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五章 退敌

作者:秋月照 字数:351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们魔教上下在三百年前曾答应无情,不杀蓬莱道士,也尽量不去找蓬莱的麻烦,救出无情后,如山等人苦苦相逼,璃落用透骨钉杀了如英,今日无情亲自迎战华唐,那不杀道人的誓言也不攻自破。

左清黑魔剑一挥,向如泉刺去,如泉赶忙用长剑去挡,哪知黑魔剑威力极大,竟将如泉的长剑从中砍断,如泉大吃一惊,身旁三弟子如慧出剑来挡黑魔剑,如泉趁机跃到旁边,但黑魔剑神出鬼没,从如慧的剑上顺势滑过,刺向另一旁的如月。

如月万没想到做左清正和如慧交战,黑魔剑会突然划到他的身上,他大惊之下,无法闪避,只听一声惨叫,黑魔剑正刺中他的心脏,,顿时命丧黄泉。

左清杀死一人,心中高兴,哈哈大笑道:“你们这群臭道士,今日我左清一剑一个将你们全部送往冥界做鬼。”他的黑魔剑上下翻飞,如泉等人不能抵挡,纷纷败退。

华唐一见心中暗叹,蓬莱弟子虽然众多,但若这样打下去,即便能把这几个人打败,自己门中弟子也必然伤亡惨重。他可不像璃落与左清为了救无情,甘愿将魔教之兵倾巢而出。华唐虽然对魔教恨之入骨,但对自己门中弟子却是疼爱有加。

此刻见大弟子受伤,如月又死于非命,心想,今日只能先放过他们,待日后再和师弟汇合来剿灭魔教。眼见璃落也要来战他,他纵身一跃,跳出三丈开外。

璃落见他撤退嘻嘻一笑道:“臭杂毛你怕了吗?你要是怕死,就赶快给无情磕上三百个响头赔罪,再让她在你身上刺上三百个窟窿,否则我们就将你的徒子徒孙全送往冥界做鬼,让你的蓬莱变成秃岛一个。”

华唐怒道:“魔女,你们休要得意,我华唐今日暂且放过你们,胜败乃兵家常事,邪终究不能胜正,下次再见你们就是你们的死期。”他手一挥,围住左清的如泉等人也退了回来。华唐将无情三人狠狠的看了一眼才道:“撤!”说完带着众蓬莱弟子飘然离去。

璃落与左清在冥界受尽如山等人的刁难,今日逮到机会真想就此追下去,多杀几人解解气。但一想到文史君、王莲、左冷还等着他们相救,只得眼睁睁看着华唐等人离去。

妙心等人将地上的文史门中死亡的女子收敛起来,过来见过璃落等人,她们看到无情复活也都欣喜不已。知道帅君在这个世间最在意的人就是无情,一想到帅君为了无情现回民弥水玉的原形又不禁难过起来。

无情道:“现在强敌已退,我们虽然有损失,伤亡也很惨重,但只要我们不死,就还有东山再起之时,大家也不必难过,现在我们先把弥水玉放到软玉石上,让文史君和王莲现回人形。”

大家点头称是,一同进入文史门里面,无情已经有三百多年未曾来过这里。见里面的装饰仍是自己三百年前所见,一点都未曾改变,不禁感叹不已。

原来无情最喜欢黄色,文史君知道后,竟不惜用重金将整个文史门铺满黄金,并请无情过来参观。无情那时曾对文史君说过,虽然被他的心意所感动,但却不能移情于他,因为那时她虽然和华唐分离,但却一直对他念念不忘。

文史君闻言只是微然一笑,说道:“你以为我为你做事,讨你欢心,只是为了让你爱上我吗?你错了,我是见你伤心,只想做些你喜欢的事,博你一笑,让你不要因为那个道人悲痛不已。”无情不便拂去他的心意,勉强对他展颜一笑,然而回到翠屏山不久,她还是自尽身亡。

想起这些往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文史门中到处金光闪闪,澄黄一片。三百年了,文史君仍不肯将这些装饰稍作修改,还为了救出自己去寻找弥水玉,又为扑灭地火现回真身。他为自己做出这么多努力,但她却从未回报过文史君什么。文史君并不像璃落与左清兄妹他们是魔教中人,一心想救她回山重振魔教,况且她对璃落等人有养育之恩。

但文史君不同,他不是魔教之人,而她也未曾施什么恩惠于他。甚至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意后,曾多次明确拒绝。但他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是一心一意讨好她,只为博她一笑。想到这儿,无情不由长叹一声,文史君为了自己付出了几百年的情感,而她复生时也说过,此生只为爱她的人活一次,也许该是她对文史君有所回报的时候了。

他们一行人走出长廊来到殿外,玉池花开的正艳,铺天盖地的蓝色映入眼帘,他们走向玉池花,玉池花并没有像上一次一样自动向两旁闪开。原来只有文士君才可以分玉池花,闪出一条路来。

