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师徒(三)

作者:樾少 字数:519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转眼已是深秋,快12月了,天气也越发寒气逼人,总觉得衣衫偶尔也难敌寒意的侵蚀,让心也似乎跟着凉了几分。

几个大学同窗都被她带进游戏,沉迷了,这其中恐就粟悦最是认真,只因她真的和醉看枫烟成亲了。

还记得那日,和孤壑舒彧一道在江景村,最后那一跳,他真的跳了上去,于是她只能叫他师傅,只是他们并没有真的拜师,因为孤壑未提,她自然就这般装傻充愣了。

说到底,在她心里觉着,那句要她拜师的话,不过是一时义气之言,岂可当真?也因此,他并未要她履行承诺。只是偶尔想想,或许当他徒弟也是件不错的事情,至少可以耍耍赖,可以多问几个为什么,谁叫他是个犀利的师傅呢?

那日她刚叫了一声师傅,却突然看见系统提示绾风清和醉看枫烟成亲的消息,那醉看枫烟毕竟是一帮之主,在月老庙广邀江湖豪杰见证他们的婚礼。自然她也去了,硬拉着孤壑舒彧也去了。

她第一次在游戏里看人成亲,以前虽然也经常看见系统提示,但她都没去凑那个热闹。

那天月老庙去了好多人,一帮之主成亲,那场面确实十分壮观,到场的江湖好友每人红包派送。成亲地又是红烛,又是司仪,烟花炮竹放了一堆。

拜完堂,还在离月老庙最近的成亲酒楼大摆了3个小时的宴席,着实让绾风清风风光光嫁了。

那天沈琦薇、冉梓翎都去了,也算凑巧,几人都在线。事后也盘问了粟悦,何以事先竟然没告诉她们。才知,原来是醉看枫烟给她的惊喜,她开始也不知情。于是几人笑她,还挺浪漫。

那天的绾风清看起来特别漂亮,恍若间好像是粟悦真的结婚了似的。竟然让人有些现实、游戏傻傻分不清的感觉。

她们几个无不羡慕,自己喜欢的人,给自己如此惊喜,昭告天下,盛大婚宴,这可能就是所有女孩儿的梦与幸福吧!

还记得那天逍遥公子也去了,人群中就这么默默地看着胭舞蝶,而后附在她耳畔说了什么,胭舞蝶微微一笑,却是极美的。

风清嫁了,号虽然还在帮里,但人却是真的离开了。成日里越发是和她的相公形影不离。这让墨筱苒的心里多少有些不舒坦。粟悦和她在大学里是最要好的,当初她和林涛交往的时候,从未有过丢下朋友只顾男友的情况。

在她心里,除父母外,朋友最重,男友次之。也因此,当看见粟悦抛下好友,眼里心里只有醉看枫烟的时候,她便不自觉地对他萌生了些许讨厌,如同被抢走了心爱的玩伴,横生地多出一人。她也知道,自己这样却是不好的,但每每看见那个醉看枫烟,心里总是不快。

那人有他自己的一帮子兄弟,粟悦便成了帮主夫人,装备也越发好了。而她墨筱苒依旧这么混着,不好不坏,不上不下。比不了粟悦,更比不了沈琦薇。心理落差就这么悄然而生,竟然怎也控制不住。

游戏玩到这个阶段,便有了鸡肋之感。若是离去,朋友们都在,似乎总也不舍,若是留着,却也不知是为谁而留。

那段日子,她心里很是失落。是因为逍遥公子的事,也是因为和她一起同窗四年的好友们。好吧,她有些吃醋了!

她用了好几天才把这股子莫名其妙的吃味儿压了下去。告诉自己朋友并不是天天非腻在一起,而是在她需要你的时候,会第一时间想起你,你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这才是朋友。

如此这般反复告诉自己,渐渐她也就想通了,扫去了这些日子的阴霾。

她向来如此,自我修复能力太强!

很快,剑雨前尘开新副本了——竺门红叶坛,就在红叶林中的那湾深潭下。听说这个副本最终的BOSS就是那日看见的多情汉子——冷塑尘。

其实墨筱苒对这个冷塑尘的印象是不错的,多情硬汉,甚是可爱。只是不知道花曼殊对他是真心,还是只是舞秀阁的一个卧底?

