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让你见笑了

作者:伍笙 字数:239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顾碎片是否会划伤手,她在那些凌乱的东西里翻找着,终于一个锦缎盒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到盒子里面本就已经被摔碎的春带彩玉被摔得更加破碎时,韩萧雅委屈到了极点,这是奶奶留给她的唯一东西,如今什么都没有了,都没有了。

“奶奶……奶奶……”

韩萧雅哽咽着,泪水一滴一滴的从脸颊滑落,韩萧雅紧紧的抱着盒子,坚强的伪装再也不见,她失声痛哭了起来。

站在门口的封敬珂看着韩萧雅哭得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他紧紧的紧抿住了唇瓣,看到韩萧雅,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升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闷闷的疼,就像被人一拳拳的砸在了胸口上。

韩萧雅绝美的脸颊上那滴眼泪灼伤了他的双眼,他开口想让她别哭了,可是薄唇张合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他封敬珂从来心疼过任何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

封敬珂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此刻心里这种异样的感觉,所以他告诉自己,他不过是看不惯一个女人当着自己的面肆无忌惮的哭,所以才会想让她别哭的。

韩萧雅哭了很久,哭得嗓子都哑了,哭过之后心情并没有刚开始一般的压抑,只是很失落,很绝望,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让她没有一点力气去面对生活的残忍。

只是生活还要过下去啊,她不能不管爸爸妈妈的生死,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爸爸被人折腾得失去了手臂。

韩萧雅深深地吸了口气,支撑着倒在地上地床头柜站了起来,她抬眸看着一直站在门口簇着眉头地封敬珂,一张满是泪痕地小脸,全然没有了以往地生动。

“封总,对不起,让你见笑了。”韩萧雅抬头看着天花板,努力的把眼眶里的眼泪逼了回去,才好不容易让自己笑了出来。

“韩总,很抱歉,招待不周,我现在心情不好,我想一个人静静。”韩萧雅在委婉的告诉封敬珂让他给她一个单独的空间。

封敬珂看着韩萧雅拖着疲惫的步伐走进了浴室,直到浴室里响起了哗哗哗的水流声,封敬珂还是站在哪里没有动。

深邃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浴室的门,韩萧雅在地上痛哭得画面却如魔咒一般搅得封敬珂那平静的心湖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修长的睫毛颤了颤,封敬珂扭头神色复杂的看着被韩萧雅放在床上的那盒春带彩玉,然后他抬脚走了过去,做了一件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

偷看?

没错,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封敬珂确实算得上偷看,他打开了盒子,看到的正是盒子里七零八碎的玉首饰。

她刚才那么伤心,就是为了这个东西?

封敬珂簇眉盯着玉首饰,骨节分明的长指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已经残碎的首饰,此刻那双深沉的眼眸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正在封敬珂想得出神得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在卧室里响了起来,目光清冷的环视了一圈,最后封敬珂看到了那只静静掉落在角落的白色手机。

封敬珂走过去,把手机从地上捡了起来,只是看到手机上那个来电显示时,封敬珂的脸色有些不悦。

疑惑了片刻,封敬珂便直接接听了电话。

“萧雅,关于新闻的事很抱歉,是我没有考虑周全,今天早上才知道我们被人偷拍了,你……还好吗?”易明瑞不知道电话不是韩萧雅接的,一开口便关心的开了口。

易明瑞昨天便到了美国,只是昨天很忙,也没有时间和这边的人联系,若不是刚刚接到了助理的电话,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发生了那样的事。

易明瑞在听到两人的关系已经被媒体挖出来的时候,其实第一反应便是欣喜,必竟他一直都想要让韩萧雅接受他。

可是高兴之后他便是担心,担心韩萧雅会怎么样,这段时间,不管是娱乐上还是生活上,她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所以他很担心她会被压垮。

她在他心里,一直都很坚强,可是在怎么坚强,她不过是个女人罢了。

“萧雅,怎么不说话。”

等了一会儿,没听到韩萧雅说话,易明瑞焦急的追问道。

“她不在。”

封敬珂冷漠的话语却让易明瑞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他不悦的簇眉,语气里带了几分害怕,“你是谁,萧雅去哪儿了?为什么是你接的电话?”

易明瑞一连串的质问让封敬珂的身上的气息更是降了几分,“无可奉告。”封敬珂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那一头,易明瑞站在十几层楼高的落地窗前,他失神的握着手机,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接电话的人是谁,为什么那个男人会替萧雅接了电话。

认识了萧雅这么多年,萧雅的习惯他是最清楚的,就算是他,她从来都不让他私自碰她手机的,记得有一次,他不过是为她接了一个他父母打来的电话,她都和他生气好几天。

易明瑞的心慌了,以至于他完全静不下心来却想那个声音是不是在哪里听过,这么多年,萧雅的身边就他一个男人,他很害怕其他男人会取代了他的地位。

易明瑞紧紧攥着手机,瞳孔微缩的看着窗外喧哗的城市,片刻后,他仿佛下了一个决定般,拨打了一个电话。

半个小时候,韩萧雅从浴室里出来,她穿着一身洁白的浴袍,白嫩的小手轻扒着一头秀发,看到封敬珂还没走,韩萧雅愣了愣。

顺着封敬珂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胸口,她脸刷的红了,急忙抬手严严实实的用浴袍直接遮住了迷人的锁骨。

尴尬的抬眸看向封敬珂时,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床上的那盒春玉彩带,一时之间两人之间谁也没有说话。

韩萧雅垂眸看着自己的小脚丫,时不时的抬眸偷看封敬珂两眼,她都快被这压抑的沉默憋得快要沉不住气了,只是封敬珂还是没有任何开口的迹象。

韩萧雅暗自叹了口气,然后硬着头皮打破了沉默,“封总,你还有什么事吗?”

封敬珂转眸看向韩萧雅,他清冷的目光看得韩萧雅头皮一阵阵发麻,“那些人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的,他们这次没有拿到钱,一定不肯罢休,你还是尽早把钱还了比较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