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心动(一)

作者:樾少 字数:363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葫芦娃,葫芦娃……”伴着一阵葫芦娃的歌声,床上头发凌@乱的人,立刻随着音乐节奏律动起来,手舞足蹈,嘴里还跟着哼着调调。啊,怎么一大早就有这么劲爆的歌曲,哪家熊孩子在看《金刚葫芦娃》啊!

等等,好像是自己的手机在响。迷糊中,床上的墨筱苒立刻循声摸@到了自己正在跳跃的手机,用朦胧地声音说了句:“喂~~~~~~”

“喂你个头,你怎么还在睡啊!”

“大姐,你哪位啊?”

传来对方没好气的声音:“墨筱苒,我是你琦薇奶奶,你速度给我爬起来。”

被吼得有点清醒了,墨筱苒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琦薇,咋了?”

对方叹了口气说:“日上三竿你还在睡,你不记得今天是醉看和孤壑决斗的日子?”

一听到孤壑的名字,她立刻清醒了,翻身起来:“几点了?”

“清醒了,看来还是孤壑的大名管用,现在十二点了,马上午时了,你还不爬起来,就看不到了。”

“什么,都这么晚了,好好好,我马上上。”昨天和孤壑舒彧玩得太晚了,今天是周六,整个睡过头。

于是只见墨筱苒立刻穿好睡衣,脸不洗、头不梳,冲到电脑面前,打开电脑、登陆游戏……

今天爹妈去爷爷奶奶家了,她说好了不去,就是为了看孤壑舒彧和醉看枫烟的决斗,没想到差点睡过头。要是她今天真的睡过头没去观战,她那个冷面师傅孤壑舒彧会不会直接一巴掌把她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o⊙)…额,想想就不寒而栗!

一登陆游戏,立刻看见世界频道、帮会频道、密@聊频道都沸腾了,都在叫她赶紧飞昆仑。反而今天的主角,她的师傅大人没有任何反应。算了不管了,赶紧起飞是大事。

这边YY也登陆成功了,她一进去就看见帮会频道几百人挂着,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仿佛进了麻雀窝。她就这么一晃,看见了逍遥公子的紫马甲,胭舞蝶的橙色马甲,自然还有一个橙马就是孤壑舒彧了。她记得北冥雪也是橘色的,这会子怎么成黄色的了?想了想,估计是把她的橙马让给你了胭舞蝶,毕竟现在她是帮主夫人了嘛!突然又想起了昨天好多事情,一天的时间,好多事情都变了,她一下子还没法一一消化,慢慢来吧!

“筱……额,那个汀澜终于来了。”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沈琦薇,差点又当着几百人叫她名字了。

她可不习惯在几百人面前开麦说话,于是在帮会频道打字:“额,睡过头了!”

“汀澜的麦还没买?”北冥雪说道。

“她买了,还是个不错的麦,只是她不开麦而已。”沈琦薇打趣道。

“多嘴!”那是她和琦薇一起买的,花了好几千呢,买了一套专业的录音设备,想着没事儿的时候录录歌玩儿。

“我们从来没听过汀澜的声音?”YY里不知道谁在说话。

“我肯定汀澜是个汉纸,否则怎么不说话?”

“不说话是怕你们吓死。”

“为啥吓死?”

“因为好听?”

“因为难听?”

“因为是人@妖?”

……

YY里各种揣测,继续闹腾着。

懒得搭理他们,她突然想到了粟悦,这样的日子,她应该在她相公那边吧,看了下好友栏,她果然在那边。今天这场比赛,其实她是不愿意看见的,一个是自己朋友的老公,一个是自己的师傅。突然想到了她师傅,怎么这么安静呢,于是悄悄M过去:

您悄悄对「孤壑舒彧」说:师傅,可好?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嗯!

您悄悄对「孤壑舒彧」说:我睡过头了!o(>﹏<)o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嗯!

墨筱苒头上一阵黑线,怎么一晚上不见,又这样了,于是她想了想,不自觉乐了:

您悄悄对「孤壑舒彧」说:师傅,是猪。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嗯!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

哈哈,墨筱苒在电脑前一阵狂笑,随即边打字边说道:“让你嗯,我让你嗯,哈哈,孤壑舒彧,傻了吧,哈哈哈。”

好吧,我们墨大小姐以为她是关了麦的,但事实确是,她是开着的,什么时候开的,她不知道,或是一不小心,或是老天爷开的,总之,她的这句自认为的自言自语,就这么华丽丽地播出去了,而且还是在几百人的面前。

本来快炸开锅的YY,瞬间,瞬间安静了……

一个声音响起:“刚才谁在YY里骂孤壑?”

