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一章攻山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4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冰言忍不住一笑,心想,看来这位无情在魔教众人的心中分量太重了,只是这样一个人为何要自刎身亡?她这么聪慧又怎会让道士给骗了?他心中疑惑不解,随着左清来到山顶。

无情已经和璃落回到屋中,璃落坐在凳子上一个劲的大声叫唤:“无情,疼死我了,很疼的,我真的忍不住了,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她口中叫的厉害,脸上也是龇牙咧嘴的,只是眼中却亮晶晶的看着无情,就像是一只小狗在向主人邀宠一般。

冰言暗自好笑,自从回到翠屏山,他见识了璃落的很多面:任性、胡搅蛮缠、不可理喻,此时又看到她撒娇耍赖。

无情微笑的查看璃落的伤势,“不要紧,这种毒虽然厉害,好在你及时控制住心脉,并不是很严重。”说着,她用手沾上自己的唾液抹在璃落的伤口上,然后又催动真气,落下两滴泪水也抹在伤口上,她伸出手将伤口一一盖住,不一会儿,手抬之处,伤口已然复原如初,“璃落,好了,你动动试试。”璃落看向伤口,果然,胳膊和手都完好如初,不再像刚才那样肿胀。

无情治伤时,璃落舒服的感到她的手的自己的皮肤上摸来摸去,就像回到了小时候,她刚开始时还大声喊叫,到后来已是闭上眼睛完全享受起来,见无情将她的伤口治愈的这么快,她却有些不开心的站起身说道:“要知道无情治伤这么容易,我就应该让如山多打几颗透骨钉,最好全身都打遍了,那你就可以多为我医治一会儿了。”

几人听她孩子一般的话都不禁笑起来,无情掐了掐她的脸蛋笑道:“那我到时候恐怕不能为你治伤了,只能摸到你的死尸了。”

璃落不肯轻易放开无情,扯住她的手道:“无情,你就当我现在全身都中了透骨钉,再为我治一会儿吧。”

左清咳嗽道:“魔尊,你好歹注意一下身份,无情刚复活,法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你要让她多休息才是。”

璃落眼珠一转,“对,对,多休息,今晚就由我来陪无情睡觉,也好为她防卫。”

左清无奈的叹口气,自从无情自刎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璃落在山上调皮过,她终日修习魔法,想着怎样才能救无情,仿佛一夕之间就长大了。现在倒好,无情一复活,璃落又变回去了,不过他心中也为她高兴,这才是翠屏山应该有的气氛。

冰言更加好笑,只觉得此时的璃落可爱又顽皮,娇憨之状甚是让人喜爱。

无情道:“我们今日在这休息一夜,明天去往文史门,救左冷和文史君以及王莲。”

几人答应一声,璃落道:“那冥王和如山等人都不想我们救你出来,简直太坏了,我们要教训他们才是。”

无情却转开了话题,“你先仔细地讲讲你们闯炼狱的经过,我想听听。”

璃落将救她的经过细细地讲了一遍,尤其是如山等人的肆意拦截,她更是添油加醋的重点说了一下。无情静静地听着,却没有过多的评论,只是在听到水域中救他们的黑衣人时才低声问了一句:“那个人是谁?我刚去冥界的几年中,冥王数次用计想让我灰飞烟灭,当时还没有把我关到炼狱中,但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也从未见过冥界中还有不怕黑水之毒和黑水浪的。除了冥王自己难道还有别的能人义士有此本领吗?”

璃落道:“管他是谁,反正是我认识的人,只是他对咱们没有恶意,但那如山却着实可恨。”

无情叹了口气,:“看来你是非要逼我表明态度,好吧,我一心成全他,他却一心想害我,我既然已经复生,就已放下过往之事,若他再来,我一定会为你们出了这场恶气。”

璃落听她说的并不是很坚决,知道她还对那人抱有幻想,心中暗道:可惜你没有见到当时如山的狰狞面目,否则你就会知道那人对你有多绝情,不过日子还长,你终有一天会看清他的真面目的。

几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这才分头安睡。无情见璃落对自己不依不舍,只好和她同塌而眠。璃落说了好多三百年间的事,无情听到他们竟然为自己准备了几百年的时间,付出了这么多的辛苦,感叹不已,二人一直谈到很晚才睡。

但半夜时分,她们忽然听到山下喊声震天,二人不由惊醒,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听到门外左清的声音:“不好了,蓬莱岛的人聚集了其他门派前来攻打翠屏山了。”

二人急急起身出来。无情问道:“大概有多少人?”

