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情愫(七)

作者:樾少 字数:546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唉,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和这样的人说话,真是比和逍遥公子说话还累。提到逍遥公子,她查看了好友栏,看见逍遥公子的名字已经亮了,先前她上线的时候,他还不在呢,何时来的,她竟然不知,可见她是多么认真地在学跳山啊。

点了绾风清进组,果然如她所料她看见了醉看枫烟的名字。

“就我们三个?”她问道。

“不是,我叫了小蝶,她那边好像组队了,都进副本了,她让我们去她的组,说是换队长会出副本,她嫌麻烦。”绾风清说道。

“行!”

于是她跟着绾风清一道点了胭舞蝶进组。就在她进组的一瞬间,顿时呆住了。因为和胭舞蝶组在一起的不是别人,正是逍遥公子。一时间,她心里涌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不知应该为逍遥公子也在队伍里而开心,还是应该为他竟然是和胭舞蝶同时存在而难过。

“你们真是寸步不离啊!”调侃他们的正是绾风清。

陌茈汀澜似乎从这句话里嗅出了一种异样,于是悄悄对绾风清说:“你这话是何意?小蝶和公子这段时间都一直一起吗?”

“呵呵!”绾风清发出荡漾的笑声:“是啊!这段时间你不在,当然不知了。我每次进小蝶的组,一定都能看见我们的帮主大人,而且你没发现小蝶满级了吗?那可都是帮主大人的功劳呢,他一直带着小蝶任务,而且小蝶的装备,全身蓝装,比你我的都好,这都是帮主大人帮她弄的,我感觉他们俩有戏。还有我给你说啊……”

绾风清还在说什么陌茈汀澜已经不知道了,当她听见绾风清说逍遥公子和胭舞蝶这段时间一直在一起时,她的脑中已经一片空白了。她从认识他开始,从未见他和任何人一直呆在一起过,他虽然热心,但对帮会里的人也是较为公平的,只要有需要,他都会尽力帮助。即便是以前他对她多有照顾,但也从未就这么陪着她不曾离开,更别说帮她弄什么装备了。难道他真的和胭舞蝶有了什么暧昧不清的情愫?想到这里,她的心里由不得涌上一股别样的情绪,她突然惊了一下,难道她真对他动心了?她摇摇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汀澜,你发什么呆啊?”绾风清突然说道。

“哦!没,我在看我的装备。”她在队伍里回答着绾风清。

胭舞蝶看见她进组倒显得十分平静:“汀澜,你终于回来了,帮里的人都以为你A了。”

“呵呵!”她笑得有些勉强:“我是加班了,不过现在忙完了。”

“我经常听清儿提起你们几个好姐妹,这下我总算都认识了。”说话的是那位唐门醉看枫烟。

陌茈汀澜没有接下他的话,只恍恍惚惚地走进副本兵戎阁,抬头便看见了浅绿纱裙的女子迎风而立,柔荑轻摇绿色折扇,衣袂随风翩然,撩起丝丝秀发,腰间银铃@声萦绕山涧,真正是美艳绝伦,此人正是胭舞蝶。

唐门,素以暗器和毒药行走江湖,摇曳的身姿,脱俗的韵味,却是杀人于无形的高手,所有的暗器与毒药皆藏在这把折扇中,在轻摇之中夺人性命,防不甚防,唯有独特的唐门腰铃让你知晓,唐门弟子来了!

而在胭舞蝶的身边赫然立着一身戎装的天策君,殷@红长枪紧握手中,银色霸王盔将头发高束身后,两簇红色盔缨随发而垂,竟是如此英姿不凡,不过一周未见,逍遥公子的一身甲胄竟然全换了模样,恍若隔世。

她一字未说,他亦一句未讲,他们三人就这么立在兵戎阁里,彼此对视,她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们三个怎么傻站着?”从小路一旁款款而来的是绾风清,如今她也是一身蓝装,虽然装备评分没有胭舞蝶那般高,却也不差,如今她模样越发清丽脱俗。而跟在她身边的自然就是那位唐门弟子——醉看枫烟。这蜀中唐门果然是俊男美女齐聚之地,一身绿装绸衣,一把白色折扇,俨然一个风流倜傥的少爷公子。不知为何,第一眼便让陌茈汀澜对此人评价不高,总觉得不过是纨绔子弟罢了,虽然这其实是所有唐门男弟子的风采。

“哟!这舞秀阁的弟子还没长大呢?”说话的正是醉看枫烟。

“呵呵!”绾风清巧兮倩兮:“汀澜选的是萝莉体型,虽然眼下比当初是长了一些,但还是这般小孩儿模样,怕是长不大了。”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

陌茈汀澜白了她一眼:“去!讨厌!”

胭舞蝶走到她面前,半蹲着身子打量着她,一双丹凤眼左看右看:“风清,你不说我还没注意,汀澜是比以前我见她时长大了不少。这萝莉难道会长大的吗?”

