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心动(三)

作者:樾少 字数:337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孤壑这几招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早已看得目瞪口呆的北冥雪呐呐地说。

百里屠苏一改复读机式的存在,说出了他深感不解的话:“这几招是他那只橙笔的自带招式,以前我是见过的,但今日他使出的威力却是以前的几倍。”

“他后面使出的那招只能对灵异类有用,何以对醉看枫烟都有效?”迂于与煜也是一脸惊讶。

“那招只是虚招,他不过是借用八卦的强光,达到迷惑醉看枫烟的目的,然后近身一击,只是这醉看枫烟确实不是等闲之辈,这都能躲过。”逍遥公子笑着说道。

“何以不用雪落宫的夺命之招一击即中?”百里屠苏问道。

这点倒迂于与煜是看得清楚:“雪落宫是远程攻击,这白光只是他聚气而成,哪还有多余的气劲来催动门派的夺命之招,若等他聚气后才放门派夺命招,再近身醉看,白光恐怕早已散去不少,以他们唐门弟子快而准的身手,根本伤他不得。孤壑果然是精进了。”说到最后他竟然笑道:“等他今儿比试完了,我也是该和他多切磋了。”

孤壑舒彧决定不再和这厮纠缠,此时便是一举击退的最好时机。只见他右脚踏地,身子前倾,使出一招“踏雪而起”,手握武器对着半跪着的醉看枫烟飞去……

“相公!”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陌茈汀澜循声往去,见绾风清一脸惊恐地看着醉看枫烟,那担忧的神色,有些触动了她,一瞬间她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希望孤壑舒彧一击即中,还是醉看枫烟能躲过这一招。

醉看枫烟在惊呼中看见已经逼近的孤壑舒彧,使出浑身气劲双手在地上一击,借力而起,腾于半空,孤壑舒彧微微一笑,瞬间消失在众人眼中,台下又一阵惊呼。

醉看枫烟一时间也不明所以,警戒四周以防孤壑舒彧地突然出现,可是他实在不明白,雪落宫又不是月影堂,怎么会隐身的?而且他刚才使出的那些招式也不是雪落宫的,竟然这么厉害。

正在此时孤壑舒彧突然出现在醉看枫烟的上方,整个人垂立于半空,手中武器正好对着醉看枫烟,只要俯冲而下,击中醉看枫烟,那他恐就再无还手之力了。

就在此时,所有人都盯着台上的两人,看着这最漂亮的一击,却没人注意到一个身影正悄悄靠近陌茈汀澜,手中折扇对着她的后背,毫无征兆地一刺……

“啊!”她只觉背上一疼,立刻尖叫出声,转头看向刺他的那人,竟然就是刚才言语不善的醉玉阁帮众,那个唐门弟子。

“你……”她正要发作,却听见一阵惊呼,她立刻转头看向台上,只见刚才快要刺向醉看枫烟的孤壑舒彧,竟然毫无征兆的跌落在台上,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怎么回事?”陌茈汀澜问着身边的人,全然把刚才偷袭她的人忘得一干二净。

“不知道,本来孤壑舒彧马上就要刺到醉看枫烟了,看醉看枫烟的样子已经无还手之力,却不知道为何孤壑舒彧突然像被谁从背后偷袭了一般,身子一震就坠了下来。”旁边一个天策说道。

不对啊,这论剑台是有结界的,台下的人是断然不可能突破结界的,更别说用暗器伤人了:“你确定不是醉看枫烟出的手?”

“肯定不是,我们这么多双眼睛看着的,他根本无力出手。”一个舞秀阁弟子也如说道。

后背,刚才?等等,她摸了摸自己刚才吃疼的地方,怎么不疼了,仿佛她从未受过伤。难道?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迅速看着自己技能介绍,一下子所有的明白了。

果然是那个“师徒同心”的技能出了问题,她所受的的伤害原来是100%打到了师傅的身上。突然,她发现自己的技能介绍中竟然多了三个“双凤蝶衣”技能。

双凤蝶衣技能一(持有者,共同装备并在同一团队里,相隔99尺内有效):同心同德。被动技能,持有者气血、内力上限提高2倍,基础属性提高50%。

双凤蝶衣技能二(持有者,共同装备并在同一团队里,相隔99尺内有效):咫尺天涯。主动技能,能将另一持有者从任意地图、任意结界中瞬间召请到身边。

双凤蝶衣技能三(持有者,共同装备并在同一团队里,相隔99尺内有效):?(持有者好友度达“死生契阔”方能激活)

一目十行,迅速看完所有多出的技能,这才发现她身上的双凤蝶衣竟然有这么多效果,难怪师傅让她也穿上这衣服,也难怪师傅突然变强了,师傅-_-|||,他老人家竟然作弊……

“啊!”背后突然又被一击,只觉一疼,但好像也没有多余反应,转过身看见那唐门弟子又在背后偷袭。

“你……”她怒喝这那个名叫醉看娘子的唐门弟子。

“哈哈,本来我只是像偷袭你,分散孤壑舒彧的注意力,没想到我打在你身上,竟然可以在他身上反应出来,虽然不明所以,但这可真是天助我帮主也!”

