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心动(五)

作者:樾少 字数:368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突然跳起来,就是为了分散所有人的注意力。我想着,我突然出现人群上方,很多人必然会下意识地看向这边。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会看到,那个头顶还顶着醉玉阁的醉看娘子,正在偷袭孤壑舒彧的徒弟。我当时还截了图,所以就算师傅败了,我也可以说那是醉玉阁的阴谋啊,况且这本来就是他们的阴谋。”

“啪啪啪!”胭舞蝶拍着手说:“虽然是兵行险招,但却也是妙啊,我们家汀澜何时这么聪明了?”说着不忘对她挤眉弄眼。

“哼!”陌茈汀澜一副得意的表情:“我本来就聪明!”

孤壑舒彧笑着摇摇头,只听见百里屠苏说道:“啧啧啧,看,这里有人就喘上了!”

“哈哈!”

“哼!”

“本来我昨天就想好了,我有师徒技能,还有这支橙笔的独有招式,必定能让醉看枫烟措手不及,毕竟我清楚他的武功套路,他不清楚我的,谁知道险些被这丫头害死。”说完忍不住宠溺地戳了一下陌茈汀澜的额头。

可见今天孤壑舒彧是心情大好,竟然一改平日的高冷模样。陌茈汀澜捂着自己的额头,撒娇地说:“师傅,最后徒儿还是救了你一命的。”

“哎呀,这两师徒竟然在众人面前秀恩爱,比这新婚的逍遥和小蝶还腻歪,真是受不了,我走了!”北冥雪一边很冷似的搓着自己的胳膊,一边朝门口走去。

“我也走了,一个青梅夫妻就够了,这会子又来个他师徒俩,真真够了,还好逍遥和胭舞正常。”

说着一群人就嘻嘻哈哈地各自散去了,留下了四人,不是别人,正是逍遥夫妻和孤壑师徒。

一下子热闹地帮会大厅,就这么安静了,四人站在这里,不知为何到有些尴尬了,除了胭舞蝶。

“对了,汀澜,你昨天竟然拜师了,我都不知道。”

“那时候你正在洞房,当然……”突然意识到她这么说似乎不妥,陌茈汀澜立刻收出了原本要说的话,睁着一对大眼睛左右晃动,咳了一声:“额,我也不早了,我也要睡觉了。”

胭舞蝶也羞红了脸,不过她是不知道昨日发生的种种,更是不知在她这位好友的心里有着她家相公的位置,所以她只当陌茈汀澜是在打趣她,也没多想:“什么叫你也不早了?这是大白天,你要睡觉?果然和孤壑说得一样,脑子没发育成熟。”

“讨厌……”白了她一眼,看向不远处的孤壑舒彧:“都怪师傅,这么说我。”

“我是好心给你解围,不这么说,你当时还指不定被他们怎么调戏呢?好了,你今天也累了,不是要睡觉吗?”

“嗯!”

胭舞蝶看着她说道:“你不是才起床?”

“午睡不行啊,帮主夫人!”第一次喊胭舞蝶帮主夫人,竟然这么顺口,好像她本就应该是帮主夫人似的。难道自己心里其实早就这么认为了?算了算了,她甩甩头,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他们都成亲了,她还能怎样,算了睡觉去,头疼,午睡午睡,睡醒了一切都好了。

“汀澜,你去睡吧,晚上继续开荒副本,今天周末,大家时间多,可能会打得晚点,你先补好觉,省得晚上吵困。”逍遥公子开口道。

“好!”她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如常,心里嘀咕着,这人为何如此神情自若,难道他是真不知道她的心?唉,算了,睡觉吧。

和众人道别,再悄悄和她师傅说了几句,退了游戏,蒙头大睡去了,虽然一个小时前她才从被窝里爬起来。

后来陌茈汀澜才知道,比试那日对于整个剑雨前尘来说是个好日子,因为那晚他们就拿下了红叶坛的老一,出了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是他们过了,还是首甲,整个世界都沸腾了。试想一个帮会下午才在论剑台上露了脸,这晚上就拿下首甲,剑雨的名字真正是叫响了。而那天晚上对于陌茈汀澜来说,她的治疗量简直跟开了外挂一样,一个紫武,一套“双凤蝶衣”,她团队大奶妈的位置便妥妥的了。

那天逍遥公子也宣布,以后她就是团队的主治疗,他自己是主T,优先拿T装和治疗装。众人皆未反对,亲友团嘛,怎么都好说。反正她是乐了。不过作为团队指挥DPS第一的孤壑舒彧倒是没有享受特权。事后她也问了,如此辛苦,为啥不优先自己的装备。孤壑舒彧玩着手中的笔,眺望远方,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无所谓,他是靠手法存活的。额!o(╯□╰)o当时她的内心独白是:师傅,说好的要脸呢?

