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师徒(五)

作者:樾少 字数:297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陌茈汀澜随着一点点看清来人,双眸忍不住越睁越大,那桃花树下的不是孤壑舒彧还是是谁?

只是她实在不明白此时孤壑舒彧出手是何意,更不知道他这一举动究竟会带来什么后果。忍不住她朝他走近了几步,只是她也不知自己为何要向他靠近。

醉看枫烟抹去唇边的血迹,缓缓起身,眼神凌厉地看着他:“原来是剑雨的副帮主,好了剑花盟第一大帮,竟然连副帮主都是暗箭伤人之人。”

“我出手伤你,实为劝阻,自然这劝阻的方式由我来决定。”孤壑舒彧冷冷地说道,毫无畏惧地看着他。

“你……”醉看枫烟或是没想到他这么回答,为之气结:“今天你们剑雨前尘就是一起上,本少爷都奉陪到底。”他一字一句地说着,眉毛随着他的咬牙切齿而上下动着。

孤壑舒彧笑了笑,收起手中的笔,缓缓说道:“阻止你们,只因眼下不是打斗的时候,今天来这里都是观礼的。要打架,明日,昆仑山下,我奉陪便是。只是这都是我一人所为,不要牵扯帮会,更不要因私怨而让整个帮会的兄弟遭受牵连。这是我剑雨前尘的帮规,不知道阁下的帮会是不是只为你帮主一人而生。”

陌茈汀澜看着孤壑舒彧,他神色如常,一副敢于担当的模样,倒让她有些佩服。而且他这话一出,便将醉看枫烟堵得死死的,不管以后他们俩人之间如何打斗,都不能再牵扯帮会。

“我帮规如何,自不需阁下费心。好,明日午时,我恭候大驾。”醉看枫烟对着绾风清说道:“我们走!”

说着就要离去,绾风清叫住了他:“可是,我……今日……”她虽然吞吞吐吐,但心意所有人都明白。她毕竟现在还是剑雨前尘的人,而且今日是她好友的成亲日子,怎么她也不该离去的。

“要走要留随你!”醉看枫烟丢下这么一句,便“飞身”离去了。

“相公……”绾风清对着空中已经消失的人影喊道。

“风清,你去看看吧,这里我会给小蝶解释的。”陌茈汀澜看出了她的为难,安慰道。她也看出了风清离去的心,只是眼下碍于她们罢了。

“可是……”

花语翎推了推她,笑着说:“去吧,没事的。”

“嗯!”绾风清点头到,随即使出“飞身”也就这么离开了。

陌茈汀澜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自言自语道:“看来,风清在帮里日子也不会太久了。”

北冥雪走上前来,拍着她的肩膀说:“罢了,随她吧,高兴就好。”

陌茈汀澜叹了口气,想来也只有如此了,总不会因为游戏里的纷争,便断了她们多年的情谊吧,再说,这里面也没她什么事儿。只是她再一次深切地感到,女人的心确实太小,小到有时候只能装下一方,而装不下太多。也好,也不好!但这可能就是女人的天性@吧,既然天性如此,她又怎会计较呢?

“新娘子到了!”人群中不知是谁吆喝了一声,所有人循声望去。

只见一顶大红花轿从不远处缓缓而来。花轿前逍遥公子一身喜服正骑着白马开心地朝他们而来。后面轿夫、媒婆也这般跟着。舞狮队、唢呐队在旁伺候,一时锣鼓喧天,热闹非常。

陌茈汀澜看着马背上一路抱拳相谢的逍遥公子,一时竟迷了双眼。

褪去戎装的他,此时倒显得温文尔雅,满面春风,藏不住的欢喜,就这么赤@裸裸地展现在众人面前。他,是真的感到开心吧!仿佛间,好像他真的就娶了她人,而自己恐再无机会了。

想到这里,由不得心里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看来,自己对他,远比自己预料得要深,要多了。