糟了,她立刻反应过来,回头一看,果然见他师傅,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显然收了极重的伤,而一旁的醉看枫烟显然已经调整过来,他虽然不知道为何刚才还好好的孤壑舒彧突然受伤,但显然这是赢他的最好时机。

醉看枫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突然将折扇拉开,脚在地上画了一个圈,折扇立刻化作无数利箭飞向孤壑舒彧,与先前不同的是,这些箭的周围发出火红的光,在飞出的途中竟然自行分离出无数把利箭。

“这是……”于越竹马惊呼道。

“唐门绝技,万箭穿心……”叶知秋心一凉,孤壑莫名受伤根本没有回击之力,这时候使出这招,只怕……本来是要赢的,谁知突发情况,难道孤壑真要输了这场比赛?

孤壑舒彧顾不得身上的剧痛,使出全力在地上朝一方滚动,只见那些利箭一支支插在了他的身侧,险些就要了他的命。但似万剑齐发般射来的剑雨,如何能全部躲过,孤壑舒彧只感到身上好几处灼热的疼痛,血也染红了他本来蓝色的长袍。

不远处看台下的陌茈汀澜大喊:“师傅小心……”

她也正焦急地看向他,就算她再不清楚唐门的武功招式,也能看出此招是大招,不行,她不能让师傅因为她而败了,怎么办,怎么办?一时间她乱了方寸。

正在此时,她突然看到了再一次打算对她出手的醉看娘子,他的头上赫然顶着“醉玉阁”几个大字,突然灵机一动……

只见论剑台下,一个舞秀阁弟子,突然使出“轻功”凌空飞起,赫然立于众人头顶。而醉看娘子如何肯放弃这个大好机会,怎么也要帮帮主赢了那厮,于是立刻使出唐门轻功,紧追上去,对着陌茈汀澜想也未想便使出了独门暗器……

“啊!”在场所有人惊呆了,本都将目光聚焦在台上的众人,却突然看见一个女子腾空而起,下意识地看向这边,却又看见一个红名的醉玉阁唐门弟子正在追杀一个舞秀阁的姑娘,这是什么情况?台下立刻一片骚动。

“汀澜……”正在台上的孤壑舒彧看见陌茈汀澜,也看见她将被击中的危机,惊呼出声,使出浑身解数,再也顾不得想致他于死地的醉看枫烟,一跃而起,对着空中使出一招……

然后,只瞬间,那个本来应该被暗器所伤的舞秀阁弟子陌茈汀澜,却突然消失在了结界上方!

下一秒,所有在场的人只见,陌茈汀澜就这么被孤壑舒彧稳稳接住,揽入怀中……

白发依旧,神色依旧,那是她最熟悉的模样!一瞬间她的心就这么定了……

“师傅!”她看着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人,正要说什么,却突然看见她师傅身后的醉看枫烟已经将折扇抛弃半空,聚气于折扇之上,那折扇化作一把绿色巨剑……

“孤壑……”

“孤壑舒彧……”

“副帮主……”

“孤壑……”

所有看台上的剑雨前尘的弟子都忍不住站了起来,逍遥公子再也坐不住了,焦急地看着场上的三人,现在根本没人会注意到为何陌茈汀澜能穿过结界站在台上。所有人只看到,醉玉阁的弟子想要偷袭陌茈汀澜,孤壑舒彧不知用了什么招数救了她,却给了醉看枫烟绝佳的机会。

陌茈汀澜毫无迟疑,她只有一个信念,师傅不能输!

而此时只见一把绿剑穿透了孤壑舒彧的胸口

……

场上瞬间静了,只有昆仑的雪依旧下着……

“孤壑……”北冥雪在心中喊着他的名字。

一秒……

两秒……

三秒……

时间过着,所有人等着最后的结局……

(今天太忙了只能更到这了,明天补上^_^)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