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杀机萌动

作者:小手拍拍 字数:2183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十三章:杀机萌动

只不过,沈霞到底有什么目的,那就是康二蛋所不知道的了,所以康二蛋谨慎地选择了不用这把钥匙。

来到围墙边,康二蛋先试着原地蹦跳了一下。凭着能量电池改造过的身体,跳起两三米是很轻松的事情,但是这只是原地纵跳而已,如果是加速助跑呢?

康二蛋走出去十多米远,两手带着从医务室里顺出来的医用手套,深吸一口气,开始助跑,快到围墙边儿上的时候,两腿发力,奋力一跃,身子顿时如同飞燕一般,腾空飞起,脚尖在围墙上轻轻一点,巨大的惯性就将他送上了五米高的围墙顶,就像坐电梯那么轻松。

低头看了看地面,康二蛋感觉就跟做梦似的,能量电池对自己身体的改造,效果真是太厉害了,看看着五米高的围墙,以前自己根本想都不敢想自己能跳过来啊……纯肌肉的力量就能做到这一步,自己简直成了内裤穿在里面的超人了。

小心地避过墙头上的玻璃碴子,康二蛋张开双臂做飞鸟状,从墙头上跳下来,呼啸的风从耳边吹过,很快康二蛋就踩到了地面,膝盖轻轻一弯,轻松地卸掉了冲击力。

嘴角轻轻上扬,康二蛋甩了甩头发,隐入黑暗当中。

康二蛋也不知道金溢园大酒店在哪里,只能在大街上随着人流向前走,一边朝两边的店铺张望着,他都不敢随便找人问,因为怕别人记住他的长相,和他的口音。

不过总算康二蛋运气不错,绕了不到半小时,他总算在一个僻静的街角,找到了金溢园大酒店。

从巷子后面闪进金溢园大酒店的后门,门口有一把生锈的大锁,康二蛋毫不犹豫地伸出两个手指去剪,能量电池随着康二蛋意念一动,开始放电,康二蛋的两根手指就像是液压杠杆似的,硬生生地夹断了而手指粗的生锈锁头。

康二蛋小心地将剪断的大锁放在一边,戴上口罩,闪身进屋。

金溢园大酒店并不是一家高档大酒店,但是也有三层楼高,大大小小的包间,也有十多个,九点钟左右的时候,又正是客流量的高峰时段,普通人想要从中找到张仲马他们,非要费一番手脚不可,但是在康二蛋,就很简单,竖起耳朵听就可以了,张仲马他们三人的声音他记得很清楚,绝对不会弄错。

很快,康二蛋经过改造的耳力,就听到了张仲马的声音,然后他走到电闸前,果断地向下一拉。

顿时,整座酒店变成漆黑一片,女人的尖叫声与喝骂声随即响起。

康二蛋戴上手套,飞快地上到二楼,周围是此起彼伏的女人的尖叫声,很明显是被人吃了豆腐了。还有时不时有服务员和客人跟康二蛋擦肩而过,但是黑灯瞎火的,谁也看不见、谁也不知道对面是谁。

包间的门敞着,张仲马正在门口吹着口哨,哈哈大笑着说道:“小妹妹,进来陪哥哥们玩玩嘛,哥哥们有的是钱。”

一个小姑娘哭着迎面跑过来,跟康二蛋擦肩而过。

黑暗中,康二蛋也看不到,那个女孩子到底是服务生还是客人,她脸上的表情又是怎样的羞愤哀怨,但是那压抑着远去的哭声,却催化了康二蛋的暴戾之气,将他心底那头一直封印着的凶兽,释放了出来。

张仲马嚣张的笑声还没落下,就戛然而止,因为康二蛋一只有力的大手,已经卡住了他的脖子,将他像小鸡子似的提溜起来,推进门去,然后一脚把门踹上。

包间里的其他人,都还在哈哈淫笑着,他们还不知道,张仲马已经被康二蛋给制住了,午夜凶神已经进门了。

张仲马拼命地挣扎着,却发不出半点儿声音来,连两个手都被康二蛋捏住脉门,半点儿都动弹不得,恐惧的两个眼睛瞪的老大,整个人就像一条被捏住七寸的蛇,小命就全在康二蛋的一念之间。

康二蛋正打算松开张仲马的手,狠狠地在他的胃上来一拳,让他去医院住上十天半个月的,然后其他人也都参照这个程度,狠狠地惩罚一顿……正要动手的时候,康二蛋忽然听到包间里似乎还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那个女孩子似乎被捂住了嘴,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以康二蛋的耳力,凝神倾听的时候,甚至还能听到皮肉相撞的水声,一如那天张大奎和李平安前后夹击那个妓女发出的那种声音。

康二蛋顿时勃然大怒,心中隐隐动了杀机。

张仲马恐惧地瞪着康二蛋,他不知道这个可怕又强大的男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已经快要窒息了,舌头止不住地想要向外伸,他的颈骨都快要被康二蛋给捏断了。

就在这时,黑暗里一个声音不满地说道:“张大奎你他娘的好没好?你们都干过了,老子还没来一炮呢。”

还没等张大奎说话,另一个声音则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然后叹道:“好爽,这小嘴儿太棒了……他娘的,可惜干的不是骚萍,嘿嘿,要是能干骚萍一炮就好了,老子折寿十年也成啊。”

这货的感慨顿时引起了广泛的共鸣,一帮人都在纷纷起哄,这个说骚萍的大胸脯,又圆又大、又白又嫩,最诱人了,而且那可是全厂最美的胸脯。

另一个说你们这些穷屌丝,神马都不懂,说骚萍的大腿才是最棒的,又长又直,又好看又有劲儿,简直能夹断男人的腰,想想都爽。

还有一个说你们都是放屁,一看就是不会玩的,骚萍撅着大屁股,像小狗一样趴在地上的时候,最让人忍不住想干。

这时候张大奎突然插话说道:“这有什么难的?我有主意,就看你们敢不敢干了,想干的话,咱们兄弟就一起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