他们怎么知道她在骂孤壑?墨筱苒不明所以的时候,YY里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了:“陌茈汀澜,最傻。”

于是在瞬间安静后的YY立刻又炸开了锅:“啊,汀澜说话了,声音好好听啊!”

额,墨筱苒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了什么……完了,她心里默默哀悼。

“我们家汀澜的声音一直这么好听,所以才不让你们听。”

“看来孤壑是听过了,否则怎么一听就知道是汀澜的声音?”

“我没听过,我是第一次听。”孤壑舒彧解释道。

“我感觉汀澜要死了,竟然骂孤壑。”

“孤壑是第一次听,怎么知道就是陌茈汀澜在说话?”

孤壑舒彧没有说话,一个声音代替他回答了,那是逍遥公子戏谑地声音:“因为汀澜是边打字边说的。”

“哈哈……”YY里立刻笑成一片。

墨筱苒真想啃了键盘,这次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正在这时,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一排字:孤壑舒彧邀请你入队。

想也没想,她点了同意,并朝着那个蓝点的方向飞奔而去。

陌茈汀澜一跑到昆仑的论剑台,就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还有十分钟就是午时,这里早已人满为患,也许整个在线的人都跑这里来了。

论剑台,便是侠士比武切磋的地方,到这里来切磋的侠士,并非普通比试武艺,而是一决高下的,大有输了就要从此绝迹江湖之意,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要因为输了比赛而离开,这全看当事人如何定了。凡是登上论剑台的人,必定要交上2000G给NPC,还要拜下正式战帖,赢了输了都要上世界公告,还是全区全服都能同时看到,因此输赢对于比赛双方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这关系着比赛人的声誉,因此到论剑台比试的人不多,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份勇气。而今天论剑台门庭若市,除了论剑台比试的魅力以外,还有今日比试的两人,一个是本服第一大帮的副帮主,一个是本服前十帮会的帮主,加上醉看枫烟这人本就高调,虽然孤壑舒彧是第一大帮的人,却没有醉看的名气大,来观战的好多姑娘,估计都是冲着醉看而来的。这不,她就听见旁边一个同门师姐们在议论:“你看,孤壑舒彧好帅啊。”

“是啊!本来是来看醉看枫烟如何打败这个什么孤壑的,名字都没听过,想着一定被打得落花流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潇洒,我都不忍心看他被打了。”另一个紫清观的道姑花痴地说着。

陌茈汀澜回头看了看说话的两人,心里嘀咕着:“这年头,我以为就我花痴,怎么道姑也这么花痴啊。”

“我说你们这些女人,孤壑舒彧都不知道,他也是上了神兵榜的人,排第六。”一个和尚也加入了几个八姑的对话。

“真的?原来这个孤壑舒彧这么有来头啊,那现在的第一是谁啊?”又过来几个女子着问。

“现在第一是场上这位醉看枫烟,不过我记得孤壑舒彧身上有一件橙色衣服,如果穿上,他的排名可能会靠前。”说话的是一个雪落宫的弟子:“他现在可是我们雪落宫的第一大师兄了。”

“我们雪落宫的女弟子们可都认识他,对那个什么醉看枫烟才没好感,今天我们大师兄一定能把醉看枫烟打得一败涂地。”一个墨绿色的姑娘手握一只笔,在这边冷冷说道,那模样倒有些雪落宫弟子的清冷。

“啪啪啪……”一阵掌声伴着清脆银铃而至的是一名唐门弟子,也是醉玉阁人,他摇着手中折扇,一副不屑地看着场上的孤壑舒彧:“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们雪落宫的弟子是如何打败我们唐门弟子,你们剑雨前尘是如何打败我们醉玉阁的。”说道最后,他竟然转过身来对着不远处的陌茈汀澜轻蔑一笑。

随着他的目光,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一直被他们忽略的陌茈汀澜。

“咦?她是剑雨前尘的人。”人群里有人说道。其实她是剑雨前尘的人不足为奇,今天毕竟是他们剑雨的大事,而她与众不同的是,她的头上刚好顶着:孤壑舒彧的唯一弟子。

因此立刻有人惊呼:“她,她竟然是孤壑舒彧的徒弟,还是‘终徒’。”

他们这么一说,人群里立刻骚@动了。如果说昨天还没几个外人注意,那今日不注意都难了,不管这个服有多少终师徒,都证明一点,她,陌茈汀澜和孤壑舒彧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要知道,刚才那些人还在私下叽歪呢,因此人群立刻都以她为中心,向四周散了,刚才还被挤得水泄不通的地方,立刻就只剩下她一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头上赫然顶着那几个夺目的大字。

好吧,她此时此刻是有多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