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师徒(七)

作者:樾少 字数:408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两人使出“御驾术”就这么腾空而起,越飞越高……

只见空中一只七彩孔雀,一只巨型黑鹰尽情翱翔,穿越云层,直飞天际。陌茈汀澜看着脚下越来越小的山丘河流,城门古楼,一下所有景致都尽收眼底。

孔雀在山脉间穿越,掠过了扬州城最高的山峰,凉风习习,扑面而来,清晰的气流立刻穿过全身,仿佛从此就到了云端,抛却了一切世俗杂念一般。俯瞰大地,青山绿水一时间竟然全变了模样,纵然再好的画技也不能描绘出此时所见之一分一毫吧。

“哇!”陌茈汀澜在空中高兴得大叫出来:“师傅,这太棒了!”

孤壑舒彧只是看着她,一笑。

于是两人坐着飞行坐骑跑遍了所有的地图——扬州、洛阳、长安、成都、舞秀阁、海陵岛、雪落宫……每到一处便会到地图中最高的地方完成登高成就,自然拍照留念是不能少的,那是陌茈汀澜的喜好。虽然孤壑舒彧平日里是不做这些事的,但看她此时难得这么高兴,也就陪着照了。只是这丫头,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换一套衣服。他也惊讶她哪来这么多衣服?一问才知道,她竟然把任务给的,她觉得漂亮的衣服都收集在背包里,随时穿上身拍照。

为她这傻样儿,他也忍不住乐了说道:“任务给的衣服,也不好看!”

“可是我只有这些了!”

“你去练缝纫,可以做出很多漂亮的衣服,有些还比任务给的属性好,练好了,还能做出比副本更好的!”

“这个我知道,我在练,只是很多好衣服需要图纸,你也知道图纸都好难得,刷怪刷到吐,这不是我的风格,让我花钱买图纸,更不是我的风格。”

他笑了:“你的风格就是不劳而获!”

“哈哈!”她拍手叫好:“师傅大人,您竟英明至此!”

他无奈地摇摇头:“走吧,我们去紫清观,那是最后一个地方了!”

“嗯好!”说到紫清观,她由不得想起了当年的嫣然和于纯,于是说道:“师傅,我们去紫清观的落雪峰之巅吧!”

他回头看着她,神色突然一紧:“为何?”

不明白他为何神色有异,于是说道:“我想去看看嫣然姐姐。”

“响水镇那个NPC?”

“对啊!”

他神色一松说道:“行!”

再次踏入紫清观,紫清观景色依旧,她喜欢这个地方,因为那个凄婉的爱情故事。

和上次不同,眼下她便是坐在孔雀上穿过云层,直飞落雪峰了。

“师傅,我上次来的时候,走的就是那条小路!”她指了指山下的那条蜿蜒小道:“可把我走惨了。”

“这次好了,你直接可以飞了!”

“是啊!”她对着他甜甜一笑:“这还得多谢师傅大人的大礼!”

看着她傻傻的笑容,他也不自觉地一扫先前的阴霾。

看着云层在面前漂移,那就是嫣然带着于纯而去的落雪峰。

她俩在落雪峰的断崖处站定,看着飘落的白雪,景色依旧。

陌茈汀澜转头看着身旁的孤壑舒彧,正想说什么,却在转头的一瞬间愣住了。她分明看见身旁的他,一袭白发垂在肩上,一只手放着背后,一只手拿着一支墨绿色的笔……这场景竟然如此熟悉,熟悉到她想起了某月某日,于是她缓缓开口:“师傅!”

“嗯?”他转头看着她。

“我们……我们很早前就见过了,你……可曾记得?”

孤壑舒彧眉头微微动了动,看着眼前这个灵动的丫头,嘴角微微上扬,这神情让陌茈汀澜动容了,因为她的这个师傅是很少笑的:“记得,那时候的你,比现在还小。穿着一件粉色的衣裙,扎着两个小辫儿,眼睛忽闪忽闪的……”说着他转过头,看着远方,像是回忆,像是自言自语:“那模样,和她像极了……”

虽然他的声音好轻,但她还是听见了他口中的“她”:“她?是谁?”

“她,就是前尘的前任‘尘堂主’。”突然一个声音介入了他们的谈话。

她回头看着来人,不是北冥雪还能有谁?

“雪姐,你怎么来了?”她问着。

“我是看见孤壑的地图显示在紫清观,所以猜到他应该在这里。”说着她看向了一旁的孤壑舒彧。

孤壑舒彧淡淡地说:“并不是刻意来这里,只是汀澜想来看看。”

“你告诉汀澜了?”

他摇摇头:“没有。

“你们能不能别无视我啊!”看他俩像打哑谜似的,一旁的陌茈汀澜再也忍不住了。

刚才北冥雪提到的那个“尘堂主”,是不是就是大家三缄其口的神秘“尘堂主”,她闻到了一种叫做“故事”的味道:“‘尘堂主’是谁啊?”

“她叫‘陌血薇’,是个穿着粉色衣裙,扎着两个小辫儿的舞秀阁的小弟子。”北冥雪说道。

听着他的描述,陌茈汀澜想到了自己,和她一样姓陌,和她一样是萝莉,和她一样是舞秀阁弟子。难道她是今日的“尘堂主”,仅仅因为她和那个血薇十分相似?