璃落道:“文史君很真爱这些花,我们还是尽量不要踩坏,他这个人小气的很,别到时再要我们陪,我可是赔不起,只能耍赖的。”

无情闻言轻轻笑道:“那我们就跃过去,不踩玉池花。”说完纵身一跃,飘落到弥水池旁,几人也都效仿来到弥水池边。

池边虽然寒冷,但几人法力很高,浑不在意。璃落道:“我虽然不能登上软玉石,但将弥水玉放到软玉石上还是可以的,冰言,你把弥水玉给我吧。”

冰言将弥水玉从怀中取出,递给璃落,璃落刚要伸手接过,却别无情拦住,她接过弥水玉,仔细看了看,那弥水玉已经不再晶莹剔透,反而颜色有些黯淡无光。无情叹道:“这就是文史君的真身吗?他原来是宝玉修炼而成,怪不得能和软玉石心意相通,他和王莲是为救我才耗尽真气现回真身,就让我来放他们到软玉石上吧。”

左清有些担心的说道:“我上次曾想闯过弥水池,但池水吸力极大,而且越靠近软玉石吸力就越大,你要多加小心。”

无情点点头,“我虽然没有尝试过,不过听文史君讲过池水和软玉石的厉害。我只求把弥水玉放到软玉石上,弥水玉和软玉石有共通性,相信软玉石也不会太为难我。”

璃落道:“上次左清遇险时,我曾救过他,所以你放心过池,如若有事,我也可以帮忙。还有,你要注意尽量不要去碰软玉石,因为一碰它,它就会塌陷,根本不会让人借力。”

无情点点头,将弥水玉拿在手中,飞身纵起向软玉石飞过去,刚飞到池面上空,就感到一股力量将她向下拉去。她赶忙提气又向上纵起半丈多高,继续向前飞去。果然越到水中间吸力越大,她虽然有三百年不曾修炼,但三百年前她就是闻名江湖的魔尊,修为非常高深。她一感到吸力增强,立刻加快速度向软玉石飞去。

左清上次在水面遇险,是因为不知水中心吸力更强,更不知软玉石会塌陷才落到水中,无情这次有了防备,而且她的功力要比左清高上不少,水面吸力虽强,她还是到了软玉石上空。她知道软玉石厉害,不敢去碰触软玉石,只是将弥水玉轻轻地放到软玉石上,然后转身飞回池边。

几人见无情毫发无损,安全的将弥水玉放到软玉石上,有安然返回来,都不禁称赞她法力高深。璃落笑道:“没想到三百年不曾修炼,你从前的本事倒也没有退步。”

无情淡淡一笑,“说句大话,不但没退步,我反而觉得修为比以前有所提高了。”

璃落一脸欣喜,“不知文史君待会见了你的第一句话会说什么,真是好奇。”

无情没有回答,三百年过去了,她以为时间会冲淡文史君对她的情感,但没想到文史君依然为了她付出了一切。等文史君醒了见到她复活,一定会很高兴吧。她不想再让文史君失望了,华唐与她的往事已成过去,她因为华唐受尽了苦楚,如今她和华唐反目成仇,再也不可能继续前缘,但她欠文史君太多,此生即使是为文史君做再多的事都无法弥补她的亏欠,而文史君根本无心要她的任何弥补,他虽然从没开口向她表白过,但她清楚,文史君这一生要的只是她的感情,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辜负他了。等他醒了,她一定要告诉他,此生她愿意为了文史君而活,不会再将华唐放在心上了。

众人紧紧注视着弥水玉,盼望文史君和王莲赶快苏醒过来。

但等了良久,弥水玉在软玉石上竟然纹丝不动,丝毫没有变化,左清急问身边的冰言,“为何他们还不变为人形?”

冰言也一皱眉道:“按说是这样才对,应该不会有错,我们暂且再等等看。”

几人又望了半晌,直到眼睛都有些疼了,弥水玉还是没有变化。众人都有些急躁,无情道:“是不是我放的方位不对?不应该横着放,而应该将弥水玉竖起来?”

因为冰言是护玉人,大家都等着他来解答。冰言也有些不安,弥水玉放到软玉石上,应该能帮文史君与王莲恢复成人形才对。但这么久过去了,却一点儿变化也没有,他这个护玉人比身旁几人更担忧。他只得安慰大家,“我也不太确定了,也许他们耗费真气太多,以至于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

忽听璃落道:“快看!”几人赶忙将眼光移到弥水玉上,突然看到弥水玉所放之处裂开一道缝隙,将弥水玉吸到了软玉石中。软玉石通体透明,和弥水玉的蓝色混在一体,加上软玉石也是蓝色,众人几乎分辨不出弥水玉的位置。

冰言喜道:“软玉石和弥水玉心意相通,这次他们应该能变回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