帮会里按照逍遥公子的安排,分为了四个团,誓要拿下竺门红叶坛的首甲。因此她用光所有体力采了好多药材给孤壑舒彧,供他给团队成员做小药。副本已开了一周了,却还没一个团拿下老一,可见这个副本的难度。

各个大帮会也没闲着,都争着拿首甲,这毕竟是剑花血祭的第一个十人副本,拿下首甲,团队成员的名字会永远刻在“风云榜”上,对帮会的威名必定是大大提升。

听说醉玉阁也想拿首甲,那也是上了帮会排名前十的,那醉看枫烟听说指挥也不错,自然绾风清是去助她相公一臂之力了。而墨筱苒似乎也没那么在意了,先前终是自己太过小气,太过计较,说到底还是女人心眼小,容不下太多东西。

帮会一团,除了伍旭尧她不认识外,其他人都是帮里的,这些日子孤壑舒彧为了提升她的治疗装,带她天天刷本,她的装备确是提高不少,可技术就……╮(╯▽╰)╭

记得前些日子孤壑舒彧带她刷了一天的凤栖岛,买了N个重置CD的药丸,刷到最后她都要吐了,只为那个特效腰坠。她当时就问了,为啥一定要刷这个,她身上的装备已经很好了,结果他只冷冷地丢下一句:“这个腰坠有一定几率触发所有治疗技能的治疗量增加30%,你技术不行,就只有靠装备了!”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她真的好想一脚踹在他头上!

剑雨前尘的一团自然由帮主逍遥公子负责,只是指挥权交给了孤壑舒彧,没有师徒之实,加之第一次去十人本,她心里多少有些担心,就怕自己一不小心犯了错,可怎么好?不过一想到还有个花语翎给她垫底,又增添了些许信心,好吧,每每此时她就觉得自己好坏!╮(╯▽╰)╭

几日下来,陌茈汀澜算是真正领教了孤壑舒彧的火爆脾气。她不明白,一个平时看起来冷冷清清的人,怎么一进副本就厉害得可以。她虽然跟他去过好多副本,但也许是因为副本熟悉也简单,所以也还好。可到了这十人本开荒,大家一直纠结在去老一的路上,开始一两天还好,越到后来,他越难容忍别人犯错,只要谁出错,便立刻暴走,虽然没有粗话,但那火气顿时让所有人都会冒汗。

例如现在就听见他咆哮的声音:“胭舞蝶,你是怎么回事?我说过很多次,你是唐门要帮天策拉好怪,你是不是不会,不会出去给我练!”

陌茈汀澜看着一旁的胭舞蝶,心里真为她着急,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三次被他骂了。先不说她知道胭舞蝶素日的脾气,更知道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呵斥一个女孩子,面子里子是多么挂不住,况且这里面还有个逍遥公子。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只听胭舞蝶冷冷地说:

“的确是我没做好,对不起大家,下去我也一定会勤加练习。”

或是大家都没料到她竟然如此谦逊,于是赶紧打圆场:“没事没事,我们再来就是。”于越竹马说道。

“什么叫没事,还有你竹马,你作为副T,看到唐门没拉好,你在作甚?”孤壑舒彧矛头一转说道:“我刚才已经喊你了,你一直在发呆,我还没说你。”

“额……那个……我们继续吧,继续继续!”于越竹马立刻一副不想再谈的样子,嬉笑卖乖地转移话题。

在场的人都知道,估计那时候他又在和青梅聊天了,所以一时没反应过来。

“孤壑,小蝶我下来会教她。”一直沉默地逍遥公子开口道。

听他这么一说,孤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再来!”

于是一群人又冲了上去。陌茈汀澜一边加血,一边看着不远处的胭舞蝶,突然觉得,她原来也有不了解好友的时候。向来小蝶心高气傲,也因此总是给人高冷的感觉。今日孤壑舒彧如此说她,她还真怕她当时就翻脸,却没想她竟然欣然接受,却是不错的。

孤壑的这把火烧得确实有效果,终于在纠结了一周后的今天,他们总算走到了老一面前。没人知道老一的功力,也没人知道他会如何对付他们。

“今天肯定过不了老一,我们既然到了面前,还是打一次看。”逍遥公子说道。

“我查看了一下@体服和官网给出的数据,虽然可用很少,但多少了解了一些。”孤壑舒彧开始介绍这个BOSS的技能。

听他巴拉巴拉说完后,大家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真的好难。

“我们先试试,我会提醒大家,我们能过P1就不错了。”孤壑舒彧说道:“汀澜,你主治疗T,‘醉尘’全程保持。”

