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血咒(五)

作者:樾少 字数:493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世界上有人先开口说话:

【世界】「请叫我帅哥」:“什么情况?橙色装备是什么东西?”

【世界】「妖雨花」:我才做完周常,怎么没得到这个东西?

【世界】「风中奇缘」:那个谁和谁,出来说说怎么得到的?

【世界】「张小凡」:全区全服唯一的?那不是我们以后谁也得不到了?

【世界】「风晴雪」: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谁知道怎么得啊?

【世界】「烟儿」:你们没看官网吗,殷婉月会给出一套全区全服唯一的装备,而且是橙色的,不过要得到此物需要通过考验。什么考验就没说了,明显他们是通过考验了啊。

【世界】「雷大师」:我看了名字了,一个是「孤壑舒彧」,一个是「陌茈汀澜」。

【世界】「林风落叶」:「孤壑舒彧」「陌茈汀澜」有没有人认识啊,出来说说啊。

【世界】「百里屠苏」:认识啊,我们会的。

【世界】「林风落叶」:「百里屠苏」你哪个会的?

【世界】「雷大师」:你哪个会的?

【世界】「百里屠苏」:剑雨前尘

【世界】「烟儿」:剑雨的?这个帮会上了排行榜的,果然大帮会出人才啊,这橙装可以提升你们帮会的装备分了。

【世界】「帅不是我的错」:橙你妹!

【世界】「静悄悄的来」:橙你妹+1

【世界】「苏婉婷」:橙你妹+10086

【世界】「妖雨花」:橙你妹,你妹,妹……

于是世界频道开始各种刷“橙你妹”,中间还有人出来提醒说:注意队形!墨筱苒看着这个也是醉了,关键是帮里几个人还在世界频道和大家聊得好开心,这是什么情况?而同时,她这边也忙得不得了,大家要么好友频道,要么帮会频道,要么私聊,都在问怎么得的,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北冥雪看着才传送出来的他俩,一步跑上去抓@住他们问道:“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得到橙装了?”

陌茈汀澜看着不远处的逍遥公子,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于是简单地说明了当时情况。

“原来还有这么个隐藏任务,你们是商量好了要同时选择死亡?”逍遥公子问道。

“额……”这问题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是。”一直沉默的孤壑舒彧突然开口道。陌茈汀澜诧异地侧头看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但他却只是丢下两个字后,扬鞭而去,留下一地尘土和面面相觑的三人。

陌茈汀澜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时五味杂陈!

离开了殷家老宅,几人一路奔到陶家村,陶源告诉他们要想知道事情的始末,还得去问陶峰。于是几人在一处破烂的屋子里找到已经是人到中年的陶峰。

此人驼着身子,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但其实他应该不到四十岁。他的妻子正在一旁照顾着他们缺了左脚的儿子,看来这血咒虽然没要了他的命,却是让他生活在痛苦的深渊。不知道这陶家村还有多少人家过着如此悲惨的生活?

几人说明了来意,那陶峰一听见殷婉月的名字,立刻睁大双眼,挥动着拐杖,将几人赶了出来。

“这是个什么情况?把我们赶出来了,接下来怎么办?”北冥雪问道。

“应该会有下文的。”逍遥公子回答道。

正说着,只见陶峰的妻子从屋子里缓缓而出,来到他们面前:“大侠,你们若想知道当年之事,请跟奴家来。”

几人随着她来到屋旁的一棵老树下,她缓缓开口:“我家相公自是不愿提起当年的事情,但奴家知道,他心里是极为痛苦的。当年他和那殷婉月私定终身,只是殷家嫌他太穷,阻止他俩,于是相公心生怨恨,便告诉村民殷家有能治瘟疫的药材,让村民们前去求。那殷家自然是不愿意给的,于是才酿成了那日的惨剧。我相公当日幸存下来,却一直为村民的死深深自责,这些年他确是不易的。”说着忍不住低声哭泣。

真是俗套的剧情,陌茈汀澜忍不住吐槽,能有些创意不?

