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情愫(一)

作者:樾少 字数:436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走吧!”孤壑舒彧说道。

一行人离开了殷家老宅交了任务,陌茈汀澜突然发现,这任务一交她便升了一级,加上日常任务过程中每个小任务给的经验,她如今已经47级了。

做完日常,北冥雪和孤壑舒彧便离开了队伍,说是去副本玩了。本来是叫了逍遥公子,但他却留下来带陌茈汀澜,因为天快亮了,如果由她自己去做任务,那恐怕这任务只好放弃了。陌茈汀澜对他的细心有些莫名的开心。

跟着逍遥公子来到了红叶林中的谭边,她正想开口却突然看见刚才还平静的潭水突然泛起莫名的波纹,像是水中有什么动静。

“师妹,我们快躲起来。”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同门NPC师姐婉蝶突然说道。

三人刚躲进巨石后面,只见潭水翻腾不止,突地一股池水冲天而上,形成巨大的水柱立于潭中,停留了一两秒后,水柱像失去了力量的支撑,散落入潭中,而在水帘后面竟然出现了一人,一个身穿黄衣的NPC男子,踏着水花一路轻功到了岸边,稳稳站定。

“出来吧!”男子开口道。

陌茈汀澜暗想,难道是叫他们出去?

正在此时,却见从黑暗中走出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此女子蒙着面纱,看不清她的模样,只听见她悦耳地声音仿若天籁,字字如歌:“我以为你今生不会再见我。”

“曼殊,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男子面若冰霜,冷冷地说道。

名唤曼殊的女子一步步走近他,似乎对他的寒冷之气并不畏惧:“冷塑尘,你是要躲我一辈子?”

“你是舞秀阁的人,我是竺门教的教徒,我们如何能在一起?”

什么,那女子竟然是舞秀阁的人,怎么会和邪魔外道厮混呢?陌茈汀澜颇为奇怪,正想询问婉蝶师姐,谁知她却先开口道:“难怪我觉得此人声音如此熟悉,竟然是花师叔。”

“师姐认识她?”

婉蝶摇了摇头,一副惋惜的模样:“见过一次,因为花师叔的声音太过悦耳动听,所以即便听过一次,我也是记忆犹新。这位师叔当年可是师祖最得意的弟子,本来这秀阁掌门之位都是要传于她的。谁知,在外出历练之时,不知怎么就和竺门教的冷塑尘相识并相恋,此事引来师门一片哗然。师祖本是要阻止他们,谁知师叔破门而出,誓言要与冷塑尘生死相随。而后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原来如此,这江湖免不了打打杀杀,自然也免不了儿女情长啊,连这些个NPC们都一路情爱过来,处处都有让人为之动容的爱情故事,让人感动也感慨啊!

“你们舞秀阁的女子是不是个个都如此多情?”逍遥公子突然语出惊人地问道。

她斜眼看了他:“公子,帮主大人,她只是游戏设定的人物而已。”

“……”逍遥公子一头黑线。

她看见他的囧样,忍不住咯咯咯笑了起来。

“我早已不是舞秀阁的人了。”花曼殊看着他,转过身去,对着夜色中的树林幽幽地说道,那声音在这林间回旋,仿若一曲动听的乐。陌茈汀澜第一次发现,一个人的声音竟然能如此销@魂,仿若只听一声便能摄入魂魄,每日即便不见她的容貌,只听这声音怕也知足了。

冷塑尘看着她,像是隐隐叹了口气:“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她略略侧头,用余光看着他的方向,淡淡地说:“为何?”

“竺门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她突然笑了起来:“你是怕我被杀?终究你还是舍不得我的。”

冷塑尘走到她面前,看着面纱下隐隐的容颜。她也这般看着他,任由林间的微风撩起她的发丝,撩起那面轻纱。

时间仿佛莫名地停止在这一刻,月色、红叶、英雄、佳人,此情此景竟是那么赏心悦目。陌茈汀澜忍不住内心有些悸动,若有一天,她也这般站在林中,与心爱之人月下对视,哪怕是从此就天涯一方,她亦无怨无悔,至少此刻是美丽动人的就够了。

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夜色中的逍遥公子,一时心中竟然五味俱全。不知是夜色迷了她的眼睛,还是眼前的一对璧人迷了她的心。

“曼殊,我不想你有事。”冷塑尘轻轻搂着她的肩,静静地说着,似乎就是一句平常的话,但却深藏着那般浓烈的情义。

她靠着他的肩,缓缓闭上双眸,双手环住他:“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是这红叶谷的坛主,谁能奈我何?”

他轻抚她柔顺的长发说道:“竺门教里比我武功高强的大有人在,况且教@主二十日后便会到此,断不能让他知道你是舞秀阁的人。”

“他来作甚?”

他微微扶着她的身子,轻轻拢着她的秀发:“例行查看各个分坛的情况。所以近期你不要来找我,我不能分心。”

“呵呵!”花曼殊发出银铃般地笑声:“我怎么就让你分心了?你不如把我化装成你们教众,带我去你们分坛,到时候我就能天天看着你,你们教@主也不会发现了。”

“胡闹,你身上舞秀阁内力,只要一眼教@主便能发现,那还不一掌要了你的命?”

“那正好!”花曼殊略带戏谑地说:“正好让你们教@主了结了我,省得你次次见我都烦我。”

“你啊……”这一句看似无奈的话,却满含深情。

他们又说了几句,都不过是些儿女情长的话。

天空微微泛白,月渐透明,正是日月交辉的时刻。冷塑尘又说了些几句,便急匆匆地离去了。待他刚刚隐入潭中,花曼殊却在林中说出一句:“你们还要躲多久?”

