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六章 谁为大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2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弥水玉陷入软玉石,软玉石突然周身浮起淡淡的蓝雾,将整个软玉石包围起来。蓝雾越来越浓,渐渐地将整个池水笼罩,众人再也无法看清软玉石。

忽又听到弥水池中哗哗水响,苦在浓雾包围水池,什么也看不清,又过了良久,几人身后蓦地飘起无数玉池花的花瓣,飘散到天空中,向着蓝雾中飘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天空中似下起了蓝色花瓣雨,众人眼中全是玉池花的花瓣。

慢慢地,花瓣越来越少,大部分已经飘到蓝雾中去不见了踪影。猛然间,从浓雾中发出万道蓝光,穿透浓雾照亮水池上空。不一会儿,浓雾散去,池水平静无波,玉池花的花瓣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软玉石渐渐显露出来,上面躺着两人,正是文史君和王莲。

众人大喜,齐声呼唤:“文史君,王莲,你们怎么样?”

但二人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软玉石上没有回答,双目紧闭。

无情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他二人变回人形,却还是陷入昏迷之中?”

冰言道:“软玉石可以帮他们变回人形,但却还需要护玉人的血才行。”

璃落一听他又要为弥水玉滴血,有些担忧道:“你又无法越过弥水池,要怎样为他们输血?”

冰言一笑,“不用我过弥水池,池水会帮我把血送过去。”

众人不解其意,只见冰言站在池边用长剑划破手腕的血管儿,血如泉涌一般流到弥水池中。奇怪的是冰言的血在弥水池中并不散开,似乎池中好像有一个大盘子一样接住了他的血,他血流的越来越多,脸色也开始变得有些苍白,身体摇摇欲坠几乎要摔倒的样子,两旁的璃落和左清赶忙将他扶住。

璃落担忧道:“你的血都流了这么多了,快停止吧。”

冰言低声道:“不行,弥水玉需要更多的血才行。”

冰言的血已经在池面上铺成一大片,众人均为他担心,却又无可奈何,他是护玉人,只有他能救助二人,他们几人干着急却帮不上任何忙。

又过了一会儿,只见池水突然翻腾起来,将冰言的血托着往软玉石的方向送过去。

冰言颤声道:“这下可以了。”话刚说完,他身子一软倒了下去。众人赶忙帮他止血,他失血过多,以至于身体虚弱,体力不支而晕倒。

璃落与左清赶忙将他抱离池边,怕池边的寒气再侵蚀他的肌体。璃落迅速为他包扎伤口,这和普通是伤势不同,他是失血过多,体力受损,一时半刻恢复不过来,虽然能用法力将他的伤口复原,但他要彻底恢复,却还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文史门中的女子也过来几人帮忙照顾冰言。

这时弥水池中的池水将冰言的血送到了软玉石上,那软玉石一碰到冰言的血,立刻将他的血吸入了石中,池水很快又恢复成蓝色。软玉石中的血渐渐分成两股血流,分别向上传送到文史君和王莲的身体中去,奇异的事情再次发生,那血流竟然透过二人的衣服全部被二人吸收,衣服上连一滴血也没沾上。

片刻之后,软玉石上的二人睁开双眼,坐了起来。池边众人大喜过望,喊道:“文史君,王莲,你们终于醒了。”

文史君打了个呵欠,叫道:“好一场大觉,睡得可真舒服呀。”

璃落没想到文史君第一句话居然这么说,不由笑道:“文史君,你和王莲睡的美美的,却苦了我们把无情和你们拼死带出冥界,你也太会偷懒了。”

“无情?”文史君眼睛一亮,“无情救回来了吗?”

“我在这。”无情柔声说道:“文史君,王莲姑娘,多谢你们相助,我无情又活过来了。”

“你,你活过来了?”文史君突然神情激动,双目满含泪水,“你终于想通了,我还担心你不肯复活,你能活过来,我不知心里有多高兴。”

无情点点头,文史君含情脉脉的注视她,无情不由对文史君的愧疚之心更加强烈,“先不要说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文史君这才回头问王连,“妹妹,你觉得怎样?有没有难受?”

