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章 复活

作者:秋月照 字数:360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唉!”无情又长长叹息一声,“你们总是为我操心,我虽然年纪最长,但对你们实在做的太少。尤其是璃落,在你十几岁时我就抛下你不管不顾,你不但恨我,反而还舍命救我出来。在炼狱这些年中,我受尽苦楚,心中却也明白了许多事。我实在是不应该沉迷于自己的感情中,而置你们于不顾。我之所以自尽,是因为他嫌弃我是魔道中人,想着若是我重新投胎变为人类。就可以和他朝夕相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我自尽后,他却不肯给我重新为人的机会。我为他付出了生命,付出了全部情感,抛下了魔教,抛下了你们。但他却连我的魂魄都不肯放过,要说我对他有感情,这三百年中也磨灭了。现在我只想为你们再活一次,若是他还要找麻烦,那时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真的吗?你愿意活过来?”左清和璃落同时问道,语气迫切,生怕她再改变主意。

无情见二人迫切的凝视着自己,心中更加后悔三百年前做得傻事,笑道:“是,只愿为你们几个爱我的人再活过来,这三百年中,每隔十年,璃落就闯一次炼狱,为我带去寒水,你们的心意,我怎能不知,我要和你们一起重振魔教,让别人再也不敢小瞧我们。”

“太好了,太好了!”璃落和左清激动不已,冰言虽然不能体会他们之间的情感,但见二人开心,亲人团聚,也不由为他们感到高兴。

无情又问道:“这个人是谁?他怎会在这儿?三百年没回来,我是不是错过了太多事?”

璃落一笑:“他叫冰言,要是没有他和王莲帮忙,我们根本救不出你,等你复活了我再细细告诉你。”

无情仔细打量冰言,“冰言?如此说来,可要多谢你了。”

冰言赶忙答道:“你太客气了,我们只是稍尽绵薄之力。”

无情点点头“璃落,你受伤严重,赶快带我去找我的尸体吧。”又对冰言道:“大恩不言谢,既然璃落允许你留在魔教的密室中,那你就不会是外人,现在璃落伤重,我要赶快复活,为她医治伤口。”

冰言扶着璃落下下床,璃落却推开他笑道:“我身中剧毒,但无情肯复活,我只觉得全身充满力量,快活无比,让我自己走就行了。”她为救无情辛苦准备了三百年,此时听到无情愿意为他们再活一次,她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

无情飘过来想扶住璃落,但她是魂魄之驱,无法扶住璃落,却伸手从她身体里穿了过去。

璃落一见,大笑不止,,说道:“好玩,太好玩了,原来魂魄还可以这样玩。”

无情也笑起来,“你还是这么调皮,等我复活后,你就解了魔法,长大吧。”

璃落笑道:“三百年前我发誓救不回你,我就永不长大,但现在却觉得这样很好,习惯了,反而不想长大了。”

无情宠溺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手却陷到璃落的肩膀里,“随你,只要你开心就好。”又回头对冰言与左清道:“璃落伤重,我无法扶住她,还是你们来扶她吧。”二人赶忙过来。

几人向屋外走去,来到空地上,璃落望着天空笑道:“不知为何,我觉得今日的星空竟笔平时要美许多。”

左清也抬头看着星空说道:“三百年中我居然没有注意过天上还有这么漂亮的星星。”

无情叹息道:“你们要再这样说下去,我更觉得愧疚你们了。”

冰言见翠屏山雄伟美丽,而且山峦起伏,甚是壮观,心想,这翠屏山如此美景,只怕天下也没有几人敢到这来观景,那些文人墨客更不敢在这吟诗赏月。

左清和冰言经过休整,体力已经基本恢复,他们一左一右站在璃落身边护着她一起向半山腰飞去,无情随着飘在身后。

半山腰有一个巨大的洞口,他们几人停住脚步,璃落道:“无情,你的身体还被我用法力封在冰蚕洞中,三百年中一次也没碰过,一点也没损坏。”

无情道:“那样最好了,其实好坏也不太重要了。”

冰言跟着进了洞,不明白无情怎样才能复活。

洞中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下去伸手往前一推,突然之间,洞中似多了无数颗星星,将洞中照的亮了一些。几人往前走了一刻钟的时间,璃落停住脚步,冰言只觉得洞中寒冷无比,虽比不上弥水池边的寒冷,但也让人感到明显的寒意。

只见璃落向右边的洞壁轻轻一按,那洞壁居然从中裂开,又闪出一个洞口,几人走了进去,里面点着几根蜡烛,正中央有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女子,面貌和死去的无情一样,她的脖子上有明显的伤痕,大概是用利器自刎身亡的,只是她的身上到处爬满了白色的冰蚕,这些冰蚕爬来爬去,却不吐丝。

