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十九章 无情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0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璃落点点头,冰言将伤口处向外渗出的血用布轻轻擦拭,伤口周围的肌肤已经明显比刚受伤时溃烂的范围大扩大了许多,冰言更加体谅她极力忍受伤痛之苦。

两人冰释前嫌,和好如初。冰言想起进屋之前璃落说的话,不由问道:“无情到晚上真的会为你医治吗?我恨不得这些伤口全长到我的身上,让你赶快变回那个生气勃勃的样子。”

璃落幽幽道:“自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脱下衣服为我御寒时,我就把你看成是非常重要的人,所以对你的话就非常在意。”

冰言心中极其感动,没想到璃落说的这么直接,他轻轻握住璃落的小手,柔声道:“虽然文史君总叫我冰木头,但我又岂能真的无心,你对我的心意我能够体会出来,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以后都不会在离开你,但我一向不喜杀戮,所以请你以后能不能尽量少杀人,得饶人处且饶人。”

这次来了并没有生气,她点点头,“我们魔教做事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不过你和王莲都是心地善良之人,我愿意为了你尽量不去乱杀无辜。”

冰言大喜,知道璃落说话算数,心想,也许因为她许诺的这句话,以后世上就会少死很多人。见她精神萎靡,不由又问:“你觉得怎么样?”

璃落轻轻呼出一口气,“我虽然受伤了,但我是魔尊,这些苦楚,我还能扛住,而且我因祸得福,你不知道,无情一直伤心往事不肯再复活,一心想做个平凡的普通人,但我受伤很重,只有她能救我。只是她此刻是魂魄,根本无法为我驱毒,若她想救我,就必须要变成人,所以这次她再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了。”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但长长的眼睫毛毛忽闪忽闪的,眼中也好像有了一丝光彩。

不用还是奇怪,“人死后只能去冥界才能投胎为人,无情现在的魂魄虽然被救了回来,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度为人了,你要怎样才能让她复活呢?”

璃落调皮的一笑:“你就不用担心了,到晚上无情的魂魄恢复元气,若她想为我医治,自然会变成人重新活过来。”

不用见她不肯多说,大感奇怪,但是知道她身体虚弱,也不便再问。

璃落累极倦极,又和冰言勉强说了会儿话,便自沉沉睡去,冰言守在床边,怕她伤势变重,再出有什么意外,也不敢离开。

璃落睡得并不安稳,睡梦中的她一直紧锁双眉,脸色发白,冰言凝视着她的脸,无比心疼。他一直久居鄱阳湖边,不喑世事,以为妖魔一定都是邪恶之辈。但璃落却不同,在他璃落初见面时,璃落就处处照顾他,一心为他着想,而且从不求回报。当时他不知道璃落的真实身份,却不由自主的对她产生了好感。她的鬼灵精怪、伶牙俐齿、心细善良,都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

他们年龄相差很多,他本不该有非分之想,但不知为何总是控制不住的去关心璃落。他突然想起文史君说过的话,“世事难料,希望你这一世,不要辜负了璃落。”这句话是何意?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事,他无心去想这句话,但此时想来却大有深意。

文史君通晓古今,天下大事他通过软玉石几乎都能知晓,难道文史君的意思是他的前世辜负过璃落吗?想到这儿,冰言不由心中一痛,若果真是那样,璃落为何一点儿也不恨他,反而还处处示好?如果文史君醒来他一定要把这件事问个清楚。

冰言正在想着心事,忽听睡梦中的璃落呻吟了一声,表情极是痛楚。他忍不住伸手去握住她的手,轻柔的低语。“我知道你一定很痛,你放心,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也许是璃落听到了这句话,她的眉头竟然舒展了一些,但很快又眉头紧锁,额头冒起了冷汗。冰言越来越担心,生怕璃落的伤情加重,不能及时治愈。

天黑后,左清来到屋内,见璃落还在睡,问道:“魔尊怎么样?”

冰言非常担忧,“伤口越来越厉害,我只怕她会坚持不住。”

左清看了看璃落的伤口,也皱起眉头,“无情马上就要醒了,先把魔尊叫起来吧,希望魔尊能劝无情复活。那时无情就可以为魔尊医治伤口了。”

冰言轻声叫道:“璃落,璃落......”

璃落其实睡得并不踏实,她伤势严重,而且整条胳膊已经肿胀发黑。听到冰言叫她,她睁开双眼,问道:“什么时辰了?”

