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江湖(四)

作者:樾少 字数:333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陌茈汀澜缓缓走近,只见一个姑娘(NPC游戏里的设定的角色非玩家)背着行囊站在路边,就这么看着她,她亦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姑娘,觉得有些熟悉。突然想起,她不就是谷稻村的那位嫣然姑娘吗?怎么才多久没见,她一头青丝竟然成了白发,忍不住问道:“这不是嫣然姑娘吗?你怎么?”

“汀澜妹妹难得你还记得我,多年不见,一切可好?”嫣然轻轻地说道,此时的她竟没了当初见她时那般充满灵气,反而显得沧桑不少。虽然按照剑花血祭的设计,的确如今她们应该是分隔五年多了,但也不至于嫣然就这般老了啊,要知道她还没长成大人呢。

“我看妹妹如今已经大有所成的样子,可是姐姐我就……”

“嫣然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既是旧识,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妹妹可还记得那日在谷稻村的于纯?”

她点点头,嫣然突然提到那人,难道他们之间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那日姐姐借你之手,把那药丸送给于纯,他为了感谢便教了我些防身之术,一来二去我们也算熟识了。”嫣然缓缓说道:“想必妹妹当日也看出了我的心思,自然于纯也是知道的,后来我们便私定了终身。”

“什么?”虽然的确当初她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但怎也没想到会私定终身。于纯是江湖中人不拘小节,但嫣然却只是一普通人家女子,这私定终身的事,她竟然做了,那必定是下了很大决心,也是动了真情了:

“想必姐姐决心已下,任凭父母如何反对,也非君不嫁吧!”

嫣然看着她,笑了笑:“正是如此。我们私定终身后,于纯说一定要告诉他师傅此事,请他师傅老人家做主。他临行前曾答应我,待他返回师门求得师傅同意后,便回来娶我为妻。倘若师傅不同意,他也会破门而出,今生今世定不负于我。我也就这般信了。于是有了这一年之约。”说着,她低下了头,久久不能自已,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中,一滴泪竟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

“嫣然姐姐!”陌茈汀澜唤着她。

她回过神来,勉强挤出一笑,拭了拭脸上的泪说道:“奈何一年过去又一年,如今已经五年了,他从那日走后就再也未出现过。从此我每日到他当初离去的地方遥遥相望,只盼着哪天他能再次出现,只可惜,一切只是空等罢了。渐渐地我这一头青丝竟然成白发。”说着,她轻抚着自己的发丝,眼中竟然满是戾气。

“妹妹,你可愿带小女子去一趟紫清观,我一定要当面问问那个负心汉。”

紫清观离响水镇不远,来去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如此近的距离,却让嫣然姑娘等了五年,也难怪她怨恨如此了。

师傅从小教导她,行走江湖一定要多行善事,只是她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善事,不过不管了,她还是答应了。

话说,她能拒绝吗?←_←

“紫清观并不远,何故姐姐从未上去找过他,又何以现在要去?”

“最初那两年是不敢去,怕知道了最怕知道的事。现在我已心如死灰,没什么不敢面对的。我也一个人悄悄去过,只是那紫清观门禁森严,大门进不去。后来我从一个小@洞钻进去过,可是那紫清观太大,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有一次还被当作奸细被关在了柴房数日。”

“什么?”她有些惊讶地问道:“那于纯也没来救你?”

“哼!他,我至始至终都没见到。是后来他们查出我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子,才放了我。我后来听说,舞秀阁和紫清观素来交好,近日有很多舞秀阁的弟子在响水镇出入,昨日我便看见你了,所以才在这里等你。”今日遇上舞秀阁的她,嫣然便说舞秀阁和紫清观交好,若遇上其它门派的,必定也是交好的。呵呵~~~

“姐姐真要去?”

“嗯!就是他负我,我也要当面问个清楚,否则死也不瞑目。”

陌茈汀澜看着她的坚决,于是点点头:“好,我带姐姐去。”

于是将她扶上马背,就这么带着这位白发女子一路朝着紫清观而去。

一踏进紫清山,陌茈汀澜便被这皑皑白雪的景致给吸引住了。生活在南方的她很少见到雪。

只见,这紫清山巍峨高耸,似乎要破天而生。空中,雪花晶莹,纷扬飘落,在空中舞动,或飞翔,或盘旋,或坠落……为这紫清山铺上了一层白色的银装,天地溶成一色,真美啊!

