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情愫(六)

作者:樾少 字数:381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接连两周,领导突然交办了一件棘手的事给墨筱苒,为了完成进度,她只得每日加班到十点过,太累的她没有时间上游戏。冉梓翎和粟悦都问了她好几次,说帮里的人以为她突然A了,她笑着说,半个月后见。果然周六的时候,完成了手上的工作,终于可以轻松地玩游戏了。

以前天天玩还不觉着,这半个月没上,竟然对那个世界有了满心期待。是的,她发现她喜欢上了那个世界,功夫、江湖、朋友,真是迷上了。看着登陆界面上那个天真漂亮的少女,她有一种恍惚,仿佛她就是自己,自己就是她,又或者她就是自己细心呵护成长的女儿,另一个自己的再现。

一进入游戏,只听见“叮咚”一声,那是有人密@聊她的提示,一看,原来是孤壑舒彧。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本人?

她颇为奇怪,因为他俩可是从来不私聊的,今儿个怎么突然找上她了?

您悄悄对「孤壑舒彧」说:嗯啊!

「孤壑舒彧」悄悄对您说:有空吗?

您悄悄对「孤壑舒彧」说:有的吧。

刚说完,便看见屏幕上突然跳出一排字:「孤壑舒彧」邀请您入队。

这下她更加奇怪了,难道是要让她一起去副本?她手里点了同意,进去一看,也就只有他一人而已。

【队伍】「孤壑舒彧」:来凤栖岛

【队伍】「陌茈汀澜」:就我们俩去?

【队伍】「孤壑舒彧」:去练习跳山。

【队伍】「陌茈汀澜」:……

【队伍】「陌茈汀澜」:我都不会。

【队伍】「孤壑舒彧」:不会就练习,我会教你。

【队伍】「陌茈汀澜」:可是……

【队伍】「孤壑舒彧」:这个游戏里很多副本都需要跳山的,你总要学的。

【队伍】「陌茈汀澜」:他们都不清怪吗?不是说清怪会掉好的材料吗?

【队伍】「孤壑舒彧」:不会。

墨筱苒突然想到,难道那天孤壑舒彧说去清怪,仅仅是一个借口,一个不想让她继续跳山的借口?

【队伍】「陌茈汀澜」:你……

【队伍】「孤壑舒彧」:?

【队伍】「陌茈汀澜」:你那天是故意说去清怪的?

她等着他的回答,但他却没说一个字,于是她继续问道……

【队伍】「陌茈汀澜」:你根本不需要桂花,你是故意带我去清怪的?

【队伍】「孤壑舒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要学会跳山,这不难。

她略略明白了什么,也不再继续追问,只简单地说着:

【队伍】「陌茈汀澜」:好!

墨筱苒迅速返回门派,进入凤栖岛。

到现在她才明白他那日的用意。如果她那天继续跳山,估计真会让大家等上一晚上。他的借口让她不再那么难堪,不让她和其他人觉得是她拖累了大家。如果当初,他不找借口,而是直接让大家都清怪上去,那她一定羞愧难当。她看着跑在她前方的白发身影,在殷家老宅他是如此,在凤栖岛亦然如此,真真是为人心细又仗义,是个不错的朋友。

跟着他来到了山脚下,听着他说着跳山的技巧,和北冥雪教她的相比,他说得要更为细致一些。终于她明白了,跳山最重要的是掌握好两个技能的公共CD,这样才能做到无缝衔接。而这就是那天她一直撞山头的原因。

很快她便掌握了跳山技巧,跟着他跳到了山顶,那一刻别提多开心了。征服操作上的盲点,是一个进步,也能使自己信心倍增。

本以为跳山就此结束,没想到他又带着她去跳了更高的山和城楼,渐渐地她运用技能更为娴熟。

当他俩站在扬州城楼上俯瞰整个扬州城的时候,她有一种恍若登上天际之感。不知不觉,他已经教了她一个上午,而这一上午他俩除了跳山,什么任务都没做。

扬州,总是烟花似景,仿佛这个地方永远没有落叶归秋的那一日,低垂的杨柳,伴着潺@潺河流,穿过整座小城,丝竹声声不时飘过,来来往往的人们擦肩而过,不知谁和谁就这么错过而不自知。

陌茈汀澜站在城楼的最顶端,将整个扬州城尽收眼底。她每日身在其中,却从不知它竟是如此繁华。在河中摇曳的花船,高耸的秀坊,门庭若市的酒楼,不时有骑着骏马快速奔过的剑客,真正是热闹非常啊。此时正是皓月当空,放晴的夜空让整座城池显得格外蔚为壮观。城内灯笼高挂,点点星火,姹紫嫣红,倒映在平静的河面上,随着微波荡漾,潋滟轻舞,璀璨斑斓,忍不住感叹道:

“我从来不知,这扬州城竟有这么热闹。”说完,转过头看着身边的白衣侠客——孤壑舒彧。只见他一头白发在风中飞舞,那墨绿色的笔在他手中停留,仿佛他就是那尘世间不染尘埃的男子,冷冷地看着这一剑江湖。

孤壑舒彧并未接过她的话,只是眺望着远方,像在回忆什么?