自嘲地笑了!喜欢他什么?她真的不知道。或是他对她好,或是他救过她无数次,或是他不多言却让人感到温暖的特质……总之有太多“或是”,但她却不知哪个“或是”是让她丢心的原因。只知道,她恐怕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这个事实。只是她也知道,对他的感情至多也就是喜欢罢了,更深却也是没有的。因为还来不及深,就已经宣判死刑了。

观礼的人都一一跟着迎亲队伍而去,热闹嘛,大家都想凑凑。她勉强地挪动着她的步子,却一时间觉得脚步沉重,竟然就这么不自觉地落了下来,只是人群已走,没人发现罢了。

她就这么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听着。看着人群将月老庙围堵得严严实实。听着司仪大声喊着“一拜……二拜……三拜”。在礼成的一瞬间,鞭炮声四起,整个月老庙人声鼎沸,确实热闹非常。

她又向前挪了几步,透过人群的缝隙,她看到逍遥公子正缓缓抬起双手,在新娘的红盖头处停了下来……

“揭盖头、揭盖头……”月老庙里所有人开始起哄,逍遥公子只是笑,手上却没了动作。

大家一阵哄笑,人群里有人说道:“帮主大人,您老倒是揭呀!”

“是啊!”

“快点!”

“速度啊,让我们看看新娘子多漂亮!”

“哈哈!”

逍遥公子这次没有再停留,一下子揭开了那红色的盖头。胭舞蝶的绝美容貌一下子惊呆了所有人。

陌茈汀澜不得不承认,今日的胭舞蝶真的很美。

那是一顶绽放羽翼的鎏金凤冠,金凤的每一片羽翼末端都镶嵌着一粒雪白的珍珠,荧荧泛光。这凤冠本是俗物,但佩戴在胭舞蝶冷艳的容颜上,竟然丝毫不嫌俗气。一支桃花步摇挽在髻中,称上眉心的一朵嫣红桃花,眼前的新娘仿若一朵初开的娇花,那莹莹水滴还新鲜地挂在花瓣上一般。

“新娘子真美啊!”人群中有人忍不住惊呼道。

逍遥公子的笑容就不曾离开过,此时更是越发@春风得意了。陌茈汀澜看着他俩,真真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啊。若此时谁横在了中间,那都是一种亵渎了般,破坏了眼前极美的景致。人若般配到这步田地,谁还能插进一足呢?

按照剑花血祭的规矩,礼成后,新郎新娘便会邀请众宾客们去事先订好的酒楼吃酒助兴。不过新娘子无需一人独守空闺,而是可以陪同新郎一起答谢众宾客。说是答谢,其实也不用真的饮酒作陪,不过是站在堂中微笑看着众人罢了。时不时再来这么一两个逗趣的人逗逗新郎新娘,众人跟着乐乐,也就是了。

逍遥公子并未像醉看枫烟一般大摆筵席,广邀天下群雄。而只是单单请了帮里的弟兄,自然更加随性了。大家都争着过来拜见帮主夫人,惹得胭舞蝶娇羞不已。

陌茈汀澜也这边陪着她,跟着笑笑,也像是沾染了些喜庆之气,最初的那种失落,也渐渐散去。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渐渐众人吃饱喝足,也就各自去了。逍遥公子和胭舞蝶也回到了事先他们便建好的私宅休息去了。

打本的打本,睡觉的睡觉。等人群都散了,陌茈汀澜才独自走到月老庙前的那一株株桃花树下。这桃花盛开也就几个时辰而已,她想多看看。

就这么站在桃花树下,一动不动。满眼皆是喜字,满眼皆是红色,竟然就那么生生地刺疼了她的眼。

罢了,人生若只如初见,何须感伤离别!就回到初见吧,他还是那个一枪便能了解灵猴的天策君,而她还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儿。

笑了笑,再次看着这漫天桃花,真的很美,不是吗?

看着胭舞蝶找到了这么好的归宿,她应该为她高兴的!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万里晴空,对自己展开了一个大大微笑,就让一切云淡风轻吧!

转过身,打算悄悄地离去,不惊动任何人。却没想,在转身的一瞬间,竟然有人就这么立于她面前,一瞬不眨地看着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