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二章 对战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0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听无情辱骂师兄,渡新一皱眉,“我师兄并非不敢见你,只是他另有安排,他可不是缩头乌龟。”

无情听他这样回答不由一笑,心想,这个渡新果然有些迂腐,“你若见了他,替我告诉他,我心里很是惦念他,让他做好准备,等我收拾好,会亲自前往拜访他。”

渡新知道她所谓的拜访肯定是要大闹蓬莱,他抬起长天剑说道:“师兄果然没有猜错,你若复生,必然会搅得世上不安宁。多说无益,还是让我们在法力上见高低吧。”说着长天剑一挥,像无情刺去。

无情向旁一闪,躲过这一剑,手一扬,一柄银钩已握在她手中。众人一见不禁惊异万分。世上只听闻男子使钩,还未听说女子使用这种兵器的,看来无情果然非同一般。

只见一剑一钩战到一起,两人都是绝顶高手,打了五十多招不分胜败。渡新心中着急,他几次闭关修炼,提升法力修为,自以为进展神速,出关后也从未碰到敌手。哪知今日师兄委以重任来攻打翠屏山,首战就遇上无情这个强敌,早听说无情三百年前法力就已经不低,没想到三百年中她受尽地火炙烤,停了三百年的修炼,自己还是一时战她不下。他身后虽然有别派高手,但都不如他法力高,若他首战打了败仗,恐怕无人能将无情等人抓住了。看来要速战速决才行。

想到这儿,他往后跃出数步,长天剑突然变长,长到一丈有余,原来长天剑可以自动延长。上一次他逼迫青水怪到水面,也是利用长天剑的优势,今天他还是想以兵器取胜。

果然长天剑变长后,无情再也攻不到渡新身边,只能围着长天剑打转。她的银钩虽然厉害,却不到三尺。她刚一往前,长天剑就挡在她身前,优劣之势立时明显。

左清见状,不由气炸心肺大骂不止:“渡新,你以兵器取胜赢了有什么光彩?都说你是蓬莱岛中最心善的,我看全是瞎扯。”

璃落也气道:“老杂毛,你什么时候学会我们魔教的伎俩了,打不过便耍赖,这么不要脸,不怕别人耻笑吗?”

渡新早就看到璃落,在青水河时初见璃落时就已知她并不简单,没想到她也是魔教中人。

原来翠屏山的上一代魔尊是无情,当时璃落还只是个小女孩儿,从不出山。外界也并不知晓她的存在。无情自刎后璃落才开始勤修魔法,最终成为新一代魔尊。

只是她答应过无情,不去蓬莱岛找道士的麻烦,又一心一意只想救出无情,所以三百年中她只去过冥界和文史门,除了冥王和文史君知道她的身份外,别人虽然知晓翠屏山中已有新的魔尊,却不知此人就是璃落。

无情与渡新又打了二十多招,无情兵器吃亏,加上刚刚复活,她已有三百年不曾作战,手法都有些生疏了,败势已经明显。

璃落一见,大声喊道:“无情你回来,我看他长天剑好玩儿,我也想玩儿会儿。”说着纵身跃了过去。

但他刚一跃出,渡新身后也同时跃出一人,此人四十多岁,一身灰衣,手持长剑,正是天乐宫的宫主洛暗西,见璃落要帮无情,他赶忙过来阻止。

璃落三百年间虽然不怎么在江湖上行走,但这些人的名号她还是知道的,知道洛暗西的法力比不上渡新,但也高出如山等人数倍,当下取出凤羽鞭向他打去。

凤羽鞭是无情用她早年身上掉落的羽毛织成,因为她十分喜爱璃落,所以赠给了她。

璃落将长鞭甩出一丈多长,打向洛暗西的肩膀,洛暗西赶忙用剑砍向长鞭,哪知长鞭虽细却结实得很,他一砍之下不但没有断,反而继续向他甩来。仓促之间,他只好向旁闪去,一鞭打空,璃落笑道:“你是不是嫌我的长鞭太长,碍你的事?不用你砍,我自己让它断了就是。”说着手一扬,凤羽鞭忽然断裂成几十截,如利箭般全部射向洛暗西。

洛暗西猝不及防,周身全部被长鞭笼罩,他只得用手中长剑不停地拨打断鞭,忙的手忙脚乱,再也无暇去管璃落。

如山和他的几位师弟曾经被璃落用这种方法攻打过,见洛暗西吃紧,如山飞身过来帮他拨打断鞭。

璃落趁此机会赶忙纵到无情身边,无情的银钩被渡新的长天剑牵制住正无法脱身,见璃落赶来,笑道:“你的本事出乎了我的预料,看来这三百年中你果然没有偷懒。但我不是说过让你悠闲地看热闹吗?你怎么不听话?”

