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四章 往事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6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左清等人百般相劝,无奈她主意已定,说什么也不肯留在翠屏山上,并把翠屏山上一切事物交于左清兄妹处理,让他们保护璃落勤修魔法,继承下一代魔尊之位。但无情的魂魄到冥界后,华唐居然还是不肯放过他。竟然求冥王把她的魂魄扣押。听说冥王把无情压在火狱中受尽地火炙烤时,华唐才放下心来,但他知道,魔教众人一定想方设法去救无情。为了防止无情死灰复燃,他日夜派人监视翠屏山的动静。听闻他们找到弥水玉要去就无情出来时,他又恨又怕。赶忙派了最信任的大弟子如山带领几人前去告诉冥王小心做好准备,不要让无情被救走。

但最终人算不如天算,无情还是被璃落等人救了出去。华唐听如山讲完事情的经过,忧心忡忡,但他心中还在残存一丝幻想,盼望无情不要复生。更趁着他们刚回魔教时体力最弱派渡新去攻打翠屏山,而他自己趁机来攻文史门,但为什么他不带人亲自去攻打翠屏山?这一点他自己也想不清,也许是他恨极了无情,不想见她吧。

华唐带了一百来人来到文史门,文史门中只有妙心等人把守,文史君已经幻化成弥水玉。没有文史君这个强敌,他势如破竹,半个时辰内连杀五名文史门手下,妙心见单打独斗没有胜算,便一连上了五人将他围住。

尽管人多,可是华唐是一代掌门,法力颇高,既便是文史君也只能和他打个平手,所以文史门的人一点胜算也没有。正在危急时刻无情的人赶来了。

无情三百年没有见过华堂,心中对他仍存有一丝幻想。不知过了这么久,华唐的心意如何?还会不会像三百年前那样恨自己。但听他一口一个“魔女”的叫她,无情无比心寒。原来三百年的时间也不能磨灭他对自己身份的恨意。不但如此,他还想再次除掉他。无情伤心、气愤、失望、难过,各种滋味噎在喉梗,如卡了一根刺。她经历了三百年的痛苦折磨,已完全想开,因为华唐一人而连累魔教上下,以至于魔兵几乎全部灭绝。她不想再这样成执迷下去。像华唐这样只在意身份地位,却没有真感情的男人,有什么可以珍惜的?

想当年文史君为了博她一笑,用尽各种招数。但她一直没有动心,只是把文史君当做朋友而辜负了他,却反而错把真心交付给一个一心一意想要杀掉自己的人,这难道不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吗?

无情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见他一脸恨意,眼睛直要喷出火来。他心中更加难过,当初为何会死心塌地的非要和华唐在一起?这样的人值得自己去爱吗?值得因为他自尽并受尽几百年的痛苦吗?自己为一个不爱她不珍惜她的人而死,简直太傻,太不值得了。

华唐以前只是一个蓬莱道人,尚且嫌弃她的魔教身份,如今他已是蓬莱掌门,更不会将她这个魔女放在眼中,只会一心一意的想除去她。在华唐心中,他们之间的过去和恩爱,也许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种耻辱吧。

想到这,无情冲着华唐点点头,决然道:“你曾经救我一命,当初要不是你救我,我必死无疑。但我为你怀上孩儿又为你自刎身亡,将命还了给你。我的魂魄还因为你在冥界受尽三百年的苦楚,我早就不欠你了,今日就让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吧。”

华唐冷冷道:“废话少说,今日就让我。今日就让你再死一次,看招。”说着长剑抖动,向无情刺去。不知为何,无情复生后,华唐对无情更加愤恨,无情因为对他执着的爱而被他逼迫自刎,可是现在她肯复生,这说明什么?是不是在无情的心中已经将这段往事放下了?这个认知让华唐极其不舒服。想当年他对无情爱意深沉,百般体贴,哪知她竟是魔女,他一个堂堂正派弟子怎能和魔教扯上关系?他怕因此遭天下人唾骂,于是毅然选择离开。可是现在见到无情后,想起当年往事,心中不由又悔又恨。

无情将银钩向上一挡,两件兵器相碰冒出几点火星,二人你来我往,各不相让,战在一处。

两人打了五十招不分胜负,这对昔日的恋人,此时动起手来都恨不得一朝之间要了对方的命,招招狠毒,手下丝毫不留情面。

璃落和左清刚开始还担心无情见到华唐会心软,想起往事不肯拼尽全力战华唐。但见华唐一口一声“魔女”的骂无情,璃落与左清不但不生气,反而心中高兴。心想,华唐你使劲儿骂吧,你要不骂无情,无情舍不得对你动手,说不定还会因你落泪,想再次和你重温旧情。那你越骂他,她就越会清醒,认为不该为你送了性命,又白白受了三百年苦楚。这样无情才会对你狠心,与你相斗,取你的狗命。

