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心动(六)

作者:樾少 字数:545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几个姑娘交换了眼色,都不敢再嘀咕了,赶紧跑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定。

“开!”所有人不再多说一句,干好自己的事情。

其实陌茈汀澜对这个BOSS的技能非常熟悉了,也不是她血抬不上来,只是有时候看了T的血,看了团队的血,就忘记看自己的血了。什么时候她才能一心多用啊!

于是这次,她一直提醒自己看着自己和逍遥公子的血,可是这次说也奇怪,怎么自己的血一点不掉啊,难道BOSS转心情了?不找舞秀阁的麻烦?这样治疗逍遥也还轻松加愉快了。她正开心呢,突然听见“啊!”的一声,她一回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孤壑舒彧倒在了血泊中。

“师傅!”她惊呼!和他同样惊讶的是团里的所有人。

“脱离!”逍遥公子喊道。

“额!孤壑你是怎么回事?”于越竹马立刻满眼笑意说道。陌茈汀澜眯着眼威胁他,示意他闭嘴,看着于越竹马幸灾乐祸的笑容,她就知道,他是故意这么一问的,因为他经常犯错,也经常被孤壑舒彧骂。

“师傅,你怎么死的?”陌茈汀澜第一个冲到他面前,将他救起。

孤壑舒彧叹了口气,说了句:“笨死的!”

“哈哈哈!”叶知秋大笑起来:“我看你也是笨死的。”

“不许说我师傅!”她一改刚才怯怯的模样,双手叉腰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要知道几分钟前一叶知秋说她的时候也没见她激动。

或是没想到这丫头突然这么凶,倒吓了他一跳:“哟,这丫头怎么一听见有人说她师傅就一副母老虎的样子。”

众人笑了起来,伍旭尧开口道:“是啊,汀澜刚才还一副可怜样,这会子又彪悍了。”

“我算看出来了,这团队里帮主夫人有帮主大人护着,于越那对小夫妻就更不说了,现在汀澜和孤壑这对师徒也是一致对外,就剩下我们几个没人疼了。”说完,叶知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着北冥雪、花语翎、伍旭尧说道。

打坐回满了血,孤壑舒彧起身看着还在一旁傻笑的陌茈汀澜,悄悄说道:“你没发现为师和你在一个小队了?”

“啊?”经他这么一提,她才仔细看了团队。小队一般只有5人,十人本自然分成两个小队,而最初她和师傅是不在一起的,什么时候孤壑舒彧调整了队伍:

“啊!”她突然尖叫出声:“师傅你……”她刚想说原来刚才是孤壑帮她承伤了,但见到孤壑给她使了个眼色,虽然不明所以,但立刻住口了。看着面色不改的孤壑舒彧,突然觉得,师傅对她真好,怕她被团员责怪,也知道她有几斤几两,竟然悄悄帮她化解危机。忍不住一副感动得要哭的模样。

“怎么了汀澜?”花语翎关切地问。

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呵呵!”她傻笑了两声:“没……没什么!”

“好了,开!”孤壑对着大家说道,随即又转头看向陌茈汀澜,悄悄对她说:“别就顾着逍遥了,要看着我的血。”

“是,师傅!”她低声说道。其实她哪里是只顾逍遥公子,是他自己告诉她必须加好T的血嘛,所以就习惯了,怎么从孤壑嘴里说出来,好像她心里只有逍遥公子似的。

等等,难道她心里不是只有逍遥公子?为着这突如其来的念头,她吃了一惊,不自觉地看向了孤壑舒彧的方向,那个挺拔的背影,飞舞的白发,竟然好像飘到了她的眼里,一下子脸就红了。幸好大家准备开怪,也没留意她的古怪神情。

这次,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孤壑舒彧的身上,果然当他和她一队的时候,“师徒同心”帮她化去了所有伤害,所以她总是优先加好孤壑舒彧的血,自然也不会放生逍遥公子。她没有多想,全神贯注,只求能过,毕竟在这个BOSS的手下她可是无数次丢了性命。

“啊!”随着一阵魅惑的惨叫,这个左护法终于倒地了。

“耶……”在场的所有人又是一阵欢呼,只是和老一倒的时候相比,大家要淡定许多了。

“谁摸?”伍旭尧开口询问,这摸BOSS是要看“手”的,第一摸,可不能随便了。

于越青梅看了看大家,微笑着说:“孤壑摸吧,他最辛苦。”