“是!”她回答道。

孤壑舒彧安排了一下各人的站位,便开始了他们的第一对抗。

不用多说,P1听着简单,却也不容易。试了四次,每次倒T。她和于越青梅是治疗,两人负责T的血,但还是加不上来。BOSS随机的“火龙”技能,开始是不知道何时出,打了两次才知道,这个技能有3秒读条,T和俩治疗轮流上减伤,反应必须要快,而且全程保持T满血。她和青梅真的尽力的,但确实不能保证每次读“火龙”时都做到,几场下来,她感觉加得太吃力了。

“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大家也累了,明天再说。”孤壑舒彧说道。

“我和汀澜都尽力了,逍遥的T装也算好的,可是,这血量……”于越青梅说道。

“我知道,我再想办法。快11点了,有些人要断电了,就到这里吧。今天能到老一面前,算不错了。”

大家笑笑,正要散去,突然逍遥公子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今天在凤凰楼定了十桌酒席,时间是11点半,大家有空都去。”

此话一出,整个副本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皆面面相觑。

凤凰楼,那是月老庙旁边最好的一座成亲酒楼,当初绾风清和醉看枫烟就是在那里摆的宴席。他,是要成亲?

陌茈汀澜看着他,却见他温柔地眼神落在了不远处的胭舞蝶身上,久久无法回神,如同她亦久久无法回神一般。

“你,是要成亲?”北冥雪最先反应过来。

帮里老人皆知,逍遥公子一直拒绝情缘,虽然知道近段时间他和胭舞蝶走得很近,但也绝不会想到要真的去成亲。虽然那只是一个仪式,但北冥雪知道,这意味他认真了。

“是!”逍遥公子答道。

“逍遥,新娘子是谁啊?”叶知秋自是没有北冥雪那般心思的,倒看成一件好玩的事,打趣道。

花语翎笑着走到胭舞蝶身边,对她挤眉弄眼:“那还用说,当然是舞蝶了。”

所有人会意后,都开始打趣他们,弄得胭舞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逍遥,你可是说过,绝不成亲的。”北冥雪一字一句地说着,她的反应,让陌茈汀澜觉得,有些不一样。

逍遥公子背过身去,不再看她:“我是说过,当我失言好了。”

“你……”北冥雪还想上前说些什么,孤壑舒彧一把拉住了她,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北冥雪低下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罢了,这终究是你自己的事,我不再多言。”说完突然转身对着副本里的人说着:“大家都去吧,要断电的,能去网吧就尽量去网吧。今天是我们‘剑雨’帮主成亲的大日子,场面怎么也不能输给前不久成亲的醉看枫烟。”

“那是自然,我这就去通知帮众。对了,你婚礼仪式何时开始?”叶知秋问道。

“11点,还有十分钟。”

“行,那我们去月老庙吧。听说新娘子还要梳洗打扮一番的。”

“好玩好玩,我和汀澜就陪着小蝶吧,你们去干@你们的。”花语翎拍手叫好:“对了,得通知风清。咦?汀澜,你怎么不说话。”

花语翎突然话锋一转,所有目光就这么齐刷刷地落在了陌茈汀澜身上。或许不提,大家还未留意她,这一提,倒显得她过于安静。按理说,胭舞蝶是她的好友,她的反应应该和花语翎一般开心才是。

“最近汀澜都显得很安静啊!”于越青梅看着她,微微一笑说道。

“是啊!”花语翎也这么附和着。

像是被说中了心事,陌茈汀澜急急辩解道:“人家装淑女都不行啊!”

“行啊!淑女什么的本少爷最喜欢了!”叶知秋毫不正经地说。

“现在帮主大人都成亲了,梅子,我们也去拜堂吧,我喜欢‘于越竹马的娘子’这句话!”说着于越竹马拉着青梅耍赖地说。

“哈哈!”一群人笑成了一团。

“呵呵!”陌茈汀澜也这般笑着,只是有些勉强。看着大家把注意力转向了他人,她暗自松了口气。一下子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全然不知,她的一举一动已经尽收一人眼里。

“汀澜,我们去通知风清吧,今儿个可是小蝶大喜的日子啊。”

“语翎,说什么呢?”胭舞蝶笑着斥道,倒难得看见她小女儿的娇@态。

“哟,帮主夫人害羞了!哈哈!”于越竹马笑道。

“去!”

陌茈汀澜看着胭舞蝶:“我去通知风清吧,你陪着小蝶好了。”

“好!”花语翎应道。

说着各人便要散去,她刚要踏出大门,只见孤壑舒彧从她身后经过,丢下一句:“等会儿去吃过宴席,你等着我。”

她诧异地看着他:“有事?”

“嗯!”说完便率先走了出去。

看着他已然消失的背影,她也没多想,只是跟了出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