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六十章 正面对敌

作者:秋月照 字数:320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华唐脸如冰霜,“好坏你分得清吗?你才多大?一直生活在树林,直到现在,连蓬莱岛的道士都还没有认识全,又怎能分清魔女的真面目?”他叹了口气,语气放缓了些,“好孩子,你豪放洒脱,什么事都不萦于心,是最适合修道之人,我曾经无数次的对你说过,要你跟随我修道,但你始终不肯,我原以为是时候不到,却没想到你被魔女所迷惑,怪不得你这几年看我的次数少多了,悠然呀!”他语重心长又叹息一声,“相信本掌门,我不会骗你,你的人生阅历太少,还不懂魔教蛊惑人心之术,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否则再沉迷下去最终害的是你自己的声誉和前途呀。”

悠然听他说的语气沉重,不由心软下来,但一想起璃落,心如刀绞,难道你真如掌门所言是个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魔女吗?他自小受华唐的熏陶,心中有仰慕他的修为与人品,他的话不由的不信上几分。

华唐见悠然态度不再想先前那么坚决,更是循循善诱,他扶起悠然,“好孩子,吃一堑长一智,你放心,我会物色一个适合你的女孩儿做你的妻子,一转眼,你长大了,而我还以为你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放在眼中的毛头小子呢。”

悠然心中伤感,他从刚才的对话中知道,华唐肯定不会答应让他娶璃落的,这也难怪,虽然他是普通不过的一名蓬莱杂工,但华唐一直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跟随他修炼,但他喜欢的是无忧无虑的生活,所以不想按部就班的修炼,更不想遵守道士的各种规矩,这样的想法早就令华唐对他有些失望,何况现在他又提出和魔教的璃落成亲的事。但他一直以为华唐是一位通情达理的掌门,不会有门户之见,现在他想错了,原来华唐对魔教的人恨之入骨,偏见太深,自己和璃落的亲事恐怕要往后拖一拖了。他虽处深林,但聪明之极,知道再顶撞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否则说不定华唐在盛怒之下会把他关起来,还是先离开这,再和璃落商量一下的好,看来还是璃落说得对,自己太鲁莽草率了。

“掌门,悠然知道错了,您说的对,我的人生阅历太少,您放心,我不会再提此事了。”悠然思虑良久,终于开口。

华唐见悠然改变了态度,满意的点点头,“这就是我看重你的原因,一点即通,不会钻牛角尖,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个魔女究竟是谁?趁你陷得不深,我要把她除掉,以免再留后患!”

悠然脸色黯然,一副后悔的样子,“她说她叫小可,我也不知这名字是真是假,只可惜,她好长时间不来了,正是如此,悠然才想娶她为妻,想将她留在身边。”心中却想: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知道璃落就在树林中等我,你是蓬莱掌门,璃落法力再高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我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被你抓走。

华唐怎么也没料到一向听话的悠然会为了心爱的人撒谎,他见悠然一副懊恼,悔不当初之状,还好言安慰:“悠然,不要往心里去,幸亏你及时醒悟,没有出现偏差,你先回去吧,好好想想,待那魔女再来,你切不可心软,一定要禀报我知晓。”

“是!”悠然答应一声,行了个礼,转身向外走去。他走的很快很急,一心想着回到树林中见到璃落。华唐注视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狠辣。

悠然刚回到树林,就见璃落正拽着一颗垂下来的树枝玩耍,“璃落。”他轻轻地叫了一声,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璃落知道华唐心狠手辣,担心悠然出事,才跟了过去,却见到悠然见机行事,没有顶撞华唐,也没有说出她的下落,这让她又惊又喜,心想,我果然没有看错悠然,他不仅聪明还很有见识,而且撒谎时眼睛都不眨一下,倒是很像我魔教的风格。见他没危险,她怕华唐发现她的藏身之处,于是提前回到了树林等候悠然。

此时见他回来,璃落想起刚才悠然的表现,不由嘻嘻一笑,用手羞了羞脸,“悠然,没想到你也会撒谎,而且一点都不脸红,好不害羞!”

