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血咒(三)

作者:樾少 字数:343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殷家老宅位于城南一处,他们穿过几条胡同,最终在一间偌大的院门口站定。此院背靠大山,依山而建,当初或许是想要清静,所以建在了城边,离繁华的集市有些距离。门前的两座石狮已经腐朽不堪,四周杂草丛生,青苔布满整个石阶,院墙被藤蔓密密麻麻的覆盖,虽然可见当初的富丽堂皇,但如今这院子却越发显得鬼气横生。

月色渐起,与远处的灯火通明相比,这里真是黑得可以,四周也随着黑夜的来临,渐渐升起莫名的烟雾,将整个院子层层围住,院中所有在烟雾中若隐若现,更添了几分隐秘之感。

“以前我做这边任务的时候,经过这里,当时就觉得这里阴森森,原来是有故事的啊!”北冥雪说着。

“这里应该有鬼吧!”陌茈汀澜怯生生地说,江景村的经历确实让她害怕,没想到这里比江景村的鬼屋有过之而无不及,寒气都渗到骨子里了。

“剑花血祭里对血咒的设定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活人以自己右指的血为引,向人施咒,这要会此法术的人才能施咒;第二种就是,人用刀具结束自己的生命,在精血流出之时,将自己满身怨气化作戾气,从心底诅咒他人,这种血咒强于第一种,因为是用生命在诅咒别人。”逍遥公子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陌茈汀澜问着他。

“官网上有介绍,血咒、巫蛊之术等等,都有些简单介绍。”

“会是什么人对村子里的人下了血咒呢,是否还活着……喂,孤壑你去哪里?”北冥雪正说着,却见孤壑舒彧走入了院中。

“速度!”他只简单地说了俩字,便没入黑夜中。

“跟上!”逍遥公子说着,也快步进入,她俩跟在了身后。

只见这殷家老宅,分为上下两个院落,前院看似以前殷家会客所在,院子平整宽敞,三间垂花门楼,分别立于东、南、北面,门上绿底红边,上覆绿瓦,红色镶边,雕刻着精美图案,四面红绿抄手游廊,贯通三间,院中大理石铺路相接,假山小池,却是别致,只是如今横生杂草,一副破败的模样。四人穿过西面回廊,走过虚掩着的院门,直通上院。走进院中,那烟雾越发浓密。此院与前院相比小了许多,却也是山石点缀,奇花异草开而不败。院中一棵桃树柔媚而生,树干盘旋而上。那桃花开得十分艳@丽,不像普通桃花那么清新,反而有一丝别样的妖@媚在其中,片片桃花落英缤纷,就像一张张美丽女人的面孔,在对着他们微微媚@笑。

几人发现,这院子里竟然无一根杂草,倒像是一直有人在打扫一般干净。院中只有一个三层高的阁楼,或是殷家以前家眷的厢房,因此与前院相比多了些女儿的秀美之感。只是这阁楼漆黑一片,立于黑夜中,如同随时可能张开血盆大口的妖兽一般,越发让人觉得阴森恐怖,隐隐似乎有什么人在阁楼里窥视着院中的四人。

突然,一阵风吹过,那一片片桃花飘落下来,打在四人的手上,竟然划出了一道道血痕。血,滴入地上,立刻渗透进去,那桃树竟然就在同时闪出殷@红的亮光,仿佛刚才他们的精血滴入地里,被它吸入了一般。一时,哭声四起,女子男子的哭声交错一起,从四面八方传来,响彻整个院子。

“公子!”下意识地,陌茈汀澜朝逍遥公子的身边挪了一步。他们可不是江湖术士,更不是修仙的道人,他们可是一个个普通门派的普通弟子,遇上个坏人什么的,还能拿下,遇上鬼怪可如何是好。这亦剑亦仙的世界,还真是险阻重重啊。

“没事!”

几人纷纷拔@出武器,一副迎战的准备。逍遥公子一进门就觉得这桃树甚是奇怪,想来这红叶满地的深秋,桃花是如何迎寒而开的?看来这里怕是活人难以留存了。

正想着,眼前的桃花树,突然树枝摇晃,仿佛妖魔张开了爪牙一般,拼命地抖动花瓣,越来越多的花瓣朝他们飞来,在他们身上划出伤痕,那伤口滴下的精血也似乎被它全数吸进。就像喝到了甘露一般,桃树摇晃得越发厉害,像在黑夜中隐约露出了它狰狞地笑容。

眼看他们的血掉得越来越多,可是却毫无还手之力,于此同时,哭声越发响亮,那声音形成了一圈圈白光朝他们击来,打在身上确是生生地疼,血也耗得更多,而且似乎那声波将他们定在了原地,竟是根本无法挪动半步。