左清道:“魔尊,天已黑了,无情怕是要醒了。”

璃落一听,立刻挣扎着从床上坐起,但此时她的伤势加重不少,她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之声。

左清见她如此痛苦,说道:“不如先让属下为魔尊输送一些真气。”

“不用!”璃落忍痛拒绝,但只是说了一句话,她的额头就冒汗不止,冰言赶忙扶住她坐好。只听璃落低低的声音说道:“我只有越可怜,无情才会越心疼,才会甘愿复活成人,否则我们努力就白费了,要她一个魂魄看她日日沉浸在悲伤中,有什么用?”

左清听她拒绝,说道:“魔尊自小由无情抚养,她对魔尊钟爱有加,见魔尊为她受尽苦楚,肯定会心疼不已,必然会答应复活,魔尊的注意很好,但如此一来,却苦了魔尊。”

璃落微然一笑,“这有何苦?刚才休息半天,我感觉好多了,你把抹灵珠拿过来吧。”

“是!”左清答应一声出去了,不一会儿,复又进来,手中托着一个鸡蛋大小的黑色珠子,珠子闪着幽幽的冷光。

冰言曾听他们说起过,抹灵珠能抹去灵魂的记忆,却不知这抹灵珠也有聚拢魂魄并助魂魄修复元气之效。只见抹灵珠上若隐若现的覆盖着一个灵魂,正是无情,不过她的魂魄比在炼狱中所见时亮了不少。

左清道:“我已将抹灵珠用鬼炉中的冷气吹了一个时辰,将无情魂魄中的炙烤之气息了很多,我想她很快就会苏醒。”说著将抹灵珠轻轻的放在桌子上。

几人都不错眼珠的盯着抹灵珠,半柱香的时间过后,那魂魄开始在抹灵珠上来回飘荡,又过了一会儿,魂魄已经能离开抹灵珠漂浮在珠子的上空。

璃落喜道:“无情,你快醒来吧,你已经回到翠屏山了,回到咱们自己的家了。”她心情激动,说话语音颤抖。

那魂魄听到声音,陡然停住。她彻底离开抹灵珠在屋内飘来飘去。

冰言感觉心中有些紧张。这和他大战催西鬼不同,催西鬼就是一个厉鬼,而无情的魂魄却充满灵气,能力不知比催西鬼要强上几倍。她只从火域回来一天的时间,就恢复得这么好,要是变为人肯定法力在璃落之上,但愿她是个好人,自己没有救错。

那魂魄在屋中飘了几圈后终于停住,只听里面传出低低的一声叹息,然后一个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无情是个美丽优雅的女子,一身白衣艳丽动人,身形消瘦,脸上一副哀怨之色,在灯光照耀下若隐若现。她长叹一声,幽幽说道,:“璃落,你何必费劲周折去救我,让我在火狱中被地火烧尽,然后灰飞烟灭,不也很好吗?”

璃落眼含热泪,“无情,你不要总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我为了救你再也不肯长大,左清左冷为了救你,整日操练魔兵,文史君为了你,不肯杀蓬莱道士,更为了救你去寻找弥水玉。而现在,他已变成了一块玉石,再也不能和你讲话,你再看看我的胳膊。”

她把胳膊费力地抬起来,“我中了如山的透骨钉,钉上有剧毒,你曾嘱咐我们不要去找蓬莱道士的麻烦,我们不愿你心烦,都听你的话,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他们却不肯放过我们,听说我们找到了弥水玉要救你,他们百般阻挠。现在左冷为了救我们生死未卜,文史君现回原形,翠屏山的众魔兵根本所剩无几。到了这时候,你难道还要执迷不悟,守着自己的伤心往事不肯回头吗?”她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已是泪水涟涟。

无情喃喃问道:“左冷生死未卜,文史君现出原形,我竟然不知道文史君的原形是什么?难道他不是人吗?”她又怜惜的望着璃落的胳膊,“你的伤口一定很痛吧!好像还有剧毒。为了我一个人让你们大家跟我受苦,值得吗?”

“值得,绝对值得!”璃落斩钉截铁的回答,“无情,是你把我抚养长大,左清兄妹和你渊源甚深,文史君自然不必说了,他为了你甘心做任何事。其实你一直知道的,我们大家都爱你。我还是那句话,世上除了男女之爱,还有很多种爱,你不能只因为男女之情伤心,而把我们这些人对你的爱抛之脑后。求你活过来吧,和我们还在一起,求你了!”

左清也异常激动,“魔尊说的极是,我和左冷的法力是你亲自传授,魔尊也是你教导长大。你怎能撇下我们不管不顾,现在左冷中了水域剧毒,还在昏迷之中,生死未卜,无情求你了,活过来吧!”

关闭