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七章 救左冷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7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璃落不以为然,笑道:“你们谁大谁小我说了不算,但你说了也不算。冰言才是护玉人,应该由他说了算。”她转头问冰言:“你说,他们谁大谁小?我觉得王莲人又沉稳,心地又善良宽容,有姐姐的样子,文史君成天吊儿郎当说话又没正经的,怎么看也应该是弟弟才对。”

文史君见大家都乐于看笑话,没人为他出头,知道他以前嘴损,在口头上曾经占过他们不少的便宜,所以今日见璃落奚落他,他们都懒得管,他没有办法,明白璃落和冰言之间的情意,生怕冰言依着璃落的意思让他做弟弟,只得哀求璃落:“魔尊,你大人大量,要掌管魔教事务,事务繁忙,我看就不必为了我和妹妹的事上心了吧。”

璃落听他称自己为魔尊,忍不住笑出了声,心里的气也消了些,但一想到他刚才让冰言在文史门中挑选美貌女子的话,仍不肯放过他,“让大家评评理,是不是应该让王莲做姐姐你做弟弟。”

左清也趁势帮腔:“正是,我觉得文史君应该让王莲做姐姐。文史君做事一点也不沉稳,哪里比得上王莲的心性?”他和文史君打过几百年的交道,每次都让文史君说的哑口无言,无可反驳,今日难得有取笑他的机会,他自是不肯轻易放过。

文史君一见连左清也取笑自己,心想,看来是我平时得罪的人太多了,此时报应来了,却又无可奈何,只得转身去哀求无情,虽然无情现在已不是魔尊,但她在璃落与左清心中地位甚高,只要她肯发话,璃落与左清二人绝对不会再取笑他,“无情,看在我相救你一场的份上,你就别让他们捣乱了。”

无情刚才一直注视着王莲,见她始终安静的站在一旁,微笑不语的看着文史君与众人斗嘴,并不发一言,知道王莲性子沉静,对她极是喜爱,正想过去与她讲话,却听文史君求到自己身上,知道他怕做弟弟着急,哀求自己帮忙。

她本想由着璃落他们在胡闹一阵儿,但想到文史君这么多年对自己的一片深情,心中一软,“璃落,左清,好了,不要再取笑文史君了,放过他吧。”

璃落间无情为文史君求情,只得说道:“文史君,你以后得完全听我的话,否则今日之事尚未定论,你哪天要惹恼了我,我可要叫众人再理论一番,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资格做王莲的哥哥?”

文史君见璃落处处压制自己,知道也斗不过她,赶忙答应:“好,我以后必定听从魔尊你的调遣。”突然又笑道:“干脆我入了你的魔教,成为你的手下岂不更好?”

璃落撇撇嘴,一脸嫌弃的样子,“就你这样的,想入我魔教还不够资格。”

文史君知道他开玩笑也不在意,几人抬着冰言来到大殿中,妙心找来一张软椅,文史君扶着冰言坐到上面。转眼一看,周围的手下好像少了几人,他心中奇怪,问妙心:“怎么妙虹和妙静不在?”

妙心眼圈儿一红,躬身答道:“她们被蓬莱掌门华唐所杀,还有三个姐姐也死了。”

文史君一愣,怒道:“什么时候的事?”

璃落接口道:“你先别生气,不但你文史门有伤亡,我魔教更是几乎只剩我们几人,那群臭道士见我们势单力薄,趁机来战。你和王莲变回弥水玉,无情又刚复生,能把华唐等人击退已经很不错了。等我们缓过神来,再去找他们算账。”

文史君长叹一声点点头,转向无情,“我当初曾经答应你,尽量不杀害道士,这三百年间我除了寻找弥水玉,几乎从未踏出过文史门一步。但这次蓬莱岛人欺人太甚,我不知道你是否还是要遵守当时的誓言。如果你还放不下当初和华唐的情谊。我,我也可以答应你,暂时不报此仇。”

无情一听文史君为了她居然要忍下这口气,她心中万分感动,心想几百年来,世人皆知文史君对我有情,我却对他无意。如今我已经复生,也该报答他了,我要让世人知道文史君并没有错付真心。