悠然听她取笑,也不在意,反而也跟着笑了笑,“为心爱之人撒谎有什么害羞的,只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华掌门会不同意。”说着他又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华掌门在我心中就像父亲一样,这也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撒谎,我的心中也不好受。也许站在他的立场,他并没有错,正邪不两立,但是,我却相信,好人之中也有坏人,魔教之中也会有好人。是吗?”他定定地盯着璃落,眼神变得复杂。

璃落收起笑容,郑重的点点头,以坚定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你心中仍有不确定,但是相信我,也相信你的眼睛,我不敢说我是个好人,但最起码,我长这么大,没有杀过一个人,以后也不会滥杀无辜,更会加倍的对你好。你可以随我先到翠屏山看看,也许你会喜欢那里,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你不喜欢,哪怕是一丁点,我也不会勉强你的。”她突然想到无情,自己比她幸运的多,没有爱上像华唐那样无情无义之辈。

悠然释怀,“我相信你,我此生只想和你在一起,等时间长了,我也相信华掌门会改变观念的,到时你我再回到这里。”他又留恋的向四周望了望,“我还真舍不得离开这里,这可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呀!......”

突然,他停住了,向着璃落的后面吃惊的望去。璃落正沉浸在感动中,根本没有留心身后,见他神情有异,知道必然出了什么大事,她收敛心神,感到身后传来阵阵杀气,她迅速地转过了身。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树林中有树遮挡暮色更浓,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从远处的树林中有几个人影在逼近,这几人速度极快,转瞬之间就来到了他们面前。为首之人正是华唐。

原来华唐为人狡诈,他早就看出悠然是在敷衍他,但他却不揭穿,而是等悠然走后,带了几人在后从另一个方向闯进了树林,将离开蓬莱岛的方向堵死了。他料到悠然口中的魔女必定没有走,说不定就在树林中等着悠然回来。别看悠然不是蓬莱岛的道士,但他在华唐心中的地位不低,他曾多次想让悠然拜在他的门下,做他的大弟子,跟随他修道,哪知悠然屡次拒绝,说他无欲无求,不肯修炼,但华唐觉得悠然资质极佳,而且悠然还很年轻,他也并不着急,他想给他时间,等他知道修道的好处,所以他每日让悠然加倍的砍柴,锻炼他的筋骨。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魔女,不仅偷闯蓬莱岛,反而还诱惑他最看重的人,这让华唐如何不恼,如何不恨!

悠然一看是华唐,心中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一把拉过了璃落,将她藏在身后,心想,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璃落出事。

华唐等人还没来得及看清璃落的相貌,就见悠然把这个魔教女子挡住身后,华唐心中大怒,来到悠然面前大声质问:“悠然,枉我对你信任,你竟敢在我面前撒谎,难道就为了这个魔女吗?”

事到如今,悠然也无法再隐瞒,他向着华唐深施一礼,“掌门,不是我要骗您,我只是想暂时将这件事缓缓,等您心平气和时再与您重谈此事,但我没想到您会追过来,我希望您能放过我们。”

华唐冷哼一声,“你从小在蓬莱长大,却因为一个魔女就要离开蓬莱,这让我太失望了。”他又提高声音喝道:“魔女,你有胆量诱惑我蓬莱中人,为何没有胆量面对有本掌门?难道你魔教中人也害怕了不成?”

璃落咯咯直笑:“老杂毛,谁害怕了?”说着从悠然身后转了过来,脸上却已罩上了一层面纱。她虽是魔尊,但鲜少在江湖上走动,几乎没有人认得她,但她是个谨慎之人,自认还不是华唐的对手,丢了自己的脸面无所谓,但不能因此让蓬莱岛的人更加小看翠屏山,因此她才罩上了面纱。但她刚说完,却听悠然咳嗽一声,璃落立刻就明白了,华唐对悠然有知遇之恩,她当着悠然的面骂华唐老杂毛,想必悠然有些抵触。于是她没有再说下去,拉起悠然的手轻声道:“我们快走吧。”

但华唐怎肯轻易放他们走,他拔出长剑,指向璃落,“不管你是谁,只要是魔教之人,我蓬莱见而诛之,来来来,让我领教你们魔教的手段。”

璃落不再答话,飞身上前与华唐战到一处,悠然心惊肉跳,生怕璃落被华唐伤到。璃落与华唐战不到二十合,就已经显示了败势,她刚刚继位魔尊,修为尚浅,和华唐相差太多,根本不是华唐的对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