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师徒(二)

作者:樾少 字数:255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于是在他到达江景村后,便听见队伍里的她说道:“大哥,你跑这么快干嘛,我只能坐马车。”

一头黑线在他头顶闪过,忘记了,她刚才不就是从雪落宫飞过来的?

再次踏入江景村,她由不得一愣,在剑花的时间不算短了,但这里她一共就来过三次,第一次和她一起来的正是逍遥公子。也是在这里,她进了剑雨前尘,认识了这后来许多的江湖朋友。突然发现,其实这个鬼魅横生、满眼荒凉之地,竟然也有些许值得回忆的事情。

前面不远的灌木丛中,一朵紫红色的花朵在风中摇曳,她指了指说道:“那就是芍药了。”

“嗯!我去引开周围的怪,你去挖。”他说完,便朝怪堆而去,她紧跟身后,在怪攻击他的瞬间,立刻找准目标开挖。

于是在江景村这个活人不多,死人不少的地方,便看见一白发侠客与一娇小姑娘这么一前一后地在灌木丛中穿梭,男子负责清怪,姑娘负责挖药,倒是十分和谐。

有高手在旁,自然她陌茈汀澜便可无忧无虑地采药了。当然这只是她的想法,因为凡是总有意外嘛。这不,在她开心挖药的瞬间,只听身后孤壑舒彧叫了一声:“快跑!”

她回头一看,瞬间惊呆了!

只见在他身后紧紧跟着密密麻麻的几十只游魂,个个面目狰狞,若被一个游魂逮住,那场面,也就一个字:死!

说时迟那时快,她立刻起身,拔腿就跑,对着身后的人喊道:“你什么情况?”

“不小心引到那边一堆怪了。”他边跑边回答说。

“大哥,你魅力也太大了吧,鬼魂都勾引?”

“……还贫嘴?”他说着,突然从她身后将她拦腰抱起,踏草而去……

陌茈汀澜只觉得突然自己的身子一轻,下一秒,她双脚离地,被人带着飞速跑去。试想,一帅气少年危机十分怀中抱着一可爱少女,这本是一幅美图。

然而,实际却往往与憧憬相反,因为她此时并非是倚在他怀里,而是被她拎住了腰,整个身体以腰为最高点,四肢下垂呈弧形状,那姿势就和被主人拎在手里的一只狗无两样。

“大哥,能不能不这样,这姿势也太丑了。”她没好气地说。

“不是我能控制的。”

这也是实话,带人跑是雪落宫弟子的独门技艺,只是这姿势设计得她真是不敢恭维。

“不能再往前跑了,前面的怪更多。”刚被放下的陌茈汀澜说道。突然看见眼前有一棵枯树,记起了上次被怪追,她也是躲到了上面,枯树树干有一小块平整处,正好可以躲两人。

“我们跳到树上去,游魂就会走的。”说完,轻功一起,稳稳落在树上。

孤壑舒彧也不敢停留,跟着使出“轻功”接上“点踏草”。本以为以他这般高手,定能稳稳落在树杈上,谁知,竟然一个俯冲过头,落在了地上。

“哈哈哈!”树枝上的那人,毫无淑女样的大笑起来。

孤壑舒彧也不搭理她,又使出技能,谁知这次竟然连树枝也没碰上。

“哈哈哈!”陌茈汀澜又笑了起来:“说起来,这跳山的本事还是你教我的,算起来也是我跳山师傅了,这会子怎么老马失前蹄啊?”

正说着,只见刚才还在树下的他,一眨眼竟然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稳稳站定,对着她说了一个字:“贫!”

“你怎么这么快啊,技能CD应该没好吧?”

“雪落宫有自己的轻功技能,可以和“轻功”交替使用。”他低头看着树下游魂渐渐离去后,才看向她:“有这么好笑吗?”

她噗嗤一笑:“当然,我都上来了,你却上不来,难道不能笑笑吗?这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

“既然如此,那我就下去用‘轻功’跳上来给你看看。”说完,他真的就跳了下去。

哟!还是个不服输的性子。O(∩_∩)O哈哈~,于是她便站在树上,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他,看看他究竟要跳几次才能上来:“不能用你门派轻功哟!”

“嗯!”

有时候越是急于证明的事,老天往往越要让你“好看”。想着孤壑舒彧也算一代大侠,可今日偏偏让他在这个小丫头片子面前失了颜面。

只见一个白发侠客,对着一棵枯树一次又一次的向上跳着……

一次……

两次……

三次……

……

白发侠客,就这么对着大树左飞飞、右飞飞、前飞飞、后飞飞,就是飞不上去。陌茈汀澜站在树上,看着一个身影在她眼前不停的经过,不停地落下,不停的撞头……

最后一次,竟然在一个凄惨的叫声后,白发侠客就这么华丽丽地,从树枝上掉了下去,这么四仰八叉地摔死在了土里……终于,她再也忍不住了,在枝头哈哈大笑起来。

他看着枝头上那一蹦一跳乐得合不拢嘴的小丫头片子,冷冷地抛出一句:“笑声真难听。”

“哈!”她双手叉腰,瞪着眼看他:“你是嫉妒我。”说完歪着脑袋捋了捋自己的小辫儿,一副轻蔑之色:“放弃吧,骚年!”

他起身打坐回血,对着枝头蹦跶不停地她说:“我若跳上来了,怎么说?”

“要怎么说?你跳上来了要怎样?跳不上来又怎样?”

“定能跳上来。”他自信满满地说着。

看他那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平时冷峻非常,没想到竟然如此执着,是不是男人皆如此,别人做到的,自己一定要做到,别人做不到的,自己也要努力做到?也难怪,他在副本里,对团队成员要求如此之高,感情都是以他自己的标准在要求别人啊。

“如果这次你跳不上来,也没啥,大不了姐姐我就下来教你,你拜我为师即可。”她笑着,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他愣了几秒后答道:“行!那我这次若跳上来呢?”

却是没想到他会答应,她愣了一下,随即挺直脊梁看着他说:“那我就拜你为师!”她也这般看着他,一副毫无畏惧的样子。

“好,君子一言。”他看着她说。

她也这般看着他,仰着小脑袋瓜子:“驷马难追!”

于是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对着她轻蔑一笑。使出“轻功”嗖得一声,朝树枝上的她飞去……

此时此刻的两人并不知,正因一个鬼魅村,一棵枯萎树,一朵芍药花,一个不服,一个嘲弄,两个面子,丢下了这么一句话,或是无意的,或是注定的,从此他们便再也不是当初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