想到这儿,无情走过来拉住了文史君的手,这一下谁也没有想到。众人虽然知道无情已经放她和华唐的往事,但万万没料到她这么快就接受了文史君的情感。

文史君更是又惊又喜,他只觉得被无情握住的手,手心发烫。心中激动,不能自已,没想到几百年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想当年他为了博无情一笑,煞费苦心,但最后无情不但没有爱上他,反而与华唐一见钟情。他虽然伤心,却一直默默为无情做事,心想既然她不喜欢我,大概是我做的还不够好,或者又因为我门下都是美貌女子,说话又没个正形,她才不喜欢我。然而万没想到最后无情居然为了华唐自刎,再也不肯留在魔教,他伤心之余,不想再理会无情转世为人之后的事。却又听璃落告诉他,华唐和冥王勾结让无情在炼狱受苦。他心疼难忍,为了救出心上人寻找弥水玉。

只要能把无情救出来,就算无情不喜欢自己,他也无所谓。谁让他甘心情愿的喜欢她呢。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无情当着众人的面拉住了他的手。他不由说道:“你......”

他想问你是不是对我改变了心意?但话到嘴边,却没有问出口,生怕得到的答案让他失望。

无情冲着他温柔的笑道,“这么多年你对我怎样,难道我心里没数吗?只怪我以前执迷不悟,忽略了你的情感,但几百年间,我早就想清楚了,谁才是我应该爱的人,谁是真心对我的人,文史君,从今日开始,我的心就是属于你了。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但是不知你还肯不肯爱我。”无情是魔教女子,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没有平常女子的扭捏之态,也不在意是否有人在场关注。

闻听此言,文史君心中舒畅之极,他反手握住无情的手,喜道:“我文史君对你如何世人皆知,今日我守得云开见日月,心中真是无比舒畅。无情,我这一生只为你而活,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绝不会违背你的心意。”

无情温柔地笑了笑:“有时你也可以稍微按自己的心意,比方这文史门,你大可不必为我一直涂成黄色,我知道你喜欢蓝色,你还是改过来吧,这么金光闪闪的,只怕会刺坏了我的眼。

文史君深情的注视着无情,“文史门以后就归你所管,你爱怎么装扮都行,只要你喜欢。”

旁边的众人见到二人真心相对,无不为他们高兴。璃落忍不住开玩笑道:“这次救出无情,占便宜最大的就是文史君了。认了妹妹和不由,又抱得美人归。怪不得他这么费心费力的一心想救无情,原来他有这么多的企图,真是居心不良。”

一时间众人也忍俊不禁,听璃落所言好像这一切都是文史君早有预谋一般,文史君知道斗不过璃落,而且无情在他的身边拉着他的手,他先中幸福又开心,又怎会在意璃落的这几句话?

璃落见自己如此奚落文史君,他还是一脸傻笑。知道他正沉浸在与无情的情感中,甚感无趣说道:“好了,文史君和王莲也救回来了,现在只剩左冷了。”又问妙心,“我不是让你把左冷放到弥水池旁吗?怎么刚才没有见到?”

妙心赶忙回答:“我们从翠屏山接左护法回来,就一直把她安放在弥水池旁,但今日蓬莱大举来犯,我怕左护法有什么危险,已经把她转移到寒水密室去了。”

文史君解释道:“寒水密室中有一张用弥水池的水冰炼而成的寒冰床,弥水池的水本就寒冷,再结冰成床效果更好,所左冷在那儿比在弥水池旁更容易控制毒性发作。我这就带你们去寒水密室。”

璃落奇道:没想到你文史门中果然五花八门,什么宝贝都有。我要早知道有寒冰床,就直接让妙心把左冷安置在寒冰床上了。”

文史君刚要走,不经意间看到冰言,见他脸色如白纸一般苍白,强打精神听他们谈话。他赶忙吩咐人把冰言扶回房间休息,然后带着其余几人去寒水密室。冰言也确实有些虚弱,他点了点头,没有拒绝。璃落有些愧疚,刚才她只顾取笑文史君,却忽略了冰言的感受,她赶忙过来,柔声问道:“要不要我陪你?”

冰言摇摇头,“你是魔尊,左冷又是为大家受伤,你应该去看她,我没什么事,只是有些虚弱,休息几日就好。”

璃落只好嘱咐妙心好好照顾冰言,这才离开。

一路上,文史君始终和无情十指相扣,不肯松手,无情知道他的心意,也任由他握着。

来到寒水密室,刚一推开门,一股极寒之气扑面而来,果然寒气比弥水池旁更强。室内有一张大床,通体蓝色,正是寒冰床,是用弥水池中的水结冰而成,寒气也是从床上散发出来的,左冷仍是以白鹰的形态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双目紧闭,脸成黑色。

看到左冷性命垂危,几人刚才的开心全部化为乌有。璃落担忧地问无情:“无情,你快看看左冷的黑水毒到底如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