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师徒(六)

作者:樾少 字数:386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她的心由不得一惊,他在她身后多久了?是一直,还是刚才?他是否看出了什么?

她不敢问,也没有问,只是这般呆呆看站着,呆呆地看着他——孤壑舒彧。

孤壑舒彧也这般看着她,没说一句!

微风轻起,吹落片片桃花,就这么倾洒而下,落在土里,落在草中,落在林中站着的两人肩上,也不知是否落尽了谁的心里。

不知多久,或是一瞬间,也或是很久很久。孤壑舒彧缓缓走向她,说了一句:“跟我来。”而后转身离去。

“去哪儿?”她在他身后喊道,脚步却没停留。

“去了就知道了!”他头也不回地说着。

看着他的背影!也罢,这种时候有个活人陪着,总好过自己一个人发呆。笑了笑,快步跟了上去。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人突然停下,她这才抬头看了看,竟然是站定在孔子庙前,这是……

“拜师吧!”孤壑舒彧突然转身对她说道。

她看着他的表情,一贯的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你要我拜师?”

“是!”他说着转过身去,看着庙堂里那尊古老的孔子像说道:“我不收门徒,你就拜我为终师吧!”

“啊?”她更为奇怪了,怎么会突然想到要收她为终徒?难道是因为那日在江景村的一句戏言?就算是当日她打赌失败,也不至于就要收终徒吧,这个可是一个号一辈子就一次的事情啊,比和某人成亲还要慎重。这谁和谁成了亲还能去月老庙宣布解除。可是这终师一拜就终身不能解除了。

见她半天没个反应,他略略回头,用余光看着她所在的位置:“你不愿?”

“不是,只是我不明白。”

“有什么不明白的?第一,你那天已经答应了。第二,现在我们团本装备显然过不了老一。逍遥的装备已经是很好了,问题就出在输出和治疗身上。”

听他这么一说,由不得辩解道:“可是我真的尽力了。”

“我知道!所以今天我也没说你什么。”

陌茈汀澜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低下双眼,撇了撇嘴。感情他今天不当着这么多人骂她,还是恩舍了?

不知何时他已经转过身来,自然将她的这一小动作看在眼中,于是说道:“你别不乐意。虽然你技术上没犯错,但装备确是有问题。”

她抬眼看他:“可是我不是全是蓝装了吗?”

他叹了口气说:“不是装分高就是合格的,你的配装有问题,会心不够。需要换两件,所以我前段时间才带你一直刷本,可是会心装一直没出。本想你这套装备也应该差不多了,没想到还是差了一些。另外团队DPS也不够,拖的时间越长,后面越跟不上疗伤。”

听他这么一说,她回想今日,确是如此。

“我们拜了终徒,你就能得到一把紫色武器,那治疗量就不是问题了。而且我们还能各自获得三个技能,我也不知道这个技能是什么,到时候拜了再说。”

听他这么一说,她也多少了解了他的心思。想来他们若真的拜了师徒,那团队自是有所提高的。只是这终师徒最麻烦的就是终身不能出师,虽然她也没打算眼下要拜其他人为师,或收个什么徒弟。可是,这样就定下了,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这提高团队实力,为啥就偏要他俩来做这事儿啊?又没什么好处。

这些只不过是她自己心里暗自嘀咕,断然不敢问出声的,她如果这么一问,那在孤壑舒彧的眼里她成什么人了?

不过虽然她没说,但孤壑舒彧像看穿了什么似的说道:“你放心,下次我会给团队的成员说明,你以后就是团队的主治疗,出了治疗装必须优先你拿。”

听他这么一说,她忍不住乐开了花,立即惊呼:“真的?”

“嗯!”

要知道团队里她和于越青梅都是治疗,虽然各自不同门派,但治疗装确是通用的。每个BOSS并不是每次都会掉治疗的装备,所以她还担心若自己运气不好,一直R不到就惨了。

“太……”一听见他的承诺,立刻开心的正要跳起,却瞄到了他似笑非笑的神情,意识到自己表现得太过,于是挠了挠自己的头说道:“咳咳……我是想说,那就拜吧!”

孤壑舒彧着看她说道:“想笑就笑。”

“哪有……”她仰着脑袋,径直越过他走进了孔子庙。孤壑舒彧看着她一蹦一跳的身影,摇了摇头,笑了。

其实说到拜师,仪式就简单多了。只是需要在孔子庙的NPC前选择拜师的对象和方式就可以了。然后师傅便坐在大堂的红椅上,徒儿奉上茶水,也就礼成了。

只是整个世界上又多出了一个消息:陌茈汀澜拜孤壑舒彧为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此生此世必当谨遵师傅教诲,不得违背师傅之言。