璃落道:“无情,你看,你只是睡着了,等会儿你活过来,还会这么漂亮。”

无情叹息道:“漂亮有何用?若错付了真心,漂亮还不如丑陋。”

她随即又叹息一声:“左清,去把我的尸体抱到外面去吧。”

左清答应一声,上前把无情的尸体抱起来,那些冰蚕纷纷从她的尸体上掉落,左清托着她的尸体走出冰蚕洞,回到原来的洞中,又向外走去,但刚出洞口,就听无情道:“好了,就放到这吧。”

左清轻轻地把尸体放到地上,上面还有几只蠕动的冰蚕,左清也不管那些冰蚕,回头问无情:“要开始吗。”

无情点点头,“开始吧,我这次是心甘情愿的复活,不会再有什么犹豫了。”

左清又对冰言道:“请你退后一些。”

冰言不知他要做什么,依言退后几大步,璃落也想后退了几步。左清伸掌向无情的尸体上拍去,只见一团火焰在尸体上燃烧起来,片刻间尸体就被火苗吞噬了。

冰言惊道:“你们为何要烧她?”他不明白,璃落将无情的尸体费尽心思保存三百年,为何又当着无情的面毫不犹豫的烧了她。

璃落冲他神秘一笑,“不用担心,她马上就活过来了。”冰言更加惊异,他们都将无情的尸体烧了,她还怎么复活?

眼见尸体已经烧成灰烬,只还剩着一些星星点点的火光,无情的魂魄突然纵身飞起飘到半空中,向着尸体的灰烬落了下去,她刚一到灰烬中,陡然间火苗腾地窜起三尺多高,不知怎的,即将熄灭的火苗重新又烧了起来。左清和璃落见无情飘到灰烬中火苗又起时,不禁喜形于色。

冰言却糊涂至极。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刚从烈火中救出无情的魂魄,此时她的魂魄却又自动跳到火中,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忽然从火中倏地飞起一只五彩的凤凰,那凤凰却摇身一变成为无情飘落到他们身前,笑盈盈的看着他们。

冰言见无情笔死去的无情更美丽更高贵,他这才明白为何他们总说即使无情不投胎也能变成人,原来她是凤凰所变,凤凰涅槃,一次会比一次更美丽,而且法力也会提高。

璃落见无情复活,纵身一跃扑倒她怀中,紧紧搂住她大喊道:“无情,三百年了,我终于又抱住你了。”说着,她的泪水不住地流出来。

无情也紧紧地抱着她,柔声道:“三百年了,我忽略了你们三百年,以后再也不会了。”说着伸手抹去璃落的泪滴,但她自己的眼泪却忍不住落下来,二人良久才各自松开,璃落向着左清扮了个鬼脸,“当初叫你不要长大,你不听,现在你都是成年人了,看你还怎么抱无情。”说完嬉笑不止。

左清脸一红,“即使不抱,只要无情复生,我心中也激动万分。”却见无情向他一张手说道:“左清,我虽然面容不变,但仍是你的长辈,你过来。”

左清有些不好意思,他红着脸,想拒绝,但腿脚却不听使唤的走到无情面前,无情伸手将他搂在怀中,“长大也好,不长大也好,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子。”

左清听她说完这句话,不禁眼中含泪,也伸手将她抱住,轻声道:“要是左冷也在,她一定会比我还高兴,无情终于回来了,我们的努力真的没有白费。”

但二人拥抱还没一会儿,璃落在一旁喊道:“哎呀呀,我的胳膊疼死了,哎呀呀,疼呀,无情,快来为我治伤,否则无情要晕倒了。”又对左清道:“左清,你别把无情抱得那么紧,她想为我疗伤都不能了,快点松开她,你都是大人了,不能再抱她了。”

几人一听不禁莞尔失笑,无情刚复活时璃落第一个冲上去抱无情,完全不顾自己身上有伤,更不顾不断渗出黑血的胳膊,而且自从她受伤后一直到刚才,从没因为伤痛哼过一声,更别说喊疼了,此刻却大喊大叫,分明是不想让无情再继续抱着左清。没想到堂堂魔尊也有争宠的时候。

无情松开左清笑道:“你呀,还是那么调皮。”口中这样说,身形却快速移到璃落身边,“快伸出胳膊,我来看看。”

璃落伸出胳膊,在月光照耀下,虽然伤口看不太清,但胳膊肿胀无比,璃落能够忍受到现在,已非常人可比。

无情心疼的说道:“都伤成这样,你还笑得出来。”她一拉璃落的腰带,直接将她提上山顶。

冰言见无情复活后,身形灵活,拉着璃落转眼间到了山顶,不禁赞道:“无情的法力可真高。”

左清笑道:“那时当然,她可是我们上一任的魔尊呢!”他的口气满是炫耀与骄傲,就好像冰言夸的是他一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