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男人的义务(二)

作者:小手拍拍 字数:215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七章:男人的义务(二)

一听到迟慧萍的名字,康二蛋发现,张仲马和那两个正玩的高兴的青年,顿时都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他。

“你们怎么了?”康二蛋有些茫然,这三人的眼神儿很古怪啊。

“我靠,原来是骚萍的小叔子啊。”张仲马朝那边两位挤了挤眼,然后淫笑着对康二蛋说道:“二蛋,你小子有没有吃过骚萍的那对儿大奶?”

那两位也是一脸的淫笑,被“咬”的那位更是嘎嘎怪笑起来,说道:“二蛋,你小子老实交代,干过骚萍没有?她的骚*水儿多不?”

康二蛋先是懵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这帮人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两个眼珠子都红了,“嗷”地叫一声,一手掐着张仲马的脖子,直接就把他整个人都给举到墙上去了。

康二蛋一动手,那边儿正玩得高兴的两个人顿时就懵了。

尼玛一手掐着别人的脖子,把人给举到墙上顶着,这是道儿上臂力最牛逼的混混,也做不到的啊。再一看张仲马两腿乱踢,直翻白眼儿的那个劲儿,尼玛这小子眼珠子都红了,这是直接就下死手啊。

那两位顿时也怒了,扔下被搞了半截的红姐,嗷嗷叫着扑过来。

康二蛋先一拳揍在张仲马的肚皮上,轰的这哥们儿整个人都倒飞出去,然后结结实实地跪在地上,变成虾子一样,跪在地上狂吐不止。

然后康二蛋大吼一声,迎着那两位扑上去。

男人的义务,就是战斗!为了保护自己的父母、爱人、孩子、家园、财富……男人必须拿起武器,履行自己战斗的义务。没有武器,那就用拳头。

一时间拳来脚往,打的好不热闹,康二蛋以一敌二,一开始还能勉强应付,很快就落于下风,只能挨揍了。那两位还一边打一边呼朋唤友,不多时又有人冲进来,康二蛋顿时就不是对手了,没一会儿就被人一酒瓶子抡到头顶上,直接就给放翻了。

红姐点了一支烟,若无其事地光着身子坐在床头,淡定地看着一群男人在打架,看到康二蛋头破血流的时候,甚至兴奋地吹了一声口哨。

失去意识的时候,康二蛋还在心里怒吼:“敢侮辱我的嫂子,老子揍不死你们。”

就在康二蛋被人在地上狂踹的时候,身体正好压到一个接线板上,啤酒瓶里洒出来的酒水弄湿了地上一片,正好康二蛋被人踹的翻过身来,男人的那玩意儿,结结实实地压在接线板上,一股淡蓝色的电流瞬间入侵康二蛋的身体,康二蛋硬是被电醒过来。

触电的感觉,绝对不是愉快的,就在康二蛋欲仙欲死的,以为自己真的壮志未酬就要先被电死了的时候,等了半天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舒服的很,身上的伤痛、特别是头部的钝痛,一下子都不痛了,哪里有半点儿要死的感觉啊。

不过男人的那玩意儿,也被电的麻麻的、木木的,一点儿知觉都没有,这让康二蛋很是担心,自己不会刚进城第一天,就变成伤残人士了吧?

那股电流从康二蛋的小兄弟导入体内,却存在了康二蛋的两个蛋蛋里面,活生生地将男人最珍贵、最要命的两个蛋蛋,变成了蓄电池,就在康二蛋担心的要死的时候,电流还在不停地给他的两个蛋蛋充电。

康二蛋想叫叫不出,想动动不了,那叫一个心如死灰啊,觉得自己真的要完蛋了,以后媳妇不要想了,嫂子也别惦记了,都是伤残人士了,还想个屁啊。

可怜老康家就康二蛋一根独苗,他连个兄弟姐妹也没有,他这要是变成了伤残人士,那么康家可就算是绝后了。

一想到这个,康二蛋就恶向胆边生,心说张仲马你个混蛋,千万别让老子缓过劲来,不然老子非一刀捅死你不可。

在心里碎碎念了一会儿,康二蛋就感觉自己的两个蛋蛋,好像真的变成了蓄电池似的,等到两个蛋蛋里的电量,逐渐蓄满的时候,整栋宿舍楼的电路终于不堪负荷,直接跳闸了,只是因为正好在白天,没有人开灯,宿舍楼里也不许用电炉子,所以没人发觉而已。

康二蛋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朦胧当中,他感觉到自己的两个蛋蛋,正不断地释放出一道道淡蓝色的电弧,在自己体内不断地窜动。每到一处,那一道道淡蓝色的电弧,就会将他的皮、肉、筋、骨、甚至骨髓当中的一些物质,给吸取出来,甚至还分离出不少莫名其妙的气体出来。

就在康二蛋以为自己要被吸干死掉的时候,那些被吸取出的东西,却变成一堆腥臭油腻的黑泥,从毛细孔当中排出体外。

而那些似有若无的气体,也顺着淡蓝色的电弧,一丝一丝地从康二蛋的皮肤毛细孔当中排出去,康二蛋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气体。

不过康二蛋倒是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些淡蓝色的电弧吸掉的都是自己身体的杂质,貌似是好事啊……然后康二蛋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瞬间昏厥过去。

当康二蛋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周围是淡蓝色的墙壁,身上是洁白的被褥,鼻孔里是消毒水的气味儿,床边的挂钩上挂着一大一小两个吊瓶,淡黄色的药水正沿着透明的塑料管道和针头,缓缓地注入他的血液当中。

失神了一会儿,康二蛋才想起来,在他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仲马那几个家伙侮辱迟慧萍,哪怕是口头上的,康二蛋也无法容忍,即便他和迟慧萍之间没有那一层暧昧的关系,即便迟慧萍真的做出对不起刘进步的事情,康二蛋绝对无法容忍,别人侮辱自己喜欢的女人,哪怕口头上也不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