陌茈汀澜不确定她是否是在对她说,却见婉蝶师姐走出了巨石后。

“弟子婉蝶拜见师叔。”

“耶?”逍遥公子突然说道:“怎么和我做这里的时候不一样?”

“怎么?”

他正要解释,却见婉蝶叫着她的名字:“汀澜师妹,速速出来拜见师叔。”

陌茈汀澜来到花曼殊的面前,学着婉蝶的样子拜见了她的这位从未谋面的师叔。

“你们速速回师门,告诉你们师傅,二十日后竺门教教@主会来红叶谷。而这红叶谷是竺门教分坛所在,分坛就在这深潭之下,只是暂时我还不知为何该教教众能在潭中生存,想必谭下应该另有暗道通向何处。去吧!”

“是,师叔!”

说完,花曼殊便嗖的不见了踪影。陌茈汀澜看着消失在林中的身影,心想着,怕是这花师叔不过是假意投诚,深入敌方内部的卧底吧。

“汀澜师妹,此时兹事体大,我要留在红叶谷探听敌人虚实,你速速回红叶谷找你枫师姐。。”

“是,师姐。”

说完,婉蝶师姐也是突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消失的速度,NPC果然不同凡响……

天空已然泛白,天已大亮,两人骑上马匹向外跑去:“你刚才说什么?”陌茈汀澜问道。

“我在做这边任务的时候,没有后续,只是后来才从师兄口中得到了消息,看来这是你们门派的隐藏任务。”逍遥公子解释着:“对了,这林中白天会有很多毒人突然出现,你千万跟着我。”

“毒人?怎么晚上来的时候没看见?”

“这里的毒人只有白天才会活动,应该是竺门教放出来阻止人入侵的吧。至于晚上为何没有,就不得而知了。”

她了然地点了点头,一路小跑跟着。跑着跑着,刚才还在她前面的天策君——逍遥公子,突然一路跑到了山脚下,对着结实的山体原地撞头。陌茈汀澜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几秒钟后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竟然掉线了,真是……

她本就是跟着他进来的,也没记下来时的路,于是就这么站着,想着不过是掉线,应该快上的吧。谁知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影,只好这么凭着记忆而回了,总不能就这般傻站着吧,这万一他那边是停电了呢。

她小心翼翼地走在林间,瘴气弥漫在周围,看不到一个人影,不禁心想,哪有什么毒人啊,真是。这么想着,胆子也大了起来。

突然一排黄字出现在眼前:您的好友「胭舞蝶」上线了。

胭舞蝶是沈琦薇的号,因为参加考试已经很久没上线了,而且连帮会都没有,这时候上来,难道是她已经考完了,于是千里传音道:“琦薇?”

“嗯啊,你在干嘛?”对方很快回应了她。

“你考完了?”

“是啊,所以可以继续陪你们玩了。哈哈!”

陌茈汀澜发出一个组队邀请,一进队,胭舞蝶变惊呼到:“筱苒,你都快满级了啊?”

“是啊,我算慢的了。”

“我才30级呢。”胭舞蝶略显可怜地说。

陌茈汀澜笑道:“没事,我满级就过去带你,你那边的任务我做过,有些印象的。”

“那感情好,你速度升啊。对了,小悦她俩呢,怎么都不在啊?”

“悦悦在的,只是现在没在线,梓翎外出学习了,走了一周,应该快回来了。”

“嗯,那我先任务,你速度升啊!”

“知道了……哎呀……”正说着,突然陌茈汀澜的面前冒出一阵蓝色烟雾,紧接着便出现了一堆毒人,共有五个,这难道就是逍遥公子说的隐藏@毒人?

将目标切到红名怪身上,一看血量,她顿时呆住了,每一只红名怪的血量都和她差不多,她是断然打不过的。罢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赶紧骑着马儿狂奔吧。

谁知就在此时,不知道是谁对她放来一招,瞬间被击下马的她,还被打成“迟步”,怎么也跑不快了,这下死定了!

既然跑不掉,干脆就迎战好了,反正都是一死。

于是她拔@出长剑,准备迎敌……

而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来……”

随声而出现的是一个红色身影,只见他突地冲到毒人面前,迅速潇洒地对抗者这一群敌人……

……

一阵风而过,朝@阳碎洒在俊朗的背影上,一片红叶从枝头飘落,盘旋轻舞,在陌茈汀澜的眼前渐渐发大,而后缓缓落下,轻轻溅起红土碎末儿,轻得让人无从察觉,如水中浪花,轻柔地吻着谁的心,柔柔一挠。

陌茈汀澜就这么傻傻地站着,呆呆地看着眼前正为她杀敌砍怪的逍遥公子,耳旁一直回荡的是刚才那一句“我来!”

这不是她第一次被人救,这也不是逍遥公子第一次帮她清理掉怪,只是不知为何,那两个字,这一个举动,竟然就不小心地触动了她的什么地方,那么模糊,似乎又那么清晰,仿佛那一瞬间,整个心都安定了,似乎就这么轻柔地拨动琴弦,在她的内心奏出了那一个似有若无的音符!

逍遥公子清理掉毒人后,回头便看见这丫头呆呆地盯着自己发愣,仿佛灵魂脱壳一般,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啊?”逍遥公子一唤,她这才回过神来,迅速收起刚刚乱七八糟的思绪,挠了挠头,憨憨地说:“没……没怎么?”突然她想到什么随即问道:“你是怎么回事?”

逍遥公子翻身上马解释道:“网线被我家的那只猫弄断了,所以我弄了一会儿才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