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三章 旧人见面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1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璃落与渡新打斗良久,眼见天边已经出现亮光还不能抽身而退,不禁心急。又见许多人把无情围住,心想,若这样无休止的打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到现在蓬莱掌门华唐还未出现,他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指挥,只怕他又在使什么阴谋诡计,必须要速战速决才行。

想到这儿,她将双掌用力握住长鞭纵身而起,猛的扫向渡新的手腕。渡新并不慌乱,长天剑一抬,刺向璃落的胳膊。璃落却将长鞭一抖,那长鞭的鞭梢如长蛇一般扫向渡新的双腿。渡新向上跃去,却见璃落将长鞭脱手而出,击向他的眼睛

渡新万万没料到璃落居然会把凤羽鞭扔出去,此时鞭稍扫向他的腰间,而鞭柄袭向他的眼睛,凤羽鞭是软鞭,兼之璃落法力又高,运用自如。那长天剑毕竟是硬物,不如软鞭灵活,渡新无奈之下只得向后退出几大步。

璃落趁此机会,双掌掌心碰在一起,用力搓了一下,猛然间双掌向外一推,击向渡新。渡新刚刚躲开凤羽鞭,却见火光一闪,一团火向着他烧来。他不由大惊,长天剑急忙缩回原形,去挡那团火。

哪知那团火突然间转向袭向洛暗西与如山等人。那几人正和无情酣战,根本没有防备璃落。这团火正打在如山的一个师弟如英的身上,刹那间如英的道袍起火,他不由大声喊叫起来。身旁的如山等几位道士同门感情深厚,再也顾不得无情,纷纷移到如英身旁,去帮他扑灭身上的火。无情的银钩此时正打向洛暗西的肩膀,他一时躲避不及,被银钩重重地打在肩膀上,痛得他大叫一声,从半空落了下去。

洛暗西一败,如英又被火烧,如山几人顿时乱成一团,无情趁机退到璃落身边,银钩袭向渡新。渡新长天剑正要刺向璃落,忽见旁边的如英身上火起,洛暗西受伤坠地,心中一惊,剑势不由慢下来。突然见无情攻到,只好向旁躲避,就听璃落对无情喊道:“我们快退!”说完拉着无情纵到左清身旁,凤羽鞭此时也重新飞回到她的手中。

左清见二人回来,用力将手中的黑魔剑一挥,只见一阵黑烟散出,霎时间几人不知去向。

渡新心中懊丧不已,师兄派给他这么多人,委以重任,可还是让魔教众人逃脱了。怪就怪璃落太狡诈,用奸计得逞,自己小瞧了他们。

此时如英身上的火已经熄灭,众人也已把洛暗西救起。好在他只是皮肉之伤,并无大碍。

渡新毫无主意,要依着如山,就要马上到文史门和师傅华唐汇合。但渡新却有些犹豫,他总觉得洛暗西是为他们蓬莱受伤,他有责任护送他回去。所以令如山带着蓬莱弟子先去文史门与华唐会合,他却保护洛暗西回天乐宫而去。

璃落用计逃出了翠屏山,带着魔兵赶往文史门,一路上众人未曾停步。待到文史门时已经快午时了。远远的,他们就望见文史门前正在打斗,几人催动真气快速飞到文史门前。

文史门前,华唐正与妙心等五个文史门中女子大战,他以一敌五,仍处不败之势。妙心等人却已全身湿透,汗流不止。更让人吃惊的是,地上还躺着五六具文史门人的死尸。

几人赶忙落下身形,妙心等人头发都已散乱,见到璃落几人前来助战,大喜不已。

璃落怒道:“华唐,你好不要脸,身为一代掌门,却杀死这么多良家女子,今日我就来替他们报仇!”说将凤羽鞭甩出击向华唐面门。

华唐大惊失色,没想到对方的援兵来的这么快。心中暗自焦急,不知道渡新等人怎么样了。眼见长鞭已近面门,他刷的往后退出数步站稳身形。一抬眼,猛然看到无情不禁脸色大变,惊道:“你......你......”却没有再说下去。

无情望着他,表情复杂,好半天才凄凉一笑:“华唐,我因你而死,又因你而生,你见到我,难道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吗?”

华唐惊愕半晌才道:“魔女,是你自己做错了事,才自刎身亡,和我毫无干系。若你在冥界不回来,我也就饶过你了,可你执迷不悟,偏要重返魔教重为魔女。我,我今日便饶你不得!”

“是吗?挠我不得?”无情一脸凄苦之色,幽幽说道:“华唐,真的是我做错了吗?这么多年了,是我执迷不悟,还是你执迷不悟?你夜里做梦,可曾梦到那孩儿向你啼哭?我常常梦到他伸出手要我抱,就算我做错了事,那未出生的小孩儿又做错了什么,你为何也要杀死他?”

