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心动(二)

作者:樾少 字数:380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要出名了?没有多想,在在场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没入了人群,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除了有一人将她设为了焦点。

“你那边没事吧?”孤壑舒彧悄悄千里传音道。

她抬头看向台子中央,看见孤壑舒彧正在看向她的方向,于是也传音到:“没事,只是有人发现了我们的关系。”

孤壑舒彧略略皱了眉头:“你怎么没隐藏称号,我怕……”他突然欲言又止。

“我是忘记了,再说为啥隐藏,有啥好怕的。”

“算了,你赶紧去和我们帮里的人汇合,别一个人在外面了,昆仑这个地图是可以开屠@杀的。”

她越发听不懂了:“谁会杀我啊?”

“别说了,比试要开始了,你快去汇合就对了,别让我分心。”

“哦!”她呆呆的应着,虽然不明白他担心什么,但还是乖乖照他的话去做,努力在人群中找着他们帮里的人。

她今天起来得实在太晚了,虽然和胭舞蝶他们取得了联系,也找到了他们的位置,但人实在是太多了。剑花血祭的人都是实体,不能对穿而过,堵着根本过不去。

她也没再和孤壑舒彧私聊,确实怕影响他,因为她分明看见还有30秒,比试就开始了。而孤壑舒彧一手握着那支殷@红的笔,潇洒地放在身后,巍然而立,任凭风吹起他的衣角。她突然发现,她的这位师傅真的好好看,忍不住嘴角轻轻上扬。

“铛~~~~~~”随着一声锣声敲响,孤壑舒彧和醉看枫烟的比试也正式开始。

只见醉看枫烟微微一笑,本在胸前摇曳的扇子,突然毫无征兆地对着孤壑舒彧一甩。只听见空中“嗖嗖嗖”几声,在所有人均未见清是何物之时,孤壑舒彧右脚踏地,左脚轻起,身子朝后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双手在空中划出一道红色光环,红色墨笔在空中迅速翻转,一时间这个红笔击出耀眼金光,似乎有什么东西打在了笔上,而被弹了出去,四处飞扬。

随着光速消失,在场的所有人才在附近的地上,树干上,看台上,看到了一根根夺命长针,这是唐门弟子最毒辣的追命针,一根刺入人体,便会瞬间要了性命。

看台上的人群,立刻不自觉的惊呼,即是为孤壑舒彧这一招化解得妙,也是为醉看枫烟那潇洒自如的武功招式折服。

“看来,今天醉看枫烟是想要了孤壑的命了。”看台上的北冥雪忍不住将拳头拽的更紧。她真的担心孤壑了,虽然孤壑操作可以,但身上的PVP装备并不是十分厉害,这醉看枫烟虽然是PVE帮会的帮主,可是他的PVP手法确是极高的,而且装备还略胜一筹。昨天孤壑那一击必定是让醉看枫烟恼羞成怒了,昨日他是全力以赴对付小煜,所以孤壑能伤他,可今天……

“都上了论剑台了,非赢既输,还要通告全区全服,必定是全力以赴的。”这边逍遥公子的脸色也是不好,倒不是怕丢了帮会的脸,只怕若孤壑输了,以他的性情从此就真的绝迹江湖了。这是他最不愿意看见的。都怪他当时不在,否则他是怎也不会让孤壑向醉看枫烟挑战的,他也明白孤壑昨日的心情。

陌茈汀澜没有他们这么多心思,她对这场比试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在她心里,她这个师傅就是无所不能。她大小姐是忘记了,和她相比,这游戏里无所不能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论剑台上,醉看枫烟突地凌空而立,衣袂飘飘,而孤壑舒彧依然站在台上不动声色与之对视。

“他要使出……”逍遥公子眉头一皱,话音未完,只见醉看枫烟在半空一个360度转身,瞬间聚气于折扇顶端,一道绿光在折扇尖凸显,而后一掷,绿光瞬间化作一个个锋利的箭头,朝孤壑舒彧飞去,速度之快,在所有人眼中那不过是道道绿光一闪而过罢了。这边孤壑舒彧倏地腾空而起,躲过了飞来的绿光。

“糟了……”逍遥公子惊呼出声。

就在逍遥公子大叫不妙的时候,半空中的醉看枫烟露出一抹笑意,只见刚被孤壑舒彧躲过的绿光竟然瞬间汇成一把利剑,嗖地从地底喷射而出,对准的方向正在半空的孤壑舒彧。

刚躲过多个绿色箭头的孤壑舒彧还未调整好气息,却只见脚底绿光乍现,他立刻将身体拉成一条垂线,在空中迅速空转,想要躲过那绿剑光束的攻击……然,却只见绿剑穿过了他的雪白发丝,脸色突然一道灼热,一滴血从耳旁滴了下来……

“孤壑……”

“啊……”

“师傅……”

剑雨前尘的帮众们一阵惊呼,陌茈汀澜下意识扒@开人群,冲到了最前方,要不是论剑台有结界,她估计就这么冲上去了。

看着她奉为大神的师傅,竟然在刚一出招就负伤,而一旁的醉看枫烟却悠然自得,要知道如果刚才她师傅再慢一秒,这绿剑光束穿过的可能就不再仅仅是他的白发,也不可能是这样的轻伤了……

“好!”与剑雨前尘不同的,醉玉阁的人以及那些无关乎谁输赢的观战者们,无不为刚才醉看枫烟的那两招喝彩。

不可否认,本就讲究出其不意的唐门绝技在醉看的手里使得越发出神入化。这招式是死的,可是如何衔接却取决于使用它的人,衔接得好,招招制敌。

醉看枫烟漂亮地一收折扇,双手交于身后,帅气地缓缓落下,对着不远处和他对峙的孤壑舒彧说道:“如何,认输还来得及,你装备差我,你手法差我,如何赢我?”