日子就这么平淡地过了半个月,绾风清和他们玩得越来越少了,自那日后几乎不在帮会说话,就连私底下也很少和她聊天。陌茈汀澜有些别扭,她想着主动攀谈,可一想到当日她对醉看枫烟做的事,又觉得有些难为情,毕竟那天孤壑舒彧能赢,多少有些胜之不武。虽然他们醉玉阁的也不是什么好货。

今天又是一个继续纠结红叶坛的日子,自半月前他们过了老一之后,就没有任何一个帮会拿下前三甲,而他们也在纠结老二的路上停滞不前了。

这老二是竺门教红叶坛的左护法,一个妙龄女子,据说她中意于冷塑尘,自然也知道冷塑尘的心里有个舞秀阁弟子,对舞秀阁的人特别痛恨,因此舞秀阁弟子所受到的伤害会比别人多10%。所以,她,陌茈汀澜这个舞秀阁弟子,那个前不久开了外挂的大奶妈,在老二面前各种离奇死亡。

就如同现在,她又死了。

“汀澜,你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死了?”叶知秋首先咋呼。

陌茈汀澜一副要哭的表情,她也不知道,同样是舞秀阁的弟子,人家北冥雪也没像她一样,一直死。

她吸了吸鼻子:“我只顾加公子的血了。”一开怪她就习惯性的只看逍遥公子,就怕他死了,因此经常忘记自己的血。

“你看着点自己的血啊,我听见孤壑全程都在叫你加自己。我感觉你根本不用奶别人了,自己都奶不好。”可能是打得确实太久了,连一向脾气好的叶知秋都有点火了,因为全团进度无法前进虽然不能说是陌茈汀澜一个人的错,但确实和她有着关系。

“好了!你行,你奶!”北冥雪没好气地朝叶知秋吼了回去,她是知道的,因为自己也掉血厉害,这个太考舞秀阁的手法了。

叶知秋看着北冥雪说道:“青梅也是治疗,怎么没见像她那样死?”

“青梅是什么职业,汀澜是什么职业,你咋呼什么?”北冥雪继续说着。

“哎!”胭舞蝶突然摇着手中折扇,嘴边淡淡一笑,用不温不火地声音说道:“也不知道前两天是谁一直在老二的路上死去活来,我们家汀澜为了救某人不知道跑了多少冤枉路呢。”说着看向叶知秋:“知秋哥哥,小女子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你啊?”说完还对着他妩媚一笑,一时间说不尽的风情万种。

“哎呀妈啊!”叶知秋一副被她电到的神情,立刻双脚跪地匍匐在胭舞蝶的脚边:“我的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您别对我抛媚眼啊,我不想早死!”说完还偷偷瞄了一眼在她身后的逍遥公子。我的乖乖,胭舞蝶是要弄死他啊,谁不知道,前些日子有个毛头小子言语上调戏了一下胭舞蝶,结果被逍遥公子追杀了几张地图,他才知道,他的这个亲友竟然如此护妻,他叶知秋是何等小人物,哪里经得起他帮主大人的几张地图追杀。

瞧他那耍宝的样子,其他几人都笑了起来,气氛也一下缓和了不少。

“知秋。”逍遥公子突然说道。

“啊!”叶知秋慌忙抬头看着他“敬畏”的帮主大人,生怕一不小心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逍遥公子看见他这样,忍不住笑道:“你怕什么,我是想问你是不是没钱修装备了,刚才这么大火气,要不我出钱给你修?”逍遥公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大家也累了,但这么大火气却不像是叶知秋的性格。

一听见钱,叶知秋立刻就开心了,从地上蹦了起来:“行行行,给我一万吧,土豪。”

“行!”说着逍遥公子还真从包里拿了一万给他。

这下叶知秋就更乐了,北冥雪看着他骂道:“瞧他那样儿。今天估计是他家亲戚来了,所以火气这么大。”

叶知秋嘻嘻笑着:“你天天火气大,天天大姨妈?”

“你!”说着,北冥雪就抡起拳头朝他挥去。

“实在不好意思啊,我真……”一旁的陌茈汀澜怯怯地说道,可话未说完就却被一直没开口的孤壑舒彧打断了。

“好了,我们继续,今天才打了三个小时,慌什么,开荒就是这样。”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听不出他是否生气了,陌茈汀澜悄悄看了他一眼,却正好四目相撞,一愣,迅速收回自己的目光,低下了头。

“汀澜,没事,有我垫底呢。”一只小手拍在了她的肩上,她回头看着和她一般大小的花语翎,正笑着鼓励她。

“哎!”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行了!”胭舞蝶用手肘顶了她一下:“多大点事儿,游戏而已,我还经常被你师傅骂呢。和你那凶神师傅相比,叶知秋那几句话根本不算什么?”胭舞蝶一边拉着无精打采的陌茈汀澜,一边说着:“话说,你今天死这么多次,你师傅竟然一句都没说你,真是偏心。”

对哦!不说她还没留意,他真的在副本里从来没骂过她,不过以师傅的性子不像偏心的人啊,难道是因为已经放弃她了,所以连骂都省了?正想着,突然听见前面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站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