“那接下来该如何?”几人问着她。

“奴家见大侠是江湖中人,想必武功了得,求大侠去殷家杀了那殷婉月,如此方可还我们安生。”。

正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恶毒的妇人,二@十@年过去了,你还想杀我家小姐?”几人循声忘去,却见一名女子从树后缓缓走出,一步步逼向那名妇人。

“你……你是谁?”陶峰妻子面露恐惧之色,一步步后退。

“哼,我是殷家的人。”

“你……”陶峰妻脚下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你……你是人是鬼?”

许是听见了妻子的叫声,陶峰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娘子,你怎么了?”

看见陶峰,她一把投入其怀中,指着不远处的女子说道:“相公,她……她说……她是殷家的人。”

“什么?”陶峰吃惊地看着来人,也是一脸惊恐。

“陶峰?”女子一步步走向他们:“你可还记得我?”

“莺儿?”陶峰唤着她的名字。

“哈哈哈……”那名唤莺儿的女子看着他:“亏你还记得我,当日@你勾引我家小姐,我家小姐不计较你出身寒微,一心待你,没想到你竟然带着一伙村民到殷家烧杀抢掠,杀死了我家老爷夫人,逼死了我家小姐,你……”说着一把长剑指向他的脖子:“我今日就要手刃于你。”

说着就要一剑了却了他的性命,在旁的几人立刻上前,阻止了她。

“姑娘且慢,还请把当日情形一一说来。”

莺儿看着他们:“你是谁?”

“我是江湖人士,对殷家的事情有所耳闻,也去殷家老宅与殷家小姐见过面了,如今我只想帮助殷家小姐解脱困境。”

见几人说得恳切,莺儿也算相信了他们,于是开始缓缓回忆当年的一切:“二@十@年前的一晚,陶峰带着几十个村民来到殷家老宅,说是替村民求治瘟疫的药材,殷家是有些药材的,但也不多,老爷不给,没想到他们竟然私闯民宅,在院中大肆翻查,家丁们立刻阻止村民,却不知道为何使不上力气,像是中了蒙@汗@药。”

她突然顿了顿,眼露凶意:“那些村民为了逼问殷家药材所在,竟然以老爷和夫人的命为要挟,说殷家的一切不过都是从他们这些穷苦百姓手里搜刮而来,理应给他们一些。老爷自是不肯,于是起了争执,混乱中不知是谁操@起早就藏在身上的武器,杀死了殷家的人,这鲜血一出,村民们就像疯了一般,逼着老爷给出药材,不然就杀光殷家所有人。瘟疫如此厉害,药材又是坐地涨价,若给了这些村民,那殷家该如何是好?老爷怎也不肯屈服,谁知那些该死的村民便一刀杀死了老爷和夫人,他们还不解恨,对着家丁丫鬟们一阵乱杀,一时血流成河。”说着莺儿泣不成声。

这丫头说的话,竟然和村民说的大相径庭,到底是怎么回事?几人颇为奇怪,问道:“那后来呢?是谁下的蒙@汗@药?”

“我和小姐听见前院有打斗的声音,便赶出来看,谁知,那些村民见到了小姐的绝美姿色,竟然……”说着她停了下来,只是哭泣,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几人会意,如果真如这丫头所说,那也难怪殷婉月有如此大的仇恨,亲眼见到自己的父母被杀,又被毁了清白,不恨怕是难了。

“我看见那些村民疯了一般,便躲在了尸体下,看到了小姐的惨状,却不敢吭声。那些村民搜光了家里所有的东西,正要离开。我却见到小姐从血泊中缓缓起身,拿起了身边不知道谁留下的一把利剑,对着自己的脖子,狠狠一刀,我再也顾不得其它,立刻冲上去想拉住小姐,但……还是晚了一步。我看着那鲜红的血从她的脖子里喷射而出,听见小姐用微弱地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殷婉月今日以血为祭,诅咒那些残害我殷家的人,此生此世,永生永世,生不得风光,死不得善终。她说完这句后,便这么睁大眼睛一动不动。而就在那一瞬间,突然她的身体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整个殷家哭声四起,响彻云霄,树枝摇曳,甚是吓人,而我被白光击过,也就此晕了过去,等我醒来时,殷家院中全是村民的尸首,而殷家人却一个不见,我也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被吓得离开了。直到前不久一个道士来访,帮我恢复了记忆,我才记起所有的事情。”

听了莺儿的话,想必那道士就是他们前不久遇上的道士。陌茈汀澜忍不住捏紧了拳头,一剑指着地上的陶峰:“说,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陶峰被吓得不行,竟然一字不吭。