对他的不予理睬她是不介意的,如果说逍遥只是不爱说话,那眼前的这位孤壑老兄就是根本不说话了。逍遥公子话虽少,但不会让人觉得拒人千里,他的惜字如金只是因为他性格沉稳而已。而孤壑舒彧则让人觉得是一块冰,足以让三尺内的人瞬间冰封。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舞秀阁师傅让她去扬州城楼上燃放烟花,可是当时她完全不知如何才能登上城楼,那烟花也一直在她背包里安静地呆着。这下可好,她可以完成这任务了,虽然现在对她来说这任务做与不做已经意义不大了。在背包里找到了烟花,轻轻将它放在城楼上,拿出火石,对着它一点。可奇怪的是,怎也点不燃,她正纳闷之时,一旁的孤壑舒彧突然说道:“这个要对着自己的好友才能燃放。”

他这么一说她突然想起,当初师门让她来扬州城放烟花的时候好像交待过,这烟花是帮她结交江湖朋友用的。可如今她眼前只有一个孤壑舒彧,那只有对着他放了。等等,好像还没加人家好友呢。

她怯怯地看了他一眼,眼珠在眼眶里左右闪动,抓了抓脑袋,轻声说道:“那个……我可以加你为好友吗,不然做不了这个任务。”

不知他会不会拒绝她,应该不会拒绝的吧,毕竟只是加个好友而已。她轻@咬下唇,等着他的回答。

孤壑舒彧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嘴角轻轻勾勒出一抹微笑,只是太轻、太快,让人无从察觉,仿佛那一瞬间的表情,从来不曾出现在他脸上一般:

“嗯。”

“真的?”她高兴地抬眼看着他,一下子惊觉自己表现得太过,轻咳了一声,收起自己的表情,故作镇定。想想也真是不明白,自己为何这么高兴,说白了不就是一个好友吗?

加了好友,将烟花放到了他的面前,对着他,拿出准备好的火石,抬着头对他嫣然一笑:“我放了?”

“嗯!”他依旧如此这般看着她,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只听“轰!”的一声,烟花冲上了天际,在天空炸开了缤纷色彩,几个硕大的字在空中绽放,照亮了整个浩瀚夜空:

陌茈汀澜和孤壑舒彧从此互为江湖益友,可喜可贺!

“咦?”没想到这烟花竟然还暗藏玄机,陌茈汀澜赶紧截图留作纪@念,看着那几个字,忍不住扑哧一笑:“孤壑你看,这烟花太有意思了。”边说着边开心地指着夜空,转头看向一旁的孤壑舒彧。却在看向他的一瞬间愣住了,因为孤壑舒彧也这般看着她,背着月光让她看不清他此时眼中的神色,但却掉进了那一双琥珀色的深潭里。

突然,她看见一排小字闪过:

您与孤壑舒彧的好友度增加10点,现在你们的好友度共有20点。

“咦,这还能增加好友度呢?”她颇为奇怪。

“嗯!”

“不对,怎么我才加你,这好友度就是20啊?”刚说完,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我以前就是你的好友?”

孤壑舒彧微微转过身子,看了看手中的笔说:“前面应该是加过了。”

她了然地点点头,想着此人还真是可爱,加个好友还要故作镇定作甚?

“叮咚”一声,唤@醒了正呆看着他的陌茈汀澜,她低头一看,原来是绾风清在对着她千里传音。

“汀澜,你干嘛呢?”

收回自己的三魂七魄,对着风清传音道:“没干嘛,有事?”

“速度进组,我们去兵戎阁。”

兵戎阁位于天策府,本是天策历练将士的地方,后江湖人士听闻其阵法精妙,故想一探究竟。剑花盟盟主封霆熨亲自来到天策府,为同盟人士求得一进兵戎阁历练之机会,最后得到天策府李承恩将军首肯。谁知血祭渊首领,人称血公子得知了此事,也亲自拜帖天策府,李承恩为了免伤和气,也同意血祭渊的人进兵戎阁历练。因此江湖人士,各大名门正派均可到此了。

“哦!”她应着。

绾风清在她离开的这一周也满级了,听说还认识了一位名叫醉看枫烟的唐门弟子,听说还是副本指挥,操作也是十分犀利,那丫头似乎有些动心。对此人陌茈汀澜也颇为好奇,想必此时那人也是要去兵戎阁的。

她转过身,对着孤壑舒彧说道:“孤壑,风清让我去兵戎阁。”

“好!”

“那我退@队了!”

“好!”

她忍不住心里翻着白眼,除了好,他还能说点别的不。点了退出队伍,正要“飞身”前往天策兵戎阁,突然想到什么,于是再次看向他:“孤壑!”

“嗯?”

“谢谢你!”说完,对着他一笑。

或是没料到她会这么说,他愣了几秒,随即说道:“不客气。”

“那我走了!”

“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