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八章 前世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9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情松开文史君来到近前查看,她皱着眉头,左冷被黑水袭中全身,中毒很深。无情催动气息落了几颗泪珠,涂在左冷的身上,但过了良久,左冷全身的黑色仍无半点变化。

无情用自己的凤凰眼泪医治左冷,但收效甚微,她抬起头重重叹了口气,“我的泪水可以驱除人世间的各种毒,但却不能解冥界之毒,这黑水毒毒性剧烈,我只能控制读发的速度,减轻左冷的痛苦却不能为她彻底除去毒素。好在她和左清一样,小时候吃过很多的灵丹妙药,所以毒性一时半刻没有侵入到她的五脏六腑。”

几人中唯独王莲不知内情。她没有想到左冷竟然是一只白鹰幻化而成。看到白鹰她不由心中一动,想起以前救助的黑鹰。那黑鹰能懂人言,对她也很柔顺,但到了文史门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它,也不知它现在在哪儿?她正在想心事,却见无情用自己的泪水为左冷疗伤,更是不知其意。她刚刚从弥水玉的状态恢复成人形,还不知无情是凤凰所变。

众人见无情都不能为左冷疗伤,不禁齐声问道:“那要如何将黑水毒驱除干净?”

无情道:“黑水是冥界之水阴气太盛,只有用妖界的翠火草才能将毒完全除尽。”

“翠火草?”文史君一皱眉,“我曾经听说过翠火草,听说这种草只生长在妖界的火龙山上。但火龙山上有一条白色巨龙,长有两丈能口喷烈火,急难降服,更重要的是火龙山上还有妖王的小儿子阿雀王在那儿把守,恐怕要拿到翠火草不那么简单。”

无情道“翠火草再难取,,我们也要去,就当是再闯一次炼狱好了。”

璃落和左清也道:“正是,刀山火海也要闯,更别说只是一株翠火草了。”

文史君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要妥善安排一下,防止华唐等人再来攻打,我们要做好万全准备。”

璃落道:“华唐知道我们大家都聚集在这,没有必胜的把握,他不会再来,不过冰言也需要休息,要不文史君与王莲留下来照顾冰言与左冷,剩下的人去取翠火草。”

文史君刚刚得到无情的爱,不想马上和心上人分开,说道:“要不让左清留下来吧。”

左清断然拒绝,“受伤的是我胞妹,我不能不去。”

几人争执半天,谁也不肯留下来,都想为左冷去火龙山取翠火草。最后文史君说道:“不如这样,让左冷待在寒水密室,我这密室极其隐秘,机关也多,一时到也不易出事。我让妙心等人照顾冰严,若华唐再来就让大家躲进密室。那些道士见文史门成了空门,自然不会再战,到那时说不定我们也取翠火草回来了。”

众人点头同意,文史君又和冰言讲清楚,冰言失血过多,身子虚弱,一听文史君和王莲也要去火龙山,他挣扎起身定要和他们同行。他是护玉人,自然觉得弥水玉在哪儿,他就应该在那儿。众人又苦苦相劝,拜托他保护左冷,文史门中也不能没人主持大局。冰言这才勉强同意,又细细嘱咐众人要多加小心,早去早回。

几人回到大厅,文史君道:“可惜没有了玉池花,不能再炼制复力丸,否责也可给左冷与冰言留下几颗,让他们恢复一些元气。”

无情道:“没有什么可惜的,只要有人在就行,我们还是赶快动身吧。”

此时天色已晚,左清道:“妖界与人间不同,大妖小妖数量太多,晚上出没更甚,一不小心就会惊动他们,到时必定会有一番纠缠于打斗,若是惊动了妖王,再想取到翠火草就难了。不如等天亮再出发,白天大部分妖躲起来修炼,我们闯进去会比较容易些。”

无情点点头,“你说的对,我一着急忘记了这点,亏你细心,也好,今天大家都累了一天,我们就养精蓄锐,明早出发。”

几人各自休息。文史君与王莲不放心冰言,来到他的房间探望。冰言刚刚睡了一觉,精神好了一些。见到二人都来看他,心中高兴。这期间,王莲与文史君已经从别人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当王莲知道无情居然是凤凰所变时,不由惊吓的张大了嘴。心想,她和文史君是弥水玉,左冷是白鹰,无情是凤凰,他们这一群人果然没有一个正常的。

冰言心中一直有一件事想要问文史君,现在正好有时间,他于是将自己的疑惑讲了出来:“文史君,你曾经说过,希望我这世不要辜负了璃落,这究竟是何意?我一直想问个明白,苦于没有机会,现在你可否讲清楚?”