孤壑舒彧伸手摸@摸了耳旁的伤痕,这论剑台上的伤痕怕是要跟着他一辈子了,这也是论剑台比试的特殊之处,所受之伤愈后会永远留着。

他依旧冷峻如常地看着他的对手,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是我轻敌了。”

说完他身上原本墨绿的长衫,突然变成了淡蓝色的长袍。

只见这长袍领口微立,偌大是袖口在风中微微摇曳,衣角出两只暗花凤凰隐隐可见,最奇特的莫过于,整件长袍泛出的淡淡七彩霞光,仿佛至于云层间的仙人一般,竟然那么仙风道骨。

“这是什么?”人群中立刻一阵骚@动。

“这难道就是他在殷婉月手里得到的那件举世无双的橙色装备?”观战的人中看来是有人记得了当天的的昭告天下。

“那件‘双凤蝶衣’?”

……

一听见人群里的议论,陌茈汀澜这才记起当日在殷家老宅所得到那件橙色装备。

她穿过这件裙衫,可并未发现它有何特别之处,自己的各种属性未曾提高不说,血量还减了一半,只是穿着好看罢了,因此丢在包里,日子久了也就忘了。

眼下,孤壑舒彧突然穿上这衣服是何用意?他们各自有一件,应该穿上效果是一样的呀。她点开他的头象,果然刚才还满血6500的孤壑舒彧,眼下一半血量都不到了。她越发不懂了。

正在她纳闷的时候,孤壑舒彧突然悄悄对她说:“汀澜,穿上你的那件。”

“啊?”她惊讶了,但此时不是她多问的时候,立刻答道:“是,师傅。”

于是她在人群中悄悄换上了她的那件“双凤蝶衣”。

那是一条白色的纱裙,那纱轻而密,仿佛一阵微风便能让它轻舞一般,衣摆上浮现着形态各异的七彩蝴蝶,或像是停在花蕊上扇动薄薄羽翼,或是在花丛戏谑飞舞,或是双双嬉戏于花间不离不弃,果然是栩栩如生,仿若飞舞于雪白世界的精灵。而她,陌茈汀澜也在瞬间变成了林中仙子,仿若不染尘埃一般。只是没入了人群,没有几个人发现罢了。

陌茈汀澜正欣赏自己的衣裙,记得好像哪天她也穿过这件衣裙,只是眼下没时间让她回忆,论剑台上,两人的对决又展开了。

这次是孤壑舒彧先出招,他握住手中的笔,对着醉看枫烟左右一洒,空中立刻出现两道墨迹,仿佛真有墨汁从笔尖喷洒而出,朝醉看枫烟而去。

醉看枫烟立刻将折扇挥于胸前,潇洒一挡,稳稳拦下了“墨汁”的攻击。紧接着,醉看枫烟将折扇一收,双脚蹬地,在空中一个侧转,折扇中立刻飞出一道银白利器,这次再也不是光束,而是实实在在的暗器朝孤壑舒彧而去。

陌茈汀澜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剑,却没发现指甲深深嵌入了肉中,在掌心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孤壑舒彧,突地将笔祭于空中,聚气催动笔尖红丝,那红丝发出夺目红光,破笔而出,将飞来的银白暗器围在中央,竟然将暗器牵制在了半空,红光越来越亮,向着暗器步步逼近,逐渐收小范围,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暗器瞬间化为乌有,消失了在了众人眼中,而醉看枫烟随之身体大震,一时竟踉跄了几步。

就在所有人惊呼未尽的时候,只见孤壑舒彧继续催动半空中的笔,在自己身前画出一个大大圆形,圆形呈黑白二色,渐渐清晰。

陌茈汀澜记得那招,在殷家老宅他也使过。果然,半空出现了一张八卦图案,那八卦瞬间突亮,黑白二色大放光彩,一瞬间照亮了整个论剑台,刺目的黑白之光,让人睁不开眼睛。

醉看枫烟下意识地抬手遮住双眼,正在此时一道蓝影倏地闪到他面前,他心里一紧,暗叫不妙,一支笔出现在他的颈项处,眼看就要划过于他,他立刻右侧一闪,躲过了那致命一击,却也被那强大的气劲震退了三尺,醉看枫烟自觉胸口剧痛,单脚突地一跪,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喷出。

在离他不远处的孤壑舒彧一个漂亮地转身,笔稳稳握在手中,那蓝色长袍在空中一个轻柔的摇曳,仿若那深邃的海水,激起浅浅浪花,在空中留下了一个完美弧线。他的目光停在了醉看枫烟的脖子上,在那里同样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论剑台上、论剑台下,一片鸦雀无声,谁都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