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八章 过湖

作者:秋月照 字数:228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听了这番话,王莲心生疑惑,虽然她并不知道冰言的来历,但已经断定此人和她有莫大的关联,他对无花水冷冰冰地,却对自己关心备至,这人到底是谁?他怎么知道自己刚苏醒一个月的时间?他劝自己不要离开湖边是否是因为知道刘家庄消失的秘密?他又为什么说自己过湖后再难回到这里?他一定知道很多事,但他不想说,自己也未必问得出来,但还是想试试,她看着他,说道:“我一定要知道家人的下落,若你不想告诉我,我只能去文史门寻求答案。”她一脸乞求之色,盼望他说出答案。

冰言却摇了摇头,“我并非不愿告诉你,只是你刚刚醒来,很多事你都忘记了,我若说了,你也只是听了一个故事而已,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想起来才行。”

王莲还想再问,无花水却不干了,这个冰言对王莲说个不停,可是却自动忽略他,这让他难以接受,他走到二人中间,大声道:“哥哥可听了半天,你总想把莲妹妹留下,是不是没有办法送我们去对岸?”说着一拉王莲的手,“好妹妹,这人瞒着你好多事却不告诉你,心眼太坏了,咱们走,不理他。”

王莲却没有动,“无花水,你先别着急。”又把他推到一边,对冰言说道:“冰言,你似乎知道我很多事,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但我真的想到对岸,你可不可以送我样过去?”

无花水急道:“好妹妹,他心眼这么坏,你还相信他?”

王莲摇摇头,斩钉截铁地道“他心眼不坏,他也不会害我!”

冰言见王莲信任的看着他,长叹一声说道:“你虽然忘记了一切,却还知道我不会害你,这就足够了,也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该来的逃也逃不掉,既然你想离开,我就送你到对岸吧。”

王莲赶忙深施一礼,“多谢你了,我从一见你面,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对于冰言,她确实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无花水却一脸鄙夷,“没有船,你怎么送我们过去?”

冰言没有答话,只是把背上的宝剑抽了出来,扔向湖水的上空,只见那宝剑悬在上空打了几个旋,非但没有落下来,反而变得又宽又长,待它落到水面时,已经如一个竹筏大小,稳稳地浮在水面上。王莲不料想他竟有这般本事,只惊得目瞪口呆,良久才问道:“冰言,你是神仙吗?为什么你的宝剑会变得这般大?太神奇了!”

冰言见她一脸惊奇之色,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我不是神仙,只是会一些小小的法术而已,这并不神奇,以后你会遇见比这更神奇的事。”说着伸出一只手,“来,我带你上去。”王莲刚想伸手,却被旁边的无花水一把扯了过去,“好妹妹,哥哥也能带你上去!”说完,横了冰言一眼,但冰言并未在意,只是把手收了回去。

王莲看见大宝剑离岸边尚有一段距离,她已经相信冰言法力高超,此时见无花水紧紧拽住她的手不松开,赶忙说道:“无花水,你先不要胡闹,这样会很危险的,还是让冰言来做吧。”

无花水也不答话,拉着她冲着宝剑走过去,刚走了两步,鞋子就湿了,他赌气的站在寻,埋怨冰言,“你怎么不直接把这剑筏变到湖对岸去?那才显得你法力高超,离得这么远,我们怎么上去?”

王莲见他生气,忙解劝道:“咱们既然让冰言送过去,就应该听他的安排,你且先别闹,他会有办法的。”接着走到冰言身旁,“冰言,要不你先带无花水上去,然后再来带我。”

突然她“啊”的一声,双脚已经腾空飞起,原来冰言已搂着她的腰轻轻一提,将她带离地面,紧接着往前一纵,稳稳地站在那剑筏上,王莲这才放下心来,“冰言,谢谢你,你可不可以把无花水也带上来?”

冰言回头问无花水,“我看你本领并不低,你是自己过来,还是用我把你拎过来?”

无花水冷哼一声,“我虽然本领比你高,但还是给你一个在美人面前炫耀本事的机会吧。”王莲见他二人对自己都关心备至,彼此间却针锋相对,此刻无花水显然不能自己上来,否则刚才也不会把鞋弄湿了,她赶忙催促冰言,“请你把他带上来吧,他是我的朋友,你就别逗他了。”

冰言飞回岸边,将剑柄抽出来,把柄头递给无花水,说道:“你大可不必我帮你,但我帮你一次,你就欠我一个人情,我只希望你以后对她好一点。”说着起身一纵,无花水赶忙抓住剑柄,只觉得剑柄传来一种吸力,将他带到剑筏上。无花水一声不吭,默默地站在王莲身边,王莲听到冰言要无花水对自己好一些时心中感动,看冰言才三十来岁,却宛如一位长者般照顾自己,和无花水的油嘴滑舌大不相同,忍不住说道:“冰言,你法力高强,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去文史门吧。”冰言稳重,又有法力,有他在身边,心中会踏实一些。

冰言还未答话,无花水却抢着说道:“不行,我不同意。”王莲一脸奇怪,“为什么你不同意?”

“因为我们都有事情要问文史君,他又没有问题要问,他去了有什么用?”无花水一脸的不情愿。

王莲这才想起,她转头问冰言,“你有事情需要问文史君吗?”

冰言摇摇头,“虽然我没有事情要问文史君,但我想文史君也许会有事情问我,无花水,你说呢?”

“我又不是文史君,我怎么知道?”无花水生气地答道,“反正莲妹妹要你去,你怎么可能会舍弃英雄护美的机会?”他一副吃醋的表情。

“你真希望我陪你去文史门吗?”冰言不理会无花水的胡搅蛮缠,温言问王莲,王莲重重点点头,“如果你没别的事情要办,我自然希望有你同行。”

冰言宠溺的望着她,那神情就像一位慈祥的父亲对待心爱的女儿一般,“既然你希望,我当然要一路护送你。”王莲心中感激,只觉得有他相伴,一路再也不会有任何险阻。无花水一脸的不情愿,却知再说无益,他双手插胸不再理会冰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