“小雪!”孤壑舒彧打断她的话。

“既然今天逍遥失约了,我又怎么不能告诉汀澜了,毕竟她和胭舞蝶都牵扯进来了。”

孤壑舒彧不再多说一句,只是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小丫头。

“为何我觉得陌血薇和我的外观好像?”陌茈汀澜开口道。

北冥雪看着她,笑了笑说:“是的,我第一次看见你,我恍若看见了她就这么站在我面前。”

不知为何,听她这么一说,她心里竟然泛起丝丝不悦,口气也不似刚才那般友善:“我又不是她,充其量只是外貌有点相似罢了。”

她略略笑了笑:“自然,你和她不像,性格南辕北辙,要说像,她的性子更像你的好友胭舞蝶。”

听了这话,她略略皱起了眉头,她越发不安起来:“别绕弯子了,你们快告我是怎么回事。”

北冥雪看着她,又看了看一旁的孤壑舒彧,见他不置一词只是看向不知名的远方,似乎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于是缓缓看口道:

“血薇是我初中的同窗好友,后来我随父亲工作调动,到了北方的津城读高中,在那里我认识了孤壑,我们成了最好的哥们儿。有一年暑假,我们几个同学到我老家玩,其中也有孤壑,在那里我再一次见到了血薇,就这么血薇和孤壑就认识了。大学开始的两年,我和孤壑经常相约一起玩各种游戏,也叫上了血薇。血薇总是冷冷的,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不过她模样好,家境殷实,聪明伶俐,现实里追她男孩儿不少,就是游戏里因为她声音好听,喜欢她的人也多,骨子里有那么一些心高气傲。大三的时候,刚遇上剑花血祭内测,我们又一起来了这里,在这里认识了逍遥和这帮子人。我们不打副本,专门野外杀人,她是我们的绑定奶,那时我们三个玩得很开心。”

北冥雪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可见当初的那段日子,对她来说是美好的。而陌茈汀澜也分明地看见,她师傅的脸上也出现了同样的神色,只是那么轻、那么快,如昙花,不过一现罢了。

“后来……”北冥雪继续缓缓道来:“逍遥他们要去打副本,我们也去了,逍遥既是指挥也是团长。从内测到封尘到公测,中间关了一段时间的服,我们又一起混了另一个游戏。逍遥个性好,一直又是帮主团长指挥,所以很招女孩子喜欢,我渐渐发现,血薇似乎也喜欢上了他。其实她不知道……”北冥雪突然停了下来,看了看一旁的孤壑舒彧:“她不知道,孤壑也一直喜欢她。”

“师傅……”陌茈汀澜突然叫了他一声。想来是了,那女孩儿和他一样冷清,若又生得如花似玉,师傅动心也就是情理之中了。虽然她并未和他一起经历过那些往事,但只因一样,便能让她感同身受:那就是日子久了,心就管不住了。

“你师傅是个傻@子,只要血薇有什么心愿,你师傅不管多难,也一定为她办到。可即便如此,也丝毫打动不了血薇的心。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帮你师傅,也只有这么看着,希望血薇有一天能明白。只可惜……”

“后面的让我自己来说吧……”孤壑舒彧突然开口道。

“师傅,要不,咱不说了。”不知为何,陌茈汀澜就是十分确定,那对孤壑舒彧来说,一定是一个不愿忆起的往事。

“没事!”他依旧淡定如常:“都过去了。”

他略微顿了顿,或是在整理自己的回忆:“后来我们又回到了剑雨前尘,我还记得那日,就是在这落雪峰给她表白的,因为她曾说过,她喜欢落雪峰,也喜欢于纯和嫣然的故事。”说完他转过身看着陌茈汀澜:“所以当日,我在这里看见你的时候,我以为是她回来了。”

她突然想到,难道逍遥公子对她这么好,也是因为她和那个血薇有几分相似?可是,在剑雨前尘和她一样外观的人有很多,怎么就偏偏觉得她像了:“可是我这样装备的人很多啊。”

“是!可是很少有女性角色会在唇边有颗痣。”

她下意识地默默自己脸上的那颗媒婆痣,当初就是为了好玩,没想到居然能引出这么多事。也确实,几乎没人会点这样的痣,就算点了也不一定是萝莉体型,就算是萝莉也不一定是舞秀阁的弟子,就算是舞秀阁的弟子也不一定姓陌。总之就是太多的“不一定”凑成了今天的“一定”:“那师傅,你表白失败了?”

“嗯!”他竟然笑了起来,可是那一笑看着陌茈汀澜的眼里,竟然是如此别扭:“她说她喜欢的人是逍遥。从小到大,我很骄傲,却第一次给人表白就失败了,而且这个女孩儿,还是我现实早就认识的。我当时气急了,做了一件不符合我一向行@事的事。我找到逍遥要和他对决,他自然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原委。”

“公子和你一决高下了?”

“没有,我现在都记得当日的情景。那天整个剑花血祭都在下雨,我和他站在雪落宫的花海中,很奇怪的选择,那里本来是剑花最美的地方,两个大男人站在中间,有点……”

她突然不合时宜地噗嗤笑了出来,随即意识到不对:“咳咳咳……”她收起笑容:“对不起师傅,我没忍住,太基情了。”

他也跟她笑了笑,继续说道:“有点!我让逍遥亮出兵器,他看了看一旁焦急的血薇,因为我下战帖的时候就说了,谁输了谁就要删号离开剑花血祭。血薇自然不希望我输,但她更不愿意看见逍遥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