“如何是好?”北冥雪皱着眉说着。

“我们都是凡人,没有仙术,是打不死这些妖魔鬼怪的。”逍遥公子看着自己剩的不多的血,也是心里一阵急,总不会是要让他们这么等死吧。

突然,天空中@出现一道白色身影,从天而降,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金光闪闪的符咒。只见白色身影在桃树周围上下闪现,那一道道符咒也随着那身影,贴在了桃树上,它的摇晃也渐渐慢了下来。那身影迅速飞到桃树顶端,只见他双手合拢,右手两指伸出,口中念念有词,一时狂风大作,衣角在空中飞扬,一道符咒在他手指处出现,越来越亮,越来越大,那金光照亮了整个院子,刺眼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只听他嘴上念出“去……”那符咒立刻飞向桃树树顶,稳稳贴在树上,它也随之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光和声音都瞬间消失了,仿佛刚才的一切没发生过一样。

“好个法力高强的道士!”随着一个妩媚的声音,只见一个蓝色身影从阁楼里飞出,在桃树顶端落下。

那白衣人也来到他们面前,看他一身仙骨,确是个道士,还是个法力高强的道士。难道他就是当初给陶村长符的人?陌茈汀澜如此作想。

“哇!”北冥雪发出一声惊呼:“这女子长得真漂亮啊!”

随着她这么一说,陌茈汀澜才看想树顶上的那个蓝衣女子。果然是极美的。一身湖蓝色的纱裙,在空中轻轻摇曳,那轻纱像一湾浅水,柔而美。她的五官极为精致,像是被精雕细琢出的一般,配上那隐隐透出的灵气,真正是个美人胚子。只是此人绝非普通人,那若隐若现的身影,根本就是一缕幽魂。

“殷姑娘,你这是何苦,都过去二@十@年了。”道士开口道。

殷姑娘?难道她就是村长提及的殷家大小姐,她死了?怎么会?陌茈汀澜思考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树上的鬼影在风中微微一笑,陌茈汀澜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一笑倾城,那笑绝对是倾国倾城啊。

“你说的简单,谁来为我们殷家上下百口人命讨回公道?我殷婉月绝不放过错待我的人。”说到最后,她提高了声音,透出一股杀意,那发丝和衣裙也摇曳得越发厉害,那本是蓝色的衣裙竟然隐隐泛起血色般的红光。

“你们!”她对着院中的数人说道:“定是听信了陶源那老匹夫的话,认定了我殷家当年杀人无数,哼!”她突然冷笑道:“若想杀我,尽管动手便是!”

“你们是打不过她的,就连贫道也不是对手,还是速速离去为上。”说着那道士竟然嗖的一声消失得不见踪影。

耶?几人面面相觑,o(>﹏<)o,臭道士你要不要跑得这么快啊!话说你可是修仙人士啊阿喂!

“哈哈哈……”蓝色鬼影笑了起来:“你们是走,还是留?”

当然是走了啊,谁留啊。陌茈汀澜巴不得现在就离开这里,于是选择离开。谁知十秒后,她看见北冥雪、逍遥公子先后消失,可是,可是,她为啥还在这里啊。

突然,她听见鬼影说了一句:“好,既然你选择留下,那就别后悔!”

什么?她选择留下?没有啊!难道……难道是刚才……一不小心,点错了?~~o(>_<)o~~不要啊!留她一人面对如此厉害的鬼魅,这是要将她碎尸万段还是怎么?救命啊!她还是个孩子,谁来救救她,她可不要被这女鬼生吞活剥。

正在她鬼哭狼嚎的同时,一不小心瞄到了她身边还站着一人……

一头白发映入眼中……孤壑舒彧!她努力眨巴这眼睛,希望不是自己的幻觉。是他没错!原来他也没走啊,哈哈!这个可以有!

“你怎么没走啊!”她立刻蹦跶到他身边。

他冷冷地斜了她一眼,而后神态自若地说了三个字:“点错了!”

“噗!哈哈!太好了,我也点错了!”她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像见了亲人一样,就差没投怀送抱了!等等,她可是淑女耶!

没多搭理她,将手中的笔握得更紧,难道只是选错了,就注定要被她杀死?为啥要设计这样的情节,意义何@在?

想着,他的眼色更冷了。

陌茈汀澜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人真是比那鬼影还让人瘆得慌!立刻松开了抓@住他的手,暗自吐了个舌头。

没等他俩多想,只见殷婉月突然俯身而下,朝他们飞来。那原本蓝色的身影瞬间变成了血红,血红的眼睛,血红的嘴唇,血红的头发,血红的衣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