文史君轻轻叹了口气,“璃落既然没对你讲,是有她的打算。她不希望你因为前世的事而去接受她,她希望今世的你能重新爱上她。别看璃落平时贪玩胡闹,其实她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他犹豫了片刻,又道:“也罢,你是我的护玉人,我不想瞒你。但就像当初妹妹忘记了你一样,你不肯告诉她实情,怕她只是听了一个故事,而没有特别的感受。如今你从我这听到的也无非是个故事。”

冰言道:“这和玉儿不同,她是弥水玉,有了合适的契机自然回想起来。我只是一个凡人,永远也不能想起前世的事,所以即便是听故事,我也想弄清楚。”

王莲在旁有些听不懂二人的对话,忙问:“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快点讲吧。难道冰言和璃落在上一世就认识吗?”

文史君点点头,叹息道:“他们在上一世不仅认识,而且璃落还是因为冰言伤心一世。”

冰言一听他果然和璃落有着很深的渊源,心中有些急躁,催促道:“那你快快讲来。”

文史君神情伤感,“当年为了无情,我们都尽量不杀蓬莱岛的道士,而璃落也发奋修炼,但她小孩心性,也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有一次她来文史门询问弥水玉的事,在途中见到了你......”他望着冰言,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

三百年前无情被冥界扣押后,璃落发誓在救出无情之前不再长大,可惜屡次出手屡次失败,无奈之下,只得向文史君求救。在文史门得知弥水玉能够救无情后二人心情大悦,但一想到弥水玉三百年后才能出现又有些沮丧。璃落辞别文史君要返回翠屏山,文史君见她郁郁寡欢,有些担心,于是一路护送陪伴。

文史君口才极佳,璃落又喜欢与他斗口,在文史君的劝解下,璃落的心情好了很多。他们御风飞行到距离蓬莱岛不远时,璃落想起华唐对无情的伤害,愤然不已,吵着要去蓬莱岛出出气。

文史君对无情一直钟情,无情曾嘱咐他们不可去找蓬莱岛的麻烦,他虽然也恨华唐,却不愿违背无情的心意,怕璃落情急之下杀害蓬莱岛的道士,便跟了过来。

二人刚飞行到岛边的一处树林时,忽听到林中传来响亮的歌声,歌声婉转,极为动听。歌中唱到:天有情兮我乐逍遥,神仙有情兮我,自从无情被扣后,璃落与文史君从不曾有过开心的时候,此时听这人唱的逍遥自在,不由落下风头。只见林中有一个年轻男子正站在一人多高的一棵树上砍柴,他长得不算英俊,但也端正,穿着一身粗布衣服,脸上洋溢着极为满足的笑容不紧不慢的挥舞着斧子。让二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人身在蓬莱却不是道人,明显是一个农家普通人,而且身上也没有任何法力修为,这从他砍柴的样子就能轻易的看出来。

璃落本想找个道士出出气,但这人根本不是道士,她虽是魔教中人,却也不愿滥杀无辜,况且她亲口答应过无情,不会找蓬莱岛道士的麻烦,她尊无情敬无情,自然不肯违抗命令。但见他只是一个砍柴人,却如此逍遥,心生羡慕。看看四周除去他们三人再无其他人,不由问道:“砍柴的,这歌是谁教你的?”

那人正专心砍柴,冷不防听到有人问话,吓了一跳,差点从树上掉下来,他赶忙稳住身形向下望去,只见下面站着一男一女,俱是神采翩翩,宛若神仙模样,虽然不认识,看样子却也不像坏人。他这才笑道:“二位一定是蓬莱的客人吧,难得你们竟转到了这里,这歌是我父亲教我的,这是我们祖祖辈辈相传的歌,是不是很好听?”

璃落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好听是好听,但是你真的如此逍遥自在,没有一点烦恼吗?”

那人哈哈大笑:“烦恼?我怎会有烦恼?我既不想成仙得道,又不想求取名利,当然没有烦恼,我此生无欲无求,乐的逍遥自在。”

璃落听他说得振振有词,竟一时无法反驳。是呀,人一旦无欲无求,还会有什么烦恼呢?

文史君见这人几句话就把璃落说得哑口无言,不由心中佩服,要知道,他在嘴头上可从来没有在璃落面前站过上风。他望着那人,心中对他多了几分好感,当然,这也是因为那人不是道士的原因,要是道士,无论有多好的说辞,他都不会瞧得上的,“这位小哥,你既在蓬莱岛,为什么不是这里的道士呢?难道蓬莱岛上还有普通百姓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