“是的!”一旁的逍遥公子终于开口说:“萝莉会随着升级而渐渐长大,等以后开了新等级估计还会长一些的,不过听说和成女还是有区别。”

陌茈汀澜听他一说,忍不住偷偷瞄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如常,倒显得她有些局促,暗自调整自己,向来放得下的她,何时变得如此忸怩了?等等,她何时提起来过吗?

“胭舞是唐门,这下子又要抢装备了。”醉看枫烟摇着手中折扇,神色潇洒地说:“罢了,本少爷就让你好了,谁让你是清儿的好姐妹呢。”

胭舞蝶站起身来转身看着他,一脸冷清地说:“不用,一切看点,谁点高就是谁的。”

绾风清拉着胭舞蝶的手:“让他让你好了,你不是就想要那个腰坠吗?”

“他不是也差那个腰坠吗”胭舞蝶冷冷一笑:“还不一定出呢。”

陌茈汀澜猜想着他们说的应该是这个副本里那个名叫“流天”的唐门毕业腰坠,有几率触发特殊效果,那腰坠唐门双心法均可用,这在剑花血祭是不多得的,也因此抢得是十分厉害的。

“走吧”逍遥公子说道。

想来他们几人这些日子是常出入各种副本的,否则半月前胭舞蝶还没满级,可半月后这装备评分便超过了她,看着眼前并肩而行的两人,倒也十分般配。

“汀澜来过这儿没?”醉看枫烟问道。

“没!”

“行了,等会儿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好!”

一路上陌茈汀澜小心跟着他们,渐渐地她也发现,绾风清和醉看枫烟配合默契,而另一边逍遥公子和胭舞蝶也是彼此帮扶,两人总是清理一个怪,若胭舞蝶有危险,逍遥公子必定第一个赶去,反之亦然。而她,四个人都会保护的,只要有怪冲她而来,几人必定统统回身救她,只因她是治疗。

几人当中,绾风清和胭舞蝶是一路谈天说地,醉看枫烟指挥之余自然是要和她们调侃几句的,每次都能逗得她俩嫣然一笑。倒是她和逍遥公子安静得可以,逍遥自然是一贯如此的,不过动若疯兔的陌茈汀澜如此安静,倒也颇让其他人不习惯。于是胭舞蝶忍不住问道:

“汀澜,你什么情况?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她不是不说话,只是不想说话,在没理清自己的思绪前,她觉得自己怎么做都是错,于是保持缄默,静静观察,或许能找到纾解自己的方式。

“没啊,我不是不会吗,当然要专心听指挥的了。”

“人们说三个女人三百只鸭子,我先前就听清儿说,汀澜是个话匣子,想着今天终于能见识三百只鸭子的场面了,结果今天一见,完全是淑女!”醉看枫烟毫不正经地说道。

“噗!”胭舞蝶笑道:“她今天在装淑女。”

“呵呵,同意小蝶。”绾风清也打趣道。

白了他们仨一眼,没好气地说:“讨不讨厌,上次我和小雪他们去凤栖岛,是孤壑指挥的,他那么严肃,我自然是怕出错的,所以就习惯了一进副本不说话。”

绾风清一听这话,立刻蹦跶着朝她跑来,挤眉弄眼地说:“忘了审你,你怎么和孤壑舒彧搭上的。”

陌茈汀澜立刻跳离几步,睁大铜铃大眼看着她说:“胡说什么呢?哪里就搭上了?”

“呵!你还不承认啊,那天你们不是一起去副本了吗?听说你跳山不成,孤壑还好心给你解围,是也不是?”

“是!可是……”她正要解释,绾风清打断她的话继续问道:

“承认了吧!还有他们都说孤壑指挥是最厉害的了,谁做错必定骂人的,可是你那天错了那么多次,他都没骂你一句,还耐心教你,是也不是?”

“他是没骂我,可是我是第一次去啊,还有……”

再一次绾风清打断她的话:“刚才他和你在一起的,是也不是?”

“你……”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绾风清说的都是,可是在她看来,这都好正常的,怎么被绾风清这么一说,倒显得他俩暧昧不清了。等等,难道先前绾风清说的逍遥公子和胭舞蝶腻歪一起,也只是她自己捕风捉影?想来是了,这风清的性子她是知道的,八卦是她的天性,自识自己洞若观火,其实很多时候不过是脑补过剩而已。有了这层认识,她似乎也豁然开朗,或许就像孤壑舒彧对她一样,有时候真的只是单纯地带带帮里新人,然后就被这群八卦人种各种添油加醋了。其实很多时候她自己也是很八卦的。(^o^)/YES!