华唐冷笑一声道:“魔女,那我告诉你,那孩子错就错在投到了你的腹中,我乃蓬莱掌门怎可与魔教魔女混为一谈?”

无情闻听,微然一笑,竟然收起凄苦之色,“你口口声声叫我魔女,可是我杀的人却远不如你杀的人多,你看看他们这些文史门中的女子,一生待在文史门,从未杀过一人,你又为何将她们杀死?这就是你身为正派人士应该做的吗?”

华唐一脸狠厉之色,“只要投身魔教,就算此时未杀一人,难保她们日后不杀人,留着她们终究是祸患,只有她们死了才能保证不危害世间。”

闻听此言,无情不禁心中愁苦,“原来你是这样看待我们魔教中人,怪不得当时即使我怀了你的孩儿,你还是要追杀我。是我太傻太笨,居然为你在冥界白白的受了三百年的火烧之痛。”

华唐脸色阴暗,冷冷说道:“可惜三百年也没有叫你烧为灰烬。”

无情突然仰天大笑,眼中含满泪水,“我居然不知道你有这么恨我?当初你得知我的身份后,决然离开,日后当我告诉你,我怀了咱们的孩儿时,你仍不肯放过我,整日追杀于我。我见你这么嫌弃我和孩儿心中凄苦,断了活下去的念头,横钩自刎,我本想重新投胎为人,忘了这一切,再和你重新开始。但你竟然恨我到连转世为人的机会都不给我。华唐,你虽然不是魔教中人,但你比我魔教中人还要有魔性,算我无情看错了你!”

冰言在后面听他二人对话,这才明白无情居然是因为蓬莱掌门华唐而自尽,不尽心中大奇。他们一个是蓬莱掌门,一个是原来的魔尊,怎会因感情纠缠不休?

原来无情自从当上魔尊后,狂妄气盛,觉得自己法力高深,曾经去向修炼三千年的妖王挑战。不料想被妖王打成重伤,她奋力逃出妖界,但终因体力不支,在路上昏倒在地。正赶上游历江湖的华唐路过,华堂见她一个单身女子身受重伤,心生怜悯救了她,并为她耗费真气疗伤,在她身边悉心照料两个月有余,直到她完全康复。

无情对华唐心生感激,不知不觉地爱上了华唐。无情在魔教受人尊敬,但那些人都是她的属下,听她吩咐,从不会这样柔情相对,虽然有左清兄妹和冷冷对她如家人般的依赖和敬爱。但他们当时年纪尚小,都是由无情费心照顾。所以一遇上华唐,便不由产生了爱慕之心。

当时华唐还不是蓬莱掌门,见无情温柔如水,美丽高贵,也喜欢上了她。二人互相倾心,便在那个小村庄一直朝夕相对,住了将近半年,恩爱缠绵。

半年后,左青带人寻到无情的下落,并欲接她回山。华唐这才知晓无情的真实身份,他没想到这个温柔美丽,说话从不大声的心上人,竟然是天下最大的魔头,他当时愤然悲绝地望了无情一眼,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她的身边。

无情知他气恼,追上来向他解释,但她好话说尽,华唐不但不听,反而甩手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口中说道:“我堂堂正派弟子,怎能和翠屏山的人混在一起?今日一别,从此就是仇人!以前种种,只当是大梦一场。”说完飘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看无情一眼。

无情黯然回到翠屏山,每日陷入悲伤之中不能自拔。但半月之后她忽然发现自己身怀有孕,她心中大喜,暗想华唐嫌弃我的身份,但这个孩子是他亲生的骨肉,他不能不认,只要有这个孩子在,我和他必然还能继续前缘,回到当初和睦恩爱的日子。

她兴冲冲地飞去蓬莱,告诉华唐这个好消息。哪知华唐不但不承认她腹中的孩子,反而举剑向她刺来,口中大骂不止,“我华唐从没有认识过翠屏山的大魔头,更没有个魔头的孩儿,你死了这条心,今日我要将你斩草除根,让你再也不能害人。”他语气决绝,根本不再给无情说话的机会,左一剑右一剑刺个不停,无情万分失望,伤痛之极,没有和他交手,心如死灰的黯然逃回翠屏山上。回去后便要举钩自刎,左清兄妹和冷冷苦苦相劝,但无情心已死,最终还是自刎身亡。

无情自刎后再也不想为魔,她觉得华唐之所以抛弃她,就是因为她是魔教中人,所以她想投胎为人,就算不能再和华唐相聚,也希望彻底脱离魔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