“当年我家小姐受辱的时候,这陶峰竟然径直站在旁边,丝毫没有去营救小姐。”说着,她的眼神凌厉,恨不得也一剑刺穿他的喉咙:“我这些日子一直前思后想,想到那日白天,曾在厨房门口看见陶峰鬼鬼祟祟,当时觉得他是我家小姐的救命恩@人,没有多想。现在想来,必定是你在我们的饭菜里下了毒,所以那几十个村民才能屠了我殷家满门。”

“陶峰,你说,莺儿说的是不是真的?”几人上前问道。那陶峰确是一字不说,紧紧@咬紧牙关。

“你不说是吧,不说我就先杀了你身边这个女人,然后再杀了你儿子,让你此生痛不欲生。”莺儿说着就要一刀挥向他身边的女子。

陶峰立刻护住妻子:“不要,我说……我说……”

他看向几人,颤颤巍巍地说道:“当年,殷家小姐路过一个客栈,险些被迎面奔驰的马匹撞到,我见此挺身而出救了她,她对我十分感激。殷家老爷和夫人却觉得我能救下他们的女儿是我的造化,想来真是可笑。后来我看出婉月喜欢我,只是我已经有了未过门的妻子,所以一直回避着她。直到有一天,我听见她的二娘和她庶出的妹妹在背后讥笑我,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我顿时心声恨意。于是我假意对婉月好,只想到时候再一脚把她踢开,让她痛不欲生,也算平复我内心的愤恨。但是婉月生性善良,日子长了,对她我便有了些于心不忍,况且那时我心里始终有我的未婚妻子,所以也不想继续虚与委蛇。”说着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妻子,满眼深情。

“相公……”妇人忍不住低声轻唤,满眼泪痕。

他继续说道:“正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她的母亲出现在我家里,给了我一笔银子让我离开陶家村,离开婉月,还如此这般说了许多羞辱我的话。末了还威胁我,如果我不离开婉月,就会对我家人不利。我收下了银子,看着她一步一步离开。我家世代@生活在陶家村,若离去,我们又能去哪里?想着这些事,心中不禁仇恨满溢,定要让他们也痛不欲生。于是我告诉村民殷家有药材,让他们带上刀具去殷家,如果殷家不给就抢。村民们每日看着那些有钱人生活殷实,自己却起早贪黑,早就恨极了他们,见他竟然不想给药材,便开始抢,这一抢便红了眼,一发不可收拾了。后来的就和莺儿说的一样。”

“混账,你简直是混账,就算殷家的人如此对你,但那殷婉月何曾对不起你?”几人厉声呵斥,恨不得真的让他以死谢罪。

“我没有想过要伤害婉月,我也试图阻止过他们,只是当时他们已经疯了,恰时看见婉月如花美貌,他们哪里见过这般倾国倾城,冰清玉洁的人儿,我根本阻止不了。”说着他低下头,月色下他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从要药变成抢夺,从抢夺变成杀人,是有多深的仇恨,才会做此错事,终酿成今日结果?

“我家小姐二@十@年来被仇恨缠绕,魂魄离不开殷家老宅,也不能投胎转世,真是苦不堪言,我今日就要带你去见我家小姐,让这一切结束。”

“不,你不能带我家相公去……”妇人立刻上前阻止。

“你再阻止,我便杀了你们,也学你们当年屠了这陶家村。这二@十@年来我虽然一直记不起当年的事情,但这功夫确是了得,要不要试试?”莺儿愤恨地说道。

“好,我跟你去,我也想早点结束,换我的妻儿安康。”说着陶峰起身准备随了莺儿而去。

“相公。”妇人拉着他:“你不能去,你这一去只怕是有去无回啊。”

“如果我的死,能够让你和我们的孩子从此安康,让婉月能够早日超生,我也值了。一切祸因我起,终该是我去结束。”

陌茈汀澜看着他俩,虽然这陶峰可气可恨,那婉月可怜可叹,但眼下他只怕真是赴死的,看着夫妻俩伉俪情深,她倒也有些同情他们,都是那不该有的仇恨蒙蔽了他们的良@知。

“还劳烦大侠随小女子去殷家老宅一趟。”

“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