“我们去副本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心情转好后,陌茈汀澜也恢复了以往色彩,反过来问着绾风清。

逍遥公子经过她俩身边丢下一句:“自然是于越竹马那个八卦男宣布的。”

“果然!”她完全能想象,那家伙是如何添油加醋的,一个大男人天天卖萌,八卦之心可想而知了。

绾风清捧着陌茈汀澜红扑扑的小@脸儿说:“你别管谁说的,总之帮会里的人都知道这事了,可是孤壑舒彧从来不解释,又是为何?”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又没有的事。再说,解释这些无聊的话题,也不是他的风格。”

“哟!”一旁没说话的胭舞蝶不知何时也向她靠过来:“你这么了解那个人?”

再一次毫无淑女样的翻了翻白眼:“他和公子一样,都是半天说不出一个字的人,你能奢望他去解释那些有的没的的事?”

“哈哈!”醉看枫烟笑了起来:“汀澜这话说对了,我认识逍遥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确实发现他不爱说话。行了,我的姐姐们,我们赶紧打本好吗?”

绾风清立刻不再多问,乖乖跟在他身后。陌茈汀澜这下反而好奇了,当初四鱼如此这般跟着绾风清时,多半她是没这么听话的,难道这会子这妮子真动心了?

很快几人就打@倒了老三(副本里第三个BOSS),这个BOSS便会出唐门腰坠,几人都不敢去摸BOSS。在剑花血祭有个传说,谁的运气好,便能摸出好东西。于是几人便开始商量用系统R点的方式,谁的点高谁去。

这一R下来,逍遥公子竟然是100点,自然便是他去摸了。临去前,胭舞蝶发话了:“逍遥,你若摸不出唐门的腰坠,自己剁手。”

“好的呀,剁吧剁吧。”绾风清一边起哄。

逍遥公子没有说话,一旁的枫烟接着风清的话说:“我也是这话,我们来这本子不就是为了这个腰坠吗,出不了,你就以死谢罪好了。”

陌茈汀澜看着四人,心里乐着,不出吧,等着看逍遥公子剁手也是不错的。

她还没来得及开心,却听见逍遥公子对身旁的胭舞蝶说了一句:

“你今天拿不到那腰坠,我去交易行给你买个差不多品质的好了。”逍遥公子突然说道。

一瞬间,只那一瞬间,陌茈汀澜脸上那一抹笑容就这么挂着不再扩大或缩小了!

“哇!土豪啊!那腰坠交易行挂一个月了,一个叫伍旭尧的做的,要1万金,果然是千金散去只为博美人一笑。”醉看枫烟轻摇手中扇子,笑得极其暧昧。

绾风清用手肘顶了顶呆愣的陌茈汀澜,小声说道:“我就说他俩有问题吧,在剑花血祭出钱给别人买装备,那也就是情缘间的事情。”

陌茈汀澜轻轻看了她一眼,随即看向胭舞蝶,坐等她的反应,却听见她笑着说道:“你说的哟!”

“嗯”他如此回答。

若说刚才她还安慰自己,那眼下怕她自己如何安慰也说不过去了。纵然是帮主,纵然是好心,但也不会如此随便给帮众买装备,还是如此价格不菲的装备,情缘间大抵如此吧。他们是暧昧还是情缘?是真心还是游戏里找个玩伴?他们是何时一起的,为何一起,难道当初她无意中牵了红线而不自知?

一时间,她的脑中一片混乱,不知该问谁,不知该从何得到她这满心疑问之答案。

她看见逍遥公子伸手摸了BOSS留下的包裹……

只听,一声尖叫……

果然还是出了,那一刻,她看见胭舞蝶笑了,醉看枫烟笑了,绾风清笑了,她分明地看见在逍遥公子的脸上悄悄展露了一丝笑容,或许只有她没笑吧!

“算了,你拿吧。”醉看枫烟对着一旁的胭舞蝶说道。

“罢了,刚才说了,R吧!”胭舞蝶说道。

一旁的绾风清笑道:“枫烟,你就R好了,反正小蝶拿不到,也有人给她买。”说完又是一阵荡漾的微笑。

“那行”醉看枫烟说着,开始R点。也不知是他的运气好,还是要成全了逍遥公子。他竟然R了100点。按照剑花血祭的规矩,即便胭舞蝶也R了100点,那也是第一个100点获得。自然这个腰坠被他拿了。

胭舞蝶也没说什么,几人继续叽叽喳喳地打着最后一个BOSS,除了陌茈汀澜再次陷入了安静。

至于这最后一个BOSS如何过的,她其实是恍恍惚惚的,大家分了装备,各自散去了,她没说一句。

后来,她不知不觉来到了扬州交易行门前;后来,她一不小心看见了一个叫伍旭尧的人正和逍遥公子谈着什么;后来,她只是悄悄地转身而去,没入了人群……

自此以后,每次看见胭舞蝶,陌茈汀澜总忍不住要看看她腰间那闪动的银铃,清脆悦耳,纵然以后装备不断更替,这腰坠也从此再未从她腰间取下过,终成了腰部装饰被她永远的放进了腰部挂件框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