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邻居应该相亲相爱才是

作者:伍笙 字数:234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可温楠是一个例外,和易明瑞认识这么多年来,韩萧雅只看到过他对一个人表现得那么的不耐烦。

韩萧雅嘴里吃着,可是还不忘吐槽,“易明瑞,你有没有良心,我会饿肚子,还不是因为等你。”

易明瑞尴尬的笑了笑,他接到韩萧雅电话的时候,本来已经下班回家了,可是他看到了关于韩萧雅今天的新闻,所以在公司忙活了一阵。

不过这些他不会告诉她,易明瑞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好了,我错了,我自罚三杯。”

说到做到,易明瑞一连灌了三杯。

到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两人才吃饱喝足,只是留下一桌子的东西却留易明瑞一个人整理,易明瑞知道韩萧雅很懒,所以也一个人承包了。

离开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易明瑞驱车离开,韩萧雅别墅对面的一个落地窗前,封敬珂看到那辆车离开,眉头死死的簇了起来。

朋友?两人一起到了后半夜,会是朋友?

封敬珂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酒杯,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为什么生气了。

接连多天,韩萧雅没有接到任何的广告,韩萧雅为此都开始着急了起来,她的父亲好赌,如果她在不继续工作去还债,那么妈妈又该不得安宁了。

韩萧雅叹了口气,给阿文打了个电话,“阿文,明天有没有什么工作?”

“萧雅姐,这两天风波还没有过去,你就在家里休息几天吧,工作的事先放两天,易总那边也给你放了假。”

韩萧雅苦涩的笑了笑,“阿文,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是不是就没有人愿意找我拍戏了。”

韩萧雅说得轻松,可是心里却很紧张。

“萧雅姐,你别担心,易总已经在给你找活动了,估计两天后易总就会还我们结果了。”这个时候,阿文也只能安慰韩萧雅,不让她想太多。

“我知道了。”挂断电话之前,韩萧雅又急忙补充道,“对了阿文,告诉易明瑞不论是什么工作,我都接。”

“萧雅姐,你……”

“阿文,这个时候我还有得选择吗?能接到一点是一点吧。”

阿文听了韩萧雅的话眉头紧簇了起来,以前韩萧雅身居一线,从来都是想要演什么戏由她自己选择,可是现在却到了这个地步。

就连她也不曾想到,会有这一天,韩萧雅如今到了这一步,她也很心疼。

“萧雅姐,我知道了。”

站在阳台上,韩萧雅仰头看着夜空闪烁的繁星,她迷茫了,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觉得生活无望。

微风袭来,轻撩起韩萧雅的一头卷发,不知道是心冷还是什么,韩萧雅紧紧的双手环抱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韩萧雅又过着闲散的生活,这几天阿文没有来过,易明瑞也没有出现过,而韩萧雅唯一见过的人便是她的高冷邻居封敬珂了。

只是让韩萧雅很郁闷的是,两人在门口偶遇了几次,可是封敬珂竟然彻底的无视她,对她视而不见。

对此韩萧雅跟不明白,封敬珂这是怎么了,他好像比以前更加的冷漠了,可是前几天两人见面的时候封敬珂虽然冷漠,可还是看得起和她打个招呼。

一次是这样,两次是这样,封敬珂从她的身边走过,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甚至一个眼神都不给她。

看着封敬珂头也不回,韩萧雅一口气憋在心里发不出来,一张白嫩的小脸都通红了,“他这是什么意思?气死我了。”

韩萧雅一手叉腰,一手往自己的脸上扇着风,想要把自己身上的火气降一降,作为明星久了,流言蜚语也听得多了。

而她能够走到今天,最重要的就是能够忍,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两年来,她只要生气,也只是生气一会儿便想开了。

只是半个小时候,韩萧雅双手环胸靠在门口,双目充火的盯着封敬珂的别墅门口看,她的目光很怨愤,恨不得在封敬珂的门上盯出一个洞来。

这是第一次,她在意别人的目光,而且该死的他竟然因为封敬珂对她的视而不见而这么生气。

在门口维持着同样的姿势站了很久,站到韩萧雅的腿都快要麻木的时候,封敬珂终于回来了。

封敬珂从那辆剽悍的劳斯莱斯上走下来,看到韩萧雅的时候,英宇的眉头簇了簇,可是仅仅是一眼,封敬珂便移开目光向着别墅走去。

“霍……”韩萧雅仰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理智被怒气冲散,她想也不想,便大步向着封敬珂走了过去。

封敬珂听到身后的动静,他转过身的同时,韩萧雅抓住了他的手臂,幽幽的目光移至被韩萧雅抓着的手腕,封敬珂本是冷漠的神色更冷了几分。

“放手。”

韩萧雅被封敬珂没有一丝温度的话语吓得浑身颤了颤,撇到封敬了眼底的一闪而过的阴狠,韩萧雅倒吸了口气。

封敬珂的气势太强,面对这样的封敬珂韩萧雅憋了一下午的怒气就像被从天而降的冷水而浇灭了,韩萧雅很没有骨气的放开了那只被自己抓住的手臂。

只是在看到封敬珂用那种被脏东西碰到而感到厌恶的动作扶了扶衣袖时,韩萧雅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她是谁,她可是韩萧雅阿,当红的大明星,她的一根头发都会被很多人疯抢着想要得到,可是……她竟然被封敬珂嫌弃了。

真真是叔能忍婶不能忍。

“那个封总,我们可是邻居。”

韩萧雅诺诺的想要提醒封敬珂,她的自尊心严重的受了措,她很想不顾一切的对封敬珂爆骂一番,可是一接触到封敬珂那双深邃又疏离的双眸,她的底气一下子就像泄了出去。

“所以呢,韩小姐想要说什么?”

韩萧雅牵强的笑了笑,“封总,我觉得邻居应该相亲相爱才是。”

“相亲相爱?”

封敬珂的眉头挑了挑,就像是听到了多大的笑话一般,他嘴角的笑在韩萧雅看来很美,他不笑则以,一笑则让人回不过神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