冰言却没有想那么多,他听华唐骂无情骂的这么狠,璃落和左清不但不气恼,反而还连现笑容,很是不解。心道:你们这么费力把无情救出来,为了她不但丢掉翠屏山中魔兵和鬼兵的性命,还险些搭上了你们自己的性命。可想而知,你们对无情的感情有多深,怎么现在听华唐骂无情反而这么高兴呢?他又哪能猜到此时二人心中的想法。

正在此时,半空中人影一闪,如山带着蓬莱弟子出现了。他见师傅正和无情交战,而璃落等人也在这儿,心中不禁担忧。暗暗责怪渡新没有来,师傅法力虽然高强,但无情璃落左清三人个个是强敌,今日只怕不能取胜。

华唐和无情转眼间已打斗一百多招,二人招招狠毒,却无法一招将对方致命。

璃落心中也很是着急,她看到如山出现后,生怕渡新一会儿也会带人来到文史门,那时又会是一场大战。

其实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文史君和王莲先救回,然后还要救左冷,事情这么多,不能在此浪费太多时间。但过了良久,渡新也没有出现,她心中才稍稍放些心。心想对方就华唐一个强敌,我们要抓紧时间把他除掉。

手一挥,凤羽鞭在手,璃落大声喊道:“华唐,你这个大坏蛋,大杂毛,臭不要脸的,今日本魔尊要亲自把你料理了,然后把你的魂魄日日晒在最毒的阳光下烧死你。无情,我们今日不是你和他之间个人的恩怨,是我们魔教和蓬莱岛之间的恩怨,让我们一起把他剁成碎片儿。”说着持鞭加入战团。

如山一见璃落要帮忙,不由为师傅担心,立刻飞身来迎战璃落,但左清早已恨透了他。想他三番五次在冥界与他们相斗,还差点儿将璃落用透骨钉打死,此时见如山上前,左清哈哈大笑道:“如山,今日就让我把你彻底解决,让你真正的归了冥界吧。”说着提起他的黑魔剑向如山刺去。

蓬莱岛其他弟子一见赶忙过来敌住左请,二弟子如泉,三弟子如慧等人长剑指向左清,左清笑道:“我认得你们几人,那日做我跟屁虫的也有你们几个,今日你们人人有份儿,老子一定要出了这口恶气。”话虽如此,对方人多势众,又是蓬莱如字辈弟子,他一时之间也不能将他们击退。

一时间双方打成三组,无情迎战华唐,如山迎战璃落,左清与如泉等人战成一处。

无情和左清两人一时不能将对方击退,但璃落和如山相差悬殊。前一次在冥界中,璃落耗散大量真气时,如山几人还不能将她击退,何况她今日功力已复,又和如山单打独斗。没一会儿的功夫如山就已无力招架,只听璃落笑道:“你当初拦截我们之时,没想到自己也有今日吧。以前看在无情的面上,我们魔教对你们蓬莱道人处处忍让。可惜现在连无情都不帮你们了,你们这些所谓的正派人士,其实心眼儿更坏,比我们魔教之人更可恨,今天我璃落就要把你们打成肉酱。”

璃落说完将凤羽鞭抬起,鞭稍甩向如山后背,如山早已经被璃落逼得手忙脚乱,见长鞭甩来,想用长剑去挡,哪知那长鞭击在长剑上力大无比,如山只觉得手一松,长剑居然松手落到地上。他刚一愣神,长鞭就结实的打到他的后背,他大叫一声,疼痛难忍,急忙向后跃去,想逃回队伍中。但璃落怎肯轻易放过他,长鞭一挥,又向他打去。

华唐正与无情激战,忽然听到如山喊叫,心中一惊,赶忙偷眼观看,只见如山长剑脱手,背后中鞭,璃落长鞭又向如山打去。华唐心中大急,如山是他的大弟子,也是他得力的帮手和最信任的人。他许多大事都是靠如山协助完成的,甚至他还将如山视为下一代蓬莱的掌门,见他危险,怎能不救?

华唐长剑敌住无情,左手向着如山推出一阵掌风,将他推出璃落的鞭下,推回到蓬莱弟子的队伍中,如山见长鞭袭来,已无力反抗,正闭目等死,哪知被师傅相救,后面的蓬莱道人赶忙接住他,查看他的伤势。

如山受伤虽重,但未伤及经脉又是皮肉之伤,休养几日便好。他心中愤恨,恨自己上一次在蓬莱没有把受重伤的左清杀死,在冥界又没有将璃落除掉,以至于留此后患。他恨恨的瞪着璃落,心想,以后一定要将他们魔教斩草除根,一个人都不能留,以报今日之仇。

璃落打败如山,向无情身边跃去,意欲和她双战华唐,这时左清,看到如山被打,心中高兴,心想,这几个道士极其可恨,魔尊出了这口气,我也得出出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