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血咒(二)

作者:樾少 字数:491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逍遥!”此人开口唤着逍遥公子。

“孤壑,你怎么在这里?”

随着来人走近,她这才看清他的面目。一头白发,一身绿衣,不是孤壑舒彧还是谁?忍不住打量他的装备,一看,真是亮瞎了狗眼,全身蓝装,已经让她垂涎欲滴了,他手里握着那支让她心存芥蒂的笔,竟然,竟然是橙色的。难道上次看见他的时候就已经是橙色的了?可是不对啊,那时候他都没满级。

于是只见陌茈汀澜大小姐,突然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步窜到孤壑舒彧的面前,拉着他握笔的那手,嘴巴留着一串串哈喇子,满眼桃心乱跳地说:“橙笔耶,你哪里刨来的?”

“呵呵呵!”随着一阵银铃般地笑声,一个身穿鹅黄衣裙的妙龄女子出现她们面前:“汀澜果然很2。”

“小雪?你怎么也在?”逍遥公子说道。

陌茈汀澜看着她……

北冥雪,虽然和她经常在帮会聊天,但是这么久了,她也是第一次见她。只见她将头发慵懒地束在身后,两旁垂下的一缕青丝与身后秀发的完美弧度相互辉映,为她端庄丽质中添了几分妩媚姿色,真真是仪态万千啊!

“我和孤壑过来做这周的周常!没想到碰见了你们!”说着看向陌茈汀澜:“想不到汀澜竟然是个小丫头,瞧她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真是可爱。”说着竟然半蹲下@身子,在她脸上捏了捏:“瞧她红扑扑的小圆脸,好可爱啊!这模样有点像……”北冥雪突然顿了顿,像是想到什么,随即又恢复了神色转而说道:“像个洋娃娃。”

额……陌茈汀澜深觉尴尬。她当初选的萝莉,虽然前不久长成了十三四岁的模样,但和北冥雪那样的成女比起来,还是矮了很大一截,脸也是稚气未脱的婴儿肥,站在这三人中间,她突然觉得他们仨是爹妈,她就是他们的孩子了!(⊙o⊙)…

“忘记了,今天是周一,我都没接呢。”逍遥公子突然想到什么,对着她说:“汀澜,你接了没?”

“额……”她吐了吐舌头:“我能弱弱地问一句,周常是什么吗?”

“呵呵呵……”北冥雪笑了起来:“周常就是每周都会重复的一个任务,只是在剑花血祭里,这个任务是一个大轮回。”

不懂!她还是愣愣地看着他们,于是逍遥公子开始解释。

在剑花血祭,20级以上的角色就可以接日常和周常任务。日常每日做一次,每日都一样,而周常就是一周一个任务。只是剑花的周常是一个大循环,一共有30个任务,每周随机放一个出来。也就是说这周的周常任务,也许要等到半年后或者更久才会再次遇上,这也增加了周常了乐趣。

“既然我们都没接,那就组队共享吧。”于是,孤壑舒彧和北冥雪双双跳进了队伍中,也把任务共享个了他俩。这是她第一次做周常,心里有点小小紧张。

“今天的任务是去红叶镇北边一个鬼屋处。我们刚才去了,任务提示要晚上这任务才会触发,所以我们打算在客栈住上一会儿。”北冥雪坐下来吃了两口桌上的饭菜。酒席就是好,只要在队伍里都能享受。

逍遥看看任务说:“也不用,不是有选择吗?可以去村里找个叫陶源的人。”

“耶?对啊,我和孤壑刚才没留意!”

“那我们这就出发好了!”

“可是……”陌茈汀澜突然开口:“我们还没去房间休息呢,这里老贵了,不去睡一会儿,岂不可惜了?”

“呵呵!”北冥雪笑道:“那你们俩去吧,也就两分钟的事情,我们等你们便是。”

额,为啥她这话听起来这么别扭呢?到底的哪里不对呢?去客房的路上,陌茈汀澜一直在琢磨。在转角的一瞬间,她回头看了下楼下的俩人,孤壑舒彧从进门招呼了一声逍遥公子后,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真是沉默是金啊!就这么冷冷地坐在那里,时间一长,误认为是NPC也是不足为奇的啊!