左清道:“黑夜之中看不清楚,但黑压压的都是人,怎么也得有两千来人,他们一定猜到我们的大部分兵力损失在冥界,而且我们昨日大战一场,体力没有完全恢复,趁机来占便宜。”

无情知道她一回来,璃落等人就把她当做了主心骨,她想了想,“他们想的也没错,此时山中空虚,根本无法与他们对敌。我们这次且先吃了这个亏,左清,你将山中的东西收拾一下。我们现在就赶往文史们。天下皆知文史们和翠屏山亲如一家。只怕他们攻打我们的同时,也会派兵攻打文史门。左冷还在那儿,何况还有文史门众弟子,我们不能不管。反正咱们山中也基本上就剩一座空山了,弃之也不可惜,等日后咱们重振旗鼓,在重新打回来。”

左清和璃落答应一声前去准备,,不一会儿,二人回来。左清道:“我们把贵重物品都已经藏好,不会有事,现在我们就赶快去文史门吧,否则晚了就不好脱身了。”

原来如山回到蓬莱,向华唐说了事情的经过,华唐一听做了这么多万全的准备,却没有将魔教众人灭掉,不由勃然大怒,他知道,就算他们安全返回翠屏山也是筋疲力尽,何况山中基本上没有几个魔兵把守,正是攻山的好时机,所以他让师弟渡新带人联合附近门派攻打翠屏山。而他自己则带了其余弟子攻打文史门。渡新一向不参与事务,但却听从师兄的吩咐,半夜就带人到了翠屏山脚下。

无情几人收拾残兵败将共一百来人赶往文史门,但他们身形刚动,就被山脚下的人发现了。众人大喊:“别叫魔头跑了!”随即如潮水一般围了过来。

他们只好停下脚步,无情笑道:“你们为了救我费劲辛苦,今天就让我煞煞这些正派人士的威风。”

璃落见她肯和正派之人作战,心中高兴,“我好久不见你与人打斗了,不过你也要悠着点儿,别累着了。”

无情点点头,等着渡新过来,她三百年没有见过蓬莱道人,此时见到渡新,心中想起旧事,不觉有些难过。

渡新没想到无情居然复生,心中大惊。“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为何又复生了?”

无情惨然一笑:“我的往事天下皆知,你是蓬莱道人,更应该清楚,之所以我不再想为魔,是为了让他明白我的心意,但他不但不珍惜我的感情,却连我的魂魄也不肯放过,还一味想灭我魂魄,他居心如此不良,我当然不能再躲着,我要和他新账旧账一起算。”

冰言一听她将自己的感情侃侃而谈,丝毫没有扭捏之象,暗想,魔教中人果然和常人不同,天下女子即使再豪放,也不会将自己的感情,对着天下大众说清楚。但无情竟然能将感情公之于众,可谓是奇女子,不过这也说明她将这段往事彻底放下,不再萦绕心怀了吧。

渡新听完一皱眉,他对无情的旧事虽然有所耳闻,但也不是知之甚祥,“你的情感只是我无权过问,我只是奉我师兄之命剿灭魔教,让你们不再为害苍生。”

左清在后大声道:“我们危害苍生了吗?你渡新在清水河上拉断清水怪的长舌,又激的文史君杀掉清水怪,这是你们正派人士应该做的吗?你们和冥界相勾结,这又算什么?”

渡新一愣,心想,他怎知道青水怪的事?蓬莱岛什么时候又和冥界相勾结了?

原来自从他和文史君一行人在青水河分别后回到蓬莱岛,想起文史君曾问他如山离岛的目的。于是他问起师兄华唐,华唐却只是淡然一笑,告诉他,如山的人出岛是因为冥界相求,要蓬莱相助阻止无情被救,怕大魔头无情复生后又搅得世上不安宁。

渡新听完就没有多想,他这个人迂腐之极,法力虽高,心地良善,宽容,却事事听从华唐吩咐,认为只要是师兄说的,全是正确的。

渡新看了一眼左清,“左护法每五十年就去我蓬莱岛挑战一次,我却一直无缘和你比试,今日是个好时机,我们就来比比吧。”

左清嘿嘿笑道:“听说蓬莱渡新的法力是最高的,我却从来没有服气过,也好,今日就让我来和你比试一下,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说完就要出来应战,但璃落一把拉住他,低声道:“现在不是逞强之时,你并非他对手,还是让我来战他。”

无情在旁笑道:“不用你们动手,今日有我在,你们都轻松地观战即可。”她身形一闪跃到面前,问道:“你师兄华唐为何不敢来?他在当缩头乌龟吗?还是他心中有愧,不敢来见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