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九章悠然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8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人闻言将斧头用力砍在树干上,双手抱胸看着他们,“虽然蓬莱道士在天下广有盛名,但怎奈我家世代都不想修仙,所以我家世代都不是道士,我只是一个为蓬莱砍柴的砍柴工而已。”

“为什么你不肯修仙?修仙不仅能延长寿命,还能更好的保护自己,难道你一辈子就想砍柴吗?”璃落奇怪的问道。

那人在树上看了璃落几眼,“你还小,有些道理你根本不懂。延长寿命又不是长生不老,终究都是要死的,多活那么多年有什么用呢?我在蓬莱岛上,又有几个胆大的人敢闯到这里来撒野?我根本用不着保护自己。还有,砍柴有什么不好?我每年看着这些树木从干枯变得嫩绿,再变得茂盛,再到秋季的挂满果实,它们就是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我每日陪着它们就是我最开心的事了。”

璃落不死心,又问:“难道你也不为你的家人烦恼吗?若他们有什么事,你会不会不开心?”

那人笑着摇了摇头,“我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了,现在我是孤身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根本不会为了家人烦恼。”

璃落见他洒脱超然,刚才想要找个道士出气的想法也消失了一大半,反而心中对这人产生了极大的好感,觉得此人虽不是魔教之人,但却深合魔教人的脾性,竟有一种想要结识他的心意,“你叫什么名字?每天都要在这砍柴吗?”

那人站累了,一屁股坐到脚下的粗树干上,“我叫悠然,我是这里的砍柴工,当然每天都要来砍柴,这都不用问的。好了,你们都耽误我很长时间了,我再不干活就完不成今天的数量了。还有,你们不要往里走了,里面树木更密,没人带着很容易迷路的。”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拽下斧子,继续砍柴。

“悠然!”璃落默默地重复一遍,见他专心砍柴,没有再理会他们的意思,她这才将目光收回。文史君见璃落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知道她的沮丧之心好了大半,便催着她离开。璃落点点头,但心中却对悠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二人没有去找蓬莱道士出气,反而飞离了树林向翠屏山行去。文史君护送璃落回山之后也赶忙回到文史门,去监察弥水玉的动向。

璃落从此也专心练功,但每次心情烦躁时,却忍不住想起悠然,她的年纪不再长大,心性也和十五岁的女孩一样不再变化,她多次下山去找悠然,每次听他说会儿话,心情便会大好,而悠然却始终不知璃落的真实身份,他见这个女孩有时精灵古怪,有时憨态可掬,有时又莫名的带着一丝愁容,竟渐渐地关心起璃落来。两人都是青春年少,时间长了,不知不觉互相产生了情愫。

一年又一年,时光荏苒,悠然已近而立之年,年少的青涩不复再现,而璃落却始终面容不改,维持在少女模样。悠然有些奇怪,但又一想,会法力的人可能都会有一些驻颜术,蓬莱掌门华唐就是如此。所以也没有仔细问过,还一直把璃落看做蓬莱的客人。璃落也没有想过要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觉得两人既然真心相待,又何必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心意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无情与华唐相爱成仇的事给了璃落很大的感触,她不敢轻易说出实情,生怕悠然也如华唐一样弃她而去。

这天,璃落又来到树林,却见悠然一反常态的望着她,璃落奇怪,“出了什么事吗?”

悠然笑笑,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没有,只是我有一个想法,却又怕说出来你不同意。”

“怎么会?快说,什么事?我一定会同意的。”璃落眯着眼享受着他大手的温度。

悠然突然有些扭捏,从旁边拿出一个用花编成的花环戴在璃落的头上,“璃落,我们认识好几年了,我知道你是一个会法术的人,容颜也不会老去,但我仍想娶你为妻,不知你的心意如何?”

璃落脸一红,轻轻地笑笑,将头依偎在悠然的怀中,“我当然愿意,你知道的。”

悠然大喜,“太好了,我这就去向华掌门禀报,让她为我们主持亲事!”

璃落一听“华掌门”三字,羞涩的脸上立刻变成愤怒,“找他做什么?”