璃落知道无情的心意,明白她急于补偿她的心意。笑道:“不是我不听话,实在是他的长剑太会玩了,我也想玩玩,你且先退下,我玩够了,再将他还给你。”说完,手一扬,那些断裂的长鞭重新聚拢飞到她的手中,恢复原样。

无情知道璃落担心她不能取胜,故而这么说,她不想拂去璃落的心意,也想看看璃落的修为,而且她也确实觉得在兵器上有些吃亏,于是点点头,“既如此,就让你先玩会儿,不过还是要小心些。”她向后一撤,却转脸看到洛暗西与如山又攻上来,她向旁一闪,手持银钩向二人迎去,防止他们攻击璃落。

渡新一见璃落上场,心中暗想,这人究竟是谁?为何无情这样信任她?难道她的修为比无情还要高吗?看璃落一脸的天真活泼,一双眼睛骨碌碌的盯着他,他停住长剑,问道:“你到底是谁?”因为他也看出来,璃落虽然是一副孩童状,但法力修为至少也得在三百年以上,所以那次在青水河上,他看到璃落就觉得奇怪。

璃落嘻嘻一笑,语音清脆,“老杂毛,你听好了,我叫璃落,是翠屏山的新一代魔尊!”

她话一出口,不但渡新大吃一惊,洛暗西等人更是吃惊非小。没想到新一代的魔尊居然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但见她刚才用长鞭的本事,就知她法力不浅,但谁又能想到她竟是新一代魔尊?又想魔教行事果然不按常理出牌,无情不选左清与左冷,居然选了这么个小丫头。

只有如山几人知道这件事,但回来后只禀报了师傅。华唐着急剿灭魔教,立刻派他们联络别派掌门,共同攻往翠屏山,却没有时间向渡新等人说起此事,因此渡新等人刚刚知道璃落的真实身份。

渡新惊愕道:“你是新的魔尊?”

璃落笑道:“怎么,吓到了?那你带人撤走吧,本魔尊今日有要事,可以留下你们的狗命,待日后再去找你们,你看如何?”

渡新一听,莞尔一笑:“我渡新怎么会被魔尊吓到?来吧,既然你来应战,就开始吧。”

璃落道:“你不是要以兵器取胜吗?你的长天剑和我的长鞭正好可以玩儿在一起,谁也不用占谁的便宜。”

渡新没有与她交过手,但她既是新一代魔尊,法力修为必定不低。他点点头道:“如此甚好,看剑!”说着将长天剑向着璃落刺去。

璃落也不甘示弱,甩开凤羽鞭迎向长天剑,二人战到一处。二人的兵器都有一丈左右,加起来就是两丈。他们又是当今高手,一时之间各自相距两丈,打成了平手。凤羽鞭攻不下长天剑,长天剑也攻不下凤羽鞭。眼见二人离得老远,手中抖动不止,真如两人玩儿游戏一般滑稽。

无情见璃落与渡新打成平手,心中放下心来。用银勾敌住洛暗西与如山二人。这二人法力虽也不低,但加在一起也不是无情的对手。一百招过后,二人气喘吁吁,眼见就要落败,从队伍中又冲上几位正派高手相帮,但无情并不惧怕,挥动银钩和他们战到一处。她初时并不熟练,但渐渐地,随着打斗时间加长,无情展现出她强大的魔力,越大越顺手。

左清见无情和璃落都将对方缠住,心中痛快,心想,我们魔教隐藏了三百年,这下终于可以不用在躲着了,为了救出无情,翠屏山上下严厉训练,今日终于达成心愿,虽然魔兵大都战死,但一个无情又岂是魔兵相比的。他心中高兴,在后面喊道:“让你们也尝尝我们魔教的厉害,告诉你们,魔教不会被你们这群乌合之众灭掉的。哈哈哈!”

冰言在后面观战心中五味杂陈他见天下证快,都来攻打魔教。觉得二者可能有什么误会。魔教之人,虽然生性狂傲。说话不顾他人感受算是也随着自己的心意。但他和魔教众人交往,日久。却觉得他们洒脱,超然对朋友又几讲义气。最重要的是他是故意人。你是鱼的一半儿,文史君虽然不是魔教中人,但和魔教相交密切。而且文史军也并非正派中人。又和蓬莱到人结怨想让他扣不得已,站在文史君这一边。但内心深处却又觉得正派中人,做事堂堂正正受天下人拥戴和敬仰。就像镀锌宽容善良人死。这些人所杀之人,都是些穷凶极恶之人。他们来追杀么强,自然也有他们的道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