等他们四人再次出现在集市的时候,陌茈汀澜的身上已经有血蓝增加20%以及经验双倍2小时的状态了,高大上的客栈就是不同,以前她休息后也就只有双倍半小时状态,这……这也差别太大了。

出了集市,四人唤来各自的马匹骑上,然后,陌茈汀澜就更加自卑了。

看着身边的三人,均是蓝色装备一套,各自骑着千金马,北冥雪和逍遥都是白色的马,孤壑舒彧是一匹全黑的,配上一套银色的马具,真是帅气逼人,如果他不那么冰冷该多好啊。

再看看她,任务绿装,外观也是乱七八糟的颜色,远远看去就像乞丐装,马儿也是棕红色的低等级马,跑着跑着,就被北冥雪和孤壑舒彧远远地扔在了身后,好在逍遥公子知道她马速慢,所以时不时停下来等等她。以前觉得他等她没什么,可如今多了两人,自己的速度明显让他们都慢了下来,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要不你们先去吧,我马儿慢,你们别等我了!”她开口道。

北冥雪停了下来,看着在那边如同散步似的陌茈汀澜:“汀澜,你的马不会还是20级任务送的吧?”

“是啊!”她现在全身加起来也就1000金,她要是去买了千金马,那她岂不是连修装备的钱都没了?

“你没钱吗?”北冥雪问道。

她不好意思地笑着摇了摇头。为啥他们几个这么有钱,她这么穷啊?可是风清比她还少啊,不都是做任务给的吗?话说她还在赚@钱呢。

“你们为啥这么有钱?”

“充值!”逍遥公子解释道:“我和小雪都充了200块的金,那家伙就充得更多了。”说着他指向一旁的孤壑舒彧。

“200?”

“嗯!”

“那是多少金?”

“1W!”

真真是有钱人,竟然在游戏里充RMB,打死她也不干,虽然2W金,真的好多好多的样子:“我可舍不得充值,我会努力在游戏里赚@钱养活自己的。”

“你知道怎么赚@钱吗?”北冥雪问道。

“游戏里不都有交易行吗?我现在在庖丁采药,还在做缝纫什么的,虽然缝纫现在做不出好东西,还没满级,不过采药和庖丁的东西还是卖了不少,我现在身上都有1000金了……额……虽然和你们比是少了点!”

“不错,钱慢慢总会有的,难怪你升级这么慢,原来是一边升级一边在刨尸体!”逍遥笑道!

“嘿嘿!”

“要不,我给你500金,去买个好一点的马,现在千金马你的等级也骑不了。”说着,逍遥公子竟然点她交易。

她立刻拒绝了,虽然他是帮主,和他也算熟悉,但这样平白无故要他的钱,总是不好的:“不用了,谢谢你,放心,我能养活自己的!”

他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突然,眼前出现一排字:孤壑舒彧邀请您共乘一骑您可愿意。

这是什么啊,完全不明白,不过她还是点了同意。于是前一秒她还在自己的马背上坐着,下一秒她瞬间移动了孤壑舒彧的马背上了,而且还是坐在了他的……他的怀里……

“怎么回事?”她问道,这……这也太尴尬了吧,她几乎就被他搂住了似的。

“哟!孤壑的马背上可是从来没载过人啊!”北冥雪突然嘻嘻笑起来,这话一出,让陌茈汀澜的脸彻底红到了脖子。

“太慢!”他简单的扔出两个字。

逍遥公子在他们身旁说:“确实很慢,我不是双人同骑的马,要不也这么拉着她跑了。”

“孤壑!”北冥雪在他身后说:“要不,你也带我骑骑?”

“重!”逍遥公子替他回答说。

“一边去!”

于是陌茈汀澜就这么被这个冷冰冰的家伙一路搂着跑到了目的地。她第一次体会到了马的跑速。就一个字:快!再回想她的马,几乎就等于蜗牛了。估计是确实嫌她太慢了,这才将她拉上马背。想着前一次,他出手相救,估计真是觉得她和风清太慢了。是不是在他眼中,她就是个拖油瓶啊。算了,管它的,反正和他不熟,他怎么想与她何干?

