好地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真是难得一见。

陌茈汀澜看着他的模样,嘟噜着小嘴,蹙着蛾眉:“师傅,我怎么觉得你好像看见我没拿到笛子很开心啊。”

想被说中了心事一般,他立刻收起了笑容,冷冷说道:“傻!”

“我也觉得,刚才还黑着一张脸,现在突然就晴空万里了。”迂于与煜把玩着手中的武器,一副看戏的表情。

北冥雪看着他们,不说话,只是笑笑,笑意颇深。

陌茈汀澜蹦跶着来到孤壑舒彧的面前,仰着小脸儿,拉起他的衣袖,耍赖地说:“师傅,我笛子没了。”

他也蹲了下来,和她平视,这还是第一次,突然那个高高在上的师傅,就和她一般大小了似的,他揉了揉她的头:“知道了,明天你一定会有的。”

她笑开了,一下扑倒他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道:“师傅,你真好!”

没料到她突然搂着他,孤壑舒彧背一僵,竟然就这么愣在了当场,一动不动,有什么东西漏掉了却不自知,直到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他最熟悉的那张红扑扑的小脸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