这条消息一晃而过,没有太多人注意,除了那一两个关注他们的人。

他俩立刻各自选了一件紫色装备和师徒技能。她也一一点开来看。前两个技能选的治疗,她并不多在意。她的目光被第三个技能吸引住了。

师徒技能第三个是师徒同心,此技能师傅为被动技能,师徒相隔99尺内且在同一队伍中,师傅承担徒弟所受100%的伤害,徒弟为主动技能,相隔2尺内,施展过程中,反弹师傅所受100%的伤害。

这个师徒同心是他们师徒唯一都选的技能,不知为何,她就是很喜欢。

自此以后,他们的头顶显示多了XX的师傅(徒弟,)在两人的聊天框里也多了一个频道:师徒。在系统界面里也多了一个师徒界面,可以随时看见师徒在哪个地图,可是随时召请到自己身边,诸如此类。总之,陌茈汀澜觉得突然好像自己和孤壑舒彧又近了一层,有点像亲人的感觉。

陌茈汀澜看着师徒界面的介绍赫然写着“陌茈汀澜是孤壑舒彧的徒弟”几个大字,忍不住笑了。

“好了,你既然是我的徒弟,为师也要有些见面礼的。”孤壑舒彧突然说道。

“师傅大人,你要送我什么?”陌茈汀澜笑着尊称他为师傅大人,她分明看见当他听见她唤他师傅大人的时候,不自觉地笑了笑。她心里暗自庆幸,看来这几个字还是挺受用的。当下决定,以后有求于师傅的时候,就这么叫他。

“孔雀!”他说道。

“孔雀?我又不喜欢跟宠……”她话刚说到一半,突然睁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地说:“师傅,你该不会是……”

他没有回答,只是将右手拇指和食指放在口中,对着天空吹响了哨声。陌茈汀澜由不得看向半空,一点点睁大了双眼。因为她分明看见,一只七彩孔雀从天际缓缓飞来,落在了她的面前。

她拼命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使劲儿在自己手背上一掐:“哎哟!疼!”

或是没想到她会有此举动,只听孤壑舒彧冒出一句:“傻!”

她抬眼看着他,一下蹦到他面前,下意识地抓了他的胳膊,摇晃着:“师傅师傅,你真的要送我飞行坐骑?”

孤壑舒彧低头看着她拉着自己的手,再看看她一副感动得要痛哭流涕的模样,伸手揉揉了她的小脑袋,说:“是!这是双人坐骑,以后你可以载着你的那几个姐妹飞了!”

“$_$哇!”她高兴地拍起手来,双脚飞了起来,大声呼道:“师傅万岁,师傅万岁!”

“一只孔雀就高兴成这样?”

“当然了,师傅,你可知道我最喜欢这个坐骑了,不仅能在天空自@由自在的翱翔。”说着双手一伸,学着鸟儿的翅膀在原地飞了起来:“而且它还长得这么漂亮。”说着跑到孔雀的身后摸着它的尾巴:“师傅你看,它的尾巴是七彩的,是不是很漂亮啊?”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看得孤壑舒彧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个傻丫头!

突然意识到什么,她收起笑容看着他说:“对了师傅,这只孔雀可贵了,我去交易行看了两个多月了,一只要五万金呢。你,不会是去买的吧?”

“交易行的孔雀是系统卖的,单骑。而这孔雀是我直接在玩家手里买的,每三月刷新一只,剑花血祭开服半年,目前这个服就两只,一只在血祭渊第一大帮帮主听风的手上,这另一只就在你手里。”

“师傅!”她立刻上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看着他。

“傻样儿!”他忍不住说道:“为师这个见面礼也不是白送的,以后你得好好练习治疗手法,可别丢为师的脸。”

“是!”她双手作揖:“徒儿定当谨记师傅教诲。”

“嗯!”

“可是师傅,徒儿可没那些钱去买这么贵重的见面礼孝敬师傅。”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说。

他挥挥手:“罢了,本也没指望。”

“师傅!”她双手叉腰:“本来今天也是师傅你突然提出拜师的,我那里有什么准备啊,孝敬师傅定然是不能少的,徒儿隔日定会双手奉上。”

“好!”他说道。

没料到他真会应答,她其实也就因骑虎难下所以这么随便一说,这下,她还真的去备份礼物给师傅大人了。晕死!o(>﹏<)o

“走吧!坐上去试试!”

“嗯,好!”她也早想去试试了,而且她记得孤壑舒彧也是有飞行坐骑的。回头一看,果然见他骑在一只鹰上,这下她更吃惊了:“师傅,我上次记得你是坐得雕吧,你何时换成鹰了,这鹰的价格和孔雀一样的,您真有钱!”

他看着她,笑了说:“这鹰是我自己捉的,你以为我是金山银山,哪有这么多钱买两个如此昂贵的坐骑。”

“师傅你自己抓的?”

“嗯,无意中碰上刷新了,就捉了来!”

她斜眼看着他:“这也行?”

“走吧!”

“嗯!”

两人使出“御驾术”就这么腾空而起,越飞越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