悠然一愣,不知她为何生气,“我从小在蓬莱岛长大,华掌门一直对我很好,现在我的父母都已经过世,华掌门就像我的长辈一样,何况蓬莱岛本来就是华掌门做主,你成了我的妻子,自然要住到蓬莱岛,当然应该向他说明。”

“不!”璃落毫不犹豫的拒绝,“我可以做你的妻子,但不能住在蓬莱岛,我要你随我离开这。”

“为什么?”悠然见她面沉似水,眼睛似要喷出火来,惶惑不解,他和璃落相处多年,还从未见过她如此生气,“你不是蓬莱岛的客人吗?为什么会反对?华掌门是位非常慈祥的长者,他很通情达理的。”

璃落冷笑几声,想起华唐的所作所为不由恨得咬牙切齿,“你不明白,我不是蓬莱岛的客人,虽然我每次见你都从蓬莱岛的方向过来,但我和蓬莱岛的人却又深仇大恨。”

悠然吃了一惊,“你,你说什么?”

事到如今,璃落再也不想隐瞒,心想,若你和华唐一般无情,我也认了,只当我瞎了眼睛看错了人,她把心一横,将各种顾虑抛到脑后,“我是魔教中人,自古正邪不两立,我怕你多心,才每次从蓬莱的方向绕过来,但蓬莱掌门华唐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他抛弃妻子,根本不配为人!”

璃落说完等待悠然的反应,哪知悠然却只是淡淡一笑,似乎璃落刚才只是说了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他毫不在意的拉起璃落的手,“魔教之人又如何?我不管别人,我只要知道你是我悠然的心爱之人就够了。你放心,虽然正邪不两立,但好在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砍柴工,正邪和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这下轮到璃落吃惊了,她没想到悠然居然根本不在乎她魔教的身份,反而更加疼惜她,她心中感动,刚要说话,又听悠然继续说道:“不过我从小在蓬莱长大,华掌门对我一向照顾,我的处事原则都是他教我的,所以你那样说他,我觉得可能是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我相信他不是个坏人,我也相信他和我一样,不会在意你的魔教身份,你等着我,我现在就去求他答应我们的婚事,你放心,华掌门不会嫌弃你的身份的。”说完,他不等璃落说话,迅速向树林外跑去,边跑边回头说道:“我去去就来,你放心,一定会没事的。”

璃落见他如此执着,知道再相劝也无济于事。当年华唐和无情的事只有魔教众人知道的清楚,而华唐把和无情的交往看做耻辱,自是不肯对外轻易说出,即便是渡新也只是道听途说,根本不知事情的经过。璃落望着悠然的背影,心想,你去说,只怕会让华唐大怒,说不定他马上就会来捉我了,但你如此真心待我,我也不想离你而去,且让你看清了华唐的真面目,你自会和我一起回翠屏山。又想到悠然对她痴心一片,比华唐不知要强上多少倍,不禁感叹无情遇人不淑。

但她一直等了快一个时辰,悠然还是没有回来,璃落不由担心起来,她蹑足潜踪偷偷的出了树林,往岛的中心行去,想暗自查看到底为什么悠然还不回来。

蓬莱岛很大,到处都是树木花草,正巧便于璃落隐身,她修为高深,岛上道士不少,但根本没有人能发现她的行踪。她来到蓬莱的大殿,却发现这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难道悠然不在这?那他去了哪?”

她又悄悄的往东行去,在她经过一个偏房时,忽然听到了悠然的喊声:“掌门,她虽是魔女,但她确实是好人,请掌门明鉴!”

璃落心中既感动又紧张,她没想到悠然在华唐面前公然替她争辩,她知道华唐法力很高,虽然自己是魔尊,但刚刚上位,法力和华唐还相差甚远,她不敢离得太近,生怕华唐发现了她的行踪,转身躲到一棵树后,顺着窗子向里观看。

只见悠然跪在地上,满脸的倔强与委屈,他的面前站着一人,挺拔修长的身材,白皙的面庞,满面怒容,用手指着悠然大骂:“混账,只要是魔教之人就没有好人,她只是不当着你的面杀人罢了,你从未出过蓬莱,根本不知江湖险恶,人心叵测,被魔女利用了都不知,还替她说好话,快说,那魔女在哪里,我要亲自杀了她!”

璃落从没有见过华唐,但听着人的语气,知道他就是华唐,心中好生厌恶,看他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伤无情那么深,还有脸说别人不好,世上最坏的人就是他自己吧。

只见悠然向着华唐磕了个头,复又起来说道:“掌门,我知道您是正派的德高望重的人,我虽然只是一个砍柴的,但从小在您的熏陶下长大,您在我的心中是师是父,更是我在这个世上最尊敬的人,以前您说什么我都相信,也都听你的,但这次也请您相信我一次,我要娶的妻子不是一个坏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