紫清观,位于紫清山上,当年创立紫清门派的,是位法号叫紫清的道人。据说,有一日,紫清道人游历于此,见此山终年积雪,集天地灵气,于是便在此自修了一座道观,自创紫清观,广收弟子,此山也因观而名,取名紫清山。

紫清观向来独来独往,从不接受陌生人士的到访,只是舞秀阁素来与紫清观是有些交情的,简单说明了来意,在山下把嫣然也重新装扮了一番,看门弟子没认出嫣然,便让她们进去了。

紫清观早已不是当年破烂的道观了,如今是一座挨着一座,可见今日门派的鼎盛。与舞秀阁不同,她的师门因全是女子,故是一番杨柳低垂,小溪流转,亭台楼阁的模样。紫清观确是清冷肃穆,虽然红墙绿瓦,可是终年积雪早已褪去了原本的颜色,留下的只是孤傲与淡薄了。穿过巨大的广场,那是用汉白玉铺砌而成,古朴而考究,放眼望去,便觉得自己也渺小了许多。广场中间有一个葫芦形状的铜制巨鼎,足有三人站立重叠那般高,鼎中青烟缓缓飘起,清雅的味道弥漫着四周,偶尔一阵古钟敲响,让人瞬间如身临仙境一般,人亦不自然地忘却了尘缘。

“是他……”身后的女子突然一声惊唤。

陌茈汀澜顺着她的目光忘去,只见一座石桥横空而起,从广场处倾斜向上,仿佛深入云端,周围被云层围绕,一时间竟看不清桥的另一头是搭向何处,仿佛就此伸入天际也未曾可知。

桥上站着两人,皆身穿青蓝道袍,只是一个头发微束,背上背着长剑,虽是年轻,倒初见仙风道骨的模样。另一个衣袂飘飘,一缕青丝随风轻舞,那莹莹泪光在风中吹落,确是让人心疼的人儿。

“果然是于纯。”陌茈汀澜说道。和她当初在谷稻村遇上的于纯相比,眼下这人显得成熟了许多。

她转过身看着身旁的嫣然。只见她的目光从最初的惊喜,到逐渐转暗……陌茈汀澜知道她为何神色暗淡。因为此时桥上的男子正为那女子拭着脸上的泪水,关切之情展露无遗。

“我们走!”嫣然突然开口,那声音仿佛从冰窖里传出,在这雪山上,显得异常冰冷,她的目光直直地看着桥上两人,只是越发清冷了。

“你不去见他了?”

“不了!”最后再看了一眼,而后转身径直离去。只是在她转身的一瞬间,陌茈汀澜似乎看见她眼神里闪出一种诀别的味道,只一刹那,那眼神又恢复了平静。陌茈汀澜也不知,是否是自己多心了?不管了,由不得紧跟其后,不禁摇头,终是负心男子痴情女啊。

跟着她离开紫清观,原以为她会就此回响水,却没想她却借宿在附近的农家里,一坐就是一天。陌茈汀澜自然是不放心她一个人的,所以由不得陪她留宿于此。

话说,她能选择离开吗?~~~○~~~!这任务耽误时间的……哎!

山中的雪渐渐停了,在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在云层间闪烁,印在这白茫茫的积雪上,竟发出耀眼的光芒。不仅山间积雪覆盖,就是她此处的茅屋、栅栏、菜地也是白雪一片,院中那迎寒而开的红梅,确是这白茫一片中唯一的颜色,红得那么娇艳,似乎就这么傲视着这雪白世界。

正当她看的出神的当口,嫣然却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脸上竟然没有丝毫颜色,她总觉得此时的嫣然有些不大对劲,可是哪里不对,一时间她也说不上来。

“汀澜妹妹,我这些年的旧疾发作了,你可愿去帮我寻一些药材?”

旧疾?采药?这大雪山上能有什么药材啊?她心理嘀咕着,要不要帮她这个忙呢?毕竟她还有师命在身呢。

这次终于可以选择了,她可以选择接受和拒绝,陌茈汀澜开始思考着该如何选择。

思索了一会儿,她还是答应了,她想知道嫣然的结局:“姐姐请说。”

“要两种药材即可,一个叫雪蒿,一个是这山中灵猴的心。”

怎么那么奇怪的药材,陌茈汀澜越发觉得不对劲,虽然她可以当治疗职业,不过师傅好像从未教过她医理,她都不知自己该如何治疗别人。所以对这药材之事完全不了解。不过既然她答应嫣然帮她寻药,她还是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