很快他们找到了陶源,他是离红叶镇十里外的陶家村村长。从他哪里,他们知道了一些事。

原来这陶家村是红叶谷里最早的村落之一,这红叶谷土地贫瘠,又有容易迷失方向的红叶林,没有河流从此经过,所以这里的人一直都过着贫穷的生活。虽是贫困,但因为与世隔绝,倒也民风淳朴,夜不闭户,邻里和睦,世世代代@生活得十分安宁祥和。

然而,后来来往商贾越来越多,便在不远处逐渐建起了一个富饶的红叶镇,虽然镇与村相隔不远,但生活确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里的村民见到了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才知道,原来他们生活得如此穷困潦倒。很多村民纷纷去红叶镇找活儿干,因为没有一技之长,做的也不过是些下力的低等级活儿,每天做着最累的事儿,吃的最差饭食,可那些达官贵人们,绫罗绸缎、山珍海味享用不尽。更甚者,如果没干好活儿,一顿打骂更是常事。

“那些有钱人真是可恨!”听了村长的描述,几分纷纷说道。

见他们几个也是对红叶镇那些为富不仁的显贵们痛恨至极,于是他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

“其实,这些富商刚来的时候,和村民还算相处融洽。直到二@十@年前,这里爆发了一场瘟疫,而能治好这病的药材十分稀少且很昂贵。村民们买不起,于是去求那些商人,希望他们能拿出一些救救村民。”

说到这里,村长的眼中透出一股恨意,竟然是那么深刻:“后来听说红叶镇里最大的富商殷家藏有大量这种药,于是村民都去求他们。村民进入殷家没多久,就从里面传出了打斗的声音。随后雷声大作,狂风骤雨,突然所有的灯火尽灭,只听一声声凄惨的叫声从里面传出,甚是吓人。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只有一人疯疯癫癫地跑出来说,殷家杀人了,杀人了……然后一道血光,此人死在了殷家门口。直到第二日,官@府来人,才在殷家院子里找到三十多具尸体……”村长老泪纵横,抹着泪水继续说道:“那全是我们附近几个村的村民啊,以我们陶家村死的人最多。”

“那在殷家院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几人同时问道。

“哼!”村长突然将拐杖在地上狠狠一敲:“那殷家所有人一夜之间全部不见了,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别院,想来定是回到了他们老家也说不准。后来我们才发现那天去的村民里有一人逃了出来,他叫陶峰。他和殷家小姐有些私交,当初也是他告诉村民说殷家有药材的。他后来告诉我们,原来殷家根本不想交出药材,逼着村民们卖@身为他家家奴才会给村民治病。村民不允,于是和他们打了起来。谁知殷家竟然让下人把灯火灭了,在黑暗中将村民统统杀死,殷家人却从此不见了踪影。村民们从此便十分痛恨那些来往商贾,只是因为他们有钱有势,我们也奈何他们不得。”

“然后呢?”

“本以为事情就此过去,谁知道,那事发生后的第49天,那晚殷家竟然传出鬼魅的哭泣声,还有一阵阵琴声从阁楼里传出,听说殷家小姐以前最喜欢在阁楼里抚琴,于是大家以为是殷家人回来了,便邀约了大批村民点着火把进去找人。老夫也去了,谁知……里面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什么?”陌茈汀澜惊呼,难道是……

村长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手隐隐发抖,像是一种痛苦恐怖地回忆:“我们以为听错了,正要离开,却见……”他突然顿了顿,瞳孔睁大,一副狰狞地样子,甚是可怕:

“一道蓝色身影在阁楼上飘过,突地,一阵阵哭声四起,充斥在整个殷家院中,如鬼魂从四面八方而来。吓得村民们四处逃窜。从此再也没人敢靠近那座宅院,而当日去的村民也一个个离奇死亡。当时老夫觉得,我也离死不远了。谁知有一日一个道士从这里经过,在殷家老宅停留了四天四夜。而后他找到我,给我一个符说能保我和村民平安,我问他殷家的事,他只说‘此乃被人下了血咒’。我问他如何破此血咒,他却说‘天机不可泄露,前人种因,今人受果,因果自有循环。月出山峰,方能归于太平。’而后,村子虽然没有人再离奇死亡,但那哭声和琴声还是夜夜响起,让人夜不能寐。时日久了,村里人个个都惶恐不安,精神恍惚,老夫知道,定是那血咒的原因。几位大侠可否帮老夫去查看一二,找出解除血咒的方法,老夫替陶家村上下感激大侠了。”说着竟然一下跪在了地上。

几人将老村长搀扶起来,也答应去一探究竟。按照村长的提示,他们来到了红叶镇殷家老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