大家一致同意,孤壑舒彧也没有推辞,走上前一蹲,他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笑容。

“出了什么?”众人一拥而上:“出了内功输出散件,外功T装,还出了舞秀阁的衣服牌子。”

“真的?”北冥雪和陌茈汀澜高兴地冲了上去一探究竟。

牌子是可以去门派师傅那里换区门派套装的,先不说属性高于散件,凑齐一套还能提高各种基础属性,自然这牌子就显得比散件珍贵太多了。

本来说好治疗装优先陌茈汀澜,可是这牌子既可以换治疗,也能换输出,因此就不能说谁先得了。

“汀澜,就我们俩,我们R吧,这个难得出,也没什么好让的。”北冥雪说道,她再大度,这牌子是的确想要的。

另一边陌茈汀澜也是这么想的,于是点点头。正想R点,却突然听见孤壑舒彧说了一句:“这个牌子就给小雪吧!”

陌茈汀澜惊讶地看着他,虽然知道他不会帮她要这个牌子,但怎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师傅果然是偏心,谁都知道他和北冥雪的关系最好的。一下子她心里竟有些不高兴了。

孤壑舒彧看着陌茈汀澜,这丫头喜怒哀乐都在那一张小脸儿上了,于是说道:“小雪身上如果多了这个牌子,她的DPS能提高几百,对全团都有利,而汀澜的治疗量够了,不急于这一件装备来提升。”说着走到她面前,揉揉她圆圆的脑袋:“唉,谁叫我徒弟是本帮本团第一治疗呢?”

“那是!”本来还不高兴的陌茈汀澜听他这么夸她,心里又乐了起来,得意洋洋地说:“我本来也没打算和小雪抢装备。小雪你拿呗。”

胭舞蝶和逍遥公子对视一眼,两人心知肚明地笑了一笑。

北冥雪双手抱拳:“那就谢谢汀澜妹纸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已经有两个首甲了,不错,明天我给团队成员派送红包。”逍遥公子一宣布,所有人都拍手叫好。

陌茈汀澜悄悄靠近北冥雪,眼巴巴地瞅着她说:“小雪,你等会儿去换了牌子,穿给我看看。”

北冥雪失笑,知道这小妮子舍不得,被孤壑那么一夸就晕头了:“行,等会儿你和我一起回门派去换。”

“嗯!”她嘟着嘴,点点头。

于是各人都散了,队伍里只剩下陌茈汀澜、北冥雪和孤壑舒彧。三个回了趟舞秀阁,当北冥雪将牌子换成了新衣衫后,陌茈汀澜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是一件粉色的衣裙,白色丝线绣出朵朵梨花似在风中摇曳,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条桃红丝绢长带系于腰间,越发显得腰细窈窕,微微蓬松的裙摆,确有桃之夭夭之感,真正是绝美动人,也看花了陌茈汀澜的眼。

“真漂亮……”她呐呐自语。

突然她的身边走过几个舞秀阁的弟子,看着北冥雪议论着:“天啊,这衣服真漂亮,是哪里出的?”

一个女子惊讶道:“这,这不是红叶坛老二掉的牌子换的吧。”

“什么?”又是一阵惊呼。

“这这这,应该是本门派第一件吧!”

“你看,她是剑雨前尘的人,难怪了,今天他们刚过了老二,都上了风云榜了。”

“哎呀,真是羡慕死了!”

……

越来越多的舞秀阁弟子围了上来,有人是问北冥雪衣服怎么来的,有人是过来打听他们团本的进度,也有人问着,是如何过的老二……总之是三姑六婆开始因这件衣服而聊开了。

陌茈汀澜往后退了几步,看着涌动的人群,她心里有些失落,要是这会子穿上这件衣服的人是她该有多好。

想想也是,他们是首甲,自然这就是本服本门派的第一件了。小小虚荣心让她有些不开心了,不想再呆在这里了,嘟着嘴,想转身离开,却撞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她抬头看着来人,一下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因为此人正是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孤壑舒彧。

小妮子的神情尽收眼底,孤壑舒彧缓缓说道:“不高兴了?”

