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心动(四)

作者:樾少 字数:365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陌茈汀澜就是故意让孤壑舒彧召她近身的,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悄悄使出那招不为人知的“师徒同心”!

果然,众人只见,在孤壑舒彧和陌茈汀澜的身后,那个本来已经胜券在握的醉看枫烟,却突然像被什么刺中一样,身体突然向前一收,而后胸口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接着轰然倒地,昏死过去。

“相公……”

“帮主……”

这次惊呼的人换成了醉玉阁的人。与此同时,世界公告上宣告:在昆仑论剑台比试中,剑雨前尘的副帮主孤壑舒彧技高一筹战胜了醉玉阁的帮主醉看枫烟,从此江湖又多了一名高高手,真是可喜可贺。

“好耶!”

“孤壑赢了!”

“剑雨赢了!”

“孤壑万岁”

“好样的!”

“今天这场比试真是太精彩了,见所未见啊!”

所有剑雨前尘的帮众们都沸腾了,立刻从看台上冲了下来,众人涌上了结界消失后的论剑台,将孤壑舒彧和陌茈汀澜团团围住,一阵喜庆之色。

人群中也不停有人议论着两大高手对决就是看点颇多,醉看枫烟是如何将唐门武功耍得潇洒自如,那孤壑绝殇是如何使出各种奇怪招式,高手过招如何险象环生,如何反败为胜……似乎没有人关注到那个小小的舞秀阁弟子的奇特出现和她身上所穿的也是同孤壑舒彧一样,那个名叫“双凤蝶衣”的衣衫。

“孤壑,好样的!”逍遥公子伸出自己的拳头,在孤壑舒彧身上一挥。孤壑对着逍遥公子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孤壑,你的手法又提升了,走走走我们去插旗去。”说着百里屠苏就要拉着孤壑去城门口切磋了。

北冥雪打掉百里屠苏的手,没好气地说:“去,没看见孤壑受伤了吗?”

“小雪!”一叶知秋叫道:“你糊涂了?这比试结束,满血复活好吗?”

“我的意思是,孤壑今天累了!”北冥雪双手插腰,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

小雪女王说话了,那一帮子人如何敢造次?

迂于与煜也靠了上来,一副嬉皮笑脸地围着孤壑转了一圈,像看稀有珍宝般打量着。

“看啥你?”于越青梅打趣道。

“啧啧啧,你们看孤壑这件橙色装备就是不一样,一下子比我还帅了!”迂于与煜一副鄙视的神情。

“噗!”于越青梅笑了,转过头对着身边的于越竹马说道:“相公,你瞧四鱼说的,好像他以前帅过似的。”

“哈哈哈!”众人一阵嘲笑。

“讨厌……”迂于与煜忸怩着,一挥手:“今天孤壑赢了醉看那厮,哥心里高兴,不和你这小妮子一般见识。”

“没事啊,你见识好了,大不了咱们也上一回论剑台便是。”于越竹马立刻挽着袖子一副说干就干的模样。

“好了,都是帮里的管理,别在这么多人面前耍宝了。”北冥雪笑着打断他们。

“孤壑今天着实让大家捏了把汗!”站在逍遥公子身旁的胭舞蝶笑着说道。

“嗯!在场下我也是担心得紧。”逍遥公子接着胭舞蝶的话说着。

孤壑舒彧双拳一抱,低下头,恭敬地对着所有人一拜:“让各位担心了!”。

帮会众人彼此看了看,竟格外统一的一起抱拳,同孤壑舒彧一样毕恭毕敬地一拜:“孤壑副帮主,辛苦了!”

这场面有些隆重,有些正经,让一旁的陌茈汀澜不太适应,看着他们,又看了看难得满眼笑意的孤壑舒彧,开心地笑了。

不笑还好,一笑所有人都注意到她了。

“汀澜这丫头今天也是出尽风头了。”迂于与煜首先开口道。

“关键是某人还是某人的唯一徒弟哟。”百里屠苏一副等着看戏的语气。

这一说,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她的头顶,她想起了自己正顶着孤壑舒彧的名字,忆起孤壑舒彧为她承伤,还在这么多人面前接住了她,不知怎的,一下子脸就红了。

“哎呀,汀澜竟然脸红了!”胭舞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立刻炸开了锅。

“小蝶,真的耶,你看汀澜!”花语翎立刻围了上来,左右看着她。两个好姐妹这一说,一动,陌茈汀澜的脸更红了,一把推开了花语翎:“你们围这么紧,缺氧了。”

不说还好,这一说,在场所有人都笑开了:“汀澜,你确定你不是来搞笑的?”百里屠苏笑着说道。

“我徒弟还小,脑子发育不成熟,大家别歧视她。”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孤壑舒彧。

这一说,她立刻丢掉了忸怩,叉着腰对着孤壑说道:“师傅,哪有你怎么说你徒弟的?”

