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妈妈出事了

作者:伍笙 字数:234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意识慢慢流走,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林芸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侧躺在床上哭得快要沉沉睡去的韩萧雅突然感觉到心口一阵阵刺痛,她睁开了双眼,紧紧捂着发疼的心口,不安的感觉不断的从心口蔓延开来。

窗外的夜色浓重得就像一张随时都能把人吞没的大嘴,随着时间的推移韩萧雅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她藤的一下从床上弹跳而起,然后一路向着别墅外跑去。

封敬珂此时刚从外面回来,他看到韩萧雅径直的从他身边跑过,被人如此的无视,封敬珂心里有些不爽,他抬脚向着韩萧雅追去,几步便追上了韩萧雅。

突然被人从身后拉住的韩萧雅急得都快哭了,看到封敬珂的那瞬,眼眶的泪水竟然就那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她清楚的感觉到握着她手臂的那只手紧了紧,然后又听封敬珂道,“发生了什么事?”本来可以不理会的,可是在看到韩萧雅的泪水时,封敬珂却没有办法做到刻意的去忽视。

“我……我不知道?”

韩萧雅失落的摇着头,泪水不断的从眼眶里滑落,她倔强的抹去了脸上的泪水,然后强行想要扒开封敬珂的手。

“封总,拜托你放开我,我……我有急事。”

封敬珂紧抿薄唇目光复杂的看着韩萧雅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不明白为什么看到韩萧雅难过,他那颗冷漠的心却无法平静。

没有放开韩萧雅,也没有开口说话,封敬珂直接拽着韩萧雅的手臂,然后打开车门把韩萧雅塞到了副驾驶位上,再然后在韩萧雅想要溜出去时,碰的一声砸上了车门,顺便上了锁。

“封敬珂,你干什么,你快放我出去。”

韩萧雅不停的拍打着车窗,然而封敬珂没有理会她,反而绕过车身坐到了驾驶位上。

“封敬珂,你到底想干什么?”

以往韩萧雅看到封敬珂的时候,都会带着几分惧意,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只是今天她的怒火都被激发了出来,全然忘了害怕。

“地址?”

封敬珂清冷的声音让韩萧雅愣了愣,他这是要送她的意思,很惊讶也很意外冷漠的封敬珂会再次的伸出手帮助她,不过只是愣了片刻,韩萧雅就回过了神来。

“城北东庄小区。”

一路上,韩萧雅看着窗外的夜色紧张的揪着衣角,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不安,总觉得家里出了什么事。

她刚才打过电话,可却没人接听,韩萧雅努力的压下心里的不安,她再次按下了电话,每次打出的电话都石沉大海,只是这次电话竟然打通了。

“喂,妈……”

“小雅,你妈妈出事了?”

韩萧雅心里咯噔了一声,韩仰的一句话让她心脏都停止了跳动,手无力一松,手机从手中落了下去。

“怎么了?”

韩萧萧木纳的扭头看着封敬珂,那双落寞的眼里充满了恐惧,惊慌和懊恼。

封敬珂把车子开到了最大一连闯了好几个红灯,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林芸所在的那家医院里。

车子刚刚停稳,韩萧雅便打开车门头也不回的往医院内跑了进去,封敬珂想要叫住她,只是韩萧雅已经跑远了。

封敬珂降下了车窗,目光复杂的看着韩萧雅慢慢离去的身影,直到韩萧雅消失在了视线里,封敬珂才驱车离开了。

送韩萧雅来,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意外,他从来都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事,既然人已经到了,那么他也没有必要留下来。

韩萧雅急匆匆的跑到了前台,问了林芸住的病房后,向护士小姐道了声谢,便跑向了病

韩萧雅担忧的闯进病房时,就看到病床上的林芸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自从出道的这两年,她天天都在为了工作而奔波,所以她们母女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两年的时间,每次想妈妈,她都只能在电话里听听她的声音,两年她不知道妈妈和爸爸过得怎么样,不知道妈妈和爸爸的身体好不好。

她很痛苦,一个人活得很孤独,很寂寞,可是这些她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妈妈,因为她不想让妈妈担心和愧疚。

在她的印象里,妈妈很美丽,端庄的美让她异常的迷人,只是现在她的美貌已经被时间摧残,留下了岁月的划痕。

心疼和埋藏在心里对母爱的想念压得她痛苦不堪,她踩着浮肿得脚捂着嘴低声哽咽着走到了床边。

扭伤得脚被她折腾得肿了一大包,只是这点痛与钻心得那份痛相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韩仰坐在床边,紧紧的抓着林芸的双手,听到身后的动静,他急忙抬手擦去了脸上的泪水,然后扭头看向了韩萧雅。

看到已经美得他这个父亲都快要认不出来的女儿时,韩仰笑了,这个简单的笑里包含着他对韩萧雅无声的父爱。

从小到大,即使在电话里,韩仰和她提的从来都是和钱有关,他甚至没有说过想她的话,只是在他那双灰暗的眼神里,韩萧雅看到了他对自己的爱。

每一个父母,就算他在混蛋,他在不是人,他对自己的女儿,始终都是爱的。

韩仰站起身把床边的位置让给了韩萧雅,韩萧雅坐到床边,拉起林芸的手,心疼的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我妈怎么会突然晕倒了?”

韩萧雅的话让韩仰身体晃了晃,如果不是他舍不得,如果不是他想要偷偷的回去在看林芸一眼,那她真的不敢想象,林芸今天会发生什么事?

“萧雅,是爸爸的错,如果不是爸爸和你妈妈提出离婚,丢下她一个人离开,她也不会诱发心脏病而突然晕倒。”

心脏病?

韩萧雅精致的眉头簇紧,随即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细心的把林芸的手放到了被子里,然后看着身后老了许多的韩仰。

“爸爸,你和我妈的事我没办法插手,但是爸爸你已经错了这么多年了,妈妈为了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白眼,你不是不清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