“有点儿!”不想隐瞒,于是她嘟噜着小嘴说道:“师傅,这是门派首件啊。”

宠溺地看着她:“我知道,这也是为了团队。希望你别怪师傅。”

叹了口气,也知道师傅说得句句在理。何为团队?不就是要团结协作吗,一个人的装备再好也不能力挽狂澜的。她勉强挤出微笑,点点头:“徒儿知道。”

“为了安慰下我家小徒儿,为师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又瞬间乐开了,各种情绪瞬间波动,一直都是她大小姐的长项。大大的眼珠子在不停地转动。突然孤壑舒彧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听她说了一句:“师傅,此话当真?”

他警惕地看着她:“你要作甚?”

“师傅可是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哟。”

“嗯!”

陌茈汀澜突然笑开了:“那师傅就去世界频道刷猪!”说完对着他露出一个再也不能更甜的微笑。

一头黑线瞬间布满了孤壑舒彧的头顶:“你……”虽然一看这丫头的模样就知道没安好心,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提这样的要求,但诚如她说的,怎么也不能食言于她,罢了,只要她开心就好。他这么想着,于是说道:“行!”

于是看见世界频道上出现了这样一番场景……

【世界】「孤壑舒彧」:我是猪!

世界安静数秒后,只见这姓复的天下开启了……

【世界】「xx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x」:知道了,退下吧。

【世界】「xxx」:知道了,退下吧。

墨筱苒看见各种强大的复制党刷屏,她忍不住乐了,虽然知道复制党一直存在着,可是她也不能确定孤壑舒彧的这句话一定就能起到现在的作用,

【世界】「xxx」:我一直以为论剑台上的大赢家是个正常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头猪……

墨筱苒正喝着水,一看见这句话,一口喷了出来,咳咳咳……哈哈哈……咳咳咳……哈哈哈,始作俑者正一边咳嗽一边狂笑中,而且世界又新的一波复制党开始了……

【世界】「xxx」:我一直以为论剑台上的大赢家是个正常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头猪……

【世界】「xxx」:我一直以为论剑台上的大赢家是个正常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头猪……

【世界】「xxx」:我一直以为论剑台上的大赢家是个正常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头猪……

【世界】「xxx」:我一直以为论剑台上的大赢家是个正常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头猪……

【世界】「xxx」:我一直以为论剑台上的大赢家是个正常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头猪……

【世界】「xxx」:我一直以为论剑台上的大赢家是个正常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头猪……

公会频道也热闹了……

【帮会】「百里屠苏」:瞧我的狗眼看到什么?

【帮会】「北冥雪」:这确定不是孤壑被盗号后发的话?

【帮会】「逍遥公子」:深表怀疑。

【帮会】「伍旭尧」:世界又沸腾了。

【帮会】「陌茈汀澜」:这就是我师傅本人发的,我可以保证!^_^

【帮会】「逍遥公子」:你师傅被猪撞上了?

这话一出,立刻孤壑舒彧说道:

【帮会】「孤壑舒彧」:我确实被猪撞了,才会一时失常。

墨筱苒立刻反应过来,于是快速输入:

【帮会】「陌茈汀澜」:师傅……%>_<%

【帮会】「百里屠苏」:一看就是某人受了某人要挟。。。

叮咚,突然一阵密聊声响起,她定眼一看,不是孤壑舒彧还能有谁?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这下你满意了?竟然还有人密我说,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被媳妇儿教育了,完了还深表同情!也是够了。

哈哈哈!墨筱苒看见他的一串话笑了起来,不过不知为何,心里却因为那句“媳妇儿”有些小小窃喜。

您悄悄对「孤壑舒彧」说:那师傅是怎么回答的。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没理。

……一头黑线,果然是她师傅的风格,于是继续说道:

您悄悄对「孤壑舒彧」说:那人ID是什么好有趣。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叫什么白双儿。你不许加人家好友。

额……墨筱苒对着屏幕吐吐舌头,他师傅是有什么奇术不成?怎么她心里想的什么都知道,她其实就真想加那人好友,然后好好聊聊,如此有趣的人,对她口味来着。正想着,突然听见她师傅说了一句。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那人竟然还加我好友了?还来了句,兄台珍重……

哈哈哈,墨筱苒笑得越发开心了!看着眼前的白发男子,那个在副本里不苟言笑的人,那个在论剑台上武功超群的人,那个对她那么好的人,就是她师傅,她一个人的师傅,不会再有别人了!这么想着,心里的开心便泛滥不止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