“哈哈哈!”众人又乐了:“原来我们的副帮主也有风趣的一面。”

“哈哈哈!”

逍遥公子笑着摇摇头:“好了,这里人多,我们回帮会再聊。”

“是,帮主大人!”众人立刻开始“飞身”。

陌茈汀澜第一个消失在众人面前,刚到帮会领地,便听见孤壑舒彧千里传音道:“跑这么快?”

“不然嘞,等着被笑咩?”

“傻!”

“师傅傻,所以徒弟也傻!”

“……”看着他的一排省略号,她乐了。

帮会领地大家聊了一阵后,便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渐渐人也散了,只留下了他们几个亲友,逍遥公子觉得是时候讨论今天的这场比试了,虽然他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以他对孤壑的了解,这场比赛胜得有些蹊跷,只是刚才碍于帮众们都在不好多问。

孤壑舒彧看着逍遥公子首先说道:“好了,眼下就剩我们几个亲友了,有什么想问的,问吧。”

“你今天胜得有些奇怪。”北冥雪说道。

孤壑舒彧笑了笑,果然是亲友知道他的实力,他本也没打算隐瞒,于是起身看了看不远处和花语翎坐在一起的陌茈汀澜。

他这么一看,所有人的目光也聚焦在了她的身上,而她自然也是知道始末的:“师傅先说,我补充。”

“嗯!”他笑了:“我其实并没有多大把握胜醉看枫烟,但我知道终师徒是有超高技能,昨天收了汀澜为徒,获得独特武功,而且我身上还有一件‘双凤蝶衣’,我上网查了这套衣服的属性,说是也能获得三个技能,只是因为是唯一的一套,谁也不知是何技能。昨天汀澜丫头突然穿上了这件衣服,我就也换了这套,我突然发现我的血量竟然没变,因为以前我穿上这衣服的时候,血量上限会少一半,而且我还在技能栏里发现多了三个技能图标,我才知道了这套衣服的秘密。”

“什么秘密?”

于是孤壑舒彧和大家介绍这这件衣服的奇妙之处。

“什么?竟然有这么大的提高?”听完孤壑舒彧的描述,众人又是一惊。

“师傅,所以你今天才会组我,这也是为何你今天使出的招数竟然比那天对付殷婉月时增强了这么多。”陌茈汀澜终于明白了所有。难怪她今天穿上那衣服的时候觉得好熟悉,感情她昨天拍照的时候无意中穿上了。

“嗯,只是我没料到他们竟然会偷袭汀澜,可能是想分散的我注意力,却误打误撞让我承受了汀澜所受的伤害。”孤壑舒彧想到当时,也是有些后怕的:“如果不是最后汀澜用了‘师徒同心’将我身上的伤害100%反弹了给了醉看枫烟,那今天的结局就要改写了。”

“师徒同心就是你们师徒的特殊技能之一?”逍遥公子问道。

“是。”

“这个技能有意思哈,难怪叫‘师徒同心’。”突然百里屠@杀不怀好意地笑笑:“那以后想虐孤壑可就简单多了,虐他的乖徒弟就OK了!”

“对哈,哈哈!”在场的几个立刻附和道。

“找死!”孤壑舒彧不温不火地丢在一句。

“哈哈哈!现在就护犊子了!”叶知秋笑道,却被陌茈汀澜用脚一踢:“你丫的,犊子说谁?”

这点花拳绣腿哪里能伤得了皮糙肉厚的叶知秋,他嬉笑着看着她说:“说你!”

“噗!”陌茈汀澜也不生气反而转动着一对大眼珠拉长声音说道:“哦……”

叶知秋立刻发现上了这丫头的当,忙说:“错了错了!”

“哈哈,瞧他那傻样儿!”迂于与煜指着叶知秋笑道。

“又被汀澜这妮子坑了!”

“呵呵!”陌茈汀澜得意地捋着自己的小辫儿。

“我还是不懂,那个论剑台是有结界的,怎么汀澜就上去了?”胭舞蝶问着。

她这么一提,陌茈汀澜又想起了危急时刻孤壑舒彧将她救下时的情形,忍不住心中一悸:

“当时那个‘醉玉阁’的人发现了我和师傅的秘密,就想再次弄伤我,好让师傅承伤。所以我就故意跳了起来,引人注目,这样师傅有可能就会救我,而师傅救我的方式就一个,那就是用‘双凤蝶衣’的技能将我瞬间招到身边。”

“这技能竟然能破除结界?”花语翎问着。

“嗯,任何地图任何结界都能瞬间空间转移。而我就可以使出那招‘师徒同心’了。谁叫那招那么坑,师傅承伤是99尺内,而徒弟反弹就非要师徒两人的距离在2尺以内。”

“原来如此,可是如果你师傅不救你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