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暴力虐待(二)

作者:小手拍拍 字数:2156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十八章:暴力虐待(二)

康二蛋站在门口,紧张地思索了一下,觉得屋里的那个等自己的人,迟慧萍和沈霞两女都有可能。

如果是迟慧萍的话,那肯定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这一点康二蛋确信无疑。但如果是沈霞的话,康二蛋就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用意了。

康二蛋虽然年纪小,但是他并不笨。当时他还比较的冲动,现在他已经很冷静了,回头想想,从沈霞告诉他张仲马等人的消息,到偷偷给自己侧门钥匙,明摆着是在借迟慧萍的名头来忽悠自己,目的肯定不单纯。只是他猜不出来,沈霞的目的而已。

是其他人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康二蛋才刚来,就因为打架住进医院了,除了迟慧萍和沈霞以外,他根本都还没机会认识其他人,能有多少仇人啊。所以也不太可能有不相干的人在里屋等他,毕竟现在都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摸着门把手,康二蛋很紧张。因为这种紧张是从小到大的教育所造成的心理阴影,就算他有异能傍身,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一下子清除掉的。

但是康二蛋根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也躲无可躲,所以最后康二蛋干脆直接推门而入。

里面果然是沈霞,一闻到那股熟悉的淡淡香水味儿,康二蛋就知道,是沈霞在等他。

愤怒的情绪在康二蛋的心底燃烧,整件事情看起来,倒像是沈霞一手导演的,康二蛋反而只像是一个演员……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嘛?

“康二蛋,你真的去了吗?情况怎么样?你杀了他们吗?”听到门响,沈霞立刻从床上跳起来,激动地朝康二蛋跑过来。

“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康二蛋毫不理睬沈霞的热情,一把掐住了沈霞的喉咙,丝毫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情怀,直接掐着沈霞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都举了起来,直到沈霞的双脚都离开地面,然后狠狠地将她按在墙上。

沈霞恐惧地看着康二蛋。

皎洁的月光从窗口透入,黑暗当中,康二蛋的双眸映射着皓月冰冷的清辉,侧脸如同大理石雕像一般棱角分明,透着一股森寒冷酷的气息。

沈霞两手拼命地扣着康二蛋的手,想要给自己可怜的气管,挣扎出一丝呼吸的空间,但是康二蛋那只要命的大手,就像是钢浇铁铸一般,沈霞根本就掰不开。

肺里的氧气,一点一点地被耗尽,沈霞徒劳地蹬着两条腿,可是这完全是徒劳的,她整个人都被康二蛋高高举起,想要借力都无处可借。

康二蛋的眼神冷酷且坚定,似乎根本就没看见沈霞已经快被自己活生生给掐死了,他淡定自若地伸出手,肆无忌惮地揉捏着沈霞的胸前,那两团浑圆饱满的半圆手感极佳。然后康二蛋忽然朝沈霞咧嘴一笑,说道:“果然好大,真的比嫂子的要大一号呢……不说就掐死你算了。”

一股奇异的兴奋之情,在康二蛋的心底燃烧,不知不觉中,他两腿之间的凶器高高地翘了起来,几乎要将裤子顶穿。

沈霞张开嘴,无声地尖叫起来,生死一瞬间,她竟然瞬间高潮的失禁了。

康二蛋松开手,沈霞立马面条似的出溜到地上,软瘫着起不来了,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恐惧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康二蛋,一时说不出话来。

康二蛋并没有留给沈霞反应的时间,能量电池发出冷酷的电流,使他整个人都变得暴戾起来,冷酷地将沈霞拽起来,按趴在病床上,粗暴地扯掉沈霞的裤子,然后褪下自己的裤子,将自己早就兴奋的凶器,顶在沈霞滑腻的股间。

屁股用力地向前一耸,顺着那早就滑腻腻湿透了的甬道,康二蛋竟然长驱直入,直接一杆到底。沈霞顿时惨叫一声,整个身子都反弓起来,下面顿时像绞索一样箍紧了康二蛋的凶器,让他几乎动弹不得。

天地良心啊,连康二蛋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第一次进入女人的身体,竟然奇迹般地没有找错地方。他更加想像不到的是,沈霞竟然早就已经湿透了。

康二蛋有些愕然,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彻底的接触女人,经验不足,有些吃不准沈霞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但是身体的反应,是最直接也最明白的,康二蛋的脑子在思考的时候,身体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先一杆到底,再左冲右突,驰骋不停。

康二蛋觉得沈霞的那个地方,就像是一个火炉一样包裹着他,滚烫滚烫的热力十足,而且还紧凑无比,就像一个小一号的皮套子箍着,但是同时又顺滑无比,爽的他大呼小叫、乐趣十足,各种动作和技巧不知不觉就摸索出来了,完全就是一个无师自通的天才啊。

沈霞闷声不响地趴在床上,不是她不想反抗一下,而是她已经被康二蛋给折腾的全身无力了,只能无言地承受着康二蛋强横的冲击,让康二蛋也不知道她是爽的太狠还是痛的麻痹了。

康二蛋正在兴头儿上,索性也不去管沈霞的反应了,只顾着拼命地向前冲,不停地冲,干劲十足,一往无前。成熟的女人,身体是如此的美妙,让康二蛋感觉到无比的快乐,这个时候他总算明白刘进步为什么迟迟不愿意要小孩,总说再玩两年、再玩两年。

尼玛,这么好玩的事情,真的要再玩两年啊……错,再玩二十年也不厌啊。

啪啪啪皮肉相撞的声音,如密集的战鼓一般响起,片刻不停,久久不歇,沈霞终于忍不住尖叫一声,然后就再也忍不住了,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咪似的,哀怨地叫个不停,下面更是剧烈地收缩着,箍的那叫一个紧,康二蛋都不敢动了,害怕自己小弟弟的皮被挂掉一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