王莲法力比文史君低出许多,刚才在浓雾中文史君本可恢复人形,但他见王莲这一半弥水玉的光彩仍是黯淡,便将自己的灵力全部输送给王莲,王莲这才同他一起苏醒过来,但即便她吸收了文史君的大部分灵气,仍感到头晕脑胀。

文史君把双手抵到王莲的后背,输送一些真气到她体内。他们都是弥水玉,力量互通,过了一会儿王莲才完全清醒过来,见文史君仍在为他输送真气,王莲赶忙说道。“哥哥,我没事了,不用再耗真气了。”

听到王莲讲话,文史君才停手,见她笑语盈盈望着自己,虽然脸色仍有些不好,但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他拉住王莲的手笑道:“以前我总叫你莲妹妹,虽然我是想救无情才寻找你,但一见你便觉得你亲切无比,原来我们真的是一家人,妹妹,你是我真正的妹妹,你以后再也不用做刘家庄那样的梦了,我和冰言都是你最亲最爱的家人。”

王莲也笑道:“幸亏你为了救无情寻找我,否则我们岂不是永远不能相聚?我有冰言相伴,又有了你这个哥哥我此生再无遗憾了。”

二人相对而笑,手拉手飞身而起,从软玉石飞回到弥水池边。但文史君看到遍地的玉池花已经枯萎,连花朵也全部不见,又见冰言萎靡的躺在一张软床上,不由一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冰言怎么了?玉池花为何全部都死了?”

众人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文史君和王莲听完也是惊奇万分,文史君叹道:“可惜了这些玉池花,这是我最喜欢的花,也是制作复力丸的原料。唉!”

他和王莲一左一右围在冰言身边,冰言见他二人恢复如初,心中高兴。但他身体虚弱,无法起身。他欣喜地说道:“我这个护玉人总算为你们出了一些力。找到了完整的弥水玉也算此生无憾了。”

二人见冰言为他们失血过多,心中又感动又担忧,王莲不禁泪水涟涟,“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我真是无以为报。”

冰言轻轻笑道:“玉儿,你说什么呢,照顾你们是我的职责,何来报答一说?只要你们好好的我就高兴了。”

文史君一脸严肃,“冰言,以前我曾对你说过许多不尊重的话,虽然并无恶意,但细细想来也觉得极为不妥,今日你用你的血把我兄弟救活,虽然是时你职责所在,但你若不救我们也无可厚非。你又一直陪伴妹妹长大,对我们弥水玉的大恩我文史君无法报答,但从今天起,我文史君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和妹妹,也绝不会让你们受半点委屈,如违此言,天打雷劈!”

冰言忙道:“我们是一家人,何必说这样的话?”

但文史君此人正经不过一会儿,又嘻嘻笑道:“是呀,我们是一家人,冰言,文史门中有的是美貌女子,你看上谁,尽管和我说一声......”

他话还没说完,头上就吃了一个弹指,只听璃落骂道:“文史君,你的脸皮也太厚了,你自己的事还管不好,还要管冰言的事?”

璃落又转身对冰笑道:“我在炼狱中不是对你说,我想到了一件好玩儿的事吗?现在我就告诉你。”她清清嗓子,站到文史君面前仔细地打量他。

文史君被她上一眼下一眼看的心里直发毛,知道自己动口斗不过璃落,玩儿心眼儿也玩儿不过她,见璃落眼珠咕噜噜转个不停,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注意。赶忙警告她:“我刚刚变回来,体力还没有彻底恢复,你可不能占我便宜。”

璃落做了个鬼脸儿,扑哧一笑,道:“你有什么便宜让我占?我可是最大公无私的人了,我来问你,你和王莲同是弥水玉,一般的大小,凭什么你是哥哥,她是妹妹?你不许我占你的便宜,可是你却占王莲得便宜。”又对王莲说道:“你可别让他骗了,说不定他是你的弟弟呢?你一口一个哥哥,万一叫亏了可怎么办。”

旁边几人不禁莞尔,没想到璃落所说的好玩儿的事是指这件事。文史君一听不由头皮发麻,生怕王莲改变心意,真要他做小弟弟,那他在众人面前就永远抬不起头了。“我在炼狱中时,冰言离我那么近都感受不到我是弥水玉的气息,自然是因为我法力高强,因而把弥水玉气息覆盖。说明我比妹妹修炼的早,自然我是哥哥,她是妹妹。”他没想到璃落会拿这件事来说笑,心想,我可是堂堂文史君。以前一直叫王莲为“莲妹妹”。后来知道我们同是弥水玉后我自然就是哥哥,她是妹妹,这有什么好怀疑好争辩的。但这璃落善于胡搅蛮缠,只怕她说动王莲要她当姐姐,那是自己岂不成了大家的笑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